一只深山老狗

【头像画师:Somilk】
写故事,自娱自乐。不混圈,产完就跑。

【游戏王GX】【约十】A Day of Skirt/一日裙摆(1end,水手服play)

A Day of Skirt/一日裙䙓

CP:约翰·安德森x游城十代(4810)

 

*4810

*分级NC

*水手服play,大概是部玩具车

*设定是约十两人交往中,剧情背景不重要且毫无逻辑,吃吃肉就好

*写的时候一直在听純情スカート,于是结尾处有借鉴w

*依旧是自己做beta,欢迎捉虫!

 

正文:

 

因为这会才早上八点,所以揉着朦胧的睡眼走到楼梯口的时候,约翰还以为自己还未能从方才的梦里醒过来,眯了眯眼试图在眼前的那些轮廓上定焦,算不上清晰的意识却一下子就被前方“哒哒”奔跑的声音给惊醒了。夏日潮湿的空气让人一大早就感受到了不友好的闷热,摇摇昏昏沉沉的头,努力睁开眼,然而——

反倒是确认自己的的确确是清醒了过来后,他才更觉得自己似乎还被困在梦里。

 

“大哥,别再穿着裤子晃悠了——”

十代那位小弟的声音听上去异常真实,一如既往夹杂着包括又气又恼然而又无可奈何等种种复杂的情绪。约翰对于翔追着十代屁股后面阻止他犯傻的行为总是有莫名其妙的共鸣,于是当听到那边传来的抱怨声后更确信自己不是在做梦了,毕竟梦境就连细节都那么吻合现——等等,这个真的能被叫做“吻合现实”吗?!

熟悉的红色身影在自己叫住他之前就闪进了房间里,取而代之的是站在门外叉着腰干蹬脚的翔——穿着黑内衬白围裙的女仆装。约翰这时候才想起使劲揪一把自己的脸,再一次揉了揉眼睛第三次确定自己既没有在梦游也不是眼花之后,忍不住还是拦住了从附近经过同样穿着过膝裙的一位蓝寮学生:“那个……这是什么情况?”

“看看就知道喽,”剃着平头的男生显然还不太适应自己这身装扮,时不时会伸手扯一扯自己裙子的下摆,好让那里至少心理上显得长那么几厘米;被约翰拍上肩膀的时候小哥还有点惊讶,红着脸不耐烦地指了指面前的那群人,“学园祭啦学园祭,他们说要搞什么女仆咖啡厅之类的。”

“可是如果办咖啡厅的话,男生不是应该穿执事装嘛……”剑山有气无力的声音不知道从哪飘了过来,以至于约翰回头瞅见这个人的时候还差点吓了一大跳,这位平日总是精神饱满的少年也身着裙装,外边是件款式和其他人不大一样的长围裙,上面还画着一只简笔画的卡通恐龙,“话说丸腾前辈,我们真的非穿这个不可吗?”

“少啰嗦了,决斗输了就采取我的方案。”丸腾远远地朝着站在自己身后的剑山喊着,理直气壮的语气差点就让约翰真以为他们是打了什么热血的堵,结果这个戴眼镜的少年摸摸后脑勺,接着又突然不知为何傻傻地笑了起来,“再说,是明日香先提议的嘛,扮女装的话人气说不定会比其他人高不少哦。”

原来是学园祭。

约翰经提醒才忙想起,狠狠地敲了一敲自己不管事的脑子——明明今天能多赖床一会就是得亏了现在正在祭典期间来着。

因为决斗学院总共只有三个年级,加上欧西里斯红的学生又比其他黄和蓝的要少上许多,所以鲛岛校长才决定让学生自行分组,旨在将这一次的学园祭办得更丰富多彩一些。不过大家之所以这么拼命,恐怕是为了作为人气优胜奖奖品的稀有卡包吧。

“外面的大家看到我们的宣传海报,都纷纷表示感兴趣呢。”刚刚才从房间里出来的明日香朝着喜忧参半的那群人笑笑,试图说些什么平衡一下部分好心妥协的友人的心态,总给人成熟印象的这位少女今天将她的长直发盘了起来,穿着合身的白色护士服,要说的话,应该算是颇为引人注目的知性美,“女仆咖啡厅,真的是个不错的主意也说不定。”

“没错,我早说了一定会很有人气的,”看到女神终于出现的翔羞涩着再次摸了摸头,本来有理没理也要极力劝说大家同意“女仆咖啡厅”这个提议是盘算着要看看对方穿女仆装的样子,不过计划变更为护士服的话反倒更让他觉得血赚了,方才训着剑山的坚定语气接着又突然变了个调调,谄媚得一旁的恐龙少年都不禁露出了鄙夷的眼神,“对吧?明日香。”

或许是因为早就习惯了他人的夸赞,天上院对于一旁投向自己的痴汉视线倒是反应不大,只是不置可否地向对方友好地笑了笑。她径自走到一边找了个地方坐下,途中不时抬手按按头上盘起的长发,确认过没有松散开的难看碎发之后,环顾了四周好半天,接着才故作不经意地问道:“十代还没换好吗?”

“大哥他早就换好了,就是……”

丸藤翔的话音未落,就被房间里突然响起的动静给打断了,约翰和众人一样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过了去。蓝发的少年还隐约记得那是自己刚下楼时见着十代匆匆忙忙跑了进去的房间,不加多想地快步跑到了房间门前,果不其然看到了冒冒失失栽倒在一堆装饰品和纸箱中的十代,望见急忙赶过来的一脸担忧的自己,那人便就着坐在地上揉着脑袋的姿势挤出了一个窘迫的笑:

“约翰?嘿嘿,早上好。”

 


裙子的下摆,离地三公分。

红白色调的水手服夏装,赤红色的衣领与半身裙套在那人身上不知为何意外的合适,或许是因为颜色鲜艳的红,万事只要和游城十代这个人沾边,就常常给人热情洋溢的印象。看着他像是始终都在闪耀着光的爽朗笑容,便也觉得即使是这一身女性化的装扮,也充满着属于他特殊的风格,散发着活力与随时都要跳跃起来的动感。

V型领口上白色的二本襟线延伸至末端的地方系着米黄色的领巾,看那个奇怪的形状恐怕是粗糙地系了个死结,想到他一脸苦恼地与蝴蝶结作斗争了好半天,最后放弃时崩溃的样子,不知为何竟然有点想发笑。脚上穿着上体育课时常穿的运动鞋,就连百褶裙下边也没有将宽松的运动短裤脱下,就着这一身奇怪的搭配到处乱晃,大概也只有这个人能做到了。

“啊——气球掉得到处都是了——”

爬起来蹲在地上四处捡着包装袋里掉出来气球的十代自言自语地嘟囔了起来,虽然不忍心让他一个人完成这些工作而走进房间帮忙了,但即使得到了对方百忙之中抬起头来的一句“多谢”和给人注入大清早活力的笑容,约翰仍然觉得有一些可惜,因为忽视那条嚣张的运动短裤的话,明明可以多看几眼的——

恋人顽皮地翘起的衣领与似乎藏着秘密的裙摆。

 

大门口经过的法老王正专心致志地追着蝴蝶,因为多次尝试未果而发出了不满的叫声,吓得树枝上的鸟雀赶忙撤离了这是非之地,失落的宿舍长停顿,瞅了一眼屋外纷扰的人群,无言地昂首阔步走开了。

听剑山说今天只是大家约好一同试一试刚做好的衣服,虽说大多数是蓝寮女生帮忙缝制的女仆装,但因为数量不够所以还是另想法子弄了一些其他的式样,学园祭要扮女装的主意其实也没定型多久,所以自己才会刚刚才知道这件事。待过来帮忙的众人整理好储藏室的箱子、训斥完净给人添乱的十代之后,终于决定要转移战场去准备学园祭要布置的咖啡厅了。

“所以为什么非得到蓝寮这边来啊?!”

“有什么关系,”听了刚才那位平头小哥的负面情绪,十代倒只是笑嘻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轻描淡写地插嘴回应道,“蓝寮比较大嘛!”翔尽管因为自个心里打着的小算盘成了提议的赞同者之一,面对被坑了的其他欧贝里斯克蓝的学生还是不免有些歉意,然而这会十代已经先行出来拉起仇恨了,正好站在那旁边被波及的他也只好尴尬地出声附和。

“说起来……闪电去哪了?”待刚才还在大厅的学生都三三两两地走得差不多之后,翔左瞟瞟右看看,才想起某个人从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就消失了的这回事,考虑到待会万丈目发现被冷落一定又会露出那个明明受伤又非得嘴硬的反应,赶忙出声提醒众人,“等他也试好尺码之后就可以把衣服换下来准备去布置咖啡厅了。”

“万丈目前辈大概还在厕所里躲着吧?说是打死也不会穿着那身衣服出来的。”

剑山无奈地耸肩。十代刚将最后一个储藏室里的箱子搬到大厅里,这时正半蹲在地上悠闲地晃着身子,百褶裙的后摆又再次在地面上方轻跃着,少年花上几秒的时间缓缓之后,顺手在衣袖上擦了擦额头的汗,掺和着随口问道:“也是水手服吗?”

“和翔他们一样是女仆装。说起来他穿那件……其实还蛮可爱的来着。”

一旁的明日香眨了眨眼,俏皮的表情而让众人竟因话里的神秘感对她说起的画面产生了些许期待。大厅里听到这番话的几位蓝寮女生已经叽叽喳喳地讨论了起来,大概原本就是万丈目的fan,这时正一致说着想看“闪电大人”身穿短裙女仆装、头上还带着猫耳蕾丝发带的样子。

“话说——”看热闹的十代也不嫌事大地嚷嚷着要把万丈目抓出来了,刚象征性地撸起衣袖往洗手间迈开步子,就被身后的小弟给制止了,后者习惯性地推了推眼镜,实在不想戳穿对方根本就是在五十步笑百步的事实,“大哥你快把运动服脱下来,穿着裤子的话水手服还有什么意义啦——”

“不要。裙子很短,总觉得凉飕飕的。”

然而十代根本就不听,任性地撇过了脸,一口回绝。

“原来大哥也会害羞啊。”

剑山嘿嘿笑着凑到了十代身边,伸出手指戳了戳后者,想着总算找着了一个战线同盟的潜在抗议者,边说着调笑的语气就边变得更欢了些,一旁的翔看着穿着裙子的两人站在一起的这一幕,竟然脑补了一出诸如小姐妹闺房密语之类的戏。

“倒不是害羞的问……”

十代挠了挠头,刚准备开口解释却不小心瞟到了站在自己身后的约翰,一时间竟有些失语——没记错的话,从刚才开始对方就一直保持着沉默,现在突然从自己跟剑山中间冒了出来,看着那揽过自己肩膀的手,突然觉得有点毛骨悚然的感觉。

“那个,我也觉得把裤子脱掉比较好。”

在十代反应过来对方的话之前,反倒是翔这个旁人先红了脸。

 

 

“啊真是的,”十代小跑着跟上走得比自己快那么些许的约翰,特地歪着头将自己不满的脸凑到对方面前,见那丝毫没有任何反省意味的表情,便更加不快了起来,平坦的胸前黄色领巾随着步子飞起来又落下,穿着的半身裙也同他大摇大摆的动作不断轻拍起了大腿外边套着的运动短裤,“怎么连约翰你也这么说!”

自言自语地抱怨着,虽然知道对于这样的话对方也不是非回答不可,但还是没忍住偷偷用余光观察起了对方的反应。

虽然就在对方身边同他并肩走着,即使两个人都没再继续对话却还是会难以控制地在心里想着那人的事情,察觉到这一点的十代猛然责怪起了自己的没用——分明就不知道是否能得到同等的回报,还要如此费心神地在乎对方。正在心底偷偷地叹着气,靠近对方那侧的手就毫无预兆地被那人伸过来的小指勾住了。

方才还盘踞在脑海里的什么犹豫什么不安突然都像是顷刻间烟消云散了一样,棕色头发的少年突然弯起眼睛笑了起来,大方地拉过对方的整个手掌,握住它同其十指相扣。虽说偶尔还是会患得患失,但只要对方主动一次,自己就会像这样——和他在一起时,连脚下的步履都会轻快不少,然而十代正要得意地甩起手来的当下,却突然就被对方握着手一把拉回了原地。

西方人面孔的少年驻足,原本迈着大步的十代这时已经习惯性地走到了前边去,察觉到对方没有跟上才后知后觉地回过头来,在对方出声解释之前只是满脸疑惑地望着那人。学院岛的树林间铺满了光斑,途径这儿的风“呼呼”吹来的时候,那百褶裙的下摆就朝气蓬勃地跳跃地更欢了。

“因为我想好好看看十代穿裙子的样子,”约翰看着前边的十代,露出的笑容不知怎么给他率直的话里都染上了不少诚意,捏了捏紧握着的对方的手,感受到那掌心里和自己同样紧张的汗时竟然也有些松了一口气,“一定会很可爱的。”

趁着翔和剑山他们说着要留下来等万丈目的空档,自己赶忙提出了要带十代先行离开的请求,大家说好处理完各自的事情之后集合,所以大概还有至少一小时的时间,虽然看某位友人那个满口答应的样子,应该是隐约察觉到自己的言下之意了才是,不过相比之下自己这位迷迷糊糊跟着自己逃出来的恋人……

“什么啊……”

从接受翔和明日香的提议开始就已经拿羞耻心拌饭吃的少年,这次又因为对方的话再次满脸羞红了。

 

和身旁这个人交往,已经一个月有余了,这大概是游城十代每每在对方面前都会多少有些异样的不知所措的原因。虽说终于是从好友发展到恋人关系了,两人间的相处模式似乎也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但是毕竟因为有了“作为对方男友”的意识,二人还是能或多或少从对方言行里感受得到一些外人难以察觉的改变。

就像现在,不知错觉与否,虽然先告白的人是自己,但自从上个月两人交往开始,肆无忌惮地在旁人面前做着出格举动、有意无意说上几句什么戏弄自己的,反倒是约翰了。当初他答应自己交往请求的时候,原本还抱有过对方是否并非自己想象中那样认真之类的心理而因此忧心忡忡,不过每逢这种时候,就算再没有恋人之间的安全感,也不得不被逼迫得暂时投降了。

“害羞了?不过你都已经答应我了哦。”说话间约翰朝前迈了一步近到对方跟前,坏心眼地凑近观察起对方的表情,果然看到了那因自己的话而不知所措躲闪的眼神,再往前一点对方却还只是愣在原地,便想也不想地抓住机会轻轻地啄吻上对方毫无防备的嘴唇,“我们是去哪?保健室怎么样?”

“等等,我答应什么了?”

没料到对方突如其来暧昧举止的少年慌忙间闭上了一只眼,就在他反应过来时对方已经作恶结束撤开了身子,下意识地抬手触碰过残留着对方味道的嘴角,内心竟然觉得有种因为一切结束地太快而分外不满情绪。十代撅着嘴死蹬着对方好半天却没能想出什么报复的法子,最后只能在心里记了一笔不知几秒钟后就会忘得干干净净的账算是放弃。

“我说要管他们借走你的时候,你不是什么都没反驳吗。”约翰低头再次亲吻上恋人的嘴唇,后者本担心着被路过的人发现而打算推开他,双手在空中犹犹豫豫了半天最后才发现左边的那只正被对方牵着而无法自如活动,泄气地抬头迎合起对方来,右手也紧紧抓住了对方胸口敞开的外套边缘。蓝发的少年嘴角的笑意依然没有减少一分,主导着结束这个只是简单唇瓣研磨的吻之后,好心地补充道,“默认,也算的吧。”

“什么叫‘默认’了啊!”刚一开口就察觉到对方笑起来胁迫般弯成一条线的眼睛,于是立马怂得后退了半步,单是盯着那人的眼睛等下文时间就过去了好几秒,意识到对方的毫不让步果然是在向自己传达什么之后,十代皱了皱眉,接着突然恍然大悟般地——再次后撤了两步,“等等,你该不会……”

刚才约翰撒娇着说想看自己普通地穿着水手服的样子之后,自己是不是随口答应过“不要闹了,不然有空找机会给你一个人看喽”……这样的话?

绝望地顺着这个节点往后理,突然跟翔他们说要和自己先离开,接着先是号称什么没想好要去哪只是出来走走,然后又提议目的地为鲇川老师今天负责学园祭活动而空出来的保健室,现在两人还在树林里接吻……

准是这样没跑了。

这大概也是交往之后约翰的变化之一,犹豫了半天还是没忍心说出一个“不”字,望着那个曾经纯良的大型犬期待的眼神,十代最终还是决定由他去了。

 

 

 

“好了!快脱——”

“我知道了,你不要突然扑过来——哇——”

原本两人还在好好说着话的,谁知道现在怎么突然就混乱地扭作一团了……虽然早就有包括自己在内的不少人向学校提过医疗设施更新的问题,但在面前这个家伙的控制下别无选择的节点,十代只能假装没有听到疑似床板下传来的响声了。因为错误的站位选择而被不利地压在了下面,十代混乱中使劲蹬了蹬腿,结果却不小心按到了某处一触即发的糟糕开关。

“喂,你……”

圆睁着眼难以置信地望向约翰,对方这时也像是被下了暂停指令一样停下了动作,脸上一直挂着的笑容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十代心里“咚咚”地敲着鼓、背上冷汗直冒,然后秉承着一丝侥幸心理压低了自己的身体开始往后缩,然而这次随机应变耍的小聪明最终却没能奏效,尚屈起的膝盖处再一次碰到了对方裤裆间那蠢蠢欲动的玩意。

“不要乱动,不然我可不保证有足够的耐心哦。”

约翰抬起头来,露出方才被额发遮住的专注眼神,直勾勾地注视着对方眼睛四处乱瞟着然而就是不愿意看向自己的样子,那猛地红了一片的耳侧皮肤正因对方偏过头去的动作暴露在自己面前,反应过来时,便早已不由自主地亲吻了上去。


>玩具车打卡在这里,戳我外链微博文章<

微博文章如果挂了走这里↓ (因为是肉所以会有提示,第一次ao3看文的朋友点那个“proceed”就好)

>外链AO3地址< 


哔哔两句:

考试周码字,真他娘吃鸡

虽说是车然而剧情和肉其实是五五开,只算个午后甜点的量了

你约的啾呆滤镜已经不能好了(摆手)觉得啾还是适合红色,无论如何也想写红色水手服,因为啾是这样无论干什么都大大咧咧元气满满的样子,所以就算是女装也是属于那种“管你看不看老子安全裤都要抬腿”的人吧(是炮姐

写完才发现这俩怎么滚床滚得跟打架一样……算了就这样,唉年轻的男孩子嘛,就是该活力十足才对( 一把年纪了还写这种纯爱风的肉,我也是(

虽然有想过但是没有按純情スカート的剧情来是因为脑补时我满脑子都是跟踪狂约x女装少年啾的设定,写到最后一定会变成纯情stalker的(你妈你快你住手啊


评论(15)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