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深山老狗

【头像画师:Somilk】
写故事,自娱自乐。不混圈,产完就跑。

【OW】【R76】五次莱耶斯将柯基带回了家,一次他没有(02)

标题:五次莱耶斯将柯基带回了家,一次他没有

配对:Reaper/Soldier:76 | Gabriel Reyes/Jack Morrison

分级:NC(肉在最后一章)

简介:麦崽子就你逼事多

弃权声明:他们属于暴雪爸爸

其他备注:↓↓↓

 

*警察噶x健身教练莫,二人同居室友

*185组+哈娜,对面有家开骨科医院的,偶尔客串一发(副cp藏源藏)

*真.狗男男,微慢热,全程甜,没刀没屎

*lo主习惯原因,人名都用英文,部分称谓亦然

*中短篇6章完,天坑缓更,某Q键回城主播不直播的情况下有空就写

*就检查了一遍,欢迎捉虫(二哈.jpg

 

正文:


Part.02

 

面前的孩子显然是在房间里的床上折腾过一番:被子被掀开而后随意地堆在床沿,床单的整齐程度丝毫不像是他参过军的好心室友帮他叠出来的样子……最明显的是,男孩的头发乱糟糟的,晕乎的表情表明着他确真是没有注意到他自己身上松垮的衣物。

他们二人面面相觑了有约摸好几秒,如今终于回过神自称Jesse的男孩紧张得不敢大喘气——即使整天都抬头不见低头见,他却还是没能适应Reyes这张看上去有些凶恶的脸,特别是在他看来,对方今天正处于吃错药一般的暴怒状态。

Reyes坦白,他的确没弄懂这个小鬼是从哪个地缝钻进他们家的,要是这房子真有什么秘密入口,那他可又要被Morrison催着弄套安保设施了。

他清楚地记得自己在临走前关好了门窗,那对父女也不大可能有折返回来过,毕竟现在那两人不见踪影,这孩子也被独自留在这里,要是有什么特殊状况,Jack应该会在电话里给自己留个准信才是。他有点恼火,焦躁地松了松领带,刚从警局赶回来,他还没来得及换下一身有些拘谨的衣着。

“哪个Jesse?小子,我不得不警告你,私闯民宅可不是什么好事。”黑人警探以为自己会对这种小孩闹事的情况见怪不怪,毕竟他们局里也不是成天都有那些难办的命案,然而自己家遭遇这种不明不白的事,他的语气还是不觉更严厉了些,“今天可不是万圣节。赶紧滚回家把裤子穿上,不然我就亲自把你个小暴露狂拎回去给你家长教育。”

Morrison的恤衫还够大,男孩似乎并没有多在意自己下身未着一物这件事,他耷拉着耳朵,看来是觉得现在跟对方解释这一切才是当务之急:“还能是哪个Jesse?你们的宠物狗Jesse!天哪我知道你不会信,但这是真的,我能说人话,我还能变成人!”

“够了,小子。”Reyes虚伪地露出一个假笑,话语间带上了哄骗小孩子的无奈语气。男人径自回房间在衣柜最下方翻出了一条像是未拆外包装的沙滩短裤,塞到焦急跟在他后面的男孩手中,“也许你说住在古堡的金发女巫因为淘气而将你变成了一只小狗我还会考虑相信。现在,把裤子穿上。”

“这……我穿上会像个呆子!”男孩十分不满Reyes的态度,就目前他们沟通的情况来看,对方根本就不打算听自己解释,他的尾巴丧气地垂着,逼迫自己冷静下来找到一个同Reyes正常交流的办法,“你得相信我!我……我能证明,我知道很多事情。”

“比如?”

Reyes顺口一问。事实上他没准备听对方的胡说八道,面前这个小鬼无比可疑,尽管现在他也需要对方的解释,但事有轻重缓急。他强拉过男孩的手臂,不顾对方的挣扎势要把那条过于宽大的裤子套上——要是让他们的Hana小公主看到家里有个小子在这儿正大光明地遛鸟,他可能会被Morrison赶出这个家。

“Ok……让我想一想。”Jesse使劲地扭了扭身体,终于挣脱出了Reyes的魔掌,他光着脚丫走到楼梯口,动作夸张地环顾客厅内外,绞尽脑汁的样子像是真的能给出什么有力的反驳,“我知道Hana在沙发的靠枕下边藏了糖果,她每次都会趁你们不在时偷偷吃上几颗。”

“这我也知道,Hana总是会藏糖的……等等,你知道我的名字,也知道Hana?”

Reyes皱眉,他开始有些感到难以置信了。方才正处于气头上,现在仔细想来,对方说得这么一副煞有介事的样子,倒也不像是在开玩笑。Reyes抱胸俯视着男孩,看他准备怎么自圆其说。

“Hana,对,那个……总喜欢揉我屁股的女孩。”Jesse说到这里有些脸红,左右摇晃着的小短尾巴突然停在了空中,他扯下脖子上的牛仔帽,放到胸前抱着。Reyes突如其来的轻笑叫他有点不好意思,接而将半边脸也藏进了帽子后面,“还有,Hana还在你的床头柜里养了只仓鼠。”

“你在……什么?我的床头柜里有仓鼠?”

Reyes好容易才反应过来,他猛地拉开床边的抽屉,一只小金丝熊正捧着瓜子傻傻地同他对视,一些木屑因为男人的动作而掉到了地上,有的似乎还粘着黑色的什么……Reyes不打算继续推测下去了,他“啪”地一声迅速关上了自己的床头柜抽屉,金丝熊吓得躲到了最里边的角落。

Jesse撇撇嘴,露出一个“说了吧”的表情。现在他可不敢幸灾乐祸,尽管看到Reyes大惊失色的样子是第一次,但他还是选择在心里好好笑一笑,对方的反应让他突然有了些底气,慢慢放下了手中的牛仔帽仰起了脸蛋。

“告诉我,”黑人警探双手叉腰,颇为烦闷地在他自己的小房间来回踱步,他揉了揉太阳穴,一副被逼疯的样子,“你还知道什么?”

“我知道Morrison趁你不在时看了你的《神秘博士》碟片,为了让Hana保密还贿赂了她一块千层蛋糕。”男孩抬着头朝Reyes报告,他说得有些起劲,以至于头上的小耳朵蹭地竖了起来,这倒真让他看上去有几分柯基的样子,“我还知道你喜欢Morrison很久了,你一个人在房间……”

“打住!该死的!”

Reyes不得不冲上去捂住这个小崽子的嘴了,听到这里他差点吓出一身冷汗。算了算时间,Jack和Hana很可能随时都会回来,这个小间谍要是把这些事情抖出去,后果简直不堪设想。说真的,这小孩是多大了就懂得这么多……事情?

被强制封口的男孩唔唔唔地反抗着,双手不断扑腾想要摆脱Reyes的控制。男人的力道有些大,他差点被直接提拉了起来,尽管咬人这种做法在他的概念中一直是幼稚的体现,但到了这万不得已的时候,他还是朝着警探略显粗糙的大手狠狠地咬了下去。

“你个——”

“现在该信我了吧?”

Jesse迅速撤退到房间外,机警地与不讲理状态的Reyes保持一段安全距离,反问的同时随时做好了逃跑的准备。后退的时候不小心踢到了房间门口的空垃圾桶,令Reyes本来就不堪入目(Jack Morrison语)的房间更加凌乱了,垃圾桶横在两人中间像一道可笑的军事分界线,不过现在,他们是真的需要停战一会儿了。

Reyes长吁一口气,他望着Jesse的眼睛,对方也同样一脸真诚地回望着他。男人有些头疼,他是个警探,他的上一任警监在升职之前总是嘱咐他遇到问题要按逻辑分析,他清楚地知道当排除了所有不可能的情况,剩下的即使再不可能,那也是真相*1——如此一来便不得不信对方几分了,但直到现在他仍觉得这荒谬得很。

“好吧,你真是Jesse?不会是在我们家每一个角落装了针孔摄像头才得知这些的吧?”

竖着狗耳朵的男孩用力地点了点头,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实在是解释得太过明白了,现在才得到Reyes的认同让他有些不满:“拜托,你可以去检查看看。”

Reyes摆了摆手,示意自己相信了男孩的话。他没有再继续回复,手机上的时间告诉他现在已经快到饭点了,相信那对父女不用多久就能到家,要是Jesse真得以这幅样子成为他们家中的一员,那就意味着他现在得给这小子搞几套舒适的衣服。他翻了翻柜子,决定找机会出门去趟二手商店。

“嘿!Reyes!”

Jesse的提醒让背对着对方翻箱倒柜的男人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他转过身来,站在那里的只有一只摇着尾巴傻不拉唧的黄毛柯基,这令他更为不可思议,从而愣了好些时间,直到对方突然张口解释道:“我没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至少你现在变回去了,这是件好事。”

天哪我在和会说话的狗交谈——Reyes一字一顿地回复道,他感觉自己在演话剧,而剧本上的所有的台词都十分滑稽而令人尴尬。现在他还有许多事要做,比如打扫干净乱成一团的客厅,比如收拾好Jesse脚下的恤衫和短裤,还有——

“答应我,Jesse,别把你的秘密告诉他们。”

他突然想起来这件事。Jesse望着他,乖乖地点了点头。

 

 

 

“Uncle Reyes,我发现一个秘密,Jesse不是普通的小狗,它能……嗷!”

这个该死的狗崽子——Reyes像那天捂着Jesse一样捂住了韩国女孩的嘴,感觉自己像个嚣张的人贩子,他环顾四周,确定了Morrison正在屋外与新买的狗屋作斗争之后松了一口气。他决定要把那个口风不严的小子碎尸万段。

现在他知道为什么Jack那么欣喜于他自己养了个女儿了,被堵上嘴的Hana相对而言还算乖巧,只是轻轻拍了拍自己的手臂就不再乱做挣扎。当然她这么安分的原因或许也只是因为此时他们正眼睁睁地看着Morrison颇有些狼狈样地从屋外回来、一脸疑惑着看着他们。

“我受够这个该死的狗窝……嘿Gabriel,Hana,你们在干嘛?”

曾经完败给折叠蹦床的金发男人显然这次也被他们新买的可拆卸狗屋给损了半条命,即便这样他还是下意识地带上了门。Reyes知道对方又想隐瞒他根本就装不好一个简单的狗屋这个事实,不过这不是揭穿Jack并无情嘲笑之的时机,现在前者开始庆幸当初在商场选了较为麻烦的这一个了。

“我们在玩举高高的游戏。”长发的女孩眼珠转了转,倏地眼睛一亮,紧接着就听见身后的Reyes看似无缘无故的嚎叫——看来这一脚踩得有些重,女孩在心里比划了一个“:p”的表情,但她依然没打算终止自己的计划,仍是偷偷给她的Uncle Reyes使了个眼色,“举高高!”

“呃……举高高!”Reyes面露窘态,极为不自然地重复Hana的话,这让他开始觉得自己再一次在Jack面前丢尽了脸,唯一令人高兴的是女孩似乎有些明白自己的意思,Jesse的秘密可以不至于那么早暴露。黑人警探本身十分不愿意揭Morrison的短,现在他觉得不得不使出这个杀手锏了,“Jack,你的狗屋装得怎么样了,需要我帮忙吗?”

“去你的,Gabe。”Morrison翻了个白眼,他看上去十分心累,每一次处理这些不擅长的琐事都能使他的脾气变得极为不稳定,在Reyes看来,对方不必强求他自己做好所有的事,但Jack有时候总会有些莫名的神经质,“你就不能装作什么都注意到吗?体谅体谅你的好室友?”

“我不能。你没有一脚踢开门然后冲进房大喊一声‘操他妈的我终于把这破屋子装好了’,那就说明……”

“那就说明你没成功。”Hana在男人停顿的间隙补上下文,完全不顾金发男人正扶着额头浑身上下一副无力的样子,模仿着对方平时的语气喊道,“哦,通常你还会加一句‘不敢相信我居然在Hana面前说了脏字’。”

“我有这么说过吗?”

Morrison费解,而他对面的Reyes和Hana则是万般默契地点了点头。

 

转移Morrison注意力的计划实行得不错,至少现在金发男人只是在客厅大嚷着“天杀的为什么Jesse不肯吃剩饭”而不会注意到借口找东西而躲在房间的他和Hana了。Reyes偷偷将门开了个缝,确定Morrison没有离开客厅的打算后,终于将视线转回了女孩身上。

Jesse,我们都在为你保密,拖住Jack的任务就全权交给你了——Reyes心下念道。

“所以——”女孩双手抱着胸,百般无害地眨了眨眼,十分悠闲地坐到了铺叠得整整齐齐的床上,Reyes猜想她是否还需要一壶上好的茶,“你不打算告诉Daddy我们家小狗的秘密。”

Hana用了一个陈述句,这让Reyes更加难以反驳她的推测,有时候他觉得他们家两个小家伙可能都有那么一些做警探的天赋。但抛开这件事不谈,Jesse个狗腿子是真的专给自己添乱,要不是他现在没法参加这个本来应是三人参与的秘密会议,Reyes发誓他会把那小子骂得狗血淋头。

“Jack会跟我一样疯掉的,知道的人应该是越少越好。”Reyes说到这里不禁想象了一下他的室友拿起电话报警的画面,或许他们还会商量着把Jesse送去科研所然后好好捞一笔从此结束为房租苦恼的生活——要不是伺候了Jesse有段日子,Reyes会觉得这个主意简直完美,“说真的你怎么就能那么快接受Jesse的设定?”

“不知道。”女孩耸肩,坐在床沿的她腿还够不到地面,一前一后在空中晃着,“我和家对面的朋友在游戏厅待到早上回来,就看到变成‘那个Jesse’的Jesse在翻冰箱——谁都不能吃我冰箱里的蛋糕——然后我们就打了一架。”

现在Reyes肯定他待会要把Jesse给碎尸万段了,他居然还敢和Hana打架?Reyes总觉自己的表情一定像咬碎了牙,突然又像是想到了什么,话锋一转着问:“谁打赢了?”

“当然是姐。”

Hana顺手拉开了床头柜抽屉,摸了摸她养的小仓鼠。

 

 

Jesse不经意间又打了个喷嚏,心里有苦说不出。

这是第二天睡在外头的狗屋了,尽管才分别了一天不到,天知道他有多么怀恋那可以遮风避雨的室内。Reyes后来还是把自己给拎到屋子里警告了一番,并严厉非常地惩罚自己老实睡在屋外,看来那天自己突然出现在家里这回事给了这位警探一些奇妙的灵感,现在他打算把自己当成一个现成的防盗警报了。

趴在地上的柯基犬小心翼翼地透过窗户看向了公寓里面,他的金发主人正在陪女儿玩着电子游戏,噢说真的Morrison玩起那些非策略性游戏来技术可真是烂。天空黑压压的一片,即使未到夜里也依然阴沉得很,同灯火通明的屋内形成鲜明对比,Jesse有些心痒,即使是他也想进屋参与他们的家庭时光。

Reyes周末也在加班,这似乎成了他们家中的常态。Jesse知道Reyes是一名NYPD的警探,但是他并不是很清楚“警探”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事物,以前他的主人总是管这些身着制服乱敲纳税人家门的人叫“条子”,由此他一直都认为Reyes一定隶属什么深不可测的邪恶势力——可这也不是他应该去在意的。

Reyes还没有回来,他没法装可怜来获得他大摇大摆走近房子的许可证了,好心的金发主人或许会不时送点鸡肉条给自己,但是他显然不打算解开脖子上这条该死的狗链。他没什么时间概念,但也许再过个不久就会到傍晚,室外呼啸的冷风令他不禁又缩起身子、往小破屋的更深处挪了挪,他得指望今天Reyes能别那么晚回来。

Jesse冷得发抖,接着便越发地困,他把自己的尾巴也藏到了脚丫底下——现在这幅样子是真的如韩国女孩说的那样像个毛球了。

他觉得自己或许感冒了,以前每次身体变得像现在这样难受,他的主人总会及时注意到并毫不拖沓地将他带去医院,不拘小节的Reyes的话,根本就不会在意也说不定。Jesse想着,慢慢进入了梦乡。

 

Reyes没有去吵醒他们短腿的宠物狗,Jesse睡得正熟,从鼻子里发出轻轻的呼吸声,时不时还挪动挪动身体……在Reyes看来这睡相却总像是没那么安逸。

他开始觉得罚Jesse睡在室外可能有些过分了,气温比他想象中还要低一些,那令人提不起兴致欣赏一部好电影的天色像是马上就会有一场大雨来袭,Jack关上了窗户,连门也不肯留一丝小缝。

他从庭院里回来,躲进室内温暖的家庭氛围让他觉得一天的糟糕事都不至于再那么糟了,Jack和Hana已经坐到了桌边,招呼着他享用父女俩一同制作的诡异晚餐。今天的地板比以往都要干净,没有散落各处的狗毛,没有宠物的异味和清新剂混杂的味道,Reyes想这大概是因为Jesse一直睡在外面的缘故。

深色皮肤的男人麻木地扒拉着盘子里的派,Hana和Jack的合作还不错——也许Jack又从他在餐馆工作的俱乐部同事那学到了新的花样。但这似乎没得到他的多少注意,Reyes咬下一口味道适中的馅料,总觉得提不起精神。

 

“Gabe,你还好吗?”金发男人一把坐到了他室友身边,Reyes看上去似乎有些心事,他们刚吃完晚饭,对方直到现在还仍抱着一个方形靠枕傻傻地望着电视屏幕半点不动,“或许今天的派我放了太多蜂蜜,Hana一直在说要吃甜一些的口味。”

“不,Jack,派很好吃。”Reyes急忙回应道,不希望自己的坏心情影响到了Jack,他斜靠在沙发后背上,看上去有些颓废,“发生了一些别的事情,说实话我自己都没有搞清楚缘由。”

“那我猜你是不想和我谈谈了?”

Morrison蛊惑着问,见对方面露难色,接而便无奈地勾起了嘴角——这位室友心中总会藏着一些令人捉摸不透的想法,即使这时他想连哄带骗地劝说对方和自己沟通沟通,恐怕也会无济于事。Morrison猜想那人这样的性格在工作中是否会遇到什么不快,但他得理解Reyes,这时他决定让自己的好奇心退让一步。

Reyes不经意地移开了视线,看那支吾的样子似乎已经给出了回答,Morrison站起身来,拍了拍他室友的肩,爱莫能助的这会儿希望能给对方一些安慰:“按你想的做吧,Gabe,别人都会理解的。”

深色皮肤的男人回望着他的室友,对方显然不会知道他心里的内疚事,但是还是在表达关心后给自己留了些空间来缓解。这是Jack唯一的小毛病了——有时比起那些考虑周全的关怀,他更加需要的是对方多一秒的专属陪伴,换做别人Reyes可能会希望他们在自己心情糟糕的时候有多远滚多远,可Jack不一样。

就像现在,那些贴心的话总会让他的心里好受许多。同Jesse冷战的感觉实在不好过,而室友的鼓励让他决定起身做点什么,今天他特地比其他人更快地完成了那些烦人的文书工作,希望赶在他和小崽子握手言和之前,雨会不那么急着哗啦啦地下。

“Jack你……有空陪我去趟商场吗?”

Reyes叫住他的金发室友,对方还没有走远,回过头那漂亮蓝色眼睛就近在眼前,正弯起来露出一丝狡猾的神色:

“当然。”

 

 

 

Jesse极不情愿地睁开了眼,他的身子正远离着地面,习惯性地往身边的物体蹭一蹭,却闻到他不大喜欢的古龙水味道,不巧又打了个喷嚏。

他希望自己没有患上感冒,感冒会被送去宠物医院,然后屁眼里还要插上冰凉的温度计,那简直是恶梦,他可不想再遭遇一次这样的事了。他的思维还不甚清晰,眼前坐地灯白色的区域显得尤其明亮——刚睁开眼的确是会有些难受,他又使劲眨了眨,最终还是强迫自己醒了过来。

“新地毯,说买给你是Jack的主意。”

好不容易分辨出这是谁的声音,Jesse这回真是垂死病中惊坐起了。他没想到Reyes会愿意将自己抱回家里,毕竟那是个表面上看来最嫌弃满屋子狗味的男人,现在他被小心地放到了地板上,对方甚至还宠溺地揉了揉自己的脖子——

天哪被抓脖子的感觉简直爽到爆,这大概就是作为宠物狗的所谓“福分”吧。Jesse舒服地哼哼。

“在室内不准上沙发,晚上你还是睡在地毯上好。”

Reyes蹲下身子,与趴在地上的小家伙平视。Hana已经被赶着去睡觉了,Jack临回房前还是多嘴着传来了一句“不是我的主意,Jesse!”,现在他还仿佛能听到室友的偷笑。当然Morrison并不知道Jesse的事,却无意间戳穿了自己用意,这让他有些不好意思。

“我喜欢新地毯!”

Jesse的声音有些兴奋,他压低了声音以至于房间内的人不会听到。现在Reyes没有什么太多顾忌了,Jesse没有生他的气,尽管直到最后他也没有拉下脸来跟对方道个歉——那始终不是他的风格,而改变这些还需要其他的努力。现在,至少他们重归于好了,Morrison的话没有错,Jesse是个善良的孩子,他总会理解的。

“那就别把你的地毯给咬坏了,男孩。”

柯基犬伸着舌头望着他关上客厅的最后一盏灯,相信明天又是一个难得能由自己带着狗去散步的周日。

 

TBC.

 

*1:When you have eliminated all which is impossible, then whatever remains, however improbable, must be the truth.出处是福尔摩斯,白化士兵案

 

哔哔两句:

终于写完可以去看李英杰直播了(尖叫

尝试着不用手稿在电脑上直接写,要是有什么逻辑剧情混乱的地方请私信告诉我qwq

这里得说一下,这篇文里的R76和大儿子小女儿四人,性格上或许会有一点小缺陷,76姥爷会因为太重视哈娜忽视噶比的感受、噶会偶尔不过分地嫉妒心泛滥、哈娜有时会自我中心当然麦麦也是,因为他们都是孩子/大孩子呀,不过我打算在每一P的最后让他们一点点改正小缺点,大概就是一个成长的过程吧ww

这个灵感来自最近在补的一个美剧《狗狗博客》,这种大家一起成长的情景喜剧真的特别好!!!B站可以搜得到123季,总之不要脸地安利一下(喂里边会说话的狗狗Stan无比可爱!!!!!

其实想写一家四口的点子也是因为最近沉迷情景喜剧(你走 觉得这种日常我能写个二十章,然而大纲我已经定6章完结了(痛哭

最后祝食用愉快,下章见!!!!!


评论(15)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