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深山老狗

【头像画师:Somilk】
写故事,自娱自乐。不混圈,产完就跑。

【授翻】【OW】【R76】Ruinous Attraction

标题:Ruinous Attraction

作者:jastra

配对:Reaper/Soldier:76 | Gabriel Reyes/Jack Morrison

分级:NC

警告:作者没有添加警告

附加标签:手活 pwp 羞辱 化友为敌 混蛋瑞破

简介:

指挥官Morrison在读过关于暗影守望的报告后不禁暴怒,他认为这些负面的流言会毁了守望先锋,它所代表的“正义”也会遭世人怀疑。

Morrison要求Gabriel好好解释这一切,但是事态脱离了他的掌控。他试图阻止Gabriel的步步紧逼,然而却发现自己没法压抑住对于那个企图抢走他指挥官位置的男人的欲求。

对于Gabriel夺走他一切的做法,他只是听之任之。

备注:(这里就不翻译啦,以防万一还是标出来,这位洋妞太太也是可爱得很呢2333)

EDIT 1708: Fixed few mistakes involving Jack's name. 
Rating just to be safe.

I don't even own the game yet and I'm in Overwatch hell! Someone please save me. I had to get this out of my systemsince there is not enough fanart or fics of these two.

I'm completely obsessed with these two and while I'm rusty with love scenes, I had to make an attempt.

This was supposed to be short...

(末尾备注)

If this is more M rated, please lemme know,I don't want to misguide people to think they are gonna get some hot sexscene... I mean I'm writing one really non-consent stuff so I wonder if this isexplicit enough.

 

---

Lo主翻译十分垃圾,如果仍有喜欢这篇文的GN请一定要去ao3支持原作者哇!戳戳文章下方留下kudos!感激不尽!

原作地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7136573?view_adult=true

授权截图:



---

 

 

正文:

 

当Jack Morrison审阅他手里的那份报告时,不觉轻微咬紧了牙关,他感觉身上的血液仿佛都倒流着、直冲向脑门了。现在他终于知道,将这一摞摞卷宗送来的那人面色为何透着如此的糟糕与绝望。

战地指挥官Morrison对暗影守望的信息还所知甚少,而直到这些文件被交到他的手里时,他才完全意识到此般发展的可怕之处。这位头发渐灰的男人甚至没敢想象这份报告将会掀起怎样的轩然大波,若不是不合时宜,他还真想就这么把这些糟糕事从头脑里一扫而空。

这份报告列举了近来臭名昭著的暗影守望所做出的种种犯罪行为与违法勾当,Jack一一扫过那些关键点——那可真不是什么美言佳句。浏览这些摘要时,Morrison感觉他的漂亮金发正在一秒一秒变得花白:暗影守望在他的眼皮底下进行着恶劣的战争性犯罪活动,对此他竟全然不知。我会被联合国的那帮家伙撕成两半的——Morrison痛苦万分地想着,而今他竟不知到底该自嘲还是咒骂才好。

战地指挥官一把将这些厚厚的卷宗扫落在地,他无奈地将脸埋入掌心,尝试理清自己的思绪进而做出下一步动作。尽管这会他同样不愿见他的好友,要想自保其身的话,还是听取Reyes的意见再行动会更为稳妥。

“他们会要了我这条老命示众的”仿佛老了几十岁的指挥官大声地抱怨着,他十分清楚,守望先锋必将遭遇巨大的麻烦。

 

对于守望先锋,特别是对于他自己来说更糟糕的是——这两百多页文件的每一页,几乎都出现了Gabriel Reyes这个名字。显然建立暗影分部及其后续的运营都是Reyes的主意,他们的行动没有经过联合国的准许,并且还打着和平与正义的名号犯下了无数罪行。就因为此前Morrison没有发现这些,最终责任便会稳稳落在他肩上,与此同时,他的领导和组织能力也将毫无疑问地受到质疑。

过去的几十年来,他们二人之间的关系不断恶化,Reyes也的确从未接受Morrison在智械危机之后成为了指挥官的这个事实。董事会对他不予理睬的做法更是令这个男人无比愤怒,当他确真退居了二线并不得不听从Morrison的命令时,反叛的种子便在脑内生根了。

尽然,他们平日一同交谈、一同行动、一同商定各种事宜,但毋容置疑,自己的大部分决定都与Reyes极为不和。既然捋顺了这些缘由,也就没必要惊讶于现在这些情况的发生了。

 

该死,我为什么不早盯着Gabriel——金发男人怨恨地责怪他自己。既然守望先锋并不如之前那样在公众和联合国面前备受期待,他就更不该留给Reyes去做……那些事的机会!他们二人之间不同的决策方式造就了那日益扩大的隔阂,也许现在的相安无事都只是因为这些年来的情谊罢了……毕竟,他们曾是伙伴。

“我从没料到事情竟发展至如此地步。”Morrison捏了捏鼻梁上头的部位,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过去这么些年,他眼周围的皱纹变得愈发明显,看上去总显得精神疲惫。相比现在来说更得优先处理的暗影守望一事,堆在桌上的那些繁琐的常规文件就如同黄粱梦一般。红木桌上的文件涉及恐怖活动、帮派斗争以及智能机械和人类之间的边境纠纷,他真的宁愿处理这些琐事也不愿碰那个有如噩梦一般的案子。

我必须得了结这些事,若再放任暗影守望之类的组织不明不白地成立起来,守望先锋就真的完了,我和Reyes不能再产生分歧——Morrison想到这点时,不觉看向了装饰在墙壁和书架上的那些他和Reyes的合影。

“为解决这件事我会不惜任何代价……我们能把它处理好的。”头发泛灰的指挥官轻声嘟哝道,努力使自己安心下来。如果想让守望先锋恢复正常运转,就不得不令Gabriel离开这个组织——知晓这一点令Morrison十分痛苦。

他早已传了令叫他的老友过来,他们得谈谈关于如何应对此次危机的事。

 

Morrison发自内心地想要相信Reyes是真的将这个世界的利益置于心上,但是就让世界免受危机、维护世界和平这一事来说,他没有任何权利去做那些诸如绑架谋杀之类的事!这发展老早就脱离了掌控,如果Reyes不得不为此承担责任的话,那他也是应该的。

Morrison深呼吸了一口气,大手顺插进他几年前就开始发灰的金发。这位指挥官悲哀地发现,要不是有这领队的重担,自己或许还能看上去年轻点儿,对此他不禁挤出一声苦笑。

呵,我还从不料这重压竟会让我如此难堪——Morrison有些好笑地想……就像其他的特工一样,这些年他并没有时间和精力去谈什么恋爱,自然地,也没能找到可以同自己组建家庭的那位终生伴侣。于是他又想,在他们的青年时代、智械危机那会儿,他和Reyes倒是非常亲密,但这段关系最终也毫无结果。并不是两人不想深入地约个会什么的,而是唯恐这么发展下去,二人之间的共事关系会变得复杂起来,或许还会带来一些潜在的危机也说不定。

Morrison轻轻笑了笑,想着要是当初接受了Gabriel的请求并真的和他深入交往的话,事情会不会变得不同……那黑皮肤男人的要求迫切又坚决,他是真的希望Morrison完全成为他的人。在意大众眼光,同时又生怕错失晋升机会的自己并没能寻求着发展与Reyes的这段恋爱关系,也许这个决定确真加深了他们之间的隔阂。然而,这些年两人之间的性/张/力(sexualtension)却丝毫不减,有时还甚至变得越发疯狂。

赶紧退休算了——没想到自己竟也会这么想,指挥官在脑内轻叹。然而看着世界上的那些不公平不公正就这样发生却不管不问并不是什么好的作为。他和Reyes都尽力地去做正确的事,尽管他们的处理方式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变得越发不尽相同。Morrison深深地关心着这个世界的安危,并坚定地相信着守望先锋所代表着的正义,坚定地相信——它有能力让世界变得不同。没有什么事是完美的,他们都尽力而为了,而对于Morrison来说,这就足矣。他单纯只是不想让事情变得越来越糟,如果牺牲Reyes的职业生涯能够拯救守望先锋的话,那也只有这条路可选了。

尽管Reyes一定不会接受他的决定,不想让事情变得难看的话,他必须将其完美解决。

 

 

Morrison正倚靠着桌子,猛地抬起头将视线投向了他办公室门口,GabrielReyes没敲哪怕一下就推开门走了进来,脸上还挂着那禁/欲且冷酷的表情。岁月待他不薄,这位留着胡子的黑人看上去比他的指挥官还要年轻。

“战地指挥官Morrison,你刚叫我——”Reyes朝他打招呼时带着嘲讽般的腔调,那假笑里隐藏着的深意令Morrison有些不悦。

“把门关好,锁上门……”金发男人生气地喃喃,他不想让人打扰他和Reyes的谈话,于是按下开关,合上了房间里的百叶窗。Reyes脸上浅浅的假笑越发放大,他听从Morrison的话,锁上了门。

“闹出事你就想到要见我了?”较黑肤色的男人眼神里带着些狡黠,含沙射影地嘲笑他的指挥官。Jack得咬紧嘴唇才能克制他厉声反驳的冲动:Reyes总是知道怎么让自己对他咬牙切齿,并且还对此得意洋洋。

Gabriel从不对身处高位的Morrison表现出半点尊敬,但后者却也不总在乎这些等级尊卑之类的屁事,由此Gabriel的目中无人便再一次被他忽略不计了。他和Gabe曾患难与共,不管自己是不是指挥官,在他心里他们二人永远都是平起平坐的。注视着自己的这位同伴兼好友的这会儿,金发男人却不可遏制地感到愤懑。就算他们是如此性格各异、争吵不休,他依然全身心地相信着Reyes,对于Morrison来说,Reyes对他的所作所为简直就是一种毫不讲理的轻视、一种毫不掩饰的侮辱。

 

Morrison有些过于激动了,但毕竟守望先锋很可能将在他的面前土崩瓦解,而Reyes却是造就其境遇的原因之一……那家伙怎么全然不透漏自己暗影守望的事?!

“Reyes,坐。”Morrison轻声命令着,示意对方坐在自己桌前的座椅上,但是留着胡须的那男人却以一种玩味的目光作为回应,而后窃窃发了出一声轻笑。

“多谢了Jack,不过我还是站着吧,想必我不会在这待多久。”Gabriel低声道,而后向Morrison走近了一步,轻松得仿佛置身事外,“所以你拿到那份关于暗影守望的报告了?不觉得我们的方法很见成效吗?”

Morrison从桌上拿起报告便把那醒目的“暗影守望”四个大字贴到他眼前,黑肤色的男人爱极了对方这跳脚的样子,他轻蔑地挑了挑眉,眼神里带着邀功的意味。看这位好友不受控制地露出因愤怒而面红耳赤的样子真是一种享受。

“我操你的Reyes!没经过我同意就组建‘暗影守望’,你他妈的到底在想什么?你打破了所有的条例规定,组织的那些见不得人的活动甚至还违反了日内瓦条约!”这位战地指挥官差点就要朝Reyes大吼了,后者却还对此满不在意,“守望先锋的存在都受到了威胁,要是让世人发现,组织真的会被解散的——”

金发男人悲痛着咆哮,他所露出的那样绝望的神情,想必任何一位守望特工都不曾见过。

 

Gabriel轻抬起头,打量着那位守望先锋指挥官认真分析着当前形势的表情。Morrison从不在组织的任何人面前表露他的真性情,就算是最紧急的情况下也能努力保持冷静,然而现在,这个男人却仍是毫无防备地告诉自己他的真实想法——即使在二人经历了这么多年的争吵与不和之后。

Morrison不时会忘了他与Gabriel之间存在着多么巨大的隔阂,毕竟他还相信着他们二人是亲密的战友。显然,较黑肤色的男人对他的态度不止一点冷淡……尽管如此他们彼此之间还是悲哀地相互吸引着。

“他们会要了我命……”Morrison不由道出了自己的想法,而Gabriel却仍站在那儿窃笑,猫儿一般轻柔地绕过那张红木办公桌,手指划过桌面,感受其做工精湛的材质。Reyes靠近自己的方式令Morrison感到奇怪且不适,那人的动作优雅而性感,莫名地,Jack总觉得作为自己好友的这个男人正在欣赏着他自己未来的办公室。对方像扔废纸一般地把那些文件扔开,Jack却发现自己就这么凝视着对方深邃的黑眼睛,无动于衷。

“在我看,他们谋划这事已经有段时间了。”Reyes阴笑着回应,他眼里毫不掩饰的热情与占有欲令Jack终于移开了双眼。Gabe英俊迷人得正如他们初见的那天一样,非要说今时往日有什么区别的话,那就是——这个黑皮肤的男人,甚至被岁月赋予了更多的魅力。

“也许吧。还有你带领的‘暗影守望’恐怕还会为其备好足以搞垮守望先锋的军资弹药也说不定。基于你的种种作为,我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Reyes。我是指挥官,我必须了解所发生的一切,但为什么对于这些事我都全然不知?”Morrison怒气冲冲地质问着,Gabriel却就像平日里与自己调情的时候一样,正扯出他那嘲讽却性感的露齿一笑。

“Jack,你倒是说说,你会授予我们这些权力吗?我们可是拼尽吃奶的力气来解决全球性的危机了……要我说,暗影守望做得可比你和你的童子军队要好多了。”Gabriel的语气里带着些冷漠,走到好友面前时低头挑衅般地靠近对方。Jack发怒着猛地一拍他的红木桌,文件一沓沓地散了开来,他侧眼看向他的好友,对方正倾身抵着桌子,轻描淡写地回望着自己。

“我们才不是这样!操他妈的Reyes,我们应该代表人道和人性,守望先锋不是那种专搞破坏、制造混乱的组织,更不该涉足绑架、折磨、甚至谋杀!”Morrison接近暴怒了,对于摆出一副看戏姿态的好友完全失去了耐心,而对方却半眯着眼,看起来更加沾沾自喜。

Reyes的眼神里透着恶劣及轻微的报复式意味,他越发靠近他的好友,并将手放在后者的肩上,触碰那具结实且肌肉分明的身体。这种感觉阔别已久,看着对方启唇露出嘲讽般的假笑贴近自己,Morrison惊讶得说不出话。

“看看你这些年都做了些什么?特工们成了公众的傀儡,在联合国的强加束缚之下,正事永远都办不了几件……”Gabriel开始爱/抚起了自己好友的后背,动作极具诱惑,像极了一个饥渴的捕食者。

“承认吧Morrison……看完这些文件,我断定你已经意识到了,我们过去的三年的干的事比你们十年干的都要多……我们不受管制,能平息任何威胁到全球安危的事。”Gabriel说着手掌下滑到了Morrison的身侧,而后者到现在还全然没有推开他。也许对方还沉浸在对自己不加掩饰残酷性情的惊讶之中。

从Reyes的眼中这位指挥官看到了鄙弃,但还有一些他没能清楚意识到的……黑暗,以及,Reyes对自己多年来不曾磨灭的占有欲。Gabriel一直如此渴望、如此迫不及待……那黑暗简直都要把自己给吞噬殆尽了。

Jack简直疲于去掩饰他脸上快要显露的不安和困扰,Reyes靠得太近了……显然,他在玩弄自己。

“Reyes……为了守望先锋着想,我得把你给开了,还要禁止暗影守望的行动……这不是自保,是为了顾全更大的利益才……”战地指挥官开口说道,但他的话语还是被好友干巴巴的笑声给打断了。Reyes又靠得越发近了,他望进了Morrison蓝灰色的眼眸里,那其中闪烁着担忧和困惑,眼神却锋利依然,至此,他咧嘴笑了笑。

“也许你才是那个应该被降级甚至革职的人。”Reyes低声着嘲笑道,威胁式的言语令金发男人有些瑟瑟发抖,“守望先锋早已过时了,Jack,世道已经变了,这些所谓的‘英雄’再也没能力保证这个世界的安全了。我创建暗影守望就是为了避免那些官僚主义的束缚,进而做出改变。”

留着胡须的男人平静地解释着。

Morrison后退了一步,他的腿却不慎碰到了桌子的边缘。Gabriel又在自鸣得意地假笑了,那人进一步地走近自己,好让他们的身体尽可能地相碰触。显然,这会暗影守望特工正戏耍着这位将会在众人眼前身败名裂的守望先锋指挥官。

 

Morrison实在是不懂,难道Gabriel做这些就是为了看自己堕落然后被革职吗?他真的就这么憎恨自己?继续这样下去,自己将失去所有的主动权,守望先锋也将随之陨落……

“承认吧Morrison,你的那种方式根本不起作用,你再也没法拯救任何人了。”Gabriel以一种极其诱惑的方式爱抚着另一个男人的侧脸,用气音轻声道。

他环视着墙上和陈列柜里无数的战利品和奖牌,这些是颁给Morrison以纪念他的勇气、荣誉以及出色战绩的标志……然而对于他来说,这都是过往云烟,这整间办公室都如同只停留在过去的荣光里一样。当Gabriel注意到墙面上有多少张仅仅只有他们二人的合影时,故意朝面前的男人露出了一个假笑。他早已向自己发誓,不论发生什么,他都要亲眼看到他的这位好友被深深羞辱。

“你会被上头置若罔闻,更合适的人将会取代你的位置,然后守望先锋也会改弦更张,变得更顺应当今时代。”Gabriel半眯着眼低语,Morrison则因他好友将那些阴暗的心思和计谋全然托出而惊讶不已。

感受到好友正用他的手指爱抚着自己的金发时,这位指挥官浑身开始战栗。他想叫对方停下,却找不到合适的理由。他被好友深邃的、闪烁着恶意及占有欲的黑眼睛给蛊惑,不能自已。

 

“你做这些事就只是为了让我难堪?就只是因为这些年一直以来的妒忌?”Morrison问道,拼命忍耐住想要朝对方来一拳然后一把推开他的冲动。他不敢相信自己竟到了这时还想着把Reyes当成自己的朋友看待。

“谁知道呢,”Gabriel笑了,紧接着又朝Morrison露出了一个危险的笑容,他的手不动声色地游走在对方的脖颈及背后,“这其中有一件事倒是可以确定,那就是——没有你引导的话,守望先锋一定会走上一条新的道路。”

Reyes在耳旁轻语,Morrison却因此而怒得咬牙切齿,不由得紧紧抓住了红木桌的边缘。

“也许不慎从这高位摔落之后,还能有像我们这样的不起眼职位给你立足,Jack……你这个优秀的童子军,就准备好服从上头给你的那些狗屁命令吧……”Reyes冷笑,嘴角带着得意的自信,他缓缓靠近对方,就差在指挥官的唇上戏弄般地留下一吻了。

用脚趾想都知道,Reyes早就想成为新任指挥官了,如果自己的事业真的像他说的那样一落千丈的话,其他守望先锋的人或许也落不得什么好下场,但是Morrison认为对方做这些只单单是为了更加羞辱自己而已。

“也许发生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只是个好士兵,却不是什么操蛋的好领队罢了。”Reyes补充道,这一次Morrison终于难以控制地举起手朝Reyes的脸上重重打出了一拳,可惜对方也和自己一样接受过“超级士兵计划”的训练,简简单单地便在那之前便抓住了他愤怒的拳头。

“一直这么易怒哈,Jack?”Reyes窃笑出声,毫不留情地朝下扭过Jack的手臂,后者气得直咬牙——Gabriel的近战技巧一直优于自己,然后这次他又轻松地赢下了这场搏斗。

“我发誓我不会让组织就这么被毁灭、被改造的……我会全力抗争,守望先锋必须象征着和平与公正。”指挥官反驳道。Gabriel靠得是这么近,近到能让人感知到这个黑皮肤男人身体传来的温度,那体温极具诱惑,惹人迷醉,叫Morrison甚至渴望起了某人的碰触——这些令他想起了他们年轻的时候。

 

“我知道,”Gabriel在对方身旁威胁般地耳语,与此同时他的手正粗暴地紧捏着对方的下巴。男人的眼神里带上了危险的意味……就好像他马上就要做出什么令Morrison堕落的事情一样。他想看着他的好友毫无尊严地在地上爬,看他被羞辱得再也站不起来……现在自己只能干些苦差事,而不久之后却能拥有所有的一切,“这才是真正有趣的,Jack,这就是为什么我想要你永远待在我身边……”

留着胡须的男人终于还是倾身吻住了他的指挥官,那亲吻异常饥渴,席卷着一切,不容拒绝。

 

Morrison的大脑在那瞬间变成了一片空白,他的注意力只能集中在Reyes在他身侧游走的左手,以及那男人亲吻自己时唇瓣温暖的触感。这突如其来的吻引出了那么多过往记忆的回溯……尤其是,智械危机期间,二人草草结束的那激情的初次相吻。金发的指挥官刚轻微地分开自己的唇,Reyes便趁虚而入,将自己温热的舌头伸进了Morrison的嘴里,好让对方快快回忆起内心深处对自己的渴求。

Morrison感觉自己的脑内一片混乱,困惑、愤怒、阴谋论如潮水般向他涌来。片刻之后,他却只想环住自己好友的脖颈深深回吻,让两人之间那微妙的性张力终是得以解决,尽管他真的不该这么做。这样的暧昧曾发生过许多次:Reyes亲吻他、抱他、想要和他上床,可是每一次Morrison都将对方推开,只因为不想让事情变得更加不可收拾……但他实在不明白为何他们又做起了这种事,还是在……这种时候。

Jack一直承受着过重的压力,这几个月来他总想着要抽空来找点乐子、放放松,亦或是找个机会来减减压,然后让其得以缓解些许。尽管Reyes方才和他交流的那些事情令这重压不减反增,但是Jack却莫名觉得对方的拥抱是如此吸引着自己,令人心安。

 

指挥官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会看着事情发生而不作为,现在他就这么傻傻站着,任Gabe爱抚并亲吻了他如此之久。然而就在Morrison正要去回吻Reyes的时候,后者将手伸到了他下身的勃起处,隔着他制服的布料色情而恶意地感受着那玩意的形状。指挥官赶忙挣脱开对方的手并一把将其推开,红着脸无力地想擦干净嘴唇上的痕迹。

Gabriel不怎么友善地朝他的“指挥官”笑笑,他似乎十分享受这样的局面。男人轻轻舔过嘴唇,狡黠地看着自己的伙伴,脸上的自命不凡较以往更甚。Morrison居然放任自己肆意妄这么长时间,黑人特工总觉得更加有戏了。

“Reyes你别他妈跟我乱搞,滚出老子的办公室。”Jack近乎咆哮,然而Reyes却丝毫没想要离开这个房间,毕竟……他还没达成他的目的。

房门紧锁着,他们不会被任何人打扰。Reyes绝不会放过这个来之不易的好机会。改造守望先锋的计划早已提上日程,Morrison绝对没有任何可能从中作梗——

这个男人是他的人了。

 

“我不会走的,我们谈到的这个节点还没令我满意呢。”Reyes轻声窃笑,深邃的黑眼睛直直注视着他的战友。Morrison在脑内咒骂,他得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Gabriel总是知道如何操纵自己的情感……如今就算想拒绝成为他的玩物恐怕也无济于事。自己的身体已经对他的爱抚做出了反应,要想拒绝这个与自己相识十多年并且具有超凡魅力的黑人特工简直太难太难了。

Reyes知道自己的一切,当然也知道该如何控制自己。

当Reyes再一次靠近的时候Morrison想要反击他,却发现自己的身体不听使唤。这位战地指挥官紧张地咽下一口口水,他的好友又靠近了,那双大手缓缓地环上了自己后背,极富暗示性地抚摸、疼爱着那里的肌肤。Morrison的呼吸变得越发急促,在Gabriel的手掌摸上大/腿处时,他不由地轻轻颤动。


 >肉的部分放微博了,怕lofter又搞事< ←戳戳这里

 

Reyes终于在放手准备离开的同时放声笑了起来——

“滚出去,Reyes……你他妈的现在就滚……”Morrison有气无力道,他对于现在堕落的自己恶心到了极致。

“没问题,我已经得到了十分叫人满意的反馈。”Gabriel坏笑道,在离开房间之前留给Morrison一个会意的眼神,留下他的指挥官一个人痛苦地挣扎在罪恶边缘。

唯有一件事是得以确定的——那就是他会要把Morrison,他的昔日好友给渐渐弄得满目疮痍。

 

Fin.

 

逼逼两句:

选这篇文来翻的原因其实是我想看76爸爸被你噶撩得无心还手的样子,满足了我的邪恶妄想(你他妈  然而只会写甜文的我是无论如何搞不出黑化噶比的,哎反正是pwp就不要管噶渣不渣啦,安心飙车就好XD

lo主英语渣得很,去要授权其实还是抱着想努力尝试一下的心情的,也许真的毁了别人的好文章……虽说尽力调整了语序做了beta,但还是翻得很烂,增译可能也不那么准确……唉,就很烦,很蓝受

不管怎么说会好好加油争取下次做得更好的orz

虽然只是手活,但还是希望读者老爷们上车开心呀^q^


评论(12)

热度(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