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深山老狗

【头像画师:Somilk】
写故事,自娱自乐。不混圈,产完就跑。

【OW】【R76】五次莱耶斯将柯基带回了家,一次他没有(01)

标题:五次莱耶斯将柯基带回了家,一次他没有

配对:Reaper/Soldier:76 | Gabriel Reyes/Jack Morrison

分级:NC(肉在最后一章)

简介:麦崽子就你逼事多

弃权声明:他们属于暴雪爸爸,谢谢爸爸这次出的新皮肤嘻嘻嘻

其他备注:↓↓↓

 

*警察噶x健身教练莫,二人同居室友

*185组+哈娜,对面有家开骨科医院的,偶尔客串一发(副cp藏源藏)

*真.狗男男,微慢热,全程甜,没刀没屎

*lo主习惯原因,人名都用英文,部分称谓亦然

*中短篇6章完,天坑缓更,某Q键回城主播不直播的情况下有空就写

*就检查了一遍,欢迎捉虫(二哈.jpg

 

正文:


Part.01

 

这一整天Reyes的心情都差到了极点。

电视里赛金花和知名政客谈笑风生的声音不绝地传到耳内,早上屋子里倦怠的气氛更是让人提不起劲,除此之外,房间里不时发出的巨大动静则令这个黑皮肤的男人格外心烦。

这位眉头紧锁的黑人警探正窝在客厅的沙发上啃着昨天剩下的乐事薯片,坦白说他实在想不通为什么现在他非得放着自己舒适的房间不去,而在这里没劲地看着前一天晚上自己因在沙发上睡不着而爬起来看过的电视节目——这可不是他的本意。

 

Reyes实在是没有那个去忙其他事的闲心了,诸如将他们脏兮兮的厨房地板收拾干净之类的鸟事,早已被列入“伟大的Gabriel Reyes该干的事”清单的最后一位,现在,他只想安静地瘫会儿,享受这难得假期里片刻的轻松。

早在上个星期Morrison就嘱咐他,他那个跟发生或多少次空袭似的房间真的该收拾收拾了,黑人警探对此不以为然:天知道他们的吸尘器在储物间里埋了几个月?再者,自己的那个房间,就算说不上整洁,住个人倒是感觉良好,只有Morrison这个当过兵的伪OCD患者会忍受不了这些。

Reyes并不明白那个金发童子军又在瞎操心什么,毕竟自己的屋内脏乱差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然而待他终于见到了家里莫名其妙多出的那位新住户的时候,一切都似乎昭然若揭了。

 

Jack Morrison,他的同居室友,早年刚从遥远的西海岸搬来这座城市的时候,他们两个被纽约城的喧嚣给逼到不得不从市区搬出来的年轻人,一拍即合租下了这栋公寓。适应跑通勤的日子并不如想象中的那样容易,然而经历了一段每日早上一同驱车去城区的生活之后,两个人也都陆续习惯了和一个带把兄弟同居的无趣生活。

Morrison是个金发碧眼大胸白脸的健身教练,完美的长相和姣好的身材注定了这会是个酒吧里众妹瞩目的万人迷——然而当初的Reyes并不买账。两个在小事上总会有那么些自我中心的人,日常生活当然充满了无尽了争执,尽管如此每次危机化解后他们依然是亲密的室友,但这短时间内依然动摇不了刚见面时金发男人给他留下的或许掺杂着几分嫉妒心理的第一印象。

可那毕竟是两年前。

好歹算是经历过无数次争论和好的Reyes和Morrison如今也慢慢习惯了对方的脾性,心思相对细腻些许的Morrison也已然不那么介意自己成为妥协的那一方,而Reyes——

对于Reyes来说,不露声色地关心着他而又总挂着那样爽朗笑容的室友,实在叫人讨厌不起来,甚至于说……

是的,他就是该死地喜欢Morrison,想和他约会上床,且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

 

“Uncle Reyes,Daddy说今天你能去收容所的话,他就把房间让给你。”

“真的?”Reyes艰难地侧过身看向长发微微过肩的的东方女孩,昨晚沙发硬邦邦的材质把他搞得背部一直酸痛,对方轻描淡写地挑了挑眉,示意她只是个递话的,“Jack愿意来睡沙发了?”

“大概。”Hana 俯身趴在沙发边缘,左手悠闲地卷着自己的长直发,接着做出了一个抱歉的鬼脸,“毕竟你的房间已经暂时腾给我啦!”

男人坐起身来,轻叹了一口气,他无奈地揉乱了小个子女孩的头发,故作生气地打发她回去帮她Daddy整理乱成一团的杂物间。

有时候Reyes挺喜欢这个叫Hana的韩国女孩的。那是个古灵精怪的小姑娘,眨巴眨巴漂亮的大眼睛就会令班上的男生都无法抗拒她任何合乎常理的要求,虽然意外地……她只对游戏独有情钟。

起初Morrison刚把自己这个女儿——或者在Reyes看来,称之为“养女”可能会让自己平衡些许——带回家的时候,Reyes总以为这会是个可爱的小淑女。她穿着年老的Morrison夫妇给她买的粉色蓬蓬裙,头上还夹着别致的小兔子发卡,见到自己的第一眼就乖巧地顺着自己Daddy的提示叫了声甜甜的“Uncle Reyes”……不想,她竟比看到自己吃了垃圾食品时暴躁的Morrison还要让人头疼。

小女孩显然在一个星期内就很快适应了这个新家,毕竟现在她已经开始不顾形象地在家里穿着运动短裤挂在沙发背上倒悬打游戏了,Morrison还放任其霸占了他自己的床,在一晚两个肌肉男为了一床被子争到你死我活的战役后,第二天Reyes还是贴心地把自己的房间让给了室友。

当年还在军队的Morrison冒着硝烟和子弹将Hana从南韩的土地上捡回来之后,便将其留在了印第安纳州的父母那儿寄养,前者至今还为这件事抱有愧疚之心,所以对女孩自然是疼爱有加。那会Morrison还是个没有经济独立的毛头小子,对此Reyes倒不是不能理解。

Hana搬来还不到一周,Reyes却也算是和她有了不少接触,这得益于Morrison那多事的人事部经理,现在这位勤劳的室友正忙着不被一脚提出俱乐部而每晚加班加点,否则他们的储物间也不会那么多天都没给整理好——

毕竟,那可是他们小公主未来的闺房。

 

“说真的,Gabriel,”黑人警探正全神贯注地假装没有听到他金发室友的呼唤,甚至于几秒的停顿间他自己都差点信了这个自己不是窝在沙发上偷懒的假象,尽管居高临下把靠枕砸来的Morrison生气的表情十分性感,但他还是决定抵死不从,“你就不能挪挪你的屁股,干点什么事好让我觉得我不是这屋里除了Hana以外唯一存在的人吗?”

“Jack……”坦白说Reyes自己都能听得出来自个话里的敷衍和有气无力,但他压根不在乎,有多少次他为了顺Morrison的心意而把自己搞得心力憔悴,这次他真的决定好好唱唱反调,“今天是周日,我们组里刚处理完一个棘手的案子,假期是我应得的补偿。”

Morrison似乎在听到室友的话后意识到了什么,表情突然变得柔和下来,而后露出了明显写作“愧疚”的神情,他拿开Reyes身边的遥控器放到茶几上,然后自己坐到了那个位置:“好吧……我得承认你的工作的确是要辛苦许多倍,很抱歉又得占用你的休息时间……”

又来了。Reyes在脑子里大呼不妙,他的室友又在用那双该死的蓝眼睛盯着他看了。丝毫不怀疑坐在Morrison身边而被那人的魔咒定住的自己意志力的脆弱,黑人警探又得忍着不让自己在对方说出“但是”这个词之前就答应他的要求了。

Morrison说话间不时低下了他自己的头,然后又毫无预兆地将其抬起摆出一副真诚的样子直视着他,这期间Hana从茶几上顺走了她虎视眈眈了许久的遥控器,而Reyes努力假装冷静地进行了三次深呼吸。Reyes看得出来男人正意识到他自己因对Hana的过分关注而忽视了自己感受的事,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他总会注意到Morrison这些不起眼表情细节,而这也是他最初莫名就变得倾心对方的原因之一。

“Ok!Ok!”黑人警探最终还是败给了自己的定力,他起身拿过搭在沙发上的夹克,故作不耐烦地耸了耸肩,“我现在就去宠物收容所,Hana想领养一只什么来着?阿拉斯加?比熊?不过先说好了,打扫的活儿归你。”

“你真是美国好室友,Gabe!”Morrison不轻不重地拍了一把对方的胸口,眼里的兴奋这时也带上了不少赞许意味——就知道Reyes是个嘴硬心软的人,此外,他正准备把自己那个大点的房间让给Reyes做补偿,看起来似乎他们这整个公寓都要来一番“大整改”了,“领养一只小型犬就好,你知道,女孩子还是喜欢‘小’动物,个头太大会吓着她。”

“我才不会怕狗呢,Daddy!”

Hana幽怨地叫道,双手仍然半点离不开她心爱的游戏。

女儿突如其来的反驳叫Morrison忍不住想笑,然后他发现正准备出门的Reyes刚好也扬起了嘴角,两人心照不宣地交换一个眼神,然后分别收走了女孩的遥控器和手柄。

“甜心,你得先去帮你Daddy收拾房间,晚上才能见到可爱的小狗崽,知道吗?”

“不然Uncle Reyes和我就把你的游戏机锁到保险柜里,而且你也别想摸到小狗了。”

“你们真是……狼狈为奸。”

女孩气得一蹬腿,敢怒不敢言。

 

 

Reyes不想跟一只狗争宠,但这个短腿大屁股的小家伙狗腿地伸着舌头的样子确真十分讨喜,也许把他带回家那父女俩会高兴得每天搓其狗头都不愿下厨投喂可怜的自己。

但幼稚的嫉妒心之外,Reyes还是希望能带上一直可爱的小狗给Hana,毕竟某人早就给他定好了此行的目的……说真的,几天前他答应Morrison家里可以多一条可爱的小生命的时候,怎么就没考虑“他们的小公寓还够不够让一个狗崽子在这闹腾”的问题?

“您决定要带走这只柯基吗?”

“啊,是的。”听到对方的问话Reyes才猛地回过神来,他正伸手挠着那只柯基犬脖颈处的毛,小崽子享受地抬着头,嘴里发出了舒服的闷哼声,“抱歉,我应该去哪办手续?”

 

目前为止Reyes还对事情的发展比较满意,尽管今天早上他还在因为要给室友跑腿而耍赖地躺在沙发上不肯动半步,然而现在他已经麻木地觉得他们这一家若是相处得融洽也倒是件挺不错的事。

我们看起来真的像一个美满的同志家庭——这样的念头在黑皮肤男人的脑子里一闪而过,在果断地将其抛弃于脑外后他又立即注意到,一个养女、一只狗、和Morrison吵吵和和的同居生活,的确是自己所向往的。

“得了吧,你在追求你的室友,所做的这些都是值得的。”

Reyes嘟囔着对自己说,他拽了拽手中的牵引绳,那只短腿的黄毛小狗正眨巴着眼朝他看。他们还要走一段路才能到家,收容所在城市外围,Reyes想让他们的新成员好好熟悉从他的旧住所到新家的路,不过这会儿……它可能想去路边的消防栓旁待会儿。

“恶……这味道可真不好闻,”男人蹲在路边,看着他领来的柯基犬不慌不忙地抬起腿撒尿,那吐着舌头的呆滞表情看上去真是傻不拉几的,于是嫌恶着道,“你在家可别这么干,小崽子。”

对方解决完生理需求后在原地转了转,而后像是听明白了Reyes的话似的冲他叫了两声,这让后者开始觉得这小家伙没想象中的那么乖戾了。上一个主人留给它的鲜红色三角巾系在脖子上十分合适,由此Reyes倒觉得自己特地带来的那条蓝色狗绳有些多余。

“待会就到家了,上帝保佑Morrison会喜欢你。”柯基犬缓步走到站起身来的Reyes脚边,又朝他叫唤了两声,歪着头的样子呆呆的、有些俏皮,男人不得不叹息着补充一句,“……但也别太喜欢了。”

 

事实证明Morrison和Hana的确是非常喜爱这个短腿的小家伙,东方面孔的女孩一直对它柔软的臀部揉个不停,Reyes也为能看到Morrison嘴角毫不掩饰的笑意感到高兴。这个毛绒绒的家伙才刚到家,他们今天还有许多活要干。

“干得真棒,Gabe。”Morrison抱胸看着自己的养女满脸激动地给家里的新成员添食,不禁想着Hana这么开心全是他热心室友的功劳,也许以后这个不大的公寓会多不少生气,“它叫什么名字,还是说我们得给它取一个新的?”

“它脖子上的牌子写着‘McCree’,这名字真酷!”

Hana溢于言表的欣喜让她此时看上去倒真像一个年仅十岁的小女孩了,她一遍又一遍抚摸着小家伙的头,眼神里跳跃着兴奋的光彩。

“这名字听上去不像只宠物狗,说是好莱坞电影里的男主角还差不多。”Morrison显然也十分热衷于迎接这个新来的成员,他拆开一包新的鸡肉条递到小家伙嘴边,任其讨好般地舔舐自己的手掌心,脸上满是难得的宠溺之情,“我决定叫他‘Jesse’。”

“这名字不错……”

“Uncle Reyes!”黑皮肤男人的话音未落就被表现出强烈不满的韩国女孩给打断了,她抱住她宠物狗的头使劲蹭着,同时嘟着嘴喃喃道,“你就知道向着Daddy!”

被一语中的的Reyes瞬间红了耳根,这时候他开始庆幸自己的墨西哥血统可以将自己的羞赧掩饰得不那么明显,好在Morrison似乎没有在意女孩的话,反倒是佯装生气地威胁她再乱说就把Jesse送回收容所。Reyes可不会放过这次的好运气,他找了个借口逃回房歇息,另一方面……这对相处得日渐和谐的父女,大概也需要一些属于他们的“家庭时间”吧。

 

 

 

天杀的。Reyes怒骂道。

自己上辈子肯定是什么邪恶的大反派,摧垮了主角毁灭了世界干尽了丧尽天良的坏事今生才会如此不快。

他美好的周末又这么泡汤了。没有难缠的案子,没有恼人的文书工作,也没有99片区那帮整日无所事事的警探跑来搞事……他这个周日本应和Morrison一起在沙发上挑部系列电影马拉松坐上一天的。而现在,对方带着他从印第安纳过来暂住的养女去了市里的动物园,他却只能独自在家吃着爆米花和一只臭气熏天的小狗崽面面相觑——拜托,这份爆米花原本还是Morrison买来给他们留到今天吃的。

Reyes措不及防地打了个喷嚏,在考虑到自己是不是该添件衣之前隐约听到了一声几乎轻不可闻的“bless you”,男人有些困惑地呼唤起自己室友的名字,毕竟在他的概念中,家里应该只有他自己一个人才对。

“真是见了鬼了……”

Reyes皱眉,Morrison应该早就和Hana开车去动物园了,而不是跟往常一样口上喊了出门实际却在房间里拖拖拉拉地收拾行李。他回头看了看,公寓内仍是一如既往的冷清,至少在他目之所及的范围内,只有Jesse风骚地叉着腿趴在沙发边的地板上,摆弄着他的玩具球。

男人莫名又打了个喷嚏。

他轻擦了擦自己的鼻尖,决定去二楼房间里拿件外套,此外——顺便检查一番家里是否真的没有一个不慎打草惊蛇的愚蠢入侵者。

“Jesse,趴在原地别动。”

名叫“Jesse”的柯基犬懒懒地瘫软着全身趴在地上,眼珠不时向上滚动偷看他的这位主人,后者将其当成了对方“我会好好听话”的回应,在起身之前挠了一把它头上的软毛。

 

天杀的。Reyes第二次怒骂道。

倒不是因为家中发生了没有任何不速之客而他却听到了声响这种超自然的事件,毕竟幻听之类的说法大多可以解释这些现象,而Reyes从不信鬼神这些东西,反而是——休息日接到警监的电话这点让他觉得尤为糟糕。

天气开始转凉,于是窗户外刮进来的风也带上了丝丝寒意,仅在上午九点左右天空就开始变得阴沉起来,黑压压的,正如Reyes现在的脸色一样。

男人套上了他的黑风衣,在出门前感受到屋内的冷寂而惊觉着带上了窗,Jesse仍乖乖地在沙发边上缩着,在看到楼梯处走下来的Reyes时伸出了他团在一堆软毛中的小脑袋。

“Jesse,我现在要去局里一趟,你能好好看家吗,伙计?”

Reyes象征性地交代着,他当然知道Jesse不会做出任何回应,但这是它第一次独自守家,男人对此不免有些忐忑,然而就在他驻足准备给小家伙倒上中午的口粮时,对方轻声地朝他“汪汪”了两声。

“你一定是饿了,”男人自说自话道,尽管Jesse比他所见过的其他宠物都要通人性许多,他依然不指望这个小崽子会成为他日常看家时的最佳陪伴者,“我会在晚饭前回来的……如果警监心情好的话。”

在Reyes的眼里此时的Jesse只是似懂非懂地吠叫了几声,偏着头圆睁着眼的表情相较之前增加了不少灵气,尽管不像那些气势威武的大型犬那样有震慑力,Reyes还是决定将他们的家留给这个小个子看管。

 

Jesse这个小崽子,一定会成为他们家里有爱的一员的。

——放他妈的狗屁!

Reyes此刻无比希望三小时前产生过这个想法的并不是他本人,把整个公寓交给时时刻刻等着主人离家而大胆胡作非为的小狗崽子的做法是何等愚蠢!他只去警局交了一份文件就被告知问题已经得以解决,而就在他急忙赶回来生怕Jesse在这降温天患上感冒的时候,这个短到快没腿的家伙居然搞出了这么一个烂摊子。

“好吧,谁能告诉我究竟他妈的发生了什么?”

客厅的衣帽架嚣张地横在沙发至厨房的道路中间,上面本来挂着的外套及套头衫杂乱地铺在地面,那上面甚至还有恶心的、土黄色的毛发;撕开的包装袋里的狗粮搞得遍地狼藉;茶几上餐巾纸盒里也空无一物,取而代之的是满眼的白色碎纸……要不是种种显而易见的证据,Reyes恐怕真要怀疑他们家来了贼。

“Jesse,撅着你的大屁股给我滚出来!”

Reyes怒不可遏地喊着,他发誓要把那个调皮蛋锁进笼子里好好关上几天,如今家里乱成这个破样,小家伙居然还不见踪影。现在好了,他恐怕得一个人把这个贫民窟一般的客厅给收拾干净了,更糟糕的是,估计还得打扫楼梯旁的那坨……谁说已经教会Jesse自己上厕所的来着?!

男人独自骂了半天娘却依旧没有听到任何回声,他们新来的宠物犬至少应该记住了它自己的名字才对,这让Reyes不禁开始思索着家里是否真出了什么意外,他小心翼翼地提着步子上楼,刚走过拐角准备进入最靠外的自己的房间,就猛地撞上了一个小身影——

 

“呃……这不太妙啊……我本来想在你回来之前把外头收拾好的,没想到睡着了……”

这个张了一对毛绒狗耳、留着妹妹头中分发型、套着对于他来说显得过于肥大的白T恤、脖子上还挂着Morrison从德州旅行回来带给他留作礼物的牛仔帽的小崽子,究竟是从哪冒出来的?

“这他妈……”

“嗨,Reyes。”显然对方在第一时间就看出了他的疑问,而后揉着睡得迷糊的双眼朝他露出了尴尬万分的神情,“我是Jesse。”

 

TBC.

 

 

 

逼逼两句:

 

完全不知道写了什么JB玩意……还是不逼逼了(泣

这两天没法去网吧玩屁股只好把之前列了大纲的文拿出来了,老李他们过几天要去暴雪嘉年华估计也快没得直播看了,天赐写文的好时机啊(你走开

更还是会好好更的,毕竟大纲列好了也完善了好几遍XD 不过这篇目前只是占梗(5+1梗还蛮常见的,也不知道有没有撞orz),会先把其他的肉梗先写完了再稳定更的嘻嘻嘻

虽然写得乱七八糟但还是希望点进来看到这里的人能看得开心呀【没人理



评论(36)

热度(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