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深山老狗

【头像画师:Somilk】
写故事,自娱自乐。不混圈,产完就跑。

【晨赫超恺】I HAVE NEVER SEEN(20)【ABO设定】

晨赫超恺ABO




*分级R


*温柔教授晨X班级支柱赫 


  霸(dou)道(bi)总裁超X兼职职员恺


*超恺only for this chapter


*与真实的人和事无关,请勿艾特真人


*与真实的人和事无关,请勿艾特真人


*与真实的人和事无关,请勿艾特真人(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


 


Chapter.20


 


郑恺一直觉得,邓超叫他全名是件很奇怪的事。


平常就算再严肃的场合,他也一定要叫自己“恺开”这个貌似无比得瑟的称呼,并且可以变化好几种不同的语气和音调。每当这时,总会有一帮多管闲事的家伙跟在后面恺开恺开地学,学得那还真叫一个惟妙惟肖……比如他们的小蓝蓝王祖蓝。


所以这次被邓超叫出去,心里就隐隐虚了起来——每一次这人找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可能是因为两人是上下级的关系,又或者是并没有明说但也差不多公司人尽皆知了的那一方面。


办公室里各部门的职工们看起来是真的很忙,经历了刚才的低潮期后现在各种打电话、递文件的声音又在不同的隔间响了起来,看样子终于进入了下一个步骤,开始分头联系客户了。


郑恺在这一片混乱中跟着他们总经理出了办公室,后者把门一关,拿了几份表单给他,身后的嘈杂倒是少了几分。


 


“这些你待会跟我去趟人力资源部交给他们,”邓超这时说话的语速很快,但又刻意保持着字字清晰,“你负责这个事情,他们要你去签完字了才好盖公章,明白了吗?”


不等郑恺点头就继续传达接下来的话——郑恺本人也知道他就算使用了问句也只是想简单地缓和语气而已,没有多问就边听边清点起了手上的表单。


“还有我上次跟你说的那个客户,他突然又要求提前交货,我现在也没有人去拜托,他们都在查账,”便带着郑恺往电梯走边细数交代着,“你答应我要接这个case的,现在有空吗?”


“今天把账清完就没事了。”


“那好,签完字了跟我去我办公室,文件有点多,帮我一起整理一下。”


“好。”


邓超一向高效率的办事风格郑恺久而久之地也算慢慢习惯了,真到了月底这种上下皆忙的时候才明白他说的“家都不能回只能住公司”是什么概念。


不过邓超这个“住公司”,和他们这些工作一做完趴桌上倒头就睡的情况还是差了太多吧?想到上次看到的那公寓一般的摆设,郑恺不禁心里默默吐了个槽。


这会儿他又说忘了什么事情,折回去推开门跟负责的职工交代了起来。郑恺在电梯里按着开门的按钮等着,过了一会儿也无聊地哼起了刚才播放器里放过的歌来。


 


 


 


“在这等着呢?”


邓超进了电梯,见郑恺一直帮他守着门,紧锁着的眉头都舒展开来,还笑着道了声谢。


“您老终于来了?”郑恺调笑道,按下了两人都要去的楼层的按钮,“不客气。”


“我忙得都有点神志不清了,忘了叫你先走,”邓超的语气里还带着几分急促,低下头随意地松了松领带,额角的汗也没来得及擦擦。


“没事,”郑恺帮他按着领带夹,不让昂贵的领带被扯歪而坏了形象,“也没等多久。”


“还是我的恺开最好了~”


邓超变脸似地抱住郑恺亲了一口,后者说你别啊这是员工用电梯呢待会被人看到怎么办,邓超却非要赖在对方身上,任他怎么威胁也不肯听。


接着可想而知的郑恺就被邓超压在了电梯门边深吻,唾液交换的声音在密闭的空间内放大了好几倍,没一会郑恺就开始有点晕乎乎的了。


 


就在两个人吻得难舍难分的时候,电梯门突然就打开了,郑恺吓得一把推开对方,装作没事人似地低下了头。


邓超也正想着他连电梯什么时候停的都不知道,便也故意躲开了来人的视线。


那是个生面孔,从气味来判断应该是个alpha,年纪四十岁上下,戴着副眼镜,衬衫的扣子和所有的社会人一样,扣得很严谨,给人一种老道又精炼的感觉。


得出这样的印象后郑恺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所以说他和邓超为什么偏偏要在电梯里接吻啊!还被人看到……简直想把这个人灭口的心都有了。


余光乱瞟着一不小心就和那个刚进了电梯的alpha对上了,对方注意到郑恺便露出一个不屑的眼神,叫他莫名就慌了起来。这时邓超还非要一副“这是我的人别人不许乱看”的样子搂住了自己的肩,郑恺顿时就无语得不知道做什么表情才好。


 


还好没过多久那人就出了电梯,邓超的办公室在顶层,电梯门再度一合上郑恺就立马踩了身后紧贴着自己的那人一脚。


“都怪你。”


“哎哟恺开息怒,”邓超叫着痛却还是执着地扶着郑恺的肩不放,“我又不知道!”


“也是,”听着还满有道理于是就let it go了,“不过那人谁啊?客户?”


“你瞎猜,”邓超回应道,“可别真是客户,不然就头疼了。”


“嗯……”


郑恺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轻微的强迫症一犯就拼命在脑海里搜索了起来有在哪里见过这个人的事情。


 


 


 


第二天早上一来,公司里的氛围就如意料之中的每一个月初一样变得死气沉沉了。


昨天的加班之后,虽然总算是齐心协力把积压的任务都做完了,但总有一些琐事是要交给某些员工私下处理的,于是就有一部分人熬了夜。至于其他没有熬到太晚的员工,受这样的氛围影响,也变得有些昏昏欲睡了。


郑恺现在却是神清气爽地很,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邓超昨晚跟他说要把手里的那个大客户交给他。


从来没有负责过自己的case的郑恺整个人都处于跃跃欲试的状态,早在早上出寝室之前就整理好了衣装和发型。邓超这次没有死皮赖脸地驱车去学校接他,说是有其他的公事要办,一想到今天不能早点见到他,心里居然又莫名失落了一下。


不过新case给他的激动算是可以好好平衡一下了。郑恺一到公司就坐在自己的隔间清点起了昨天和邓超一起整理的文件,心里有条理地思索着关于怎么和那位客户洽谈的事情。


这段时间在邓超的压迫加威胁下,总算是停了使用掩饰自己性别的抑制剂……至少在公司内不用。所以今天也算是以一个omega的身份去会客,想到这里,不知怎么地突然就有点自豪起来。


一般来说,让omega来负责公司比较大的客户是很少见的,一是考虑到他们自身的条件和能力问题,二是性别的歧视在一些年长的人心里还依旧存在——这也是无可厚非的,毕竟旧观念的消除总是需要时间,而甚至年轻一代的郑恺自己,都还在努力抵制类似的想法。


这次算是特地给自己破了个例。邓超昨晚还说着“不是因为你是我未来的伴侣这个原因,而是我真的相信你的能力”这样的话,郑恺每每一想起,就觉得信心倍增。


 


现在他坐在椅子上,正在脑海里复习着主要流程,就接到大厅前台接待小妹的通知,说有一位先生要找他们负责的人,不假思索地就下了楼去。


刚一赶到一楼大厅,看到沙发上金主挺拔的背影,莫名就乱紧张了一会儿,调整了一下呼吸确认了一下衣着的得体性,上前问候了起来。


“这位先生您好,我们经理有事外出,我是代替他负责的……”


话到一半,在那人转过头来注意到他的时候,郑恺不禁暗暗收了声。


……这不就是昨天在电梯里遇到的那个精英男么?!!!


 


“呃……先生?”


做了半天的心理工作才把自我介绍和大致的情况说明,郑恺现在只觉得浑身上下都不舒服,等了半天也不见对方回个话,于是出声提醒了一下。


“我跟你们经理在电话里说过合同的事了,”那个男人说,aplha信息素的气味仿佛有棱有角一般,时刻显示着他成功商人的身份,“约好今天来取,你们把货先给我看一下。”


“好的先生,我们已经了解您的情况了,”郑恺虽然对对方的态度和语气感到不快,却也只能无奈地赔笑脸,“但是您要的东西可能还得暂缓一下,公司月底要月结,有些事情……”


“你们那些破事我管不了,我只知道我今天就要,”男人的话平静又带着些许攻击性,“不然这个合同,我们就别签了。”


“可是,”邓超“不要和客户说‘可是’”的忠告在脑内冒了出来,一下子不知道怎么组织语言的郑恺却心想管不了那么多了,径直就照着原来不经思考的想法说了下去,“可是您要求的是下个星期交货,这周提前签合同啊!”


“市场导向有变,临时改了主意,不可以?”


对方蛮横无理的说法顿时让郑恺傻了眼,刚才还在脑内模拟排练过的场景全都变得苍白无力,一时间难以接招。不过良好的职工素质和责任感却不允许他临阵脱逃,想了一想跟对方说“我把事情跟我们经理说一下,您稍等”,在得到对方默认后便转身给邓超打起了电话。


 


领导明确表示了在三十分钟内会赶回来之后郑恺算是又有了些底气,只是自责了一下最后居然还是要靠邓超来帮忙之类的事情,丧气了一会儿。


重新振作之后便回到大厅的沙发旁,刚要给这位麻烦的客户倒杯茶再请他等等,对方下一句说出口的话却让他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你们公司,忙着处理业务,还有闲心来发展办公室恋情啊?”讽刺的意味不言而喻,“忙里偷闲,听上去真不错。”


郑恺又再一次愣了神,脸颊不住烧了起来。


果然他还是想起了电梯的事!!!怎么办这可不是随便开开玩笑就能蒙混过去的!!!并且更要命的是这个客户出奇地难缠,难怪邓超要说他也苦恼了很久了!!!!


郑恺心里满是后悔,脑内怒骂道邓超这缺货啥时候才能回来,骂了两遍后又放弃着想起了其他更为实际的应对办法。


“先生您是不是误会了什么,”事到如今只好用忽悠人这种缓兵之计了,“况且这与我们的交易没有必然的联系,我们可以先解决合同的事情。”


“误会?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你们自己心里清楚。”又是那不屑的眼神,看得郑恺都有点火大了,“再说这交易能成吗?派一个omega来跟我协商,也不知道你们老板心里怎么想的。”


这一说郑恺就彻底来了气,直想开口反驳他又考虑到对方是邓超重视的客户,硬生生把火气给压了下去。


“这位先生,我不知道您在说什么,”虽然心虚却也不能在原则问题上输了气势,“但请不要摆出您性别歧视的观点好吗?我们可以好好谈业务,毕竟您的时间宝贵,要说我们也耽误不起是吧?”


那个身材伟岸的alpha男人又说了些什么郑恺已经慢慢没有耐心听了,只知道他的言论十分偏激并且带有人身攻击性质,说到后来就完全超过了自己的底线,正想不顾后果地抨击他,却被搭在肩膀上的一只手给拦了下来。


 


“先生,我是这里的总负责人,”邓超谦和又不失态的笑容让郑恺感到安心,“有什么事你可以找我,但请不要为难我的员工好吗?”


 


 


 


 


果然头头出马还是有威慑力的,男人见他这不卑不亢的态度便一下子冷静了些许,先是礼节性地和邓超握了手,然后在后者“请”的手势下又重新坐回了原位。


郑恺本想着大boss都来了就不关他什么事了,打算赶紧离开这剑拔弩张的气氛却被邓超拉着坐到了他旁边。


“您既然不介意在我们的公司这里谈业务时讲讲题外话,那我们就多讲些好了。”


邓超把茶水给客户满上,脸上商业化的笑意仍是没有半点改变。


“首先,你我两家公司是合作伙伴,合同还没签,而它现在还在我的手里;第二,我们公司有自己的管理条例,每一条都针对本公司内部;第三,omega作为法律上承认的个人,有权利进行自己范围内的任何活动,包括接待客户,”


郑恺在一边看男人听得哑口无言,忍不住在心里欢快鼓掌的同时不禁又对邓超心生敬佩了起来。


“最后,我的员工虽然是omega,却从始至终对您的态度都很好,您如果非要费心责怪他的话,”邓超说到这里看了一眼郑恺,“就像他说的,何必浪费您宝贵的时间呢?这个事您大可以交给我来处理,至于您的订单,可能就没时间接了。”


语毕,向男人微笑致意后转身离开,本来要商讨的合同,孤零零地就被留在了桌上。


郑恺看了看僵在原地的男人,又看了看邓超,紧跟着后者就追了上去,激动的心情还未能平复。


 


“超哥,”郑恺见对方回过头来温柔地朝自己笑,便大胆地提出了自己的疑惑,“这么做真的好吗?我们损失了一个大客户。”


其实这时郑恺心里也是得意得不行,那个人真的太讨人厌了,邓超不说可能自己会擅作主张地把他给揍一顿。


“没事,客户是上帝,但是无理取闹的上帝我们还真是侍奉不起,”邓超揽着郑恺的肩膀,两人就像多年好兄弟一般的并肩看起来和这上下级之间的对话实不相配,“你做得很好,我都看到了。回头给你指点指点,下次再看到这样的,说也得说得他无地自容。”


“呃超哥,拒绝这个人的交易,这是因为他为难我……吗?”


生怕自作多情但又觉得邓超做得的确有些明显,于是便吞吞吐吐地询问。


“你说呢?”邓超习惯性摸摸他的头,“不要自责了,下次你会做得更好的。”


“好!”


郑恺满心答应,绽放的笑容像个懂事的孩子。


 


TBC.


超哥的那段话我来说明一下w

原句在这儿⬇️

【“您既然不介意在我们的公司这里谈业务时讲讲题外话,那我们就多讲些好了。”


邓超把茶水给客户满上,脸上商业化的笑意仍是没有半点改变。


“首先,你我两家公司是合作伙伴,合同还没签,而它现在还在我的手里;第二,我们公司有自己的管理条例,每一条都针对本公司内部;第三,omega作为法律上承认的个人,有权利进行自己范围内的任何活动,包括接待客户,”


郑恺在一边看男人听得哑口无言,忍不住在心里欢快鼓掌的同时不禁又对邓超心生敬佩了起来。


“最后,我的员工虽然是omega,却从始至终对您的态度都很好,您如果非要费心责怪他的话,”邓超说到这里看了一眼郑恺,“就像他说的,何必浪费您宝贵的时间呢?这个事您大可以交给我来处理,至于您的订单,可能就没时间接了。”】

翻译:

“你他妈既然非要在老子的地盘瞎逼逼的话那老子就陪你逼逼啊”

“首先合同你爱签不签,我随时可以把它撕了;第二,老子公司就准谈恋爱了,总裁我还带头,关你屁事;第三,omega也有人权,特别是我家恺开这样乖又懂事的,您老别狗眼看人低ok”

“最后,看我家恺开是omega好欺负是吧?跟你说能欺负他的只有我,你算个鸟?慢走不送!”


………大概就是这样………啊超哥好帅(捧脸)


 


俺的废话:


I can t input Chinese temporarily (cry


so later I ll revise my fiction with my cellphone (cry 


I must be drunk (bye 

评论(49)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