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深山老狗

【头像画师:Somilk】
写故事,自娱自乐。不混圈,产完就跑。

【CM】【HR】 Mr. Curiosity/好奇先生(甜虐一发完)【六一贺文】

转一发小号的文,不记得自己的发文格式了,尴尬

一只当苏老狗:

标题:好奇先生/ Mr.Curiosity

配对:AaronHotchner/Spencer Reid

分级:PG

简介:Hotch在梦里见到了学生时代的Reid,由此他解开了自己的心结。

弃权声明:他们属于他们彼此,在每一个平行世界都是。

其他备注:↓↓↓

 

*灵感来自Mr. Curiosity by Jason Mraz

*文章最后附上歌词及渣翻译

*打着Hotch单恋招牌的双箭头

*涉及的CM剧情梗是S02E15和S03E16

*只校对了一遍,可能会有错字

*给群里小可爱们的六一贺文,然而并不甜(喂

 

正文:

 

这儿的一切看起来都透着老电影的味道。

Hotch想到了他大学时代在图书馆钻研着一本又一本书的日子,Haley经常会在偌大的馆内寻找他,没有便捷通讯设备的寻觅过后自然是愧疚的道歉和她体贴的原谅。

他突然觉得嘴唇有点干涩,视线也变得模糊了几分,Haley的笑容又在他的脑内徘徊着不肯离去。每当这时Hotch都下意识地把它看成一个噩梦——他已经有好几个月没在一个说得上是甜蜜的梦里遇见过Haley了——至少这样他不会对于接下来的场景抱有太大期望。

由此这个曾在梦境深渊挣扎的男子不禁怀疑起了他是否在多次的尝试之后得到了操控梦的能力,一次次的追逐之后Haley和Foryet渐渐消失在那远方的深涧,取而代之的是背着登山包的瘦弱的年轻人,有些过长的卷发别在耳后,攀着绳索、向他伸出手。

Hotch比谁都清楚那是谁。那个年轻人怯怯地接近他,并试图把他从那些可怖的阴影中拽起来,最后还漫不经心地告诉自己“我只是担心你,sir”。

 

尝到了甜头的Hotch以为他终于从那些噩梦中脱身了,然而现在他又站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四周的画面泛着老旧的米黄,而后自左手边开始渐渐有了颜色。

这里是一所学校的图书馆,Hotch没法确认这是一所中学或是什么,因为他发现他无法触碰这儿的任何一件物品。在他注意到的时候,他的手已经第二次穿过书架上的那本莎翁戏剧了,他往身边垮了一步,试图去拿旁边的那本,这一次他真正意识到了自己没有实体的事实。

Hotch有些泄气,他觉得自己似乎要成为一个旁观者,说不定还要经历那些无能为力的绝望。他还没找到梦境的另一个主角——当然会有另一个主角,而且Hotch几乎可以下定论那会是一个他珍爱或者痛恨的人。但就此情此景来看他更希望自己是孤军奋战,哪怕独身一人被不法分子的子弹打成筛子也无所谓,他不想再看到Haley的笑脸再一次被梦魇所吞噬,接踵而至的又会只有大梦初醒后无力的恸哭。

“Tempest,T……T……There you go。”

他听到的那个声音熟悉又陌生,带着内华达口音的调调像极了一个他认识的人。这个发现令男人心中冷不丁地揪紧了一下,他扶着身边的书架,尽可能放轻脚步弯过了一个拐角,那排书架的后面站着一个卷发及肩的少年。

Hotch突然发现他不再如同透明人一样存在了,因为对面抱着书的那孩子正停下手中的动作直直望着自己,手边书架的质感变得真实了起来,除了和这场景相配的带着些许年代感的划痕,表面光滑如新。

有什么人在认真呵护着这里的一切,隔板一尘不染,书籍也被整齐摆放在位,察觉到这些细节的时候Hotch这么想着,然后他也回望起了那个男孩。他们就这样僵持着,Hotch仍旧身着他工作标配的西装领带,这使他理解了对方的神情为何带着些疑惑,他试着走近,然后对方又若无其事地回头整理起了他的那些书。

 

“你不是这里的人,你是谁?”

Hotch停下了他的脚步,即使早已给自己打好了预防针他仍在近距离看清对方的脸时惊讶了几分。白衬衫的少年努力使自己保持绝对的冷静,即使这样Hotch还是能在简单的对比之后发现那孩子一点不易被察觉的胆怯,在保持手中的工作没有刻意停下的同时他用余光看着自己,然后那视线又不住地瞥向他身后的逃生通道。

或许自己应该向他解释,那是个聪明的孩子,自己腰间的配枪大概正是那个恐吓他的罪魁祸首,然而这时还沉浸在难以置信情绪中的男人仍没法从他干涩的喉咙里吐出半个字来。这位聪明的Agent Hotchner慢慢从他的西装里掏出了证件,终于对方像是松了一口气,然后歪着头问他:“为什么探员会在学校里?最近周边有发生什么事故吗?还有你为什么那样一副惊讶的样子?”

问完这些对方又像是怕惹了什么祸端一样低下了头,然后似乎暗自打了定主意不要多管这些闲事,他开始小声念着那些书名,然后继续踮起脚尖把接下来的一本摆上高处。

Hotch觉得自己又被自己的理性给抛弃了,他尝试过多少次不要用自己傲慢的姿态来伤害那位年轻的下属,就在Haley走后的这几个月当他以为自己终于能功德圆满的时候,他又再一次地失足摔倒。

他正要编个完美无缺的故事来哄哄那位一次性向自己扔出三个问题的好奇先生,若是告诉他实话对方指不定还会将自己当成新任的Doctor而追问个不停,然后他听到了其他人的脚步声,这再一次给了他退缩的理由。他还是无法正常地发出声音,尽管如此他仍试着小声呼唤他猜想里对方的名字,结果当然是徒劳无功。

黑发的探员试着闭起眼睛让自己的头脑清醒那么一点,现在的他就像处于宿醉后不得不强迫自己面对第二天工作的那种状态,脚步声越来越近,他努力睁开双眼,耳边传来了来人和男孩的交谈。

“Spencer Reid,Alexa Lisben想见见你。”

“Lisben?她在哪?”

“运动场后面的小房子里,希望你能快点过去。”

“知道了,谢谢你Harper。”

他们的对话简短得像是两个只有一面之缘的陌生人,Hotch希望这只是他的阴谋论,然而那个少年的犹豫却进一步证实了他的推理,他撇开这些当下可有可无的次重点重新做了一次尝试,然后他做到了:“Reid?”

 

Reid. Reid.Reid.

当然是Reid,那些明显的特征不可能逃过他这个行为分析师的眼睛。黑眼圈还不如Hotch所熟知的那位小探员那么深,消瘦的身体和蓬松的卷发看来从这个时期开始就一直保留着,穿着干净衬衫有些羞涩的他年轻得不可思议。

学生版的Reid原本正在低头思索着什么,听到另一个人叫着自己的名字,又抬起头用他幼年金毛犬一般的眼神看向了对方。

“你觉得我应该去吗?”他将最后一本书摆好,有些手足无措地把手插进裤袋又收了回来,接着他勾了勾嘴角试图让自己看上去变得友好一些,“Mr. Hotchner。”

这让Hotch再一次认识到了其中的不同。尽管他能把那个几乎每天都要用各种不同语调喊出来的名字叫得如此顺口,但对方口中总是不会有那个与之对应的“Hotch”或“sir”的——看来他还得花点时间解决移情的问题。

“你不相信那个看上去像是你同学的女孩,却在这里问我一个陌生人?”Hotch挑了挑眉,这次他走到了这位Reid身边,对方向他象征性地挥了挥手,这也令他感到熟悉——小天才不握手的习惯,“还有你的问题真的很多。”

“你态度真的很恶劣。”

对方有些怨念地看着他,然后在Hotch不经意地舔过干巴巴的嘴唇之后撤开了那个毫无攻击性的目光。

他的个子还不如现在那样高挑,Hotch低着头还能看到他卷毛丛中的发旋,衬衫的下摆没有扎进裤子里,显得松松垮垮的,完全不同于侧写员的他干练的风格。所有的这些都和印象中的那个Dr. Reid大相径庭,除了他一贯惹人头疼的小叛逆。

“我很抱歉,Reid。”Hotch不禁想着要是另一个Reid听到他现在满怀歉意的语气会露出什么表情,这样的假设竟让他在这个不那么轻松的气氛下差点失笑,“不过我想问一问,你和那个Alexa Lisben关系很好吗,像是朋友那样?”

“Alexa是我们学校,呃,最漂亮的女生。”手中没了书本的男孩有些不知道该往哪儿摆放他的两只手,提到女孩名字的时候他因为自己口中的描述而有些脸红,然后他偷偷抬眼看了看比他高出一个头的Hotch,大概打着希望对方没有因此而觉得他是个怪人的小心思,“人人都知道她,但是她似乎并不认识我,除了之前橄榄球赛的时候我们说过话。”

“那……你知道她为什么想在运动场那边见你吗?”

男孩像在长辈面前一样拨浪鼓似地摇了摇头,动作看上去还有些未褪去的孩子气,然后他们便不再继续说下去了。

 

没有人能发现什么迹象,Reid,你知道的。

他想起了Owen Savage(S03E16),那个因经受校园家庭双重暴力而成为连环杀手的孩子。Hotch曾以为他将那件事情处理得还不错,至少在最后他们成功救下了Jordan,Reid也没有在突如其来的变故中受到伤害。然而事实上他仍在意着自己同Reid的那场争执,朝那个年轻人吼过那些话之后久久不能平复的自责感如同洪水猛兽一般撕裂着他。

他知道Reid的心理素质并不像他所担心的那样脆弱,但是和Owen有着如此强烈的共鸣、甚至冒着被枪杀的危险也要尽可能关注他的感受,这其中的隐情岂是自己那些可笑的侧写所能一览无余的。

后来他没有追问Reid感同身受的原因,他不愿意逼着年轻人将他的刀疤再袒露给其他人看到,但是现在他竟因此而有些后悔,因为若是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他也不用在另一个他向自己寻求建议时如此犹豫不决。

“做你想做的吧,孩子。”

Hotch有些无奈地揉乱了对方梳理得一丝不苟地头顶卷发,他没法替对方做决定,尽管他的侧写告诉自己让这孩子去赴约是一个错误。对方疑惑地看着他,大概是在斟酌着为什么这个男人能如此单方面地对自己一见如故,但是他仍没有躲开,反而有些唯唯诺诺地点了点头。

“谢谢你的建议Mr. Hotchner。”

他白衬衫下的皮肤比Hotch印象中的还要苍白,尽管另一个他在这一点上也没有好到哪里去,清秀的脸蛋和干净的气质兼具,他本应是一个受欢迎的普通男孩,然而他引人嫉妒的高智商却成为他被无故针对的原因——大概不会有比这更讽刺的事了。

“不过,不过你不介意的话,”Hotch发现他正在将男孩和长大后的Reid一点点剥离,尽管那些印象只是他对他年轻下属的影射,然而这位心思细腻的长官仍想做点什么来保护他,“能不能让我和你一起去?”

在他看来Reid永远都不够强大,而自己永远都没法摒弃这个错误的观念。

 

 

他们来到了Alexa说的小房子外,单纯的少年毫无防备地凑在自己耳边,说探员先生你可以就在这里等我,不用担心。

这时Hotch突然有那么些想收回自己的拙见,他的轻描淡写也许会将这个孩子置于困境,若是发生了什么意外,他大概永远无法从自责的心理中脱身了。

然而急性子的孩子并没有等到他的回应,他甜心般的笑容中仍带着些期待。这并不令人意外,毕竟年少轻狂的Reid并不会因为危险就向自己的理性屈服,况且对方还是全校最漂亮的女孩。

他们在来的时候有过一个小约定,Hotch认为他正在假惺惺地希望Teenager Reid不要发出他们约好的信号,在校园欺凌的危险面前自己却在祈祷着Reid不被其他的人给夺去。

「得了吧,他又不是你的那个Reid。」

可另一个也不是“我的”Reid,我从来没有拥有过他——在心底消极的劝诫响起时,Hotch有些嘲讽地这么告诉自己。

 

“Mr. Hotchner!”

在他注意到房子里闹闹哄哄的动静时,他已经条件反射地踹开了房子脆弱不堪的木门,这一切都在错误的地点给了他无比强烈的即视感——

掏出证件自报家门、假装不经意地露其中一把枪唬人、擒贼先擒王最后在混乱中救下他的victim。

这次他是唯一的救援者,他回忆起了那个将濒临崩溃的Reid从unsub手中救下的晚上,失而复得拥抱着他的触感令人留恋而后怕。

“一整支橄榄球队。他们想剥光我的衣服,Alexa就在那里看着,她也是他们的一员。”

看着毫发无伤的Reid背着手站在角落里,Hotch甚至以为这是一个简单版的犯罪解码小游戏,他笑着告诉自己看他们落荒而逃的样子真的很有趣。

Hotch不打算买他的账。

自己早就习惯了Spencer Reid自欺欺人的表情——说着女孩名字之前下定决心般地咬了咬唇,现在的Reid大概还不懂如何去掩饰他几乎是溢于言表的失落,他的苦笑总是让Hotch觉得失职,这一次更甚,因为自己本来早看到了他所说的“迹象”。

为什么这样对我?我什么都没做错。

——他脸上分明地这样写着,在他无数情绪的字条里这两句标上了了大写加粗的记号,然后它又化为利箭,直直射向另一个男人的心脏。

Hotch想上前去给男孩擦擦眼泪,然后他决定在对方假装坚强的时候不要去戳破它,他们一同离开了这个地方,Reid走在前,留给他落魄的背影。

 

Hotch明知自己又一次从危难中救下了那个年轻人,但恐怕他的成就感早已被磨灭得无影无踪了。

不是第一次被那些校园恶霸们欺负的teenager Reid哪能不知道他会遇上些什么糟糕事,天性善良的他却一次又一次地选择去相信别人,但尽管有惊无险,其中的落差又哪能是一个脆弱的孩子所能承受的——他本来只是以为能和喜欢的女孩说说话。

Hotch不知如何去安慰他,并且无论如何无法将自己本身的负面情绪给丢弃。

Haley在自己面前被夺去,那满片猩红在脑内重播的每一个晚上都真实得叫人胆颤。当自己开始因为下属的鼓励而快要从中抽身的时候,害怕对方会成为下一个Haley的忡忡忧心又再一次将他的恐惧重置。

自己才是那个推Reid进火坑的人,一直都是。那个年轻人因为他一次又一次的疏忽而差点丢了性命,被unsub当了人质也好、在枪战中负伤也好、不幸中毒的那次也好……接着他开始逃避这些,将对方推给Morgan、Dave、Emily、JJ,尽可能地减少与Reid一同出勤的可能性。

最后他还是那个在谁也不知道的地方暗暗自责的人。

 

 

“Mr. Hotchner?”在Hotch回过神来的瞬间,Reid散发着光彩的大圆眼正在眨巴眨巴看着他,他的心情似乎较刚才好了不少,“你还好吗?你看起来并不开心。”

他们已经穿过了好几条维加斯的街道,Hotch发现自己对这里印象寥寥,然后他想起每一次在这个城市停留,他们都没有过多的时间来驻足享受赌城的别样美景。

“我没事,倒是你没有受伤吧?”

对方摇了摇头,然后有些支支吾吾地表达了他的感谢。

他们经过了一个公共公园,看着Reid奔向好不容易空出来的秋千的身影,Hotch甚至觉得自己的心里都舒坦了不少,身旁大人孩子们的欢声笑语仿佛又为他泛黄色调的梦境增添了不少色彩。Hotch自告奋勇地帮男孩推秋千,他们开始随性地交谈了起来,Reid说起他看的那些生僻的书时简直一发不可收拾,而后他尝试追问Hotch的来历,后者仍是闭口不答。

“你简直像个迷一样,Agent。”Reid有些兴奋,他收回上一秒还伸得高高的腿,踩了个紧急刹车,“那最后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要帮我呢?”

“或许……是因为你很像一个我认识的人?”

“你真的很聪明,比我见过的好多人都要聪明。”Reid发觉这样对一个比自己年长的人赞不绝口大概有些奉承的意味,但他又按捺不住地补充了一句,“你在那之前就看透了他们的阴谋,这是怎么做到的?”

“你说了那是最后一个问题,孩子。”Hotch朝他笑,然后重重地推了一把他的后背,对方在秋千飞起的那一刻欢快地惊呼了一声,“那你呢?是这里最聪明的孩子吗?”

“我不相信智商可以被量化,但是我的确拥有187的智商和过目不忘的清晰记忆……”

“和每分钟两万字的阅读能力。是这样吗,小天才?”

“你怎么知道的?”

男孩的脚死命蹬着那下头的草皮,顽强抵抗着身后男人将他再一次推向空中来借此逃避回答的作用力,最后终于在对方的笑而不语中放弃了挣扎。

Hotch对此倒是不抱有歉意。他们就像一对Mr. Curiosity and Mr.Mystery.,而他的好奇先生永远也不会得到答案。

 

 

这一次Hotch没能抓住男孩的秋千吊绳,身边的一切物体开始渐渐褪色,最后只剩下他世界中心的Reid,幸好没了他的帮助,那秋千仍飞往日落的方向,在他周边留下美丽的光晕。

“既然你事先想到了会发生多么糟糕的情况,为什么还要去那个小房子?”

Hotch停下了他假装推着秋千的动作,那位细心的孩子便也跟着,回过头来再次摆出他那副好奇的样子。

“没有人不喜欢Alexa,如果她真的有事想见我或者……和我成为朋友呢?”Reid挤出一个羞赧的笑容,他毫无自知地露出天真又无辜的神情,然后拔高了他几乎弱不可闻的声音,“大概我是觉得每件事情都值得去尝试吧。”

Hotch没有回应对方的话,他有些魔怔地站在那里许久,直到Reid在他面前轻轻地晃了晃他的小手,然后勉强地笑着问:

“在你走之前,我可以拥抱你一下吗,Hotch?”

当然。

他张开了他的双手,接着发现自己的怀抱里空无一物,他的实体又再一次地被梦与现实的边缘给抽丝剥茧般地夺走。他没能在“最后”之后多回答他的好奇先生哪怕一个问题,这种力不从心的无援感最终随着他一同折返,伴随着男孩话里的尾音在他耳边回响……

 

“Hotch?Hotch?”

男人猛地睁开眼,梦境中的场景还缠绕在眼前挥之不去,直到他的视野渐渐清晰,他才发现自己正趴在办公桌上,身上是同梦里一样的西装革履。

见自己终于回过神来Reid收回了他轻轻将自己推醒的手,在身后台灯铺开的昏黄色调中他逆光的脸变得更为不真切,恍若隔世的感觉慢慢隐去,这样的场景又再一次给了他难以名状的熟悉感。

“你不能在这里睡觉,会感冒的。”

“现在什么时候?”

“已经12点了,大家都走了,我最后一个做完任务。”Reid收了收他的挎包带,他此地无银三百两的习惯又一次被展露在了自己面前,进而Hotch不再有精力去做过多的侧写,比起这个他更想站起身听对方撒完他拙劣的小谎,“如果你要睡在办公室的话至少去沙发那边……”

他不容分说地拥抱了眼前的年轻人。

最后他还是没有克制住,也许这是个和Reid谈谈的好机会——如果他愿意让自己开车送他回家的话。Reid没有将他推开,曾经失而复得的落寞又转变为欣喜,从遥远时空的梦境中慢慢回溯。

 

FIN.

 

注意事项:

*不敢侵权所以就自己翻了,真的很渣所以随便看看吧orz

*部分词中写得很好的比喻没有译出来,想把它翻得温柔一些,然而也没做到……没文化我好难过啊(跪下

*有部分语序调换

*这首歌中的Mr. Curiosity原本是马叔写来代指曾经的自己,因为设定不符合文章情节所以歌词翻译也做了修改(好奇先生指小时候的Reid,“我”则指单恋着长大后Reid的Hotch)

*最后表白马叔XD

 

Hey Mr. Curiosity / 好奇先生 好奇先生

Is it true what they've been saying about you / 你会像他们所说的那样吗

Are you killing me / 你会使我难过吗

You took care of the cat already /你能游刃有余地处置

And for those who think it's heavy / 那旁人都皱眉的琐事

Is it the truth / 这是真的吗

Or is it only gossip / 亦或只是夸大的流言而已呢

 

Call it mystery or anything / 把我当成一个未解之谜吧

Just as long as you'd call me / 如果你愿意去这样做的话

I sent the message on / 那会我传达给你的话语

Did you get it when I left it / 你切真感受到了吗

See this catastrophic event / 瞧瞧那飞来横祸

It wasn't meant to mean no harm / 你将其当成无心之过

But to think / 但是想想

There's nothing wrong is a problem / 又居安思危万分忐忑

 

I'm looking for love this time / 我想试着爱一次

Sounding hopeful / 听起来令人向往

But it's making me cry / 却令我禁不住悲伤

Love is a mystery / 爱才是个难解之迷呐

 

Mr. Curious / 好奇先生

Come back to me / 快快到我身边来

Mr. Waiting ever patient can't you see / 我没什么耐心 如你所猜

That I'm the same the way / 当你离开不在我身边

You left me / 我还是老样子惹人生厌

In a hurry to spell check me / 迫不及待地想证明自己

And I'm underlined already / 却早早染上了

In envy green and pencil red / 妒忌易怒的标记

And I've forgotten what you've said / 我又忘了你发人深省的话

Will you stop working for the dead and return / 停止无用功回到我身边吧

 

Mr. curious / 好奇先生

Well I need some inspiration / 我需要你的帮助

It's my birthday / 今天是我的生日

And I cannot find no cause for celebration/ 然而我没有理由庆祝

The scenario is grave / 如同置身孤坟尝试也是徒劳无功

But I'll be braver when you save me / 或许有你在我也能勇敢将其掌控

From this situation laden with hearsay / 就算希望亦假亦真最后万事成空

 

I'm looking for love this time / 我想试着爱一次

Sounding hopeful / 听起来令人向往 

But it's making me cry / 却令我禁不住悲伤

And love is a mystery / 爱真是个难解之谜呐

Mr. Curiosity be Mr. Please / 拜托了好奇先生

Do come and find me / 看看我 帮帮我吧

 

I'm looking for love this time / 我想试着爱这一次

Sounding hopeful / 听起来令人向往

But it's making me cry / 却令我禁不住悲伤

Trying not to ask why / 我不再去追本溯源

Cause love is a mystery / 因为爱如同无底深渊

Mr. Curiosity be Mr. Please / 拜托了好奇先生

Do come and find me / 现身吧 帮帮我吧

 

Love is blinding / 总是叫人盲目的爱

When the timing's never right / 出现在错误的时间不容等待

Oh who am I to beg for difference / 而我何德何能奢求成为一个例外

Finding love in just an instant/ 爱如弓矢 稍纵即逝

Well I don't mind / 若我勇敢追求

At least I've tried / 将不会遗憾不了了之

 

俺的废话:

想看好吃救下遭受到校园暴力的R宝,再者希望年少时孤独的R宝能拥有一些他应得的温柔,所以就有了这篇,虽然最后反倒是好吃被宝宝给救赎了呢ww

这篇的详略真的处理得跟狗一样,我就不应该直接拿电脑写(坐地哭

第二次在文里写马叔的歌了,保持下去有望超过圈钱五ww(喂

Mr. Curiosity这首歌真的太温柔了,就算我毁了它也不要嫌弃这首好听的曲子和马叔的男神音啊(泣

虽说是六一贺文然而我还是没打破贺文总要晚一天发的诅咒……不过祝每一位萌这对的宝宝都节日快乐哇XDD

最后是小广告↓

---

【HR北极取暖小分队】 企鹅群门牌号>>>555010427

我们有十多个小可爱了不过还是贪得无厌地想要更多呀_(┐「ε:)_

长得帅就快过来玩吧,你来我夸你帅啊(你他妈

---




评论

热度(55)

  1. 一只深山老狗一只当苏老狗 转载了此文字
    转一发小号的文,不记得自己的发文格式了,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