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深山老狗

【头像画师:Somilk】
写故事,自娱自乐。不混圈,产完就跑。

【超恺】言为心声(下)【浙江卷】【高考应援】

CP:超恺

 

*高考应援,主要是给小可爱的应援文ww

*2015年浙江卷高考作文题的灵感,不符合作文要求也毫不切题

*超恺only,HE,奶茶店 兼职大学生超 x 常客高中生恺

*既然过了这么久才把这篇挤出来,那就希望高考过的大家都录上喜欢的学校w

*文风目害,不怕伤眼的话那就开始吧

前文见→

【超恺】言为心声(上)【浙江卷】【高考应援】

 

Letter.04

 

到了几乎高考的时候,高中生们喜忧参半,附近小学朗朗的读书声却还是一成不变地响彻整个校园。

那童年时候举手回答老师问题的积极性,那全班一起朗读时比谁声音大的热情,那试卷藏起来、背着家长说他们坏话的小秘密……随着时间的推移,早就一点点地消失殆尽了。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

邓超跟着小学生们朗读的声音,摇头晃脑地重复着。

郑恺看他好笑,直到手中仅供通话的直板手机发出“嘀嘀”的响声,才低头注意到大大的“GAME OVER”两字。

“超哥。”

“怎么了?”

邓超手里拿着搅拌机,地上还有刚才不慎从桌子上弄得滚下来的柠檬,于是只能一步步小心地倒退,直到终于靠近郑恺坐的椅子。

“都怪你。”

把手机屏幕亮给对方,手指指着上面闪烁着的新关卡提示。

“俄罗斯方块啊?”邓超将手中的杂物都放下,夺过郑恺的老人机随意地按下正中间的“ok”键,“不是我说,现在这年头,哪有人还用这种手机啊!”

“我自己的上交了,”郑恺皱眉,无奈地摊摊手,“跟家里打电话用的。”

“我记得你不住校?”

“我爸要随时知道我的动向。”

这回换邓超皱眉了。

 

靠近马路的那扇门外,汽车鸣笛的声音总是不绝于耳。而如今,大多数已经习惯各种政策的司机,渐渐也选择了绕其他道走这样贴心的举动。

奶茶店附近的喧闹声少了些许,倒是接近夏日,蝉鸣和风铃声,适时地就为这提早炎热了的夏贴上了标签。

高三学生的晚自习,早在百日宣誓的时候就取消了。所以郑恺得以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店里闲坐,都得感谢那些大腹便便的领导发了慈悲。

说起来还记得高考前一百天的那会儿,他也是和拿着人手一张宣誓词的同学们一样,以像现在这整齐划一的声音,宣读着各自的名字,以及那些打着官腔、叫人都不愿意去多看几眼的句子。

那时邓超还特意放下工作,挎着相机来到运动场,找出人群中的自己嚷嚷着要拍照留恋。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

从真正的孩子们口中念出来的句子,竟在这时贸然地打乱了自己原本平静的心情。

转眼间,人生中可以用于学习的最黄金的这段时间,马上也要从自己身边溜走了。

 

“超哥。”

“什么?”邓超在吧台水槽边的毛巾上擦了擦手,搬了把高脚椅坐在郑恺对面,“先说好我不会把手机借你,你赶紧看看书。”

“不是!”郑恺从包里抽出一本全新的白皮书,换了个方向递给了对方,“喏,告别礼物。”

“哟包装都没拆呢,”收下后便装模作样地端详了起来,而后只是看着对方笑,“不写句祝福的话吗?”

“不写,”郑恺把书抢回来,大有一种“你爱要不要”的气势,“对你有什么好说的。”

 

实际上是,希望你考上喜欢的学校这种违心的话,根本就不想说。

挂着一脸严肃得都不像你自己的表情,来跟我说了“这份兼职就干到这周为止,下星期开始就不回来了”这样的告别。

所以当自己咬着嘴唇道出“复习任务不重的时候会去店里坐坐”时,脸上露出了不加掩饰的笑。

那种直白的请求又算什么啊。

 

“你又口是心非了。”

邓超的目光移向郑恺的眼睛看了许久,最后低着声音说。

是啊。

表里不一的我和表里如一的你。

 

 

Letter.05

 

最后一科考英语。

郑恺如料想中一样早早收了笔,至于检查这种事,和接下来马上要面对的欢聚与别离来比,完全是不值一提了。

就这么任性地放下笔,偶然分到了靠窗的座位,所以托着下巴望向窗外出了神。

安静和轻松的气氛相较或许是不久前广播里听力试音的时候,更让人感到微妙。仿佛所有人都在全神贯注,等待着为这场考试、这难得的缘分、这些年拼搏所挥洒的汗水画上句号的那道铃。

 

然后,和那些曾经也是从这人生的考场走出去的稍长者说的那样,接踵而来的聚会、出行和考后的余波——

志愿模拟的表单拿在手上,似乎比那本厚厚的招生简章还要重。

 

“你自己说过的就选这所学校,记得君子一言……”

父亲的话还是不容置喙的强势,即使这个年级常态一般的叛逆心理驱使着自己,还是不得不在把那些所谓的“经验之谈”当作耳边风的同时,背叛着自己的内心,划掉了一个又一个自己感兴趣的学校。

“妈妈只要你开心就行了,但是还是留在本地,这样万一有什么需要,爸妈也好去学校看你……”

两人之间永远扮白脸的母亲也终于像孩提时代一样向自己表达了她小小的请求。总被说是“越长大越不懂事”的自己,这一次却不再卯着劲挣脱她放在自己手臂上布着茧的双手了。

于是,带着“大学”字眼的名字,一点头之间又少了过半。

 

 

天空被染成红色,就连漂浮着的云也发散着橘黄色的光,大抵是夕阳藏在了背后,慢慢地,也将要落下山了。

等到明天返校填完志愿,就该和那些三年过后也许都还不甚了解的人们说再见了。

再见,其实是再也不见吧。

不见了的,偏偏是那么多重要的人。再这么短短的几年里,或多或少地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轨迹,现在也要渐渐离自己远去了。

路边的水泥柱和逆光方向大楼的轮廓,仍然万般熟悉,而以后在每一个冬夏*再看到这幅场景的时候,不知又是否会是和现在一样的心情。

 

“同学要点什么?”

一瞬间的晃神,差点就把对方当成了曾经同样在这个窗口、问着自己同样问题的那个人。

“原味的奶茶吧。”

努力在大脑中搜寻,却怎么也想不起当时自己的回答了,随性地说了一个,却换来对面店长的会心一笑。

墙上自己贴过的便条,不同于其他,全是有人用胶带加固过的,这样多此一举的事情,现在看来,竟是百味杂陈。

 

两手握着加冰的奶茶坐在自己一贯会选的座椅上,吧台后忙碌的身影却换成了自己不熟悉的那个。

不清楚到底是坐了多久,久到困意一上来,就趴在冷冰冰的玻璃桌面上睡着了,梦中一双温暖的大手,仿佛比任何动作都要自然一般,停在了自己的头顶。

什么时候开始,就连这种貌似美好的错觉,也被霸占了呢?

 

 

Letter.06

 

招生简章……不见了。

 

只是趴桌睡一会儿的时间而已,那刚才还放在自己手边的一本夹着志愿模拟表的大书,就这么不翼而飞了。

虽然在一切都准备就绪的最后还是得靠电脑机填,但是少了那两样东西,到了大家都在各自做着抉择的时候,不知道会给别人添多少麻烦。

而且,“最后”说得那么轻巧,分明就是明天了吧。

 

姗姗来迟的夜幕总算是降临了,衬得室内的光线更为明亮,头顶吊灯上的装饰晶莹,折射着不自然的光。

店里除了自己之外并没有其他的客人,慈眉善目的店长来回擦着收拾得井井有条的桌面,似乎并不觉得有人在店里小憩是一种困扰。

尽管心里有些愧疚地敲着小鼓,却还是挪挪步子,伏上了吧台。

“老板,有没有看到我的那本书?”

夹杂着焦虑与不安的声音。沉闷的环境与沉闷的心情互相夹杂着,简直如出一辙。

“嗯,这个嘛……”

“就是这一届的招生简章,很厚的那个。”

“看到了。”

“什么?”

完全出乎自己意料的答案。对方依旧挂着那不变的微笑。

“你来吧台后面找找吧。”

 

郑恺匆忙道了声谢,刚一推开本是防止外人进入的、画着枫叶的木门,就看到完好无缺躺在那一罐罐香料后的简章。手忙脚乱地翻开,夹着的纸果然还在。

正想开口问怎么这书莫名其妙就挪了位置,却右手一翻正好停在了自己做过记号的那一页。

一条条删除线的中间,醒目地画着一个大圈——正是父母叫自己报的、自己原本也想考的那个学校,下方人为加粗过的笔迹,歪歪扭扭的,曾经不知被自己嘲笑过多少次。

 

「快来吧,我还在这里」

 

再一看另一手的模拟志愿表,果不其然,第一志愿的那一格,被人潇洒地写上了三个月后,两人即将再会的地点的名字。

 

“他很无聊吧?”对方换了一杯新的奶茶给自己,不知是作解释还是另有深意地补充道,“给你的,付过了。”

抬起头来注意到的时候先是奇怪,然后了然地回以微笑:“嗯,就他无聊。”

“喜欢装神秘。”

“还擅作主张。”

“你这语气可不像是在怪他。”

“是吗?”郑恺眼珠转了一转,“算是吧。”

沉默之后,两人相视一笑。

身侧透明的玻璃窗映着自己的脸,颇有几分不真实,就如同手中沉甸甸的志愿单,和某个自恋狂信誓旦旦的承诺一样。

 

“果然还是你比较坦率一点啊。”

郑恺落笔,在剩下的几栏画上了最后的删除线。

 

FIN.

 

*每一个冬夏:我再来撒个糖w 其实这里是暗示恺开大学想去另一个地方,不言而喻就是超哥考研想去的学校,所以他们俩是同时都选择了对方要读的学校,只不过超哥动作快了一点,两个人才没有互相错过w

 

俺的废话:

 

憋了那么久终于还是给撸出来了(哭着 俺真的很不会写这种风格啊……一路卡壳卡到最后,下次再也不作死装文艺了(躺

大家录取结果都要出了吧w  一定一定要录到自己理想的学校惹!!!

写这几小章的时候一直在单循orange,天哪撸这个曲子真是听一次伤感一次!后半段是urata桑的人生多别离,简直太应景了我写得整个人都不好了……还好最后是HE啦(笑)

例行圈圈小可爱@平底锅/@笨熊公寓 虽然不知道你会被录到哪,不过相见的机票费,我一定会一分不少地存好的w 祝一切顺利XD

 

 

评论(30)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