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深山老狗

【头像画师:Somilk】
写故事,自娱自乐。不混圈,产完就跑。

【超恺】我的弟弟不可能那么可爱【秘密合伙人AU】【HBto阿离】

CP:超恺

  

*设定是沿用笨熊第一季的秘密合伙人AU

*部分情节沿用《我的妹妹不可能那么可爱》动画,恺开和桐乃酱一样是地下党宅男

*篇幅原因所以超恺only

*时间原因就检查了一次,明天再来捉虫

*宅男设定所以有时会轻小说风

*重要的话写在前头:

 

如题这篇文是给小黄鹂@AIRI 的生贺文888888 至于为什么是秘密合伙人AU,算是对拖我入坑的那篇《暗》致敬吧w 【 好吧我知道我又圈不上,有好心人帮忙圈么TUT

写得糟糟的希望你不嫌弃TUT 

……………………我错了又拖了一天orz    昨天赶到十一点半才写完,结果发现家里没网orz 过咩呐TUT 顺便有人知道惠普的笔电网络受限除了拔路由器还有其他办法处理吗,在线等,急

 

正文:

 

<不要对我这么温柔,

你叫我该怎么面对才好?

一直对你冷眼相待的我,

早已看不清你的模样了。>*

 

>>>00.

 

其实邓超觉得他的弟弟是个挺害羞的人。

 

“哈哈哈陈赫你活该,叫你小子阴我!”沙发上的郑恺高高地翘着二郎腿,一晃一晃地,右手掐着他的肾机粗声粗气地嘲笑电话那头的好友,“遭报应了吧?嘿嘿嘿看你下次还敢不敢。”

陈赫那边不知道是回应了什么,郑恺又晴转多云般地“切”了一声,似乎满脸不高兴的样子换了个姿势直起了身。茶几上无辜的饮料险些被他的动作给碰倒,还好这小子反应还算不错,身子一倾就将其接了个正着。

“哟,”邓超刚从楼上下来,见着这稍稍有些喜剧般的一幕,顺口调侃道,“少侠身手不错。”

“……”

一如料想中的,对方又没有回应自己显然并不幽默的搭讪……行行行!真是活久见,什么时候连和自己的弟弟说话,也需要搭讪了?

 

好吧和虽然上面的描述似乎有些出入,然而邓超还是觉得,他的弟弟郑恺,之所以总对自己这幅爱理不理的样子,一定是因为害羞。

然而不怎么愿意搭理自己的弟弟,不管怎么说,都实在、完全、一点都——不可爱。

 

 

>>>01.

 

然而一切改变命运轨迹的差错都发生在某一天的早晨。

这天邓超和往常一样,按照他平日一贯的活动路径去楼下的公共厨房倒早餐牛奶、抹好果酱叼起吐司、最后折返回客厅准备正坐就餐。

今天的起居室似乎格外安静。尽管是人人都该休闲放松的周末,他们工作永远不知停歇的家中女王杨颖却早早就跟还在搓眼屎的自己道了早好,说是去市体育中心陪客户老爷了。郑恺呢,要么就还在他的小被窝里呼呼大睡,要么就又躲在他进不得他人的房间里与世隔绝。

邓超觉得第二种的可能性要大得多,毕竟方才指针还正敲过了“10”的刻度,而郑恺的房间——一直就像他们家的未解之谜一般,谁也未曾得到过推门进去的通行证。

而正歪在沙发边想关于探究弟弟闺房之类云云的邓超,也没有这个猥琐胆儿去证实他天马行空的各式猜想,毕竟他弟弟的起床气,可是他们一家上下一致通过,万万不可惹的。

 

液晶电视的屏幕里正播报着不知哪位巨星的花边新闻,邓超漫无目的地切换着频道,而那些节目的无聊程度就和他现在连连的哈欠一样。虽然如此兄弟家族的邓少爷还是不愿挪动他的屁股回公司里坐着,常年在电脑前“练就”的一身疾病还未痊愈,难得的周末假期可得好好荒废一下。

“顺丰快递,有人在吗?”

这伴随着门铃的一声呼唤可把还瞌睡着的邓超鼻涕泡都给吓醒了,赶紧扔开手中遥控器去给勤勤恳恳的快递员小哥开门:“在在在,诶?什么快递啊?”

“我要金坷拉……是你吗?请在这里签字。”

……风太大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

“我要金坷拉先生,你知道的,”不理会邓超跟早上起来错吃了屎一样的表情,快递员气喘吁吁地说,“这附近居民楼还住了很多女客户,没有问题的话请在这里签字。”

“……挺有个性啊小哥。”

邓超阴阳怪气地应了一句,一把抢过快递员手中的笔,龙飞凤舞地画了几下,就把对方打发走了。

这前脚刚把眼神微妙的小快递员儿踹出去,邓超装作不经意地瞟了瞟桌上的纸箱,心下一沉,右手便不由自主地掠过了收纳盒里的剪刀……

“和哥哥……”邓超读到这里不自觉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字眼,“和哥哥恋爱吧?!!我勒个去还是R18?!!!!”

 

 

>>>02.

 

“R18R18 R18R18 R18R18 R18R18哥哥哥哥哥哥哥哥……”邓超正以一种极其怪异的姿势拿着手里包装精美的游戏外壳念念有词,丝毫没注意到他弟无声地靠近,嘴里依然孜孜不倦地念道,“不是吧不是吧我一定是看错了等等这个是baby的吧恺开那个孩子不可能的啊恺开他的话……”

“没事吧你?”

“哎恺开!”邓超吓得手一抖,待他快速地反应过来心下却大呼不好,赶忙眼疾手快地把手里的东西藏到背后,“恺、恺开,你怎么在这儿?”

“这是我们家啊,再说你今天休息,我就不能休息啊?”郑恺一脸奇怪地回答,看邓超这幅神经兮兮的样子不禁伸头过去看,“你藏什么呢?”

“没有没有没有!”

邓超只觉得自个八成脑袋都要摇掉了。

“谁信你……”

此时的邓超暗下呼着大事不好的同时,郑恺已经注意到了茶几上半开的纸箱,包装不尽相同的其他游戏正大大咧咧躺在那儿——包括突出的、亮晃晃的“R18”字样。

“……你拆我包裹?”

自家弟弟阴郁的声音叫邓超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忙不迭解释:“不是,恺开我不是故意的……”

“来一下我房间吧,”郑恺抱起他沉甸甸的快递箱斜了斜邓超示意道,“有事情咨询你一下,人生咨询。”

 

邓超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第一次进郑恺的闺房,不,房间是这样一个修罗的气场。

比一向在印象中乖巧的好弟弟高出了不少的他现在正被对方强制压着肩膀坐在床上,郑恺本人却没有丝毫自觉地凑到他面前,温热的鼻息交汇,而他的手……却指着自己的鼻子威胁道:

“这件事情你要替我保密,懂吗?”

“等等懂什么懂!”邓超虽然很高兴弟弟一天之类和自己说了这么多次话,但是还不至于疯癫到这样的情况还颇有兴致地因为他温吞的声线无故认罪,“什么事儿啊?”

“嘛……接下来我要告诉你的事。”

接着只见这故作神秘的小屁孩转身打开了桌上的笔电,手指飞快地敲下几串编码。邓超这里的角度能从他专注的瞳孔里看到绿色的字母排排扫过,没过几十秒,对方干净利落地一打回车,对面墙上便开了一个暗门,而那后面是……

“乙女游戏!!!还有手办周边!!全部都是我花了很多心思收藏的!”

 

所以那个骄傲的语气到底是要怎么样……

“我说……恺开?”邓超扯出一个笑,努力让自己的语气显得自然几分,好让对方不至于察觉到自己无数弹幕划过脑内的复杂心情,“呃你说这些全都是你的?”

“是啊我的,”郑恺正把暗门后柜子里的杂物小心翼翼地堆出来,回答显得有点漫不经心,“有什么问题吗?”

“可是这些是……该怎么说,那些宅男才玩的游戏啊。”

邓超回忆了一下现在还在脑海里挥之不去的“和哥哥恋爱吧”几个大字,斟酌一番决定选择性忽视它。

“而我是继承家族事业的一员,所以应该把这种无聊的兴趣戒掉对吧?”郑恺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回过头以某种难以形容的深邃表情直视着邓超,“我知道。”

“所以?”

“那又怎么样?”将大小不一的游戏盒重新码好,而后不加选择地拿起最上方的第一个横到邓超眼前“这是我喜欢的东西,看到了吗?如果觉得恶心或是我有哪里不对的话就直说。”

“不恺开我不是那个意思,你没有什么不对的……”邓超有点被对方先入为主的概念弄糊涂了,抱着不想让弟弟伤心的心情违心道。

“意气用事这一次而已,”郑恺抬起头,眼神里满是无法言说的无奈,“你会替我保密的是吧?”

“啊?…………嗯。”

 

 

>>>03.

 

从公司辗转回家已经是将近十二点的尴尬时间了,邓超把他的西装外套随性地搭在一边的椅背上,迎面正好遇上刚洗完澡出来的郑恺。

“下班了?”

“嗯。”难得弟弟主动和自己打招呼,邓超尽管被一天的文件工作折磨地身心疲惫,还是耐心地回应,“今天过得怎么样?”

“一般般吧。”郑恺似乎对于和邓超进行这种家常的对话有点不太习惯,声音都小了很多,完全不像平日里和他朋友们闹腾的那样,“对了,待会洗完澡了没事就,来我房间?”

……洗完澡?诶为什么是洗完澡?还去房间?不,是又去房间?我们家恺开终于要和哥哥做什么令人羞羞的事情了吗——

“喂你在想什么啊别误会了!”邓超脑内厚颜无耻的幻想还没铺陈完毕,就被幻想的对象给无情地打断了,“人生咨询而已。”

 

事实上,自从那日阴错阳差看到郑恺购入的游戏封面——被众多各型哥哥包围着的美少女和大大的“恋爱”两字——心里早就脑补了十万种猜想,甚至准备好弟弟和自己出柜时的措词了,但是对于这个问题,怎么猜测似乎都没有能够合理解释的答案……

“所以为什么全是兄控游戏?”

最终还是问了出来。

“你好歹也去B站看视频的这都不知道吗?”郑恺心情似乎不错,自顾自地把新入手的游戏放入光驱,“乙女游戏而已。各种设定的温柔大哥,不觉得很赞吗?”

道理我都懂,然而这解释有什么卵用吗?

“不是,”邓超就纳闷了,“那我不是你温柔的大哥吗?”

“这能比吗?就你?”

“好好好我不温柔也不是美少年行了吧?”心知自己这个外行说得过郑恺的机率是少之又少的,只得顺着他的心意来,“那你怎么会喜欢这种……游戏的,你是个男孩啊,这样的游戏都是设计给那些想恋爱的女生玩的不是吗?”

“很奇怪哈?”郑恺偏过头望着邓超,询问般地指了指封装上的“少女”两个字,“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喜欢上了,然后一发不可收拾。”

“好吧,你的兴趣我并不反对,毕竟你现在还是是大学生,自己也该有自己的主观想法,”邓超直起身来走到郑恺后面,安慰性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但是,你终究还是要替我们分担家里的事情的,到时候你能说放弃就放弃这些东西吗?”

“不能,我也不想。”郑恺的声音异常坚定,“我现在在读期间就能够帮你们处理电子文档方面的工作,绩点也是3.9左右,论文在全国也有拿过奖,这些都能保持的基础上,没有理由连闲暇时间玩游戏都不被允许吧?”

“呃但是他们外界总有闲人会说你不务正业?”

“你不会,对吧?”郑恺低声道,这样的问句里不知道带上了几分的认真,“只要你不会就好了……”

邓超不懂郑恺话里的意思,刚想开口说点什么,就被耳边突然想起的游戏背景音打断了思绪。

两人交谈的时间里显示屏上的进度条终于跑到了最顶端,粉红的界面立即切换出来,樱桃形状的“GAME START”漂浮在女主人公的身侧,格外显眼。

郑恺拉起邓超的手压在了鼠标上,手劲不轻不重:

 

“所以,陪我掉坑。” 

 

 

>>>04.

 

邓超对于双休日刚加班回来,还要被暑假闲在家的郑恺拉到房间里“检查功课”,心里真不知道能说什么好。

金发美少年的等身抱枕张扬地躺在他还算整洁的大床上,画上的人物摆出邓超不想再看第二眼的诱惑姿势,这是自从自己和弟弟分享他“游戏宅”的秘密开始后才摆上来的。说实话邓超不懂为什么对方就能给自己如此的信任——让自己进他装满游戏光碟的房间、把他当成至宝的游戏给自己看、然后再是……完全在自己面前展现他不为人知却为人可耻的另一面。仅仅是因为自己不小心撞破了这件事,所以破罐子破摔?

怎么想,他都不是如此不会自我约束的人。

 

“《哥恋》通关得怎么样了?”郑恺从楼下客厅回来,远远将手上的罐装啤酒扔给了邓超,“至少三条主线差不多了吧?”

“哪有那么快!”邓超稳稳地接着饮料道了声谢,“好歹也要体谅我是个新手吧?”

“嘁,好弱。”

“哎我的好恺开,你穿着西装的兄长大人,兄弟家族的头号领军人,双休刚加班回来就在你房间里陪你玩少女游戏,别的不说你还是感谢一下我吧?”

“嗯……好吧!”郑恺难得笑了笑,眼睛转了转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那就……”

“叫声哥。”

邓超不由分说的口吻叫郑恺忍不住歪歪头鄙夷地看向他:“你是不是傻?”

“你就叫一声又不会怎么样!”邓超说着拿起了一旁的抱枕比划,“这样的虚拟人物你也能叫哥哥,你就甜甜地叫声嘛~”

“次元不一样啊我说!”

“就当给我的奖励了嘛小恺开~”

“我坚决不……”

“邓超你在郑恺房间干什么,”杨颖的声音隐隐从楼下传来,而后似乎是由远及近到了门外,“小心恺开生你的气哦……我天!这什么!”

看着姐姐指着邓超手上的抱枕惊讶的样子,郑恺不由心叫不好:我去,忘了锁门。

 

“咳咳,”杨颖面对端正坐在自己面前低头准备接受教育的邓超和郑恺,踌躇着不知从何开口,“你们两个……知道犯了什么罪吧?”

“是!我有罪!不该对亲弟弟进行性/骚/扰——噗——”

邓超话音未落就被郑恺一记暴击打在后脑勺。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后者用低得只有两个人可闻的声音埋怨道,然后像是下定决心一般转向杨颖,“姐,我来解释吧。”

“好了好了反正你们要干什么我都管不着,”杨颖长吁了一口气,“但是要注意分寸,你们想过没有,假如今天推门进来的是老爷子怎么办?”

“我……”

“我替他担着。”

仿佛那冷静的低沉声线是从邓超那里传过来这一点有什么需要令人质疑的地方一般,郑恺不可置信地看向他。

“郑恺他是家里的二子,以后毕业了必然要在公司当我的副手,未来舆论的压力不可避免,但是我在社会混得比他久得多,”邓超不紧不慢地陈述,成年人该有的处事态度正如他的话里一样,无处不体现,“处理压力的能力也比他好得多,这小子还是个毛孩子。”

“我不是毛孩子……”

“哥说你是你就是。”说着重重地捋了一把弟弟的头发,“所以要靠我来保护,换了老爷子反对我也会护着。”

“……嗯…行吧!”杨颖深思了许久才应声道,“那祝你们幸福喽!要是其他人发现了一点关于这件事情的迹象,我也会帮你们处理的。”

“真的吗!谢谢姐!”郑恺眼里的笑意完全掩饰不住。

“嗯嗯,把那个……枕头收拾一下下楼吃饭吧。”

“好!”

 

在郑恺和杨颖两姐弟腻歪的时候一直没说话的邓超突然扯起了郑恺的衣袖:“等等,她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我们说的不是一个事儿吧?”

“……我念书少你别吓我,好像还真是。”

 

 

>>>05.

 

对于杨颖误把自己和郑恺的关系当成兄弟恋这一点,邓超觉着自己已经没太多精力去澄清了。这个妹妹在公司里还是顾及自己的权威而惟命是从,到了家就谁也管不住了,一看自己要找她说什么就一副“我懂~”的表情,想来也是只打算逗逗自己而已。郑恺呢,依旧是过半的假期都在他的房间玩着他那些少女游戏,还不时发出一些意味不明的日语音节(其实就是hshs和prpr吧←),总之没一个让他省心。

日子还是如此一天一天过着,郑恺的“游戏宅”秘密,除了自己和一知半解的杨颖,谁也没有察觉。

兄弟家族万人之上的长辈并不时常来他们在市中心的公寓找没趣,至少郑恺乖孩子的形象一直根深蒂固,没引起多余的注意。另外这孩子在计算机方面的天赋一直为人所称道,所以经常闭门不出也算是能解释得通了。

在邓超的印象里郑恺小时候并不是多么出色的孩子,跑得没自己快、分数也总达不到优秀,所以作为大哥的自己,自然而然就成了他心里仰慕的对象。

小时候的郑恺十分黏人,邓超回忆中最不得不说的就是那孩子总是找自己一同游戏对战,还总赢不了自己,一旦落败,就强忍着眼泪到自己看不到的地方去哭。

那个年代的游戏机还不像现在那样方便,邓超总以为现在像《哥恋》这种角色扮演的游戏,在网盘上随便找找就好,也从来不知道有那么多文化在里面。如今陪郑恺玩了那么多部了,倒也多少能体会他爱护这些宝物的心情,那些人们口中说的“宅男腐女们无聊的玩物”,对于学习压力家庭压力都难以忽略的他,也许是一种救赎吧。

 

说起来弟弟孩提时代明明就爱慕自己爱慕得不得了,水汪汪的小鹿眼睛盯着自己看有如天使一般可爱,而现在……

“我出门了,你记得把《兄长大人》的最后一条隐藏线也通关了哦。”郑恺思及还补了句,“别偷懒。”

……到底是喂他吃了什么变成这倒霉样。

“哎哎哎,”邓超扭了扭身体侧过身对门口正在换鞋的郑恺道,“去哪啊?”问完又想起答案肯定是“要你管?”或者干脆不理自己之类的,如此又稍稍有些后悔。

“……女朋友找我出去。”

    没想到对方却难得地回答了,这么想来也许是最近和弟弟的深度交流见了几分成效……等等,女朋友?

“弄啥嘞你再说一遍?”第一次发现弟弟女性向游戏和兄控主题耽美杂志的画面回溯,邓超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你有女朋友?”

“算是吧。”郑恺闷声道,“我走了。”

“哦,好。”

 

邓超心知自己还算是了解郑恺的,毕竟这么多年的朝夕相处,要说对于对方的喜好不了解,那一定是没人信的假话。

然而这一次的游戏宅事件就是一个完全用意外解释不通的事儿了。这无意间提醒了自己,自从大学毕业之后继承家业,有多久没有好好在家陪陪亲人……尤其是这个一直追着自己脚步的弟弟。所以要说因为对对方的忽视而错失了那么多相处的机会,不够了解单纯感性的弟弟,自己也只能认栽。

“这么想想,一直以来都是我误会了他?”

邓超咂咂嘴,最后还是劝服自己承认了这个事实。

完全不可爱吗?自己的这个弟弟,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到底是自己造成的吧。

 

 

>>>06.

 

到了临近傍晚的时候,忽然大作的狂风已经不见有任何要停歇的迹象了,邓超还没知性到要自己去收衣服的地步,便按铃叫了清闲的老管家。

这位一家之长的大哥对于为什么在早就躺得不那么舒适的沙发上窝了一天没有半点头绪,自从得出了那个原本还算匪夷所思的结论后,他就一直没法停止地想着郑恺的事情。

早已走到这个地步的他没有任何办法去补偿弟弟,早已造成的名叫“隔阂”的伤疤,或许也永远都没有痊愈的机会。

这孩子从小就是一个需要人用心去照顾的家伙,而撇开一心只注重和其他家族明争暗斗的父亲,给予郑恺爱最多的人,除了自己别无他想,然而在连自己都不知道的时候忽视了他的话,还有谁有能力分给他同等的关系与爱护呢?

……哦他现在有个女朋友,想到这里,邓超竟然还有些许嫉妒。

 

天色越来越暗了,暗到窗外的乌云也不甚清晰,雷声混着斗大的雨滴从天而降,仿佛那穹顶也摇摇欲坠了一般。

邓超握着鼠标,屏幕上难得清新的游戏界面与这样炼狱般的天气实不相符——银发的少年*坐在屋顶,逆光打着透明的伞,绽放的笑容好像让世界都明亮了起来。自己呢?也能像虚拟的人物一样,点亮他的整个世界吗?

邓超突然回过神来,发现自己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弄错了游戏,不走心到这个程度,自己还真是第一次。

记得郑恺出门的时候没有带伞,邓超不由得担心起弟弟来,想说派人去接又觉得不放心,最后还是自己抽了把伞准备出门,这会儿又想起并不知道他和女朋友的约会地点,心下只能干着急。

 

“我回来了……哥。”

要不是亲眼看到淋得像个落汤鸡的郑恺,邓超会以为那声软糯糯的“哥”是出自他人之口。

“哟,怎么了?醉成这个样子。”

郑恺一回来就如幼年时代一般,身子一软倒在大哥怀里,嘴里轻声念着不知是什么的抱怨,就连近在耳侧的邓超也听不明白,只能一遍又一遍抚摸他的背安慰他——正和曾经的他们一样。

郑恺又不知怎么噤了声,头垫在邓超肩膀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蹭了蹭。

“快别撒娇了,我带你去洗个澡先。”

“嗯……哥,你在玩这个游戏啊?”

邓超回过头,屏幕里少年暖心的微笑静止在画面上,朝着他们,连气氛都被感染得温情了一般。

“这时候就别管游戏了,嗯?我们去洗澡。”

郑恺却把双臂也搭了上来,搂着自己不断靠近,连声音也颤抖不停,最后缓缓道:

 

“只有游戏里的人物,才不会离我而去,是吧?”

 

 

>>>07.

 

郑恺清醒的时候还是次日早上天刚蒙蒙亮的点儿,桌上扰人的闹钟还没响,中央空调一直保持着送风状态,连着身上有些稍厚的被子也舒适了起来。他睡眼朦胧地揉了揉太阳穴,昨天似乎喝了不少酒,然而身边——

“卧槽!你怎么在这!”

“恺开啊这才……”邓超估摸自己也许是被弟弟感染了起床气,早晨的低气压因为对方的惊呼也随之而来,“才6点,再睡会儿吧……”

郑恺一脸搞不清楚状况地被邓超拦腰压回被窝,而后反应过来又朝他脸上来了几拳,直到对方也彻底清醒为止:

“别睡了,人生咨询。”

 

“我说过了,”邓超难得不耐烦地一字一句说道,“你昨天一直跟我抱怨和女朋友分手的事,然后还非要我像小时候那样抱着你睡,然后?就成这样咯!”

郑恺原本还有一点不信,检查过自己的身体状况确定没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昨天自己也确实是喝高了,因为一早上就被叫出去,没想到是面谈分手的事……

“真的?”

“真的。”邓超摊摊手,“我骗你干嘛?”

对方点点头,随后又陷入了沉默。

窗外的朝阳从这个房间看得异样的清晰,骤雨初歇的早晨连彩虹也被镶入由窗户框起来的画中,而沁人心脾的也只有阵阵微风,拂动着薄薄的窗帘布左右摇摆。

“我说……”犹豫不决地咬咬唇,“那什么,谢谢你。”

邓超笑笑:“什么那什么,重新来一次。”

“好吧,哥。”一旦说出口,似乎一切也没有想像中那么难做到,“谢谢你,还有,抱歉。”

“嗯?怎么?”

“呃……其实吧,最开始接触兄控方面的乙女游戏,是因为你继承家业后,一忙就开始不理我了,”郑恺说起这些,表情有些难以捉摸的微妙,就好像两句话,要用光他一辈子的坦率,“虽然我也能理解你的不容易,但我就是……”

“好了好了。”

邓超柔声抹去郑恺眼角他大概不愿意承认是眼泪的那滴,一遍又一遍。

“我就是不能接受你不再那么在意我,直到无意间被人推荐了这样的游戏,才会想到说不定对于改善我们的关系会有帮助,说不定你就没那么讨厌我。”

这大概是只会一味逞强的郑恺第一次在自己面前哭,尽管这样的软弱维持了不到一分钟,他就像邓超记得的那样——重新恢复了情绪,而后向自己道出了不带半点哭腔的“谢谢”。

 

可爱吗?不知道啊。

一直以来觉得弟弟“不那么可爱的”,只有那个混账的自己吧。

 

人生咨询,最后大概就要以这好久不见的相视一笑而告一段落了。

 

 

>>>07+1?

 

“所以说……”邓超三下两除二签完了自己的名字,“都跟你说了,我不叫‘我要金坷拉’。”

“我要金坷拉先生,感谢您使用顺丰快递。”

“所以这到底是什么?”不再过多和憋笑着的快递小哥纠缠,邓超径直问郑恺,“还有,逗我很有趣是吗?”

“第一个问题,非洲的朋友*用它来吸收氮磷钾。”郑恺摆弄着手游颇有几分得意地回答,“第二个问题,是的。”

“你小子……”邓超语塞得不知道要回自己这个弟弟什么才好,又突然想起什么,摸摸下巴凑到了郑恺面前,“哦我刚想起来,其实那天晚上我也不是什么都没干,好吧事实是你真的靠太近我实在没忍住。”

“什么?!”

“你最好确认一下和你女朋友有没有接过吻,”邓超不怀好意地任凭郑恺抓着自己的领口责问,“不然小毛孩,初吻大概就是你大哥的喽~”

“邓超……”郑恺抽抽嘴角,死命忍住要把他欠到不行的大哥伤到残废的冲动,“看样子这时候果然还是需要……”

“需要什么?”

噗脸红了……

 

“当然是——人生咨询——”

 

FIN.

 

 

*括号里的部分:《我的妹妹不可能那么可爱》TV动画第一季的歌词,因为太喜欢所以就用了,实际上是我写这个脑洞的初衷 w

*银发的少年:其实这里是指DMMD的小颗粒

*非洲的朋友:不用说了我猜恺开正在打love live(喂

 

俺的废话:

 

好了不用说了这篇文里面他们在当兄弟,往后走就开始谈恋爱了(喂

首先要说的是这篇给小黄鹂,生日快乐啦啦啦!!最早是看你的三校和秘密合伙人AU入坑的w 所以也拿了秘密合伙人AU的短篇w(虽然我觉得更像是俺妹的AU(x 

 

其实剧情的设置基本是走动画某条主线来的,也就是【恺开从某个时期开始发现糙哥不像以前那样关注他了然后就开始一个人生闷气,最后因为游戏宅事件重新找回了糙哥的温柔】这样wwwww

然后俺妹的情节用得不多,“人生相谈/咨询”却是我怎么也不肯放弃的梗惹【咬手帕

俺妹的故事真的要复杂很多,这是为什么我爆那么多字数的原因(从4k爆到8k了喂!)

一方面桐乃和京介的关系真的就是因为京介无意中开始对桐乃冷待才会闹僵的,另外桐乃也一直追赶着哥哥,努力想让自己变得更优秀(说起来好喜欢桐乃酱啊呜呜呜

原动画包括去漫展、和黑猫的感情线、其他的后宫线、还有桐乃酱追赶哥哥的过程(包括去美国那里)因为篇幅原因实在是写不了了,这篇文这里缺一点那里看着奇怪也是没办法的事【都怪我偷懒orz

俺妹真的是个太棒的小说/动画了呜呜呜!!!一生推!!!!!

 

嘛……说到这,那这篇烂烂的、短斤少两的生贺就这么交稿啦QUQ 希望小黄鹂看得愉快QUQ 最后再补充一次:

生日快乐嗷!愿希望中的人生相谈永远不会结束w  以上!

 

评论(36)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