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深山老狗

【头像画师:Somilk】
写故事,自娱自乐。不混圈,产完就跑。

【游戏王GX】【约十】With Love/倾注以爱(1end,pwp)【半AU】

With Love/倾注以爱

CP:杰西·安德森x霸王十代(4180)

 

*4180

*分级NC

*短篇一发完,没啥剧情(或许?),纯属开车

*混杂着扭曲情感的爱的交♂合

*半AU,时间线肯定和动画对不上,背景干脆就没写明,不过霸王应该和41住一起

*设定是病娇的杰西自以为是单箭头,不想冷淡的霸王在ry时还是有着一颗灼热的心呢XD

*临时起意的肉梗,目的是为了自个在写完三个清水脑洞之前不被憋死(你他妈

*很长时间没写过日漫相关的文了,或许会有点点ooc

*9000字的肉,祝食用愉快w

 

正文:

 

霸王的表情,自己到底见过哪些呢?

总是那副冷淡的脸,不管进行多么暧昧的挑逗,不管说出多么直白的话语,那个人总是那样淡然处之的样子。沉重的头盔下遮挡着的半张脸,白皙而轮廓分明,像一个精致的木偶,不同之处仅在于少了那些操控的线罢了——霸王的话,总是怎么样都没法操控的。

杰西·安德森悠悠地取下眼前人的头盔,毫无一丝犹疑地将其扔到地板上,坚硬材质的碰撞间发出了极大的声响,在宁静的空间里如同点燃的导火索一般引爆了空气里的硝烟,由此,霸王猛地睁开了眼。

 

“有什么不满吗,霸·王·大·人?”

揪住对方的下巴,那双波澜不惊的眼睛总算直视起了自己,从那里当然是看不出任何情绪,然而几秒之后,甚至连一点波动也没有。杰西皱起了眉,他现在的耐心总是很容易就会被消耗光,但面对霸王的那张脸却始终做不到将其甩开而狠狠给他一个羞辱的耳光——然而这样的想法却仍在心里掠过了一秒,杰西控制着自己:好在,那仅是短短的一秒而已。

霸王没有回应,被自己放开的他又靠坐回了宝座上。

那本是自己的座椅,胡诌着说着王座当然属于霸王大人之类的话,实际上在自己眼中那不过是为了令这只高傲的野猫稍微乖一点的小小嘉奖而已。明显看穿了那讽刺意味的王却依旧不领情,至少目前看来那人没有哪怕一点要归顺于自己的打算。

即使现在落入了自己手上,他也始终是个自傲的王者。

杰西有些生气,没过多久他又很快释然了下来。自己爱的不就是这样的霸王?乖戾而嚣张,总是摆出那副将所有人拒之门外的表情,然而在那堵心墙的背后,究竟会是哪样的景象,才是真正引起自己探索欲与征服欲的问题吧。

有趣。霸王的身上,哪一点都那么有趣。

 

杰西颇为有礼地站在霸王面前,轻抚着对方的脸。暗黑色的头盔还被冷落在一旁,没了那张扬装备的霸王显得少了些许锐气,头盔的主人淡淡地平视着前方,那态度就好像此时的杰西并没有在轻触着自己脸颊的同时,摩挲着敏感的嘴角一般。最终那双手来到了胸前的铠甲,再过上几分钟,这些最后的伪装也会被其剥尽。

他不会奢望杰西在这些动作之后给自己一个吻。这位暗之使徒就是这样,永远只会空谈,从不付诸行动,那些“爱”与“喜欢”之类的字眼从他口中说出,就如同自然而然被贬了值一般,再多留神注意他玩味的表情的话,便更显得一文不值了。

霸王偏过头来直视着杰西的眼睛,对方正在认真地解着自己的盔甲,那戎装掉在地上的声音异常清晰,霸王不知道杰西又准备了怎样的羞辱或者折磨给他,以至于要那么大费周章地褪去自己的衣物。杰西的眼神同样没有给予任何回应,就像刚才的自己一样。

霸王能感觉到自己身体那一秒钟的战栗,与此同时杰西来到自己背后的手倏然停止了动作,接着——是令人难以理解的,后背处抚慰般的轻拍。霸王闭上了眼睛,无视自己身体又一次升腾起来的温度,疏于抵抗地放松了下来。

周围的环境并不明亮,这样稳定的黑暗却令人安心。

 

 

 

“放我下来。”

突然被人强行抱起让一直坐怀不乱的霸王终于开始骚动了,少年外表的他内心有那么些慌乱,反映到面部表情却只有难以注意到的微微蹙眉而已。这些细节对于正横抱着自己的杰西来说,按理是不应该被投以任何关注的,然而此时简短的四个字还是给了对方一个无意的提醒,杰西低头望向自己,扯出一个看似毫无恶意的浅笑。

“霸王是在向我撒娇吗?”黑暗使徒直直注视自己抱着的少年,被这样热切的眼神盯上几秒恐怕任何人都会多少有些不自在,霸王却是个例外,毫不畏惧回望着对方的他就像是泰山般难以动摇一般,“因为凭你的力量,很轻松就能从我怀里挣脱开的吧。”

“……摔到地板上会痛而已。”

霸王一向都是冷静的。他的领袖气质总比略显轻浮的杰西要强上不少,那些部下或许没能逐个领略过霸王真正的实力,由内而外散发出的王者气质已足以征服内心不够强大的弱者了。即使是现在他的危机感还远远没有达到值得留心的程度,反倒是对方紧紧将自己按进怀里的动作——

“哦——那霸王还真是脆弱呀。”

杰西口中又发出了那种诡异而意味深长的笑声,这实在令霸王有些窘迫,好在后者永远也不会将自己的些许微表情暴露在他人面前,眼带笑意的杰西低头看着他,令他的身体有些不自觉地发热起来。

没了盔甲保护的自己看起来就像杰西手中的羔羊。霸王不愿去相信这个比喻,但每当对方摆出一副轻松的样子一步步走向未曾涉足的阶梯高处时,事实却毫不留情地将冷水泼向了他。相比起杰西来,自己的拘谨显得尤为弱势,这样处于下风的情形令内心无比的不甘且无助,而这些感情本不应该在自己心中产生的才对。

 

“霸王,我们到了。”

柔软的床垫与这里毫无人情味的气氛全然不相称,霸王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此地自己会被杰西放置床上,但是比起思考这些,就着为自己垫上枕头的动作而倾压上自己的杰西才更令人难以忽视。黑暗使徒的脑袋轻轻靠上了自己的肩膀,一阵阵的呼吸撩拨着颈间,连着对方算不上柔软的发丝一起,给人些许酥麻的触感。

上身仅剩下一件黑色打底衫令始终盔甲包裹全身的霸王有些难以适应,气温算不上高,只好在因为二人身体接触而带来的热度可以与不乏寒意的空气相抵抗。暗自庆幸的同时对方却将手游走到了毫无防备的腰间,裤裆处有些发紧,陌生的生理反应令这位王者终于开始意识到了即将到来的危机。

“你要做什么!”在大吼出声之后霸王才注意到自己的反常,几乎是反射性地推开杰西的身体,在看到对方有些受伤的表情之后却莫名感到了难以言喻的罪恶感。不知如何进行下一步动作的他拼命去无视那样荒唐的情感,最终显得不那么果断地扭过了头,“留我一个人待着。”

“霸王你啊,在向我投降的时候,不就说了愿意把自己交给我了吗?”

将神情立马转变为危险的笑容之后,杰西已经没能去在意自己的变脸已经给霸王露出多少破绽了,然而后知后觉的对方依旧拿自己毫无办法,凭借这点黑暗使徒又重新倾压上了霸王的身体。后者没有赘肉且显得有些瘦弱的腰身触感不错,要不是现在的霸王早已侧身躺下,双手环抱其想必也是个不错的主意。

“都说了……”

“别乱动,转向我这边来。”带着嗔视的拒绝被对方一句柔声的命令给打断,霸王有些恍惚,而这点时间足够杰西将他背过去的身体给扳回来了,反应不算慢的他自然不会任对方如此上下其手,正打算继续顽强反抗下去,那如同禁言口令一般的声音又再次响起,“听话。”

这很不可思议——他的心在骚动,仅仅因为杰西耐心的劝诱和轻柔的口吻。霸王不知道这位黑暗的使徒又如何曲解了自己的意思,但自从来到对方的居所开始,就好像万事大吉、没有什么可怖的事情存在了一样。杰西达成了他交易义务中“保护”的使命,而自己按理也没有反抗他的权利才对。

当时的自己仅仅是因为失足丢了权势,在思考去处的同时脑海里立马就浮现出了对方的那张脸,想到这些大起大落或许都是杰西撰写的剧本,心中就莫名不寒而栗。但剧本终究没有给自己更多一条的选择,在那黑色高楼前兜兜转转,最后还是回到了原点。杰西很聪明,所以他也确真在各方面都控制着自己,即使是这样生活中的举手投足也是……


>转车到微博文章戳这里,LFT屏蔽没法放后面的部分,十分抱歉!<

如果微博那边挂掉了走这里↓

>转车至AO3< (因为是肉所以会有提醒,第一次用ao3的朋友直接点那个“proceed”就好)


哔哔两句:

不要问为什么是甜的,你们可能看了假的4180(喂

本来想写虐但是怕o就鸽掉了,不知道对于读者姥爷用词的接受度怎么样,没有实践以及反馈就不太好调整orz

曾经认为“爱”字很矫情的我在接受了病娇约这个设定之后开始觉得怎么写都没问题了,嗨呀这个是最骚的

感觉这里的黑约和霸王有点老夫老妻,果然是受了隔壁4810的影响嘛ww 毕竟黑约自己说的“我既是约翰,也是尤贝尔”呢,想到那个身体里还有约翰的意识,就觉得黑约这个人啊,命中注定会被霸王吸引的吧!啊啊,约十真好啊,怎么样都好吃^q^

最后读者爸爸们喜欢的话希望留下赞或评论,给可怜的我一点产粮的动力吧,蟹蟹惹TAT!!



评论(14)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