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深山老狗

【头像画师:Somilk】
写故事,自娱自乐。不混圈,产完就跑。

【游戏王GX】【约十】你与pocky game(短篇甜饼一发完)

你与pocky game/キミとポッキーゲーム

CP:约翰·安德森x游城十代(4810)

 

*4810

*温馨小甜饼,脸红的啾呆与二人的pocky game

*很长时间没写过日漫相关的文了,或许会有点点ooc

*灵感来自↓

 

笨坂与窗子的翻唱キミとポッキーゲーム(本家sm19327500

B站搬运戳→

【あほの坂田】你與Pocky game【窓付き@】

请!务必!听一下曲子呀!

觉得这个实在太适合约十,所以就拿来写文了ww

因为pocky game互相靠近着而心砰砰跳的两人,怎么想都特别可爱w

翻译感觉应该是“和你玩pocky game”比较好,然而这个标题也不错,而且想到“害羞的十代与pocky game”呀,就觉得异常激动(突然变态.jpg

最后,如果喜欢曲子也请去本家应援哟!!!

 

正文:

 

约翰·安德森将手伸向了一旁的零食袋,拆开包装的同时不知为何心中总有难以名状的紧张感,这位来自北欧的少年曾经经历过不少决斗时的窘境,但其中从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令他像这样大脑空白一般地不知所措。

盘腿坐在自己面前的十代正将头扭转开来,视线游离地不知道在看着什么样的地方,对方或许也和自己存有着同样的紧张,欲盖弥彰地哼着有些傻乎乎的小调,好像在等着自己先行含住pocky,一副假装不耐烦的样子。

一旁的红寮常客们好死不死地屏住了呼吸,也许到了这个关键的节点,大家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放弃起哄且等待着他们二人的反应。夜晚的红寮越发安静了,就连“刺啦”地撕开pocky包装袋的声音都异常明显,约翰尽可能动作不大地深吸一口气,默默期望旁人和面前装出不在意态度的十代不要发现自己有些发红的耳根。

所以,事情到底是怎样才发展成这样了——

 

 

 

今天决斗学院的上方也是晴空万里的好天气,太阳懒洋洋地挂在天上,穿过走廊边的玻璃窗,照得刚开完宿舍长会议出来的法老王打了个哈欠。库诺洛斯老师抱着一堆文件,也有那么些精神困乏地从校长室出来,因无意间踢到了脚下的猫咪而闹出了一点小意外。

然而教室外的小插曲始终没人在意,教室里的好些学生们顽强地顶着沉重的眼皮听着老师同大家讲着那些稀有卡的效果之类的事,最终仍是不敌睡意而径直睡着了。

理论课一向懒懒散散的No.1,这次也不出意外地拿马克笔画好了眼皮上的伪装,从下午的课一开始就旁若无人地呼呼大睡了。或许今天也是十代冒出歪点子的一天,画上的大眼睛上边,还恶趣味地添上了几根长睫毛,看上去有些好笑,以至于每一次约翰顺着讲台前老师的方向看过去而扫到十代的时候,都下意识捂上了自己快要漏出笑声的嘴。

翔似乎跟自己提到过,偶尔剑山他们也会想趁大哥上课睡着的时候在他脸上画点什么的——这个上课永远漫不经心的奥西里斯·红,实战却几乎永远是第一名,说起来真是十分让人嫉妒,然而考虑到十代睡醒之后一定会闹孩子气,于是就每一次都不了了之。

约翰托着脸望向隔壁剑山旁边的十代,不觉勾起了嘴角。

 

之前上课的时候,没能去红寮找十代他们同行,于是座位自然而然也就变成了十代同剑山等人一起,丸腾翔似乎难得迟到了一次,上课铃响之后才气喘吁吁地坐到自己左手边的位置来。小个子的少年没能同伙伴们待在一块,身旁总能感受得到莫名的焦虑,这让约翰不禁有点想和其主动提出交换座位了。

剑山倒是有在认真地听课,尽管到了课程的后半段,这位平日里精神满满的恐龙DNA持有者也有些萎靡了,无力地倾身趴上了课桌。在那之外——偷偷看着隔着一个人的十代总归有些不好意思,约翰仍旧是收回了自己的视线。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自己有些习惯于与这位名为游城十代的决斗者形影不离了。一开始是因为两人同是能看到决斗精灵的知音,怎么说呢,莫名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第一次见面的自己和十代,就想是阔别多年重逢的旧友一样。后来的事实,倒也差不了多少——

每天同十代约着一起去教室、一起买抽牌包似乎已成了必备功课;有时会和精灵们一起霸占着天台,在那些温柔家人们的吵闹声和十代轻轻的鼾声中睡午觉;偶尔也在讨论牌组到深夜的晚上,直接添麻烦地住进红的宿舍里……

十代的朋友、那位叫天上院的姑娘,无奈地说着十代现在就像黏皮糖一样地黏着自己,翔也总会附和道,说约翰来了之后就像是把我们大家都从大哥身边挤开了一样。这些抱怨式的玩笑尽管会让自己感到轻微的罪恶感,但是就自己到目前为止的无动于衷来看,似乎也并没有多放在心上。

北方分校来的少年原本不认为十代有多么依赖自己,现在因为翔他们的反应,倒也渐渐有那么些自觉了,而这样的现状,却令他不时感到开心。

宝玉兽们对十代的印象一直算好,这在初次交战就将自己逼到没有还手之力的决斗者中,算是不错的地位了,现在想必还对其有那么些隐隐的信赖,或许是受了自己的影响,又或许是因为那个少年自身充满感染力的热情。要不是显而易见十代是个毫不娇气的男生,约翰大概会以为这是一次与灵魂伴侣的“命运相会”。

这样的想法令北欧来的少年异样地羞愧了起来,他使劲摇了摇头,企图将它们给统统赶出脑外。

 

睡着的十代比平时要乖巧得多,大致是这个人清醒的时候都不知疲倦地洋溢着对决斗的爱与活力吧,相比之下那副睡颜真是安静得有些脆弱。教授的声音在偌大的教室里回响着,如同晚间的电台节目,慢慢地、也传播了不少睡意,在那之下听不到右手边那人睡觉时的呼吸声,有些令人失望。

在自己身边午睡时的十代总是让自己看得不愿移开眼,尽管睡相有些大大咧咧,却依旧是散发着那样纯净的少年气息,白皙的脸同有几分英气的眉眼都是,迷人、又说得上是可爱。有时自己甚至会怀疑,这样痴迷的心情,或许称之为「喜欢」也说不定。

马克笔画上的大黑眼和粗睫毛依旧叫人忍俊不禁,约翰望向十代,突然注意到其实对方也是有着翘而好看的睫毛的,它们随着少年平缓的呼吸轻微起伏,带着跳跃的动感。夹在中间的剑山终于后知后觉地将头转向了约翰,后者干笑了一声,向恐龙少年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迟钝如剑山,倒也不至于呆然到什么都发现不了。他惊慌失措地看了看约翰,又回头望向十代,接着又将迷茫的眼神转移到约翰身上来,空中不知指向谁那边的手指间大概会蹦出几个问号,而后脸红着发出了同样干巴巴的笑声。

约翰轻吁一口气——看来自己也默认了被别人认为是喜欢着十代的这件事,那么将它开诚布公也没什么不好,剑山看上去是个讲义气的人,几番眼神交流过后大致也表达了不会将其告诉他人的意愿。就在他准备调整调整慢慢将注意力引回课堂上之后,一旁的翔叫住了他。

 

 

游城十代被纸团砸中的时候还是半梦半醒的,无意义地发出了些抱怨般的咕哝声,而后颇有些不情愿地眨了眨眼。

一堂课还没有结束,前方教授还在讲台处左右走动,举着课本说着自己不曾上过心的内容;肚子已经有点叫唤了,阵阵袭来的饥饿感和身边剑山“大哥你醒了?”的声音终于让他找回了些许精神,十代收回一点瘫软般趴在桌上的上身,也不知是不是有意识地拿起了纸团:

「我们决定待会去红寮玩pocky game。」

看向左边,剑山朝着更那一边使着眼色,再顺着望过去,约翰正朝自己露出一贯爽朗的笑容。身着红色校服的少年也扯出一个笑,尽管还是有些懒洋洋的,还是撑起右手比了个“OK”的手势,接着因为开小差的动静过于耿直,在远处老师的视线下还是悻悻收回了动作。

 

下课铃响得很及时,至少赶在了十代被扔去写报告之前。

棕发的奥西里斯·红习惯性地叫上约翰一起去吃饭,方才上课还坐在同一排的剑山和翔自然也跟着一起。后者嘟囔着这一节课又没能好好集中注意力上课,前者倒是乐天得不行,拍了拍前辈的肩说着测验什么的敲到船头自然直之类的话。

“闪电不和我们一起去玩pocky game吗?”

面对小个子少年突然的邀请,恰好同在回宿舍的路上而走在几个人后头的万丈目有些惊讶,然后毫不意外地抱着胸露出了无比嫌弃的表情:“谁想和你们去玩那种小孩子玩的游戏啊!”

“明明刚刚上课的时候在我们后面一排还饶有兴致地听我们讨论呢……”

十代依然按自己风格打着直球,被戳穿的万丈目自然照常威胁性全无地发起怒来,约翰只能再次充当和事佬的角色,同翔一起安抚安抚日常炸毛的闪电。当然始作俑者是不会意识到自己的罪孽的,这位学院实战No.1这会正摸着后脑勺,置身事外般地想着待会能够吃到的炸虾。

约翰从来就没打算批评批评永远不经意踩到万丈目猫尾巴的十代,护短倒先不提,只是就算跟他说这些事,对方也只会跟你卖卖萌,然后再把那些说教给忘个干净。不过——自己也好,十代身边的这些伙伴也好,大概如此喜欢他,也是建立在习惯了他这样天真的性格的基础上吧。

约翰看着十代和朋友们你来我往调笑着的样子,总觉得,这样似乎也不错。

 

 

万丈目后来还是被翔给强拉了过来,他的精灵为了劝说其别再蹭得累还花了不少工夫,尽管这会一身黑衣的公子爷仍旧在骂骂咧咧地说着拒绝的话;天上院那边似乎是翔一开始就定好的参与者人选之一,似乎是觉得大家聚在一起玩游戏挺有趣,她倒也没有推辞。

不必事先约好时间那么麻烦,晚饭后一群人推推搡搡地进了红寮,抽签用的道具本着奥西里斯·红的朴素用了随手可得的麻绳,在翔和剑山做着简单准备工作的时候,十代和约翰两个决斗笨蛋旁若无人地拿出了卡组,要不是万丈目制止及时,恐怕今天晚上的狂欢又得无故泡汤了。

“所以说——”十代又不满地开始了他的碎碎念,尽管知道了装委屈这招对于身经百战的翔他们早已不好使却依然坚持着渺茫的希望,他坐姿极不文雅地赖在地板上,摇头晃脑的样子让本想狠下心劝说一番的约翰十分头疼,“让我先玩一局决斗卡嘛——”

“不行。”丸腾翔斩钉截铁道,深知和大哥打拉扯战毫无意义,最后可能还会被那个天然黑给带进沟里去,毅然决然地提出了反驳。与此同时他正在比对着裁剪同样长度的麻绳,在最后两截余料绳子的拼合之后,留出稍长的部分一刀剪了下去,“大哥你和约翰一定会打上很久的。”

“切,小气!”

十代不屈不饶,最后还撇开头佯装气呼呼地做了个怪异的鬼脸。

“十代你是小孩子吗,”闪电也始终是个不甘被十代套路的主,这次他依然坚定地站在了丸腾翔等人那一边,即使表面看上去总有些孤高和不坦率,深藏在心里的少儿心性大概正在为此时游城十代的孤立无援而仰头大笑,“总得要人哄。”

“怎么都不听我的,切,亏我还是大哥呢……”莫名陷入众叛亲离困境的十代只得小声埋怨,在看到翔-剑山-闪电战线不可动摇的立场之后,自认机灵地将目光转向了貌似中立的约翰,拖着长音叫着后者名字的样子十分赖皮,“约翰——”

“十代,你就听他们的吧,”看看扶额的剑山君和似乎有些拿不出办法的翔,约翰终于还是站了出来,“明天我陪你决斗怎么样?”

两人对视了一会,奥西里斯红的那位还在反应对方的话,大概是有点不相信自己最信赖的约翰居然没能站在自己这一边。虽然想再坚持一会好让约翰回心转意,然而对方却递进意味地摇了摇头,在长达几秒钟的思考之后,十代终于是非常不情愿地答应了下来。

 

“大哥真是的,这么大人了还跟约翰撒娇。”责怪归责怪,至此为止翔还是松了一口气。纯情的小个子男生在准备进行开始宣言的前一秒无意间瞟到了一旁的明日香,突然有些脸红了起来,“那、那么,pocky game要开始了哦!”

“好——全力以赴了!”十代依旧是热情满满,甚至撸起了袖子有些准备大干一场的前奏,然而接下来的话锋一转却给刚被感染的众人浇了好一盆冷水,“话说回来,pocky game……是什么来着?”

大家习以为常地露出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一旁的约翰只能苦笑着附和。

 

 

宿舍外蝉鸣不绝,拉上的窗帘阻绝了屋外的月光与海浪的哼唱。剑山安排众人围成圈,因为椅子的数量稀缺而将就着在地板上坐了下来,多美婶那里买回的pocky和其他零食被摆在了正中间,简陋而说不上宽敞的红寮里灯火通明,因为聚集了些人,倒也有了些温情的氛围。

“听好了,大哥。”面对时有不时缺根筋的十代,大家也见怪不怪了,然而站出来替他解释这些常识之类云云的工作总应有一个人该负责,于是作为游戏提倡者的翔推了推滑下鼻梁的眼镜,看上去还颇有一番学者的姿态,“所谓pocky game,就是要两个人一起咬同一根pocky,先咬断或者松口即为输的游戏。”

“通常来说分组要由抽签来决定,最后松口的人会有惩罚喔。”明日香笑了笑然后补充道,看十代那副惊讶的表情,一定是什么都没问清楚就答应参加游戏了吧,“是不是听上去很有意思?”

“喂喂,这个难不成……最后要是两个人都不松口的话,会亲到一起?!”

十代眼珠转了转,露出苦恼而复杂的神色,见翔面色狡黠地点点头,放弃追问似地低头长叹了一口气。等待剑山和万丈目围过来就坐的同时悄咪咪地看了看四周人的反应,然而却措不及防对上了身旁约翰的视线,而后双方都受惊般地撤开了脸,同样意外的反应不觉令两个人都好生尴尬了起来。

“嘿嘿,”翔接过身边剑山递过来的麻绳,将一端全部对齐后才抬头注意到十代有些窘迫的表情,“莫非大哥是害怕了?”

“大哥,输的人要让出三个月的炸虾唷!”

剑山面不改色的补刀让十代原本就苦丧着的脸又皱起了眉,这似乎是方才翔给十代科普的时候,万丈目他们讨论出来的结果,既然有那么多双眼睛看着,想必也是没法耍赖的。天妇罗炸虾在红寮一直是大家饭桌上争得你死我活的罪魁祸首,又是十代的最爱,作为惩罚游戏的筹码当然最好不过了。

总感觉莫名被针对的十代又开始碎碎念了起来,一想到也许会和这里的某个人有那样的亲密接触,也许会是剑山、会是闪电、会是……约翰,心中就不知怎么升腾起一种难以言喻的羞赧。想着“不管怎么说运气绝佳的我一定不会中奖”这样侥幸的事,十代最终还是豁了出去:

“怎么可能!来就来喽——”

 

 

中大奖了。

看着和自己同抽到唯二两根较长绳子的约翰,十代突然感到心里一团乱麻。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是脸颊的温度的确有在上升才对。说起来,和约翰接、接吻的话,好像也不怎么厌恶的感觉……想到这里的十代,绝望地发现自己的脸忽然就变得更加烫了。

他不敢再去看被大家推到自己面前的约翰了,透过余光只能搜索到对方密集刘海下看不真切的表情……完全不知道约翰在想写什么,还有虽说一同咬pocky的两人应该是要面对面坐到一起才对,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也太近了吧?!

或许本就准备看戏的翔倾着身子,露出一副期待的表情;剑山神情诡异地四处张望着,也不知道是因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感到共情般的害羞而不敢直视还是单纯被其他什么东西转移了注意力;求助般地望向事不关己般抱着胸的闪电,对方却只露出“这种事我也没有办法帮你啊”的表情;明日香那边也是,甚至还扬起嘴角给了自己一个鼓励的笑容……

“那,十代吃甜的那边吧。”

约翰的语调里没有半点起伏,听上去就像是故意在克制什么一样,然而这样的表现却让因为接下来的亲密动作而胡思乱想的十代更加乱了阵脚。匆匆忙忙地答应了约翰的提议,十代环顾四周,好在大家都在等着对方拆开那个红色的盒子,没有人注意到表情不自然的自己。

 

和约翰的话……从他来的第一天就成为了密不可分的好友。像约翰那种对决斗精灵抱有超乎常人热忱的人,要说不吸引自己,那绝对是骗人的,至于后来——从翔他们的反馈里得知——那样如胶似漆的关系,倒真的是有点出乎自己意料了。

十代自己也清楚,明明翔和剑山他们同样都很重要,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想和约翰见面。看着露比从哪个小角落里钻出来,然后伙伴先自己一步察觉到那个蓝发的北欧少年;在自己丧气的时候更为成熟的对方温柔地陪在自己身边,一条一条提出自己满意的可靠建议;决斗后同自己讨论每一次combo的细节、进行着有条不紊的战术分析,然后相约着一起变强……不知不觉,约翰在自己眼中,早就留下太多美好的印象了。

隐藏在心里的感情还在蠢蠢欲动。就算分不清那些界限,对于自己来说,仅仅是因为约翰在身边而感到高兴,就是一种「喜欢」了,至于那懵懵懂懂的「喜欢」会上升到怎样的境界,迟钝的自己大概一时半会是搞不清楚的吧。

约翰的侧脸就在眼前,他已经叼住了pocky饼干的那一头,接着正脸面向了自己,即使自己是这样呆若木鸡的反应,对方也没有催促哪怕一声。这名北欧来的少年身体慢慢靠近了过来,将巧克力送到自己嘴边,然后因为动作幅度没能把控好而轻轻地戳上了自己的嘴唇,牵引出触电般的感觉。

心跳声像插上了扩音器一般倏然变大,退缩不可行的话,现在唯一的选择就是鼓起勇气咬上去——十代猛地闭上了眼,一口咬住了pocky巧克力的那端,一丝甜的味道在嘴里扩散开来,莫名地、就撩拨起了犹疑不定的心。

 

“要开始往中间咬了哦。”

尚且含着pocky的约翰,含糊地宣布了第一轮游戏的开始。

心跳很快,很响。十代的脸就近在眼前,静下心来可以感受得到那温热的吐息,他的唇边沾上了一点巧克力,不多,却总叫约翰恨不得赶紧倾身将它舔掉。这样和平时不同的、小心翼翼的、害羞的十代,不知为什么总让人想要靠近他,将他拥入怀里。

几乎同时往前咬了一小口,要不是十代呆呆地在自己之后才咬到靠前的那部分,或许pocky会从一向默契的两人口中掉到地板上。巧克力的部分马上就能吃到了,然而总觉得不够,还想要更近一步,于是毫不停留地又咬下,对方不确定似地半睁开一只眼睛,赶忙追上着吃下下一口,结果还是因为对视的尴尬而闭上了眼。

棕发少年不安份的睫毛又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了,它们和它们的主人一样,紧张地颤动着,一抖一抖,最终在十代闭上眼之后才停下了暧昧的轻跃。

重叠的心跳声扑通扑通地响着,而后逐渐加快。下一口,巧克力的味道也含进了嘴里,始终处于被动方的十代轻轻地哼出一声,告诉自己他知道要咬下那临界接吻的关键一口了。这样的十代乖巧得有些过分,像一只无害的白兔,傻傻地停在草丛边,等待自己去抚慰它柔顺的毛。

嘴唇快要碰到了,只剩一点点——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已经开始不断冒出这样的想法了,明明在一开始还极为不好意思来着。十代的话,看那个不知所措的样子,或许会刻意在不接吻的地方停下吧,或许现在再耍赖般地靠近更多的话……

 

“差生们?谁能来帮帮我喏呐——”

库诺洛斯老师的声音传来的一瞬间,其他人全部将目光投去了门外,然而其后老师的身影才从门后冒了出来,抱着一大摞的卷宗和文件,满头大汗的样子看上去确真是需要帮助。与此同时玩着pocky game的两个人,不约而同地低头捂住了嘴。

亲到了。

虽然只有半秒钟不到,但是的确碰到了十代的嘴唇才对。

因为库诺洛斯老师突然的呼唤而惊吓到的十代,一个不小心便前倾着摔到了自己身上,即使迅速反应过来的两人立马就推开了对方,但方才嘴唇相撞的触感、连同着仿佛要融化般的热度,却怎么样也难以消散。

旁人的对话与四周的动向总也感受不真切了,两个人恐怕都是,坠入了另一个世界里一般,大脑一片空白。

“约翰,大哥,你们要去帮库诺洛斯老师整理文件的话,就赶紧跟上来哟。”

小个子少年边说边随同大家一起出了门,回过神来的十代恍惚地回应了一声,又觉得像少了什么东西一般扯出了一个笑,剑山回过头意味深长地看了看约翰,接着便也跟着走出了红寮,最后只剩下他们二人留在不大的房间里。

“那我们也——”

 “十代。”

约翰的表情突然格外认真了起来,十代愣了一愣,回应的话还未出口,就被亲吻上自己嘴唇的约翰给堵得噤了声。巧克力的甜味,柔软的唇,以及从一根pocky的长度到现在逐渐缩短的距离,如魔法般地充斥着脑海,挥之不去。

 

“十代你呀,害羞的样子,真的特别可爱呢。”

啊,脸更红了。

先行起身的约翰走到门口时才驻足等待再一次惊慌失措的十代,后者不那么自然地站起来,不作回应跟上自己的同时刻意避开了视线。困惑地在对方走到自己身旁来时注意起他的表情,才发现那忽然绽开的隐忍的笑——说起来,pocky game的那一次,算是十代的主动吧。

Pocky甜蜜的味道,依然在口中残留。

 

FIN.

 

哔哔两句:

Kiss x 2,希望读者姥爷们吃得开心!

话说这是我第二次安利笨坂的翻唱了吧ww 以前写过ヤキモチの答え,哎呀反正笨坂的少年音怎么听都觉得特别好呢XD

其实十代的代词我老想用「奥西里斯·红的扛把子」,然而怕出戏还是没有这么写嘻嘻嘻嘻嘻(翘起二郎腿

傲娇闪电子实在太可爱了,无论如何也想写一写他!然而因为剧情原因戏份不够,抱歉啦!

GX男友力第一的约翰和可爱可爱最可爱的啾呆都是天使!!!爱他们一辈子!!!

最后喜欢的话希望能留下红色小心心和评论哟,有人来跟我玩就好了惹QAQ


评论(19)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