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深山老狗

【头像画师:Somilk】
写故事,自娱自乐。不混圈,产完就跑。

【游戏王GX】【约十】感觉舍友好像喜欢我怎么办?(01)【半论坛体】

感觉舍友好像喜欢我怎么办?

CP:约翰·安德森x游城十代(4810)


*4810

*分级PG

*短小的中篇(?),5章完结,番外maybe

*主十代视角,双向暗恋

*因为lo主写东西过于啰嗦,所以有论坛格式有剧情记叙

*假设没有异世界故事线,每天都是轻轻松松的学院日常,约翰因为太喜欢十代了所以从蓝寮搬了过来(咦?)

*因为怕人物太多导致剧情混乱,所以背景仅在GX的范围内,大致不会有副cp(仅有一点点雪亮雪)


正文:

 

Part.01

 

━━━━━━

>论坛>学生交流板>日常吐槽区>【求助】感觉舍友好像喜欢我怎么办?

 

【求助】感觉舍友好像喜欢我怎么办?

1# GOTCHA

听朋友的建议所以来发帖子求助

舍友现在还没回来,好像被校长叫过去了

第一次发帖什么都不懂,希望各位多多包涵——

-

2# 王样的增高鞋

不多BB先占前排

-

3# 野生的恐龙君

前排吃瓜

希望楼主出题交代清楚性别性向,同性劝和异性劝分

-

4# 

同性劝和异性劝分

-

5# 

同性劝和异性劝分

-

6# GOTCHA

你们都好快!!!

为什么要交代性别性向,太奇怪了吧!

好吧,我是如假包换的男孩子,取向……没想过这个问题,男女都无所谓吧???(还是不懂为什么要交代这个……)

-

7# 劲爆大象部落

楼主好可爱wwww

这个是套路啦,不用那么认真的(*´∀`)

-

8# 您的ID有误请

你们快别BB了等LZ出题好吗

-

9# GOTCHA

大致情况是这样的:

舍友……就叫他J君吧。J君是几个月前来我们学校的留学生,性格乐观又爽朗,因为人很好所以还蛮受大家喜欢的样子,总之就是很可靠。第一次见面是偶遇(他这个人平时老是迷路,真是的……),然后因为兴趣爱好太契合,感觉也十分聊得来,所以相见恨晚地成了朋友。

因为有时候J君和我会讨论决斗的事情到深夜,我就经常邀请他在我们寝室留宿,后来他觉得还是直接搬过来比较方便一点,一来二去J君就成了我的舍友(他本来是住蓝寮的)。

说一下我们宿舍的情况。我是欧西里斯红的,原本的两个舍友一个已经毕业,另一个去了黄,现在J君来了就我们两个住在一间。J君真的是个超棒的舍友,会照顾人又体贴,还会把自己的那份炸虾给我吃。

-

10# 

……LZ怕是来秀恩爱的

还有8楼的ID,笑死我了

-

11# 王样的增高鞋

就我想说居然会有放着蓝寮这么好条件不住去红的人吗!而且炸虾是我们红的loser们唯一的精神支柱了∑(っ °Д °;)っ

这是真爱啊,楼主你嫁了吧!

-

12# GOTCHA

你们先等我说完!!!

-

13# 神抽狗没有一个是无辜的

大家快别插楼了LZ要急死了wwwwwww

-

14# 王样的增高鞋

附议wwww

说完我马上闭嘴(○’ω’○)

-

15# GOTCHA

谢谢~~~

我继续说了~~~~~

我和J君的话,应该算是无话不谈的那种朋友吧,关系可以说是十分要好,大概是周围的友人都觉得我们形影不离的那种。

当时听到他要搬来,想到以后每天有人陪我决斗了我就想也没想地答应了。J君平时睡我上面,不过有时候也会跟我睡一张床,本来都是男生也没什么好介意的(然而现在我都不敢叫他一起睡了,虽然跟他挤一块挺舒服的……)。

J君是个很好的朋友兼舍友,老师来找茬的时候会替我说话,我突然提出要决斗的时候也总是二话不说地陪我,报告写不完了还会主动提出帮我,每天上课前都会叫我起床然后等我一起去……啊啊——感觉没了J君的话我会翘课翘到死的!

跑题了……

反正之后的每一天也就是这么平平淡淡的,直到前些天,一个我俩都认识的朋友(就叫他S吧)提醒我,说上课的时候J君一直在痴汉地看我睡觉。那时候我本来还觉得S只是想太多了,也没怎么在意,结果昨天我上课睡觉突然想起来这回事,就作死心血来潮地装睡,想看看J君是不是真的在偷看我,然后发现他拨开前发亲了我额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16# 劲爆大象部落

什么叫睡你上面啦wwww

楼主太可爱了,偷偷抱住亲亲(○’ω’○)

还有偷亲额头什么的……再见朋友们我先升天了——

-

17# 野生的恐龙君

楼主高冷的形象在最后的一串啊中突然崩塌

-

18# 神抽狗没有一个是无辜的

羡慕楼主那么热爱决斗(´・ω・`)

我要是像楼主那样愿意经常花时间研究就不会面临降级黄的困境了(´・ω・`)

-

19# 

我给大家翻译一下楼主上面那段话

“我老公特别好,人特别好对我也特别好,好得不得了。”

楼主你只怕已经是个弯的了

-

20# GOTCHA

“弯的”是什么?

然后继续说一些细节,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太羞耻了……

S君告诉我这件事情以后,突然发现之前的一些小细节也有了合理的解释,比如说那天我洗完澡回来看到J君已经躺下睡了,就想着偷袭他于是爬到上铺钻进了他被子里,当时他好像有点生气的样子,我觉得开开玩笑很正常嘛,然后哄了哄他他就原谅我了。(想起来我真的好没脑子啊,到底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啦我……)

没错,因为矛盾很快化解所以这天晚上我们又自然地挤在一起睡了,睡前我们都习惯和对方聊聊天,所以到真正快睡着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我当时困得不行,眼睛都闭上了,然后J君突然侧身把头转向我这边来,跟我说了句“对不起”什么的,我以为他是想说我突然爬到他床上吓他的事,正想回应他的时候他接着又靠近我耳边说“可是你的味道闻上去超令人安心的”……

虽然半梦半醒的但是我清楚地记得就是这么说的,我有点迷糊所以也没敢动,J君被窝里的手就那么搭在我的肩上,当时他的呼吸我都能感觉得到,然后他就这样维持着半抱着我的姿势睡着了。第二天起来J君依旧起得比我早,因为后来一切又恢复了正常,加上谁也没开口提这件事所以就不了了之了。

我直到现在都想不通J君那天晚上是怎么了,他平时是个特别温和的人,除了我太过任性的时候都不怎么会生气的,然后那些话也……

啊我不说了——

-

21# GOTCHA

也许就像S君说的那样,J君可能是真的……对我有点好感(ry

可是我们已经是很好的朋友了,突然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办,而且也不是百分之百确定……万一是我自作多情的话简直太傻了……

 

━━━━━━

 

    “十代?”

    北欧少年的声音冷不丁地从身后传来,十代吓得一个激灵,手忙脚乱地关闭了回复框里才打上几个字的网页。

    故作冷静地咳嗽两声然后假装不紧不慢地转过身来,对方正露出他那经典的困惑而无害的表情。他的额头上渗着汗,汗滴便顺着耳鬓的发丝滑落下来;呼吸有些急促,不加多想也能猜出对方刚才是匆匆跑回的宿舍。这会他也注意到了自己稍稍有些狼狈的样子,随后挠了挠头,干巴巴地露出一个笑容。

十代站起身来,试图不经意地将露出半边的终端机往背后藏上一些,结果却因没把控好角度反将其推到了地上。正想着如何才能成功转移对方的注意力好掩饰自己奇怪的举动,对方先行指向地板示意的动作便让自己立马绝望地打消了这个念头:

“终端,掉到地上了哦。”

 

“啊,真的!”此时突然开始思考起了自己的演技为何如此拙劣,然而浮夸的动作已经被对方看在了眼里,如果不想办法让对方的追问就此止步的话,上论坛求助的事情恐怕就得露出些许马脚了——十代捡回终端机的同时窘迫地想着,结果直起身的时候不巧撞上了书桌的边缘,“痛痛痛——”

“没事吧?”没想到正同自己说着话对方会突然做出这么无厘头的举动,迅速地反应过来时约翰已经急忙上前扶起了自己总是状况不断的舍友,动作轻柔而小心翼翼地拨弄开对方的刘海,撞到桌子的地方肿起了一个小包,尽管隐隐的痛感正让他叫苦连连,除此之外,伤势倒是没什么大碍,“看起来没有受什么伤,下次要小心一点。”

“我没事啦,只是撞到头而已。不过还是好痛……”生怕对方担心的十代回以一个虚弱的笑容,眼睛不自觉地朝上看,对方的手还置于自己的额头上,轻轻地替自己揉着周边的皮肤。自然而然地拨开对方的手示意自己没事,然后回望向对方反问道,“说起来约翰你怎么满头是汗的?”

“哈哈哈这个嘛,”约翰这会又发出了颇为无奈的笑声,有时候十代觉得,约翰的傻笑真的和自己如出一辙——也许是因为走得太近所以生活习惯也互相沾染上的原因,又或者是本身他们二人本就是如此相似所以才会那么信赖和喜欢对方——不管是哪一样,在如今这个暧昧的节点,都像夏天耳边阵阵响起的风铃声一般叫人不得不多加留意。

然而,虽说是主动去“留意”了……自己却不怎么讨厌这些征兆。

对方边回应着边走到他自己的床边,在熟练地取出毛巾和洗漱用品后,将别在腰间的重要的卡组也放到了桌上。大概是觉得自己总会帮他看着那些家人的,于是便没了什么多余的防范心,这种交互的信任感总让十代觉得乐意之极。他随手擦了擦额角的汗,顺便把欧贝里斯克蓝的外套脱了下来,语气依旧是熟悉的温和而沉着:“因为十代说晚上要一起组卡组,所以就急忙赶回来了。”

“这种时候就不要在意卡组的事了嘛——”,十代突然想起之前约翰和吉姆他们的确被校长叫了过去,大致是需要向决斗学院的各位留学生交代什么重要的事情来着。鲛岛校长和库诺诺斯老师那边,总感觉有各种各样的意外,于是意会地拍了拍对方的肩表示理解,“真是的。”

“那可不行。”北欧少年倚靠着宿舍的床盘腿坐在地上,要不是因为他式样显眼的荷叶边袖的衬衫和笑起来弯成一条线的蓝色眼睛,听着那如此娴熟的日语,十代总会记不起对方是仅在学院待上了一段时间的留学生的事,“毕竟我答应十代了嘛。”

 “真的不用那么在意啦。”十代也坐到了对方身边,不像平时在红寮里决斗时的面对面,如此并排坐的话,总觉得肩都能靠到一起。强迫自己从脑内删除这些无聊的想法,十代轻微将身子转向了些许,而后注意到对方也正托腮歪着头看向自己,“你看我们住在一起,想决斗的话随时都可以。约翰你当初不也是因为这个才搬过来的吗?”

“说得也是。”

一个不易察觉的停顿之后,约翰再次爽朗地笑了起来。

露比从他的肩头冒了出来,俏皮地探了探头之后落到下铺十代的床上——那儿同时也是栗子球的领地,听到要“决斗”之类的言辞,这位躺在卡片里睡上了一天的伙伴也决定出来伸伸懒腰了。在红寮算不上舒适的床铺上打着滚的宝玉兽很快就察觉到了对方的气味,两个小家伙相见,免不了又扭成了一团。

看着第一天相见的时候动作总带着些试探的精灵们关系开始变得越来越要好,总觉得心情都愉快了许多。和约翰的相处中,即使两人都短暂地没了话题,也从未感到过哪怕一丝尴尬,在两人不约而同看着自己的卡牌精灵打闹的空档,十代随即想到,约翰特地赶回来,是因为自己说要一起组卡组的来着?

 

“一起研究卡组之前,先去澡堂吗?”

约翰指了指他自己带上了点点汗渍的衬衫,示意现在正迫切地希望能好好泡个舒服的澡。

安静的氛围里对方毫无预兆的发声将正好神游天外的十代给拉回了现实,好似若无其事地抬头看向对方,那双漂亮的蓝眼睛正直直地望着自己,明亮又温柔,在它的主人总显得那么无害的表情之间,就着那询问的声音,慢慢带上了些许邀请般的笑意。

“我,”对方的提议太过突然而没有给自己过多反应的时间,回应的时候便不巧咬到了舌头。十代心里偷偷地骂着窝囊的自己,就在准备继续和平时一样正常地对话、再次将视线转移到对方身上时,又还是不争气地低下了头,而后笑了笑试图缓和气氛,“我都已经洗完了,抱歉约翰。再说,怎么突然打算一起去洗澡了?”

“不是十代说的吗?‘男人啊,要一起洗过澡才算朋友’之类的。”这个少年在自己面前露出的责怪神情总是没有任何的杀伤力,尽管这会他正噘着嘴表现出一副生气的样子,心知肚明对方只是在跟自己撒娇的十代还是感到了些许罪恶感,自己甚至完全忘记了晚上要和约翰一起讨论卡组的事,“怎么这样——我可是好不容易想通了决定和十代你一起去澡堂的——”

“实在抱歉!下次一定和你一起去啦——”

双手击掌合十跟对方道歉,虽然心里愧疚得不行但还是将毛巾和换洗衣物塞到对方手里玩笑般地将他推出了门,好在约翰总不会怪罪自己的,快被自己送到楼梯口时无奈地说了句大概是“那下次要等我一起哦”这样的话,就暂时和自己作了别。

关上门的十代松了一口气,无力地靠着门坐下,直到终于又剩下自己一个人,才发现从刚才对方说要一起洗澡的时候自己就一直有些过分害羞。或许之前在论坛上和别人说着约翰的事让自己莫名想起了一些平时不会过多注意的事情,又或许是因为对方可能不止把自己当成朋友来看待的微弱可能性……

莫名其妙地做了很多反常的事情,而且刚才居然还不顾对方的意思将他赶出去了——糟透了——这样突然的性情大变,原因连自己都想不明白,要是平时的话,一直不太能适应男浴室毫无隐私氛围的留学生少年约翰突然答应同大家一起去洗澡搓背了,自己应该高兴得欢呼才是。

「然后正好他掀开刘海亲了我额头」

网上求助时叙述过的话猛地浮现在脑海,然后又提醒了自己刚才约翰帮自己查看伤势时担忧的表情,和那时候一样暧昧的距离,一样抚摸自己额头的动作,等到这些都一窝蜂地从脑内聒聒噪噪往外蹦时,连同那个轻柔的、谨慎的吻也倏地被自己回忆了起来。

 

之前对于感情之类云云总是不以为然的自己,脑子里突然装满了约翰的事情,像是对他那些关怀从不敏感的报复一般盘踞着脑海,让自己因没法好好思考而不知所措。看着窗外任凭自己如何心乱都不会给予半分回应的月色,崩溃般地抓了抓蓬松的头发,开始想着至少在约翰回来之前出去散散心。

真是的,这么殷勤的话,我会觉得不好意思的——无奈地撇了撇嘴,耳后根的皮肤再次灼烧起了不知名的温度。

 

 

 

━━━━━━

 

22# 神抽狗没有一个是无辜的

简单地说“弯”就是喜欢同性的意思,相对的“直”就是指异性恋

楼主真的纯洁得很呀,心疼J君(。-`ω´-)

-

23# 打牌吗我印卡贼6

有人注意到楼主说男女都无所谓吗?

-

24# 亮亮的胖次精

我也发现了!

J君还是很有希望的嘛~

-

25# 

楼上你ID……凯撒是大家的!

-

26# 亮亮的胖次精

我不管我不管亮亮是我一个人的:p

-

27# 野生的恐龙君

楼上插播也很有意思的样子,吃瓜吃瓜

-

28# GOTCHA

原来如此~

恋人是男性女性都无所谓吧!怎么说呢,毕竟喜欢上了一个人,大概就真的不会去在意他的性别!我是这么觉得的——

-

29# 

楼主其实已经想得很通了呀w

-

30# 欧洲皇室

楼主和舍友……标准的BL漫画相处模式(´∀`*)

有太太愿意画同人嘛XD

-

31# 王样的增高鞋

我也想看同人XDD

-

32# 

+1

-

33# GOTCHA

说了那么多我自己都越来越觉得觉得舍友是真的……有那么点意思了∑(っ °Д °;)っ

然后现在我跟他的相处模式就变得有些奇怪,啊啊啊总之微妙得很!!!!

直接问他也不太好,太尴尬了!舍友现在在洗澡,我一个人在外面转悠好久了,不早点回去他要出来找我了,待会又得迷路……

其实跟大家说那么多我和J君两个人的事情,不是“秀”什么的,只是想告诉你们J君真的是对于我来说很重要的人。本来以为可以一直这样做朋友每天开心地一起决斗一起上课一起打打闹闹,可是事情有了突变,万一我没能好好答复J君让他讨厌我了,我会非常难受的。

感觉目前的状态是自己在躲着他,一直这样也不是办法,大家说我该怎么办?

-

34# 王样的增高鞋

还能怎么办!!!赶紧回去和J君在一起啊!!!

楼主描述里J君的男友力真的要突破天际了⁄(⁄ ⁄•⁄ω⁄•⁄ ⁄)

这样还不嫁了吗ww

-

35# 打牌贼几把强

一直忍着没说话看到现在

我只想说,能结婚的就不要麻烦我们了

有请下一位追梦人

-

36# 您的ID有误请

认真答题。

字里行间可以看得出楼主很在乎J君,所以要是贸然说了什么的话,可能会影响你们现在的关系,最坏的情况是朋友都做不成。

如果J君不喜欢你,你又直接去问了他的话,会搞得很尴尬。如果J君是真的喜欢你的话没有想好怎么答复他之前问他这个也不怎么合适。而且听你描述J君还是留学生,万一你没有处理好的话他直接回以前学校再也不见你也不是不可能。

而且楼主和J君都是男生,“喜欢”也很容易被误认为是朋友之间的喜欢吧,到时候什么都问不出来自己还在意得不行。

楼主可以先通过和J君的相处好好观察观察,试探一下也可以。

交卷。

-

37# 

LS认真答题GJ

这ID……申请的时候系统bug了吧wwwww

-

38# 劲爆大象部落

上面那位我也想说wwww

可以想象到高冷的ID君被垃圾系统气到炸毛的样子,好可爱ww

-

39# 您的ID有误请

不准说本大爷可爱!!!

-

40# 野生的恐龙君

可爱就可爱嘛,人家夸你呢,别那么纠结喽~

-

41# 您的ID有误请

我说不准就是不准!!

-

42# 欧洲皇室

总觉得要让题主意识到对方对自己有好感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呢(゚ー゚)

J君明明都表达得这么明显了……觉得J君是真的喜欢楼主的我应该不是一个人吧?

-

43# 王样的增高鞋

同感。

每一个小细节都能看到J君对楼主的用心……偏偏这些事情是楼主告诉我们的他自己竟然还傻傻地没有察觉,果然是天然呆嘛ww

-

44# 

楼主长长的反射弧www

-

45# 

你们快别说了,楼主待会就看到了XD

-

46# 王样的增高鞋

那就看到嘛!

楼主楼主,我们都觉得J君是真的喜欢你,大胆接受他吧(´・ω・)ノ

-

47# 不是小凤凰是桂

要我说,LZ和J君都是恋爱笨蛋,明明互相喜欢却擅自将对方当成朋友。这都是你们不想主动出击的借口吧,虽然这一点上J君比LZ要勇敢一些……反正逃避也改变不了什么的,如果觉得自己是真的那么离不开对方的话就不如去争取。

-

48# 

这……虽然话说得有点不好听可是是事实……

为LS鼓掌

-

49# 劲爆大象部落

为47L鼓掌

-

50# 野生的恐龙君

为47L鼓掌

-

51# 欧洲皇室

为47L鼓掌

-

52# 打牌贼几把强

为47L鼓掌

说起来怎么突然队形了???

-

53# 

什么叫是事实……话不能好好说吗!

虽然我也同意47L……不过你们还是不要打击到LZ啦!

话说楼主呢?

-

54# 劲爆大象部落

对哦!可爱的楼主哪里去了??

 

━━━━━━

 

 

 

晚上的学院岛上总是清冷清冷的,夏天早早地过去了,尽管一件单外套还不至于让人冻到发抖,但是夜晚一个人的树林总显得幽静得可怕。迎面吹来的晚风夹杂着林间干净的树木清香,却因刮来了阵阵寒意而不再那么讨人喜欢,十代吸了吸鼻涕,懒懒散散地掉头走,脚下树枝和落叶被人踩过的声音脆得无比清晰。

头顶总能感到有阴森森的鸦啼声,树与树之间窜过的猴子都不再让总是大半夜来这里遭遇各种奇怪理由决斗的十代感到意外了,惊奇地发现了上次不幸错过事后因此还被翔训过一顿的路牌,于是更加有底气地朝宿舍的方向迈开了步子。

“约翰的话,一个人大概就在这林子里迷路了吧……”

自言自语的话音刚落,十代便注意到自己又开始想着不该想的事情了。这简直就像一个可怕的诅咒一般,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就成天粘着约翰,不管干什么都想和他在一起,平时遇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是想着第一个和他说,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到了令自己费解的地步。

在偷亲事件之后,自己慌慌张张地和翔说起时,对方甚至有意无意地提到“约翰搬到红寮来之后,大哥你就整天和他在一起了,外人看来你们这简直就是同居的新婚夫妇嘛”的评价……于是变得越来越没办法拿出从前不以为然的态度了。

「J君真的是对于我来说很重要的人」

回复框里打上这句话的时候,莫名地有种因不知所措的无力感而烦闷到悲伤的感觉。约翰在乎自己明明是一件好事情,至少自己在被一个自己同样珍视着的人喜爱着,真要说起来,也许自己也有些喜欢约翰也说不定,可是恋爱关系的话……想想就头大——十代泄气地摇了摇头。

论坛里大家的建议或多或少有点帮助,虽然不可避免的是起哄居多但也从大家的话里感受到了鼓励。至少现在回想起那天谈心后翔“不如上论坛去求助吧”的提议,自己还是认为它弊少利多的,ID君的回复替自己理清了大致形势,凤凰君的吐槽也中肯得很……

说起来自己不过就是在逃避罢了。因为害怕自己误解约翰的意思而让两人之间的相处变得尴尬,此外更多的是恐惧在自己这些日子的独自困扰后却得到对方的一句“只是把你当朋友哦”的回应。自己的心情连自己都弄不明白,关于喜欢不喜欢的事光听其他人的话也得不出什么结论,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不想失去约翰的心情。

这样的话,简直太狡猾了。

 

亮着灯的红寮几乎就在眼前,尽管这样十代还是缓缓地迈着自己的脚步。与那个人相见的心理准备还在“70%”的左右波动,随着自己走进宿舍的脚步不情不愿地向100这个数字靠近着。

总觉得,要是约翰能主动来告诉自己他的想法就好了,那样自己就不会这么烦心了,可是这本身就是因为未能成立,处于被动的状态自己才迫不得已思考那么多事,如果约翰他……

“十代!”

站在宿舍二楼栏杆后面的是一脸焦急地叫着自己名字的约翰。“一脸焦急”完全是自己的臆想,因为背光的缘故,他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明显的表情,只是那个声音里的担忧自己太过于熟悉,所以将那样的表情暴露无遗了。结果自己反射性地抬起头朝他笑了笑,大概是发自内心地——因为那样熟悉的担忧而感到了安心吧。

然后,并非被动地、进度条“蹭”地达到了100%。

 

 

“真是的,去哪里要和我说啊!”就算两人已经一起回宿舍了有一段时间,约翰还总是探出头来絮絮叨叨地同自己抱怨个不停,宿舍的灯一般是由睡在下铺的自己来关,在红宿舍算不上明亮灯光映照下,还能看到他老妈子一样责怪着自己、然而依旧温和的脸,“害我担心得不得了。”

“嗯,知道了啦。”

不似平常嬉笑般的回答,这次自己乖顺地点了点头,上铺的约翰依旧探着半个身子怀疑地观察着自己的表情,于是看着对方慢慢舒展开来的眉头后会心地补了一个笑容。对方迟疑了一秒,欲言又止了半天之后还是移开了视线,紧接着却令人意外地、突然裹紧被子躲回了床的里侧去:“十代你刚才,脸看上去一直很红哦。”

“没、没有,可能是外面太热了,哈哈哈。”

脸红还不是因为……有人一直害我东想西想的,自己却毫不作为地保留着自己的想法,然后还要露出这样暧昧不明的表情给我看——想到这里,突然就感到一丝丝假心假意的生气。

十代换上睡衣,在手指触碰上开关的时候特地看了看睡在上铺的约翰,对方果然缩在被窝里面,只露出半个发丝蹭到杂乱的脑袋,看上去有些赌气大男孩般的可爱:“快睡吧,我关灯了。”

“嗯……的确,室内也很热呢。”

“什么意……啊对,是啊是啊哈哈哈。”

“没什么,晚安,十代。”

尽管觉得对方的举止实在是奇怪得不行,转念一想自己恐怕也没有好到哪里去,疑问的话语刚到嘴边就立马反应过来,然后为了蒙混过关顺水推舟地打起了哈哈。心虚地钻进被窝,脑子里不受控制地期待起了论坛里的回复,然后又越飘越远毫无章法地想起了更多乱七八糟的事,最后昏沉沉地闭上了眼睛:

“晚安,约翰。”

 

「毕竟喜欢上了一个人,大概就真的不会去在意他的性别吧」

搜索着琐事的大脑不知为什么突然想起了自己说的那句奇怪的恋爱哲学,十代猛然感到羞耻感飞速爬上了脑海——如果约翰不是男生的话,他们两人大概也不会这么自然地睡在一个屋里吧,现在想躲都躲不了。

约翰安静睡着的呼吸声渐渐也从自己的意识里模糊了,最后自己学着对方的将头埋到被窝里,不安、困惑、羞赧还有隐隐的期待,慢慢地从意识里远去,然后在窗外朦胧月色的陪伴下,两人带着各自的心事,先后进入了梦乡。

 

TBC.


哔哔两句:

十代的网名是TV81话里直接拿来用的,动画那个论坛格式有点麻烦怕用在文里容易混淆就放弃了orz 另外大家的网名都是乱JB来的,不要介意wwww

这章约翰视角的伏笔太多,后文要是解释不清楚的话可能会专门写约翰视角的番外,当然也会是纯情的单恋约,敬请期待!(期个屁

然后这篇是周更,按理说是周末更不过……要是我没更的话估计就是学校又midterm了(微笑中透露着妈卖批.jpg) 

如果哪周漏了更新的话春假应该会好好补上的吧(喂

最后还是不要脸地哔哔一下,如果走过路过喜欢这篇的话希望dalao们能留下红色小心心,或者评论来找我玩XD 


评论(19)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