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深山老狗

【头像画师:Somilk】
写故事,自娱自乐。不混圈,产完就跑。

【授翻】【Shevine】Play for me(一枚温馨的pwp)

转一发小号的文

一只当苏老狗:

标题:Play for me


作者:Shell_LA


配对:Blake Shelton/Adam Levine


分级:NC


警告:作者没有添加警告


附加标签:年龄差  PWP  OOC或许


简介:Blake正怀疑着他搬到Los Angeles的决定,接着他见到了他的邻居。


备注:抱歉好久没来惹。整个暑假都在旅游和上grad school,结果撸文没那么频繁了。这篇只是个拙劣的全肉。写的时候尽想着年龄差,熊脸大概三十五左右,而当当二十出头。


---


原作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591419


授权截图:



---


 


正文:


  


Blake每每长途跋涉之后都得骂娘。他不是不清楚,并且对此毫无歉意。


经历了在飞机和轿车里关了好几个月的紧闭、上下班还得作秀的折磨之后,Blake不干了。当他带着吉他和行李袋走出机舱,无尽的遇人致意、电台宣传和公共社交——这些无疑让他认为自己开始反社会了,并且在看到那些棕榈树的时候开始有点倒胃。


哦是的,他差点就忘了。


Blake最新的专辑已经是他商标合约上的最后一个了,而他的经纪人还说服他续签之前到处去购个物什么的。


在纳什维尔几周的抗争的确对他的自尊心有点儿影响,但还不足以摧残他的意志。


正在这时,A:I:R唱片公司便向他抛出了橄榄枝。


即使他已经发现了他们的据点都坐落于洛杉矶的事实,这仍是个Blake不容错过的机会。


“Blake,”他的经纪人还恳求说,“什么样的乡村歌手会住洛城?纳什维尔才是你的归属,人人都知道你!我向你保证加州可不同!”


Blake只是笑:“要的就是这个。不会在每次我去商店买个牛奶的时候被大举包围,对于我还不错。”


于是在忘记这一切踏上旅程以前,Blake定好了机票并匆匆地在洛城买了个房。


 


在几个月过后,Blake开始怀疑他是不是大错特错了——他患上了恰到好处的思乡病,在此之前他都没意识到他有多么想念那些南方居民,以及他曾经目之所及的宽广土地。


有车来机场接他。而当他告诉司机他的地址时Blake好容易才压抑住心中的暴戾,整个行车期间这位乡村歌手都望着窗外,消化着那些斜坡、高楼和细长的棕榈树。


从市中心到威尼斯海滩,四周的景色无疑是越来越多映入眼帘的沙滩。居民们新潮时髦、热情洋溢,并且完全不像曾经Blake住过的任何一个地方的人。


他再一次看了一眼他的手机,确信车确真就停在了他的房子前,摸索着钥匙的档儿咒骂一刻不停地从口中冒出。


Blake进房锁上门,将他的行李物品都一股脑扔到地上,紧接着环顾四周——他的那些家当还以刚运过来的状态锁在箱子里、亦或是堆在地板上。整个新房子都出奇地静,令人瑟缩。


他叹了口气,感觉该有很多事要做。


Blake一头扎倒在裸的床垫上,在那之前他只抽身去开了个空调,没过几秒就进入了梦乡。


 


Blake蹭地又醒了过来。除开脖颈处突然的抽痛,他首先注意到的就是透过窗户映射进来的日光,而外边明光烁亮。他叫唤一声坐起了身,揉了揉自己的颈背,同时从口袋里摸出手机。


下午4点45,Blake皱眉。他连一个小时都没睡够,所以现在醒了是干嘛?


然后他听到了什么。外边有人弹着曲子,声音大又响又近在咫尺。微妙的情感在这位乡村歌手的心里滋生,他就着坐的地方的窗户往外看,似乎一无所获。


Blake踩着蹒跚的步子向前门走去,口里还连珠炮似的咒骂着。他推开门,发出一声巨响,接着往院子里走了几步。音乐声愈发大了,但是他仍然没有瞧见任何一个人。


“弄啥嘞?”他嘟囔道,心不在焉地挠了挠他的须茬,竖起耳朵听着。那声音听起来像是屋顶上传来的。


Blake循着声音上了楼。他的房屋像这里的其他屋子一样都有顶楼阳台,刚一踏上,就感到一阵习习海风迎面而来。


暂且抛开那坏心情不说,他感受起了这咸腥的微风——还挺令人心旷神怡的。


阴郁的情绪平息了些许,方才的睡眠也恰好中和了他暴躁的脾气,如此四处搜寻的同时他甚至都没发出几声村夫怒吼。


而后,当找到那喧嚣之源的同时,Blake的满腔怒火顿时一并不见了踪影。


隔壁的楼顶上,一位年轻的小伙正弹着他的吉他。那乐器连着扩音器,正也解释了这分外大的音响。


 


他真的美极了,Blake驻足而视。风华正茂的家伙,弹奏的技巧却意外地娴熟。他的大脑里止不住回响的都是这首歌的歌名——Little Wing。


一首经典、却又有着那人独特风格的歌。弹奏时这孩子的手指不加用力地略过琴弦,他知道什么时候该使劲、什么时候该轻柔,好让最天籁的声音得以展现。


补充一句那把吉他几乎就横在他的胯前,但是Blake还是能看到他怎样用肩膀支撑着它,正确恰当的姿势显然体现了他高超的表演技巧。即使用专业的眼光,Blake也得见这孩子良好的把控力,这使得他不禁咧嘴笑了笑。


尽管这位guitar god的动作看上去松懈又懒散,Blake还是能猜到这是他的有意为之。这就是表演。


Blake惊奇的同时思索起了这种事的可能性。这种几率该有多小——他隔壁的邻居就有这样的明星潜质、这种全力以赴去投身表演的能力,哪怕他们一直都以为自己是孤军奋战着。


Blake之前就在他的朋友中见过这样的人。那些天生就为舞台而生的人能为了单单一首歌而付出全部,尽管听众可能只有他们自己。这就是艺术家的做派……Blake不可遏制地想着,当他做着这些的时候,就像确真是件艺术品。


他垂下头,但是这不能遮挡他英俊的面孔、精致的五官,亦或是锁人心弦的棕色眼眸。他身材高挑完美,还哼哼着歌。Blake能看到分明的肌肉——虽然本就没有什么可以使他完美的身形曲线黯然失色。


Blake发现自己正在思考这孩子的年纪。


 


guitar god抬头仰望的时候,Blake的脑袋里突然冒出了这样的想法——去借口下楼、穿过庭院、敲响对方的门。


他眼睑阴影下的目光深邃而阴沉,就好像他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这首歌上,这幅画面让Blake之前的主意都烟消云散了。


音乐声戛然而止,最后一个音符在房顶上空回响,延伸至海滩,协同海浪与之共鸣。


Blake笨拙地挥手示意,这姿势在他看来尴尬无比,并且有些打搅。当他发现仍在踌躇着的尾音也渐渐隐去,心陡然沉了一沉。Blake对于他的打扰感到抱歉。


他的邻居直起身子,把吉他转到后背处,自信豁达得就像之前已经做过无数遍一样。


“嗨你好。”


Guitar god点点头,抬手向他示意,Blake由此联想到一些洛杉矶的本地人。而事实的确如此:晒成褐色的臂肌和之上清晰可见的墨色纹身,无不彰显着“当地人”的概念。


“你弹得不错,技巧十分到位。”Blake在抛出这个赞扬的时候莫名对自己的口音有了点自知之明。


“谢谢,”guitar god咧出一个笑,荡开的酒窝让Blake的心跳都有些加速,“我不知道有人在这。平时我都是在不会打扰人的时候弹的……会太吵吗?”


他语气里透露出的一点点的紧张害Blake不禁诚恳地高声否认:“不不不,完全不会!我只是好奇到底谁弹得这么好。我刚搬来,所以之前都没听过你弹。”


“差不多能猜到,威尼斯海滩还没有那么多六英尺高的牛仔。”


试探性的微笑在他年轻的脸上生硬地变得更大;他的眼神更加贪婪地看向Blake。Blake尝试着不要在被这样明目张胆地注视着的时候发笑。至少现在他知道这孩子是站哪个队的了。*1


来自这个二十岁男孩的引诱或许意味着——他会对Blake敞开一切,这位音乐人从内心深处感到了某种预感。


把一个小家伙揽到自己身后,给他一点保护和关心正是Blake这时最想做的事情之一,从这一路的颠簸解放后他正有点儿空闲。


Blake止住他跑马似的思想,决定还是立于现状比较合适。刚才他真有点想多了。


“我叫Blake。”


“你好Blake,我是Adam。”


 


---


 


Adam不经意地在Blake冷清的房子里慢吞吞的晃悠。Blake便倚在门框上注视着他。


“你果然看着就像是刚刚搬进来。”Adam的修长手指划过层层堆叠的纸箱。


他的眼神明亮又充满着好奇,Blake看得移不开眼。


“到家不足三小时,”Blake承认,“或许我应该把这些玩意都拿出来,但是我一拆完那些必需品的时候就忍不住想休息。”


Adam穿过厨房的时候对柜台上的那些酒瓶表示满意。


“我们俩对‘必需品’的概念差不太多。”


“没错,东西太多,几乎都堆在我卧室,”Blake示意前边的走廊,“剩下的还没搬进去。”


Adam笑笑:“Blake,你在试图引诱我进你房间吗?”


这番玩笑话亦真亦假,Blake清楚。他好奇Adam是否知道Blake能从他的玩笑里看出点什么,同时也疑惑他是否知道他自己看上去有多么率真易懂。


Blake抬了抬眉毛,好让自己看起来冷静一些。他很高兴Adam的脸明显地微红,这位年轻人在走廊Blake的面前闪过身去,滔滔不绝地说着什么。


Blake跟上,他步履缓慢地迈着长腿,只为好好欣赏眼前的这幅图景。Adam的牛仔裤十分合身——就算明显那已经被他穿过很多次了。


“你知道,我们的房子都差不多,”Adam说着,视线上移,“楼层布局是唯一的不同,就连某些特征都一样。相同的地板、相同的画……我一个乐队的伙伴把日光浴室刷成了绿色,他说气氛更好些,Jesse总信风水那种鬼东西。我和其他伙伴们都住一起……排练更加方便。”


Blake礼貌地出声应和。


走廊尽头直通向Blake的卧室,里面还有个整面墙那么大的窗户。通过窗子看到的景色引人入胜——当他找住处的时候,这栋就是这点吸引了他。


Adam停下步子好好欣赏,而Blake就站在旁侧。屋内光线通明,屋外装潢修饰过的斜顶直直朝向远处那片海域,不拘小节的排排棕榈点缀着延展至几个街区之外的景色。仿佛昨日下午的强风还在侵袭着汹涌的海浪,即使站得这么远还是能看到白色的浪涛拍打着沙滩。


“这就是所谓‘钱砸来的’”Adam满意地说,“永不过气。”


“俄洲当然是没有这些,纳什维尔也是。”


Adam抬眼瞥他:“你真的是个村里来的是吧?”


“你脚着我在逗你呢吗?”Blake故意让他的调子惹人生厌地拉长,满面笑容地看着Adam转了转眼珠。Adam中途停下想着什么,然后Blake看到他的表情突然露出几分喜色。


“你都没告诉我你也玩音乐!”


看到堆起的乐器箱和靠墙放着的吉他Adam立马就奔跑过去。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正要伸手去揽Blake的吉他。


“抱歉,”Adam征求着Blake的意见,“我能碰碰吗?”


Blake示意他大可直接弹,Adam抱起吉他,小心翼翼地弹拨着。


“天哪这把吉他真棒,”他转头看看其他的,总共有六把,“居然还有这么多!”


Blake耸肩:“旅途总不能一成不变,这些算是额外的收获。”


他能看到Adam的眼神里满满的惊喜。


“这些都是别人送的?等等……”他看着Adam绞尽脑汁想着,“我们那群人巡回出行是因为想让更多人看到……吸引些粉丝什么的,可从来没拿过免费的乐器。你……你是个大人物对吧?”


“我不知……”


“别他妈耍我了。”Adam一脸严肃地指着他。这幅蠢萌的样子害Blake大笑出声,然后他摇了摇头。


“你姓什么?”Adam要求道。


“Shelton。”


Adam轻轻放下吉他然后掏出了手机。


“你这是干嘛呢?”


“谷歌一下。”


Blake把手揣到口袋,慢慢踱着步。


“WTF!”


“我还是你的好邻居。”Blake耸耸肩,猛地觉得有些微妙——也许他不该撒谎。


“可是……”Adam碎碎念了一小会儿,然后噤了声:或许这只是一种说辞,那时Blake的身子还僵直了一下。但是Adam简单地点点头之后这位乡村歌手终于长吁了一口气,然后Adam扔开他的手机,换了个话题。


“所以你以前来过这边海滩吗?”Adam问着,扑通一声倒在了Blake未铺好的床上。


“所有的加州人都让自己在别人家那么宾至如归吗?”Blake笑话Adam之前的推论,然后看着他倒回床上舒服地蹭蹭当做对自己的回应——厚脸皮的小鬼,“我说过了我第一次来。”


“你想去吗?”Adam问起,“我能带你去那边到处看看。”


Blake近身过去坐在Adam脚侧。他给这床增加的重量令Adam的腿顺着床垫滑了一滑,直到Blake的大腿处才停止。


“暂时还没有这个去看沙的心情。”Blake的声音轻柔了许多,几乎有些不可闻。


可Adam听到了。


年轻人突然坐起来,一只腿跨过Blake坐在他身上,这时Blake被这无声的气氛弄得有些晕乎。他们胸抵着胸,他都能感受到Adam说话时在自己脖颈处的吐息,“那……你有心情做一些别的事吗?”


 


>肉的部分见不老歌QUQ 手机不一定能成功戳进去所以可能得多试几遍orz<  ←戳戳这里


 


 


lo主的废话:


刚发没多久就被和谐了……最近脸怎么这么黑【。】 其实我好讨厌看个文还要转这里那里……跪下……抱歉惹orz


第一次弄翻译,居然就捡到了贝壳大大的授权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感觉我真的是毁了这篇文啊(哭


有很多地方有错误,没错不是差错是错误,可能我自己并没有看出来,欢迎来吐槽惹TUT 磨这篇真的磨到头痛,嘛……以后会有进步的吧,嗯(。 


还要感谢家养小可爱一直陪夜(啥)等我把这文完全校对完惹TUT 给了不少有用的建议ww 虽然我真的是独断专行地很,不过最后能讨论出最终的版本就是好的惹!爱你TUT 【反正你知道我圈不上(喂


真的在AO3扫到这篇的时候就整个人都炸飞了,我当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熊脸好温柔好温柔好温柔(die


shevine一生推!(躺死在坑里


 

评论

热度(49)

  1. 一只深山老狗一只当苏老狗 转载了此文字
    转一发小号的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