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深山老狗

【头像画师:Somilk】
写故事,自娱自乐。不混圈,产完就跑。

【OW】【R76】五次莱耶斯将柯基带回了家,一次他没有(03)

标题:五次莱耶斯将柯基带回了家,一次他没有

配对:Reaper/Soldier:76 | Gabriel Reyes/Jack Morrison

分级:NC(肉在最后一章)

简介:麦崽子就你逼事多。

弃权声明:他们属于暴雪爸爸

其他备注:↓↓↓

 

*警察噶x健身教练莫,二人同居室友

*185组+哈娜,这章有你们的根基酱和没啥台词的尼酱

*真.狗男男,全程甜,没刀没屎

*lo主习惯原因,人名都用英文,部分称谓亦然

*中短篇6章完,天坑缓更

*就检查了一遍,欢迎捉虫(二哈.jpg

 

正文:


Part.03

 

有时候Morrison总觉得自己有些太过于敏感,他的确是习惯去观察去发现,从而对评价每件事保持游刃有余的态度,这些所谓“直觉”可能是威胁Reyes对他言听计从的最大武器。可就最近这些天的遇到的反常迹象之多来看,有些事他可开始有点摸不透了。

“Gabe,Hana和Jesse在你那儿吗?”

推开庭院通向室内的门,客厅里正如他所想空无一人,Morrison唤着他室友的名字,不觉拔高了声调。这个金发男人总不大喜欢冷清的气氛,于是冷空气来袭的现在,打开暖气也许成了召唤其他几位家庭成员从房间出来探探头的唯一可行的行动了——男人叹气,他觉得这样不得已的做法实在有些不应该。

或许寒冷的天气只是借口而已?从上个月开始,这个原本应该是公寓里所有成员公共娱乐场所的客厅,开始不再受到优待。他感觉自己像个初入职的幼儿园教师,而家中的其他三位成员则是躲在背后说着老师坏话的孩子——不然他实在想不到有什么理由,Reyes会拉上一个小团体而将自己排斥在外。

Morrison还没有踏上楼梯,Jesse便踩着他不大的步子一路小跑着从房间出来了,他们的宠物狗一直是个贴心的孩子,讨好般地叫唤着在自己的脚边打转,Morrison摸了摸它的头,将视线转移到紧接着跟在其后的Reyes身上。

“Hana在自己房间,”男人神情微妙地抓了抓头,下巴指了指他对面的房间示意正在大呼小叫的韩国女孩,挂着粉色门牌的房门锁得好好的,倒也不像是有任何伪装的迹象,“一下午没离开过她的电子游戏了,你真得管管她。”

“你说得没错。”

Reyes等了许久,对方没有给出下文。这让他不禁因室友方才露出的怀疑神色感到惊慌,顿时有了些做贼心虚的感觉,低眼看了看Morrison脚边的小狗,Jesse正装作一副安分的样子企图逃过这次危机。

也许自己还没有这个机灵的小家伙会撒谎。

 

Morrison总觉得Reyes一定有什么事瞒着他。

尽管他假意给Hana送午后甜点而就此放了室友一马,但难以控制的好奇心仍在蠢蠢欲动着。换做平常他或许会刻意忽视这种事好给对方一点私人空间,然而长时间得不到解决的孤立感总令他难受——这种该死的状态让他觉得自己像个更年期少妇,而事实上,他也正拿着吸尘器心烦意乱地替家中那群闲人干着家务活。

在终于意识到自己的无动于衷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之后,金发男人决定直接去找他的室友聊聊。Reyes带了些文件回来,即使是周末他的工作也不会因为平日的佳绩而少上多少,警察的活计不如他们想象中那样简单,就像生活在太平环境下的美利坚公民永远也只能通过大众传媒来知道战争的残酷一样。

Reyes的房间始终是那副杂乱无章的样子,桌上堆了不少书,都是颇具专业性质的经典书目,他不知道那些书Reyes到底看过多少,但报刊架上的《纽约客》对方倒的确有和他分享过不少次。书的主人正趴在桌上小睡,最后一份卷宗被压在那半屈的手肘下,印下了难看的折皱。

Morrison无意吵醒Reyes。贴心地为室友盖上一条厚毯对于他来说倒也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或许他的动作利落得有些过分了,在对方睁开睡眼的那一瞬间,气氛突然变得莫名微妙——他本来不怎么希望被Reyes发现的。

“抱歉,吵醒你了?”

金发男人友好地扯出一个笑容,对方仍保持原样趴在桌子上,头枕着手臂,丝毫没有要起身的意思。Reyes没有作出回复,接而再次将头埋到了手臂间,发出了睡醒时不耐烦的闷哼声,Morrison的视角能看到对方鬓角剃得一丝不苟的黑发,那些动作令他看上去像只被吵醒的猫咪。

“好吧,”Morrison觉得有些自讨没趣,Reyes时不时淡漠的态度还是会令他感到不大适应,又或许是因为那些永远置身事外的错觉令他觉得更为难过了些,可他这回不准备费心于这些事了,接着替自己找了个自认为还不错的借口,“你要是想睡觉,我想我也得回房去准备准备下周的新课程了。”

“有什么事吗?”

在对方刚准备直起身离开的时候,借着尚且迷糊的睡意,Reyes毫无预兆地抓住了室友原本撑在桌上的手。即使仅能看到背过身的健身教练露出的侧脸,他还是能想象得到Morrison正扯出一个尴尬的笑容,掌心下的大手试探性地抽动了一下便再无动作,至此这位警探还是收敛了他的力道。

上方传来了悠长的叹气声,Reyes仍有几分优雅地趴在桌边,直直望进对方的眼睛等待回答。有暖气包裹的冬天总会令人更加慵懒,他没准备从桌子前离开,前一天晚上不巧熬到了深夜,只要静下心来,那些线索、内幕以及追逐战的场景总会在脑内浮现,简短的补眠对于干他这行的人来说,总是不嫌多的。

“没什么特别的……只是我注意到一些事情。最近Hana总是待在你的房间里——或许是我太敏感了——但我想会不会……”

Morrison迟迟没有抽出他的手,这让Reyes有些窃喜,而后这仅仅是突然计上心头的玩笑开始冒出来了一些动真格的苗头。他最后还是不自禁地低笑出声了,这时微微抬起头,能看到他金发的室友正不知所措地望向别处。

Jack一定又在瞎猜了,也许瞒着他Jesse的事不是一个好主意。

温润的Jack Morrison或许还能是一个可以谈谈心、开开玩笑的对象,可发起怒来的他或许连自己这个警探也要敬畏三分。看得出来这位退役士兵很努力地不让自己的应激反应有半点发作的机会,共处这些年来性格都少了不少锋芒,Reyes将这些看在眼里,他恐怕是最不愿惹怒Morrison的那个人了。

“没有人讨厌你,Jack,”Reyes悠悠地坐起身来,心下思索的同时握了握室友的手,他有些搞不懂自己突如其来的大胆,但此刻暧昧的气氛始终没让他觉得有多么不自在,或许这和Morrison的纵容有关,对方的温度从掌心传来,令他难以自持,“我们都爱你,别想多了。”

“我不知道你也能说这样暖心的话。”Morrison想开个玩笑,而后他脑子里突然想到这么形容Gabriel会不会有些过分,于是又僵硬地弯起嘴角让它看上去更像一个玩笑,好在对方只是回望着他挑了挑眉,没有半点显露的怒意。他的脸有些发烫,这让他突然间想赶紧逃离现在的气氛,“哈,你说得对,Hana的确是每天都会告诉我她会爱我的。”

“我也爱你,Jack。”Reyes露出了一个友好的微笑,他的表情看上去非常真诚,太过于直白以至于令人觉得不像他以往的作风。Morrison不置可否,这时这位金发男人正纠结着要不要顺着室友的话给他一个拥抱,正欲抬起的手还留在半空中,就听得对方补充道:“Thanks for your babysitting.”

果然是自己多虑了——Morrison不轻不重地一拳砸上Reyes的胸口,脸上写着“seriously”的字样。他觉得自己像个傻子,然而事实是他的心结开始变得没那么有存在感了,Reyes的安慰很有效果,少见的诙谐也是,一直以来都是由自己扮演者调停者的角色,被他人给予关怀的感觉真的很不错。

“啤酒?”

Morrison偏过头问正揽着他肩膀的室友,他们俩这幅样子没喝上就有些像两个午夜刚寻欢作乐归来的醉汉了。两人一同出了房间,Jesse正蹲在门口摆弄着它的玩具球,见门一开便粘人地跟在了自己身后,勾肩搭背的姿势固然显得有些难受,但Morrison并不太介意,更何况——去客厅只有寥寥几步路而已。

“那你可得找部好电影,Jack。”

 

 

 

工作日以外的时间,公寓中都少见有人外出,不尴不尬的地理位置因素是一个方面,此外Hana暂住这里仅有一个假期的时间,自认心怀鬼胎的Reyes不提,作为公认好爸爸的Morrison自然想腾出更多时间来陪伴她,再加上状况频发的成员Jesse——看上去这个家的每一个周末都充满着新鲜感。

“Jesse,你看看你干了什么!”

齐肩发的女孩刚推开房门,就听到对面就传来了Reyes大呼小叫的声音。通常来说这位警探一直是都处变不惊的性格,每到这种时候Hana都可以想象得到他们家最矮的那位成员大致又犯了什么招Reyes烦的事了。她敲了敲紧锁的门,熟练地回答上三人约定的暗号,果不其然一进房间就看到了小Jesse委屈的脸。

“那又怎么样,我只是只狗,我想在哪拉屎就在哪拉屎!”

这句话从床上盘腿坐着的男孩口中说出来的确是奇怪了点儿,他身上的衣服没有那么合身,摇晃着的尾巴也和常人大不一样,知晓事情来龙去脉的东方女孩倒是见怪不怪了,她走到Jesse身边,面无表情地抓弄着对方毛绒绒的耳朵。听Jesse挨骂总是非常有意思,每一次uncle Reyes列出他的罪行,Hana就会装腔作势地点点头,以表同意。

“另外,Jack总说冰箱里每天都会少酸奶。”Reyes用力按了按男孩头上的牛仔帽——天知道那本来是Morrison送给自己的,Jesse似乎对它十分中意,每次来房间都会从衣帽架上取下来暂时性地据为己有……看来自己和Jack以后应该少在家里看点伊斯特伍德了,“别说这事和你没关系。”

“哦,我跟Daddy说是我把酸奶喝了。”女孩终于放过了始终在忍气吞声的Jesse,然而即使语气平平淡淡却仍被其他两人投以了惊讶的目光,漫不经心地把玩了一会搭在肩上的长发后,她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助攻似乎不那么聪明,“呃,他没问我为什么每天早上要喝两瓶酸奶。”

气氛顿时凝固了一秒,Jesse瞪圆了眼睛,突然一声不吭;Hana双手合十向他做出了一个抱歉的表情。看着两个有那么些特立独行的孩子,Reyes叹了口气:“Jack一定注意到了什么,Hana你……做得不错。不过我们还得更谨慎一点,又或者干脆直接告诉Jack……”

“嘿!我不想被抓去做研究什么的!”

Jesse有些急了,尽管他并不觉得Morrison是个坏蛋,甚至还认为那个白人大块头对自己比Reyes要温柔许多倍,但让更多人知道他的秘密显然不是什么好主意。他将自己的眼睛从帽沿压乱的刘海里拨拉出来,伸着脖子极其认真地注视着Reyes,就好像用意念能让对方心软些一样。

“知道你的意思,只要你小子别捣蛋。”Jesse的努力似乎有那么些效果,Reyes又忘了自己刚才是如何怒气冲冲的了,面对孩子他总是得适度退让。他拍了拍两个机灵鬼的肩,解散了这个临时的小会议,“快出去吧,Jack待会要带我们去大采购。”

 

临出门前Morrison还在念叨他酸奶的事,这让心虚的三个人都没敢好意地接他的话茬。这位私人健身教练的似乎原本心情不错,甚至提出主动去把车开来,他们一向乖巧的宠物犬也获得了同行的许可,然而Reyes觉得这个主意不明智,他实在没法想象Jesse蹬着小短腿从车窗里把头伸出去的样子。

在屋外等待Jack回来的空档Hana同街对面的邻居攀谈了起来,那是一对移民不久的日本兄弟,较为年轻的那一位是个有着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的青年人,为了区分的方便Hana会直接称呼他为Genji。他的大哥Hanzo Shimada是个寡言的人,二人在市里的医院工作,平时打照面的机会少,Reyes对其印象并不太深。

说实话Reyes实在不懂Hana同Genji是如何才能这么要好的,也许把电子游戏作为沟通的桥梁也不是什么坏事,实际上Reyes对他们的两位日本朋友没有多大的意见,只要下次Shimada家的弟弟和Hana一同外出玩游戏时能早些回来……还有别再翻墙来他们的院子里撸狗就行。

这会儿Jack正好将车开了过来,摇下车窗招呼他们上来的同时顺便同日本兄弟打了招呼,Genji挥挥手还以一个友善的微笑,他束起长发的大哥尽管没有太大的动作,仍是极为礼貌地回应了金发男人——Jack的人缘总是意想不到的好,要不是知道他们的两位日本朋友明年就要去维加斯举办婚礼,Reyes恐怕自己又难以控制升腾的醋意了。

“一家人出门哈?我们也准备像你们那样领养一只狗”Genji弯下腰极其自然地抚摸起Jesse来,他们早已养了一只漂亮的英短,这让青年对待犬类的方式看上去有些过于轻柔,“本来我认为孤儿院或者漂亮的代孕妈妈能为我们带来一个可爱的女儿——像Hana那样的——可是我哥哥并不赞成。”

“或许……你误会了什么。”Morrison从车窗探出头来,神情有些窘迫,这不是第一次别人对他们表示特殊的关心了,停顿间他抬头看了看正准备上车的Reyes,对方似乎又打算把辩解的任务推给自己,“我们不是一对同性伴侣。”

“是吗?我一直以为你们和我们一样……”Genji有些抱歉地笑了笑,直起身子的同时生硬地转移了话题,“不过狗狗的确挺可爱的,我和Hanzo待会也要出门,那——”

Morrison点点头,同他们道了别。家中其他三位成员也坐到了各自的位置上,后座的Hana使劲捉住Jesse的后腿试图将他塞到安全带里边,但结果似乎不太尽如人意——第一次随同出门的黄毛小狗比他们想象中还要兴奋,任凭女孩怎么拽也不肯从车窗边撤开半步。

反观前座上的二人,气氛却截然不同:没人会去抢Reyes的副驾驶,他正靠上座椅的靠背好让自己的长腿有更多的舒展空间,努力不要摆出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身旁的司机可能还正在为方才发生的事而一言不发着,他猜想自己现在应该也为再次和Jack被当成了一对而受窘才对,于是也假心假意地默不吭声。

往常和Jack一起出行他们会因为选音乐的事情争吵不休,但Reyes笃定这次对方不会干涉他,接而大胆地打开了喜欢的电台。Hana看上去已经降服了短腿崽子,正安心地坐在她自己的位置上,少了后座的哄闹,即使车上播放着悠扬的经典歌曲,气氛也显得有些过分安静——

“也许你们俩真的可以考虑去……”

“闭嘴,Hana。”

 

 

Reyes庆幸开车去商场的路并没那么远,自从Hana捅了篓子之后这一路上就再没有人敢言半个字了,Jack不愿说话的时候就连Jesse也不能呜呼两声。他们就这么毫无交流到了商场,直到下了车,他的室友才终于赦罪般地开了口:“我们先去买齐清单上的生活用品,然后Hana才能去买零食,Gabe你得看好Jesse。”

不敢造次的两人毫不犹豫地点头,甚至连Jesse都乖乖跟在了Reyes脚边。

 

第一次同主人们出行的Jesse比想象中还要叫人省心,没有因为新鲜感而在过道里四处乱窜,也没有朝着迎面走来的人和其他宠物狗吠叫,由此Morrison的表情又显得温和得多了——Hana回过头看了看并肩走在那人身边的Reyes,突然觉着他方才轻声安慰自己的“别担心,Jack他生气只有三分钟热度罢了”极有道理。

终于熬过了痛苦的补充生活用品阶段,金发男人刚一准奏Hana就带着Jesse冲向了摆着薯片和饼干的零食货架,Jack推着购物车,最终还是没有追上去。Hana一直都能管得住Jesse,而自己和Reyes正好得去再补充一点办公用品,再三确认过女孩当真是想自己另推一辆装零食的车之后,才转身朝另一个区去。

“真不用我跟着Hana?”Reyes小心翼翼地问,他没有偏过头来看着Morrison,尽管那应是两人之间更礼貌的对话方式,这是今天他们俩独处时的第一次交谈,他作为打开话题的一方明显带着试探的意味,“这么大的商场,孩子们可能会走丢。”

“Hana是个大孩子了,我猜她能管好自己和Jesse。”Morrison目不转睛地盯着办公用品的货架,同样也没有回望一眼身边深色皮肤警探的意思,那让他的神情显得有些不自然,不过若不是这样,转过头的他或许就能发现Reyes也正好抱着和他同样的想法了,“再说手里还有条狗链,她会感觉得到责任的。”

Morrison突然驻足,耸了耸肩。Reyes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他们的右后方还能看到正在巧克力的货架旁踮着脚尖的Hana,Jesse在一旁心急地跳着,像是一幅想帮忙的样子,路过的售货员因他的叫声而注意到了两位需要帮助的孩子,会意地帮他们取下了需要的商品。

“你说得对。”Reyes接茬,顺其自然地接过Morrison手中的推车,对方没有拒绝,“你是想和我分头去看还是……”

“一起吧。”Morrison的回应比想象中要来得快,Reyes对此有些意外,半响之后竟也没想到可以接续下去的话,就在他以为这段前言不搭后语的交谈就要被他可怜的社交能力扼杀的时候,对方却补充了他有些多余的解释,“待会他们找起我们来比较方便。”

“随你意。”

Reyes在心中愉快地吹了个口哨,并希望自己的声音里没有带上多少欢乐的调调。Hana搬过来后他和Jack单独共处的时间可以说是减少了多半,近来几乎没怎么得到过这样机会的他却正觉得要找个时机向对方坦言自己的想法,然而周围总是有不少不确定因素,特别是Jesse的到来甚至让自己不得不瞒着对方许多事……

这种状况令人煎熬。Jack往推车里扔进了三个厚厚的笔记本,刚刚他们在商场工作的老朋友再一次友善地寒暄起两人到底打算什么时候去把证领了,Reyes不反驳,他从不会反驳的——所有人都觉得他们理应是一对,就连他自己也是,Morrison暧昧的反应却总是令他难以判断,进而对于是否要询问他发展一段关系的事犹豫不绝。

 

Reyes假装不经意地去注意Morrison的表情,然后好死不死地发现对方也正望向他,那双旁人口中迷人的蓝色双眼直视进自己的眼睛不知多久,男人甚至感到自己被定格在了一个屏息的状态,然后对方终于耐不住尴尬低低地开了口:“呃,Gabriel,我想或许我们……”

Reyes庆幸自己没有条件反射地打断Morrison的话来控制话题,听上去对于现在渴望听到Jack道出对这些流言看法的自己,打搅它确真有些自掘坟墓,然而Reyes的内心中仍有一部分还在悲观地秉持那些怀疑论,就在矛盾心理不断折磨着他的耐心的时候,有人突然急匆匆地拉扯起了他的衣角:

“Daddy,uncle Reyes,Jesse走丢了!”

 

 

这个突发状况简直叫人猝不及防,作为警探的Reyes反应一向快,询问了一下大致情况就径自动身去寻找起了Jesse,Morrison蹲下来将手放在女孩泄气的肩膀上,不断重复着安慰的话试图让她冷静下来。

“你跟着uncle Reyes一起去找Jesse好吗?我们不能再把你弄丢了。”金发男人轻轻刮了一刮养女的鼻子,对方没有跟往常一样小题大做地叫痛,只是抬起双手挡住了鼻尖上有些发红的地方,Morrison猜想他不应该再去帮Hana擦拭眼角,女孩正拼命忍着眼泪故作坚强地轻声抽泣着,“Daddy去服务中心问一问。”

“你不会怪我吗?”Hana笨拙地用衣袖擦了擦眼睛,常常梳得认认真真的发丝因为奔跑而有些没有造型的凌乱,她的另一只小手紧紧地抓着自己的衣角,那里的布料被捏成一团,浸满了手心里的汗,“是我自愿要带着Jesse的,我应该看着他……”

“这不是你的错,孩子,Jesse只是在和你捉迷藏,待会uncle Reyes就会找到他了。”Morrison给了女孩一个拥抱,实际上他也急切得很,随时都想直起身赶快加入寻找Jesse的行列,Hana一直都把他们的柯基犬当成亲密的家人,尽管平时不会多么直白地表露出来,但这个孩子却是比同龄的很多女孩都要善解人意,“你想快点找到他吗?”

Hana点点头。这时在摆放零食的商品区转上了一圈的Reyes从货架前赶来,Morrison叫住他,看那副不见悦色的表情,微微抬了抬眉。

“那就快去吧。”

Gabriel心领神会地没有告诉Hana遗憾的消息,但她的情绪好歹是稳定了一点。Morrison边跑向当层的服务台,便掏出了手机寻求作为售货员的朋友的帮助,期间他能听到远处Gabe和Hana呼唤的声音,那些努力的身影总让他有些莫名的信心。

 

就在Reyes以为拥有一副少年躯体的Jesse或许出了些特别的意外时,接到了室友的电话,跑断了腿的Hana松了一口气,差点一屁股坐在了地上。Reyes将女孩抱起,迈着步子赶去电话中金发男人提到的地点,服务台前的Jack正抱着他们遗失的黄毛宠物犬,一遍又一遍地替他顺着脖颈上的毛。

最后结账及归还购物车的事由他一手包办——Jack发誓下一次大采购一定会带信用卡出来的,黑人警探倒也不怎么介意,毕竟Hana正开心地在他的金发室友身边团团转,而终于回到了大家身边的Jesse也窝在那人胸口撒着娇,浸泡在如此喜悦当中的Jack,想必不愿意再被琐事给打扰了吧。

“别想对Jack做什么,小崽子,”在上车后第一时间抬头确认了Morrison正在往后备箱里塞塑料袋后,Reyes将他们总是能带来各种突发状况的柯基犬逼到墙角威胁道,“他是我的。”

“嘿讲点道理,他本来是叫你看着我!”

Jesse十分不服气,可是又没法拿出点气势反驳对方。Reyes将他的副驾驶让给了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粘着她Daddy的韩国女孩,现在也应该拿自己撒撒气了,不过至少自己刚走丢的时候——据金发的白人大个子描述——Reyes可是比谁都要着急的。

Jesse偏过头不理对方吃醋时少见的小孩子气,开心地窜上了后座调整好舒服的姿势趴坐下来,同一公寓里住的这些人尽管有些心口不一,却发自内心把自己当做家人来看待的,身处陌生环境的感觉很糟糕,然而惴惴不安的心却能在看到有人寻来的身影时安然落地,这没什么不好的。

现在,他又能和他们一同回家了。

 

TBC.


哔哔两句:

嗨呀感觉人名都用英文写这个真的……给自己挖了个天坑,不能直接写岛田两个字我真要死了怎么看怎么怪,然而强迫症又不得不让名字统一orz

顺带提一提——cp向的话,没有麦76【。 只是觉得麦崽子偶尔粘一粘76papa的情节满足了自己的恶趣味,所以就写了233333

这篇文里的麦麦应该是爱着其他所有人包括翻墙来搓狗头的根基酱的吧w

最近忙签证和留学的事常常没空码字,抱歉惹TAT


评论(6)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