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深山老狗

【头像画师:Somilk】
写故事,自娱自乐。不混圈,产完就跑。

【授翻】【游戏王DM】【海城】Clarity(下)【甜饼车】

标题:Clarity

作者:sky_kaijou

配对:Jounouchi Katsuya|Joey Wheeler/Kaiba Seto (海马濑人x城之内克也)

分级:Explicit

警告:作者没有添加警告

附加标签:Songfic | Written in a day | Sex | Anal sex | Beejays | Third-Rate Duelist Complex | porn with a little plot

简介:

城之内实在难以忍受海马的冷嘲热讽,于是找到了这位大总裁希望解决这件事好落个清净,然而生活常常不如人愿。

带一点点剧情的H文。

创作基于Zedd/Foxes的歌曲Clarity。


-

原作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9823160?view_adult=true

上篇链接:【授翻】【游戏王DM】【海城】Clarity(上)【甜饼车】

授权截图也在上篇里面ww 还是那句话,如果喜欢的话希望读者姥爷们能去给原作者留下kudos呀!!!

-


正文:


海马濑人在那个赤圌裸着的金发男子身旁醒来,对方正发出睡觉时甜腻的鼻音,男人由此忽然地屏住了呼吸,试图找回些许自己的思绪。

这不是做梦的话……那他妈的到底发生了什么?

男人将视线停在了闹钟上——6点35分,日光早已顺着窗帘间的缝隙照到了室内,然而要说立即起床开始新一天的忙碌,时间又似乎还早。不过只是在今天给自己放个小假的话似乎也不坏?边想着那些烦烦叨叨的事便集中精神工作不见得有多明智,更何况还有身边躺着的这个男人在。海马决定通知下属自己今天身体不适,以“食物中毒”为理由搪塞搪塞他们,毕竟自己也是难得才能有一次属于自己的私人时间。

海马濑人良久才站起身来,在为那睡得正香的金发决斗者穿上衣服的时候,不巧注意到了对方背上的伤疤,因少食而显得有些许明显的肋骨依旧不能让自己打消认为对方确真是个美人的念头。城之内的肤色偏白,仅仅手臂至肩部的皮肤有些日晒后的轻度自然黑,锁骨性圌感而诱圌人,总害自己忍不住想要亲吻那副身体的每一寸肌肤。视线游走至那人线条完美的臀圌部,肌肉分布恰到好处,同时手感也顺滑得刚好……海马的下身又开始起了反应,而后还越发胀圌大了起来,大脑中所有的思绪都是关于如何探索另一个男人身体,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海马不再与自己的内心独白做更多的缠斗了,自己如何想、以及将要如何做,在心中早已有了定论:自己并不讨厌城之内克也,甚至,从来没有讨厌过。说得更直白一些的话,惹怒对方、看着那人气呼呼又忍不住大胆顶撞自己的样子,总是使人身心愉悦,但是自己做出这些事最主要的目的还是为了——让对方远离自己。海马从不该是一个有弱点的人,不让私生活沾上污点、不做任何有损自己公众形象的傻事,他原本只要一心守护着木马就好。然而城之内真诚而单纯,恰恰,同自己相反。

自己对于逐渐萌生出的想要得到对方的这个想法,实则并无太多抵触心理,甚至现在还让他看到了自己脆弱的一面……到底是怎么会变成这样?

海马重设了闹钟铃响的时间,接着邮件通知海马公司的员工。如今的话,想必没有比处理眼前这烂摊子的事情更重要的事了吧。

想着对方待会起床或许会饿,海马决定给睡着的那人弄点早餐,于是他简单地套上了内裤后便起身轻手轻脚地走出房间,直奔厨房。城之内还在自己的床上睡着,而一想到这点男人竟有些心情大好。拉开碗柜、打开冰箱,搜寻着所有要用到的食材做上一份培根加蛋——烹饪是海马不为人知的爱好,平日少有时间自己下厨,所以基本都是由专门的厨师来准备每天的料理。男人系上亚麻白的围裙,煮蛋、培根入锅,接着泡好两杯咖啡,动作不紧不慢。

这时木马打开门大大咧咧地走了进来,高兴地朝他打着招呼:“早安,哥哥!”

海马却有那么一瞬间愣在了原地——木马今天怎么会回来的?学校今天不休假,而且现在才早上7点。

“早安,昨天玩得开心吗?”

“电影好吓人……不过我还是坚持看完了,嘿嘿。”木马看向桌上两人份的早餐,“哥哥,你一个人要吃这么多吗?”

“我……我今天不太舒服,打算尽可能多吃一点再回去休息。工作那边已经请假了。”

“生病了吗,哥哥?你还好吧?”

木马有些担心。

“没什么大碍,倒是你,还不去上学?”

海马试图转移话题。

“我回家拿作业,不准时交作业的话田中老师会通知家长的……”

“嗯……你说得对。木马,我先回房间一下。”海马快步跑回房间,试图趁木马不注意处理一下那个在房间里随时可能闹事的定时炸弹,轻声叫了叫对方的名字后,后者终于睁开了眼,“克也?”

“……早。”

城之内打了个哈欠。

“听着,木马回来了,你给我在这里待着,别乱跑,也不需要躲太久,等会我会送早餐进来的。”

男人口中名为“克也”的青年只是睡眼朦胧地点了点头,毕竟该跟木马沟通的人不是他自己,看着海马毫不拖沓地出了卧房才转念又想——用食物收买自己保密的话,自己倒是完全不介意呢。

城之内起身,步履有些蹒跚地撞进浴室打算愉快地清晨一泡尿。

完全没想过会一觉之后在这里醒来……难以置信。整个房子看上去都不是自己这种穷人住得起的——大而新,整洁而干净。青年释放生理需求时特地将身后的门关了上,同时不禁想到海马那个富少爷会不会在浴室里藏些什么秘密,于是盘算着在对方回来把自己拎出去之前将这里好好搜他一搜。

抽屉里是普通的浴室用品,梳子、剃须刀、须后水、多出来的洗发露及护发素。然而在那瓶沐浴露的后方放着一个神秘的小盒子,城之内将其取出,仔细观察了好半天物品柜的构造后,良久,才终于意识到手中拿着的,俨然是一盒安圌全圌套。

没有拆封的安圌全圌套,旁边还放着一瓶润圌滑圌剂——城之内完全想不通海马为什么会买这些变态的东西放在家里,毕竟它们都没有开封……

不过,除此之外浴室里倒是没什么其他秘密了。城之内将盒子放回角落里折返回卧室,接着又开始寻思要不要找找海马放内裤的抽屉。边想着他就边悄咪咪地凑近了床头柜,不时还听听门外有没有那人的动静。抽屉里面尽是些没什么值得注意的无趣的东西,除了——另一盒橡圌皮圌套,已开封,甚至还有一个被用过了,那会是给谁呢?

将里边的贴身衣物都一一还原后,城之内将抽屉滑了上。嗯,没错,虽然那个不过是有那么些小高还有着漂亮蓝眼睛男人早就见过自己赤身裸体的样子了,不过要说光着身子在他家里到处窜可能也有点过,想到这里城之内套上裤子,开始找起了自己的恤衫……

 

~*~*~*~*~

 

木马步履欢快地下了楼梯,幸亏海马已经准备妥当,于是待男孩回到厨房时便也没能发现那早已藏好的两人份的咖啡。

“哥哥!我出门了!”木马哼着小调,在客厅里取走他的笔电充电器而后经过沙发前时,不巧发现那一堆坐垫上头有件绿色的恤衫,“海马?”

“怎么了,木马?”

“这个,是谁的?”

“什么‘谁的’?”海马从厨房的洗碗池后方探出身来,顺着木马手指着的方向望过去,接着便立刻跟失魂一样呆住,他差点一个没站稳,同时心下“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地不住骂了起来,“可、可能是保洁阿姨留在这的吧,拿抹布擦桌子的时候。”

——至少这理由还有点说服力吧。

“嗯……原来如此!那晚上见喽!”

木马沉思了会儿,然后飞速跑出门,坐进轿车径直去了学校。

啧。

不知怎么的,海马总觉得木马其实知道那是谁的T恤,他是个天真的孩子,从不知道旁敲侧击地表达言辞,但有时也意外地会顺着自己这个大哥的心情说话。但至少现在,自己真的不想跟木马提及自己和城之内的事。

将早餐一一盛进盘中准备给城之内送去,海马将房门打开时对方已经穿好了一半的衣服,这会正倒腾着自己的抽屉,想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件他自己合适的恤衫。金发丧家犬最后选了一件目测最贴身的深蓝色带扣子的衬衫,那腹部仍显得有点宽松,胸前却紧了些,于是他便只将纽扣扣上了一半。

“偷我衣服之前你最好跟我说一声。”

城之内转过身来,看上去还有些犯迷糊:“抱歉啦。我昨天穿的恤衫已经基本毁了。”

“你昨天穿的那件衣服害我对木马撒了谎。他看到了,还问我是怎么回事。”

“啊!糟糕——”

“算了,早餐准备好了。”

城之内随海马回厨房的时候,视线不禁锁定在了对方毫无自觉仅身着的贴身底裤上——完美契合对方的臀部曲线。说起来城之内还蛮期待早餐的,他希望能吃上美味的吐司,不过那味道闻起来似乎比吐司还要更好上不少。

桌上海马早已摆放好了餐盘和咖啡,看上去很居家,但也恐怕就用过一两次而已。海马常常是把三餐带到办公室里解决,毕竟有时候工作晚,且总很多邮件需要回复。

“哇太棒了,海马!”城之内的眼睛睁得几乎跟餐盘一样大了,“这些全是你给自己做的吗!?”

“不,厨房的魔法精灵带到人类世界来的。哼,当然是我给你做的,蠢货。”

“别那么嘴欠嘛——”城之内在放着自己餐盘的桌前前坐下,接而便停顿了一会才道,“谢喽。”

“少说两句,赶紧吃。”

海马叉起几块培根说着,另一人倒是不用他催促,立马大口吃了起来,毕竟他的肚子已经饿得咕噜咕噜叫了。

“厨艺不错嘛。”

城之内趁着自个狼吞虎咽的空档不忘表扬表扬对方,他平日很少喝咖啡,但把嘴里的食物咽下后,还是随手喝上了一口,心里想着其实偶尔摄取一点咖啡因也不错。

“嗯哼。”

海马收拾过桌上的餐盘和杯子,将它们放进了洗碗机,而后便径直回房间打算找衣服穿上。男人今天并不打算出门,于是决定只换上一件衬衫和看上去干净清爽的毛衣外套。城之内在客厅等着他,心里有些忐忑,毕竟对于这个金发小伙来说,今天早上会要发生什么还是未知数。

不久之后海马终于人模人样地从房间出来了,没有夸张的风衣和领带,看上去显得更有亲和力了一些。他坐到金发男人身边,翘起腿面向对方,城之内也傻傻地模仿起了他的动作。两人的身体没有相触,却心照不宣地知道该从哪开始话茬。

“你今天没有工作吗?”城之内问道。

“我有工作。”

——哦海马这家伙又要开始冷嘲热讽了?很好,很好很好很好。

“好、好吧。”

“你呢?”

“嗯我今天不工作,约了伙伴们7点去吃披萨,那之前都没什么事。”

海马松了一口气——那现在他们两人都有时间来聊聊昨晚的事了。

“不然我还是先走吧,我怕打扰你。”城之内站起身,“你应该有很多事要忙来着。”

“我没打算赶你出门,城之内,不过你想走的话也随便你。”

——这个语气比想象中还要冷漠。

“哈,那我也没必要留在这喽?”城之内的表情显得有些困惑,“昨天发生了那种事,我不说你也不打算提对吧?那就这样吧,反正我也不想搞得跟我们在交往一样还要你负责什么的。”

“为什么不提?”

海马拔高了音量,想着是否是自己误解了对方的心意。

“这不是很尴尬吗……现在我只要一看到你,就会想起昨天跟你……呃我们还是回到以前那样吧?有事没事决斗决斗,赢了你叫我丧家犬,反正我俩的人设就是这样。”

城之内边说着,边感觉自己的心有如石头般沉重,然而这是他们二人之间最好的结果了。

“这就是你想要的吗?”

“我也不知道我想要什么,不过我也不希望我的朋友因为这些有的没的多想。”

“那昨天为什么来找我?”

“我只是想要你憋再继续欺负我而已……”每当恼怒或紧张时城之内的口音*3总会变得更加明显,“但是不是以这样的方式,我不希望自己就这样永远躲着不见你,也不是说就他妈一定要交往什么的,所以你要继续欺负我的话,随便吧……如果只要这样就可以与你相见的话。”

城之内自沙发上起身离去,而海马只能望着他的背影发愣。后者并没有料想过事情会这样发展,而对方已经出了房子正大门,也不管可能会被谁留意他的行踪。

 

~*~*~*~*~

 

混蛋。

海马握紧双手坐在办公桌前,这个男人工作了已经差不多一个钟头,手里仍有一封明明约摸十五分钟就能处理的邮件,但是如今,他的思绪早已不知神游去何处了。

这种工作分神的情况已经持续一周了。一周,他始终没法强迫自己不去想那个愚蠢的金发丧家犬。然而对于那天发生的事他并不感到反感,男人真正反感的是,那一晚在对方面前轻易卸下防备的自己。

然而一直都没有得到对方的任何音讯,媒体也不见有什么动静,海马想着——希望那个蠢货乖乖管好自己的嘴。

不像那天晚上……混蛋,别再想这些了,别想了,别人约炮也没看到整日跟炮友保持联系的,而且自己和他根本都不算做圌了圌爱。搞得像初圌夜过后刚失去了童圌贞的青春期少女一样。

不过对于海马来说,这还真是第一次。至于那个安圌全圌套包装盒?不过是试试尺寸是否合适而已。

——不如把丧家犬抓来决斗再将他打得落花流水好了,看他软弱的样子定能让自己神清气爽,没错,自己只需要把脑子里这些杂乱的垃圾清理干净就好了。

这么想着,海马便披上风衣、带上自己的决斗卡组进了轿车,现在他已经很熟悉游戏那群人的行为动向了:“去双六爷的游戏店。”他大声命令着。周一游戏店总会进新货,游戏和那群庸才一定就在那里拆着每一个新卡包,强化他们自己的卡组。

男人思索的同时手指敲打着他自己的决斗盘——哼,一举两得的事。于是海马大摇大摆地踏进了游戏店,想着如果自己的判断没错,这会那群人一定在拆着什么增强包之类的东西。

“啊啦,海马君。”武藤双六招呼着,“想买点什么呢?”

游戏、城之内还有本田一一回过头来,随后又只有城之内一个人撤开了视线。

“跟我决斗吧,城之内。”

“什……什么?”

“我说跟我决斗,你耳朵聋了?”

城之内只是待在原地一动不动。这时候也不好怎么拒绝海马,游戏他们肯定会知道自己跟他之间有什么猫腻的。但是与此同时,自己却也不敢去直视海马的眼睛。

“那就快去决斗吧。”武藤双六哈哈地笑着,“两位都是十分固执的人呢。”

游戏将自己的增强包放到一边,不由叹气:“我们会早点回来的,爷爷。”

城之内随海马到了一个街区外的公园,其他人便也跟着他们后面赶忙追着。

“你到底想干嘛,海马?”城之内问。

海马只是回望着他,以对方尚能听到的音量轻声挑衅道:“当然是想看你再一次败给我,城之内哟——”

 

~*~*~*~*~

 

“混账!”

“丧家犬。”

“死有钱人。”

“蠢货。”

“冷酷无情的混蛋!”

“你刚才说什么,你个没用的庸才?”将卡组收起来的同时,海马突然冷笑了起来。

“可恶,你明明听到了,冷酷无情!”城之内走上前去,显得毫不畏惧,之后甚至都一脚踏入了海马的私人距离内,“你就是羡慕嫉妒我有我的伙伴们。”

“伙伴这种东西,什么都不是。”

海马头也不回地往前走。

“城之内君,算了吧。”

游戏再次叹气,少年看得出海马只是想激怒城之内、想看他生气而已。

“才不,你们先回去吧,我今天非得要抓住那个混蛋大社长把事情好好说清楚。”

“悠着点,别把自己搞进局子了——”本田也十分无奈,看着城之内追着海马跑远,他随即翻了个白眼,然后便和游戏先回双六爷的游戏店了,“这两个人真的大有问题。”

“你要干什么?”

海马问道,依旧不愿直视追着自己跑来的金发男人的眼睛。

“我就他妈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真吵。”海马驻足,而后大喝道,“是你说我们应该就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的。”

“那是因为你先那么绝情,搞得好像朝我笑一笑能要你半条命一样。”

“我给你做了早饭。”

“是你先把我带回你那个什么富少爷住的大厦的。”

“不是我带你去,是你自己要跟我来的。”

“你还亲了我!”

“而你亲回来了。”海马胁迫性地朝金发青年走近一步,再一步,“记得……你还挺享受的?”

“我……我就是好奇嘛……”


>肉的部分戳微博文章,lofter屏蔽大家都知道的(躺倒)<


哔哔两句:

哎呀终于弄完了,反正没人看我也就不哔哔了

下次自己码篇暗表海城的日式RPG背景小中篇ww


评论(12)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