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深山老狗

【头像画师:Somilk】
写故事,自娱自乐。不混圈,产完就跑。

【晨赫】谁杀死了知更鸟(黑童话)【HBto静静】

CP:晨赫

 

*黑童话,BE,然而并不虐

*全程童话风,人物死亡有,重度ooc有

*文风目害,并没有尝试过这种文风,觉得应该会失败

*灵感来源于鹅妈妈的童谣《谁杀死了知更鸟》,原文会在文章最后放出

*与真实的人和事无关,请勿骚扰真人

*给静静@爱牛猪的美少女 的晚来的生日贺文!生日快乐汪汪!!!!!

 

正文:

 

>>>上.

 

很久很久以前,在森林里,住着一群调皮又可爱的动物们。

麻雀、乌鸦、猫头鹰、鱼、鸽子、画眉、云雀、鹪鹩、甲虫、鸢……甚至还有不起眼的苍蝇先生。

在阳光明媚的日子里,大家经常在水塘边的小木屋聚会。

喔!小木屋!人类的小木屋。要是换作从前,大家一定不敢相信,会有这样一个来之不易的好去处。麻雀叽叽喳喳地说道,它可不会认为人类有什么值得夸耀的好点子——直到知更鸟来了。麻雀喜欢死了这个难得的新伙伴。

那美丽又讨喜的鸟哟,它的嗓音清脆又明亮,它的歌声动人,它的羽毛丰盈,它值得森林里的每一个芳心未属的伙计爱上它!

 

带来他们亲爱的知更鸟的是个大块头的男人,他力气很大,动物们时常有人看到他到森林里去搬木头。麻雀说,这是个猎人,木屋就是他用森林里砍的树造的。

时至今日,谁也想不起来猎人到底在森林里住了多久,谁也没有印象了,只知道他常带着他的知更鸟。虽然有时,真正出了木屋的,只有知更鸟自己而已。

知更鸟在树上唱歌,在森林的或许每一个树梢上唱过歌儿。它编织的乐曲,曾经为一些迷路的旅人指点迷津。

苍蝇小声地说,也许这个森林里不止一只知更鸟,它的歌声遍布整个森林。

苍蝇说这话的时候,大家正在小木屋的房梁,无精打采地开着会。麻雀对此不屑一顾,总有一天它要追求到这只神圣的鸟儿。

猎人听到了他们的话,一枪射死了总是叽叽喳喳的麻雀,把它的翅膀折下来扔到火炉里,双腿也撕下来扔到火炉里,至于它的血,则拿来刷了房顶。

又不知过了多久,森林里的小木屋,已经换上了红色的新漆。

 

热爱探险的旅人来到了森林。

动物们又聚在一起开起了会,讨论的内容无非是,又来了一个迷失在森林里的人类。

乌鸦扑扇着他黑咕隆咚的羽毛,说,大家去找找知更鸟,知更鸟会把他带到猎人那儿去。

于是大家一致同意了乌鸦的话,分头去寻找声音动听的知更鸟。知更鸟听说了这件事,满森林地飞,最终找到了迷路的旅人。

那是个年轻的小伙子,穿着很普通的白色衬衫,背着登山包,脖子上挂着一个黑色的小方盒。

无所不知的猫头鹰说,这叫相机,你轻轻按一下白色的小圆点,就能把森林里的动物们都装到里面。苍蝇听了这话,颤巍巍地躲到了乌鸦的身后。

小伙子皮肤很白皙,又不像以往看到过的那些白人背包客;脸上挂着自信的笑容,好像这世上没有什么可以让他害怕的事情一样;个子很高,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害怕猎人的苍蝇称,大概和猎人差不多高,大家对这个没有概念,也就随着苍蝇去。
    

旅人带着他的猫,手里拿着路边草丛捡的长长的木棍,漫无目的地挥舞着。苍蝇飞到他面前,歪歪扭扭地躲开。

那猫是一只黄棕毛色的猫,圆圆脸和圆圆的身子。总之哪里都圆,并且像猫头鹰先生一般的大,打头阵的画眉说。

旅人习惯抱着他的猫,两只手盘着,让猫坐在上面,尾巴则是随意地耷拉下来。那看起来很重,但是他似乎并不介意,还会时不时伸出手摸摸它柔软的毛发。

 

知更鸟终于跟着动物们找到了年轻的背着背包的旅人,对方见了它,友好地放下了好不容易拾起的心仪的木棍。

“你的歌声真好听,”旅人说,“能告诉我怎样才能走出这片森林吗?”

知更鸟在他的头顶盘旋着打转儿,也许是想和旅人打个简单的招呼,又亦或是表达对他赞扬的感谢。

旅人的猫纵身一跃跳到了地上,尝试去捉捉那扑腾着翅膀的少见的鸟儿。知更鸟飞得更高了,怎样也够不到它的高度,几番尝试后便闷声放弃了。画眉在枝头目睹着这一幕,转身对乌鸦抱怨这猫儿的无礼,乌鸦附和着表示赞同,看猫儿一脸沉闷的样子哈哈直笑。

知更鸟不气也不恼,飞到了更前方处的枝头,在远处朝旅人唱着催促的歌儿。

“你叫我去那个方向吗?”旅人抱起他的猫,伸着脖子看了看知更鸟的方向说道,“那我就听你的吧。”

 

知更鸟带着旅人来到了猎人的小木屋,其他的动物们——知道迷路的旅人这回事儿的——早早地守候在这里。

小心他的那只笨猫,画眉飞到伙伴们中间,煞有介事地说。动物们看着面色狰狞看向这边的猫,议论的声音便纷纷止住了。

知更鸟飞到小木屋涂得鲜红的门外,没过多久门就被人打开了。旅人走到屋外,好奇地往里探着脑袋。

“有人吗?”

旅人觉得贸然地闯进别人家里是不好的事情,但是万一这里谁也没住呢?他犹豫地摸着下巴,认真考虑着关于要不要进到木屋里面的问题。就在这个时候,猎人,同时也是木屋的主人,快步从森林里赶来了。

“你好,”猎人向迷路的年轻旅人伸出他的手,“我是这里的主人。”

 

旅人跟着猎人进了看起来漂亮又舒适的木屋,注意到他东方人的面孔,于是倍感亲切。知更鸟完成了大家交给他的使命,落到房梁上暂作歇息。

“你能带我走出这片森林吗?”旅人问。

“那我可不敢保证。”

猎人诚实地回答,脸上带着友好的笑意。一向不惧怕猎人乌鸦在窗外,还是觉得苍蝇对于猎人的描述过于大惊小怪了。

“那还真可惜。”旅人失落道,“这是个好地方,但我不想在这里再多待上个几天了。”

“没关系,我总有办法带你出去的。”猎人把他的猎枪放到一边,“但也许得花点时间,在这期间,你可以在我这里住。”

单纯的旅人选择相信他。

这是个热情好客的男人,既然他愿意主动提供帮助的话,为什么不干脆接受呢?

 

 

>>>中.

 

苍蝇觉得很苦恼。它已经好几天没见到它的乌鸦朋友了。

动物们还是喜欢在水塘边的木屋旁开会,只是这回,多了个讨厌的破坏者——旅人的猫。没了乌鸦的保护,苍蝇更加害怕这个新来的动物公敌了。

动物们不开会的时候,经常可以看到猎人拿着猎枪,带着背着他破旧的包的旅人在森林里穿行。猎人的枪法很好,遇到诸如野狼一类的凶猛动物,旅人便会躲到他的身后。仗仰着猎人的好枪法,两人从来都没有伤痕累累地回来过。

 

两人每天早出晚归,太阳先生升起又落下,尽管这样旅人还是没有找到他走出森林的路。

“不要气馁,我的朋友。”

猎人每一日都这样安慰他,年轻的旅人总会听信他的话,调整心态,第二天又再次跟着猎人去木屋外寻觅。

旅人认识了猎人的知更鸟,这并没有什么奇怪,毕竟那是人见人爱的鸟儿。

像麻雀说的——那美丽又讨喜的鸟哟,它的嗓音清脆又明亮,它的歌声动人,它的羽毛丰盈,它值得森林里的每一个芳心未属的伙计爱上它!

知更鸟的确是可爱又迷人,只是苍蝇又想起了它的乌鸦朋友,不禁黯然神伤了起来。

 

不出门的时候,尤其是在晚上,猎人经常会陪着旅人听知更鸟唱歌儿。

这是旅人使自己不去想要怎样走出森林这件事的唯一方法,又或许说是乐趣。只是到了后来,他也不是太在意这些了。

希望渺茫的寻觅呐,不知何时是一个尽头。旅人不知道有没有人从这里走出去过,他也无从去知道,但至少猎人的陪伴会让他有那么一点小小的安全感,所以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这种白天同猎人一同去打猎,傍晚前赶回到小木屋的日常。

 

旅人是熟知森林里的动物的。这些日子他成了动物们的好朋友。

旅人待动物们很好,动物们也都喜欢这位和气的朋友,不时三五成群地围在他身边,等着旅人喂给它们美味的食物或干净的水。

旅人会把他的相机拿出来,那方盒子咔嚓一响,就真的把动物们装了进去。画眉嗬嗬嗬地笑,自己还在这外面呢,怎么盒子里面也有个和它一模一样的自己。

其他的动物听了画眉的话,也提起了兴致,不约而同地来到小木屋,找旅人看他的方盒。之前方盒有魔力的恐怖传言,不知不觉就销了声、匿了迹。

有的月明星稀的晚上,旅人会坐在木屋的门槛上哼哼两句轻快的乐曲,那声音有的动物说要同知更鸟一样好听。他偶尔也会唱着动物们听不懂的语言的歌谣,节奏慢的、快的,调儿悠扬的、激烈的。猎人时常走到他的身后,闭上眼睛慢慢地听他唱。

那是猎人最不像猎人的时候,动物们总结的时候说。

 

两人经常坐在角落的床边,有说有笑地聊着关于动物们的事。

今天鱼儿又游到了水面吐泡泡啦、画眉又在树枝上叫唤啦、苍蝇又被森林里的其他鸟给欺负啦……等等旅人认为有趣的事情。

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旅人说,猎人听。他们之间有一种奇妙的平衡,连一向对于这些事不甚在意的猫头鹰先生都说,猎人出来打猎的次数少了。

动物们中间,怕猎人的并不是不多。

那吓得大家一见到就仓皇逃窜的猎枪唷,才是真正叫人害怕的东西。

但是猎人的打猎线路十分规律,旅人来了后更是如此,通常目标都是那些叫鸟儿们害怕的野兽。若是猎人不开枪射它们,大家也就如此不管不问了。

 

不合群的苍蝇先生有时就觉得,总是少了些什么。

以往大家都不会去在意其他动物的存在,它也是一样,直到乌鸦朋友不见了,它才开始注意猎人与旅人,包括动物们的事情。

当旅人说到在树上叫唤的画眉,第二天早上就再也不见画眉叫唤的声音了;
当旅人说到在水面吐泡泡的鱼,第二天正午就再也没有谁在鱼塘吐泡泡了;

当旅人说到常来讨食物的鸽子,第二天傍晚就再也没有飞下房梁的鸽子了。

小木屋旁塌陷的土坑,总是让过路的动物们不高兴。在这之后,终于土坑也填上了,木屋旁平坦的泥地,满满地,被驻足的动物们踩了个结实。

 

一切似乎都是那么平静,直到有一天,连知更鸟也不见了。

 

整个森林不久都得知了这个噩耗。

它们吵着、闹着、议论着,谁也不愿意美丽、可爱、讨人喜欢的知更鸟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去。于是他们又决定,要严肃而又慎重地开一个会,会议的地点仍旧是猎人漂亮的小木屋。

云雀飞到森林的各个角落,去通知愿意来参加会议的动物们;鹪鹩筑了个台子,在小木屋等着愿意来参加会议的动物们;苍蝇自告奋勇,去请教无所不知的猫头鹰先生。

终于大家又聚到了一起,会议马上就要开始了。

 

猫头鹰首先发话,引导大家说出自己的意见。

动物们你瞧瞧我,我瞧瞧你,冒出了同样的一个问题:谁杀死了知更鸟?

 

鸢说,我没有杀死知更鸟,最近我很少看到云雀,也许是云雀杀死了知更鸟。

云雀说,我没有杀死知更鸟,我也很少看到鸢,也许是鸢杀死了知更鸟。

鹪鹩说,好些日子没有看到乌鸦了,一定是乌鸦杀死了知更鸟。

苍蝇说,就连它都尚且没有见到过它的乌鸦朋友,一定不会是乌鸦杀死了知更鸟。大家这才注意到,乌鸦似乎早就从大伙儿的视线中消失了。

旅人的猫并不喜欢木屋旁吵闹的动静,跑到动物们中间,撞倒了鹪鹩筑的台子。动物们感到非常的愤怒。

突然云雀想到了什么,在旅人的猫得意洋洋地离开后大声宣布,我明白了,一定是猫杀死了知更鸟。

这真是个令人满意的答案,鸢、鹪鹩、猫头鹰纷纷附和:是猫!是猫杀死了知更鸟!

 

然后,动物们等到了太阳落山,终于,旅人挽着猎人的手回到了小木屋。

动物们吵着、闹着、议论着,想要告诉旅人,他的猫是个凶恶的魔鬼。旅人不懂动物们的意思,但突然地,擦好了猎枪的猎人说道:

“我的知更鸟不见了!”

动物们把怀疑的视线投向了猫儿,旅人顺着动物们的眼神瞧着。

 

是猫杀死了知更鸟。动物们想这么说。

 

 

>>>下.

 

猫会杀死知更鸟,这是多么荒唐的事情!旅人一点儿也不愿意相信。

 

动物们的态度却十分坚决,它们轮个来到旅人面前,列举猫的罪孽。它们说得,就好像猫是个十恶不赦的大恶棍。

鹪鹩、鸢、红雀、鸽子从窗户飞了进来,不再讨好失落的旅人,只是用尽心思去恶整那该死的猫。

云雀也从窗户飞了进来,更为严厉地用它尖尖的嘴来惩戒猫儿了。

猫固然不害怕,但时间长了,也熬不过动物们恶意的排挤,整日垂着头,不像以前那么有精神了。

苍蝇则在窗户边儿,不去捉弄猫,也不去搭讪旅人,只是叹着气儿,悼念着它的乌鸦朋友。

 

旅人看到他的猫儿无精打采的,十分心疼,摸摸它柔软的毛发,逗逗它摇晃的尾巴。猫抬起头看着他的主人,无辜的眼神透着泪光。

“你是个善良的小家伙,你不会杀死知更鸟的。”

旅人见状笃定地说。

 

在那之后的第二天,云雀不见了,细心的鹪鹩在木屋的房顶上发现了云雀的尸体。

噢!多么糟糕的一幕!

云雀的眼睛闭得死死的,你拨开它,它又闭上;云雀的羽毛不再密集,总有哪里被人扯下大片;云雀的身体僵硬,它的血流到屋顶上,和房顶鲜红的颜色融为一体……尽管这不是第一位死去的伙伴,当血淋淋的事实摆在眼前,动物们仍不敢相信这一幕。

 

鸽子说,是猫干的,猫是个讨厌鬼。

鹪鹩说,是猫干的,猫总是看不惯和旅人一起唱歌的知更鸟。

红雀说,是猫干的,猫总是在旅人和猎人去打猎的时候,留在木屋照看知更鸟。

 

旅人知道了这个消息,并没有等到动物们来控诉,就站出来跟大家说:

“不是我的猫干的!我的猫没有杀死知更鸟,更没有杀死云雀!”

旅人的口吻十分的肯定,动物们听了,纷纷用他们自己的方式表示怀疑。旅人却十分坚持。慢慢地,动物们也都不相信他了。

“我会找到真正的凶手的。”旅人对自己说,“只有证据才能说明一切。”

也许猎人会愿意听我的话,他想。

于是旅人决定去找猎人,希望他能帮自己找到是谁杀死了知更鸟。

猎人正在用什么填着角落的细缝,专注而认真,当旅人拍他的肩膀时,吓了一跳似的回过头来。

“有什么我能帮你的吗?”

猎人放下手中的活儿,向他的朋友微笑。

“当然,我需要你。”

旅人吞吞吐吐地开口。

鸽子和鸢从窗边飞过,见小木屋的灯亮着,饶有兴趣地停在了窗台,听着人类的对话。

 

“你知道是谁杀死了知更鸟吗?”

最后旅人直截了当地问。猎人摇摇头,取下了墙边的猎枪。

“我们可以一起寻找答案,”旅人仍不想放弃这条线索,“你看,我加你,最棒的组合。”

猎人低着头抚摸着他的猎枪,那枪的表面被擦的锃亮发光,像抹过动物的油脂一样。鸽子和鸢害怕猎人的猎枪,每次看到他擦枪,都不由自主地起鸡皮疙瘩。

当凌厉的视线看向窗外的时候,那样鸽子和鸢便忙不迭地飞走了。

“我以为你知道。”

猎人的眼神复杂而又透着伤心的意味。

旅人露出丧气的脸,恳求似的对猎人说:

“不,不是这样的,它没有杀死你的知更鸟!”

 

小木屋的灯到了很晚都没有熄灭。

猎人始终不肯听旅人的话,最后据路过的猫头鹰先生说,猎人拿着他的猎枪,在这明月高挂的夜晚,去了森林深处。

鸽子和鸢没有走远,他们看着猎人出了房子,而旅人再也没有唱起他喜欢的歌儿。

鸽子说,说不定是旅人和它的猫一同杀死了知更鸟。鸢说,这是个有意思的结论,要知道,猎人猎杀森林里的动物,也许旅人也和他做一样的事哩!

鸽子和鸢的话被地里的甲虫听到了,它就说给不懂事的甲虫宝宝听,传着传着,就变成了“旅人是猫的帮凶”这回事。

大家都说,那愚蠢的猫,不一定就能伤到它们的知更鸟,是旅人帮了它。

 

猎人出走的第二天,只剩一个人的旅人还要寻找走出森林的路。

 

旅人背着他的包,独自去了森林,他的猫蹭了蹭他的鞋,跟在后面。

“怎么会有人觉得是我的猫杀死了知更鸟?这是任何一个有智商的人都不会去想的事!”

旅人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像刚来的那天一样,提着个光秃秃的树枝地挥着,愤懑的样子让他的猫儿都觉得害怕。

突然,有什么东西飞过他的耳侧,旅人惊讶地回头,身后的树干笔直,冰冷的子弹就陷在上面,散发着火药的味儿。

旅人和他的猫大惊失色,撒腿就跑。

森林里的路泥泞而曲折,茂密的树叶下幽森又阴暗。

 

这样下去,恐怕旅人又要迷失方向。鸽子说。

那枪声如霹雳一般,吓得树枝都发起了抖。鹪鹩说。

旅人的笨猫毛儿都竖了起来,那姿态滑稽可笑。鸢说。

为什么你们就不肯帮帮他呢?苍蝇忍不住问。

因为是他杀死了知更鸟。红雀说道。

鸟儿们点点头,表示对红雀的赞同,在第二声枪响前扑扇着翅膀,飞离了这个危险的地方。

 

旅人最终还是没能躲过,死在了谁都知道是何人的枪下。

猫头鹰先生落在小木屋的屋顶上,为这年轻的生命默哀。

 

不久之后,猎人回到了他的木屋,带着另一只声音动听的知更鸟。这一次,小木屋的屋顶没有换上新漆。

丧钟的声音响彻了整个森林。

 

叽叽喳喳的麻雀唱着:

是谁杀死了知更鸟?

是旅人杀死了知更鸟。

是谁杀死了狠心的旅人?

是猎人杀死了狠心的旅人。

下一个死的是谁?

是麻雀,叽叽喳喳的麻雀。猎人这么说着,猎枪冒着缕缕难闻的白烟儿。

 

Fin.

 

 

必须要说的话:

 

嘛这篇黑童话,作为给静静的生贺,其实是赶得有些急TUT 本来打算先发个初稿修改的时候再重写一下大纲的……但是我自己都觉得象征的意味和逻辑方面并不是很好改,所以就打算这么粗糙地停笔了orz

还有一些想解释的东西,就随意地写一写好了↓

 

1)  关于剧情:

大概脉络:晨儿来到了森林,猎杀动物和人类→赤赤出现成为他的目标→知更鸟是晨儿的帮凶,但是被晨儿杀死→晨儿用知更鸟的死引诱动物们怀疑赤赤→动物们不配合的被杀,配合的眼睁睁看着赤赤被杀→晨儿又带来一只知更鸟,进入下一个循环

 

2)更为详细的剧情解释是:

 

关于晨赫:

晨儿是位猎人,但他猎杀的不只是动物还有活生生的人类。另外奇怪的癖好是不浪费动物的尸体,会将它们物以致用,算是一种扭曲的心理。

赤赤在森林里迷路了,成为了晨儿的目标之一。但是晨儿猎杀的乐趣是欲擒故纵,所以要等到他完全放松警惕再亲手将他猎杀。但在后来的相处中,晨儿意外地爱上了毫不知情的赤赤,怕影响自己的判断于是杀死了他。(心理变化开始的表现就是知更鸟的死)

赤赤并不是第一个被晨儿猎杀的人类,屋顶和门上涂的鲜血就是上一位遇难者的。

 

关于知更鸟和其他动物:

知更鸟是晨儿的帮凶,这篇晨赫文里只有猎人和旅人,也就是晨儿和赤赤两个主角。知更鸟只会唱歌,如果影射人类,细思恐极一下也许是晨儿对他有做过什么让他没法说话。

知更鸟换了很多只,帮凶也换了很多次,麻雀为什么被杀,就是因为晨儿认为它发现了知更鸟的秘密。

苍蝇是从头到尾知道整个事件的人,但是它胆小怕事,不敢去触碰猎人的权威。而且猎人是知更鸟的主人,其他动物都喜欢知更鸟,它也怕受到其他动物的排斥。当然你们要认为是社会一些现象的影射也没问题。

中篇里被杀死的动物都是太多管闲事或是和两位主人公太接近的,谨慎起见任何一个杀人犯都会先向对自己不利的人下手吧(猫头鹰没死就是一个对比,它象征长者,知道什么事不该过问)。

Tiger为什么背黑锅,就是因为大家都不愿被当作凶手。文中Tiger作为熊孩子的形象出现,但本性并不坏,对比变态担当的晨儿算是一个不完美的正面角色。

最后麻雀(第一个死的)的出场,象征的是下一场凶案的到来。

 

可能还有其他的,写完我自己都忘了提纲就懒得补充啦ww

 

2)  关于象征:

像《少年派》一样,动物喻人是文人常用的手法,俺看到鹅妈妈童谣里的这篇的时候就一直想试试,只是语早死……最后写出来还是毁啦(哭着

《少年派》我看小说的时候觉得没什么,直到后来去网上找了电影,想到最后死的竟然都是人类才觉得背后阴风阵阵(所以为什么我要大晚上发这个啦qwq

是的那么象征的话肯定就是人类社会啦!怎么想都没问题!我自己想的比较符合的暂时是:

猎人晨儿是黑帮的大哥,旅人赤赤是新加入的小弟,两人相爱最后相杀(虽然只是晨儿单方面杀了赤赤)。知更鸟是晨儿的哑巴跟班,苍蝇是有自己的判断力但是胆小不合群的帮派成员,猫头鹰是有经验但是无法掌权的长老……至于其他被杀的动物,都是帮里现实中不小心管了闲事的、活生生的人呐(笑

说起来有些三观不正,随意看看就好,千万不要认真呐TUT

 

 

下面大概是废话了:

    因为这篇是临时想到赶着写完的,甚至连提纲都没列,象征和恐怖写起来一定不像预先列好了那么清晰,bug一定是一堆堆的……嘛算了,我的渣水平也只能做到这样了惹TUT 下次再加油好了TUT

最后再祝静静生日快乐!抱歉呐还是晚了一步,不过还是要祝生快惹!!虽然这篇是个BE但是以后还是会努力投喂糖的!!么么哒!!!

 

 

 

附:原文

Who killed Cock Robin 谁杀死了知更鸟

 

Who killed Cock Robin? I, said the Sparrow, With my bow and arrow, I killed Cock Robin. / 谁杀了知更鸟? 是我,麻雀说, 用我的弓和箭, 我杀了知更鸟。 

Who saw him die? I, said the Fly. With my little eye, I saw him die. / 谁看见他死去? 是我,苍蝇说, 用我的小眼睛, 我看见他死去。

Who caught his blood? I, said the Fish, With my little dish, I caught his blood./谁取走他的血? 是我,鱼说, 用我的小碟子, 我取走他的血。 

Who'll make his shroud? I, said the Beetle, With my thread and needle, I'll make the shroud. / 谁为他做寿衣? 是我,甲虫说, 用我的针和线, 我会来做寿衣。 

Who'll dig his grave? I, said the Owl, With my pick and shovel, I'll dig his grave./谁来为他掘墓? 是我,猫头鹰说, 用我的凿和铲, 我将会来掘墓。 

Who'll be the parson? I, said the Rook, With my little book, I'll be the parson./谁会来做牧师? 是我,乌鸦说, 用我的小本子, 我会来做牧师。 

Who'll be the clerk? I, said the Lark, If it's not in the dark, I'll be the clerk./谁会来当执事? 是我,云雀说, 若不在黑暗中, 我将会当执事。 

Who'll carry the link? I, said the Linnet, I'll fetch it in a minute, I'll carry the link. / 谁会来持火把? 是我,红雀说,我立刻拿来它。 我将会持火把。 

Who'll be chief mourner? I, said the Dove, I mourn for my love, I'll be chief mourner./ 谁会来当主祭? 是我,鸽子说, 我要哀悼挚爱, 我将会当主祭。 

Who'll carry the coffin? I, said the Kite, If it's not through the night, I'll carry the coffin.谁将会来抬棺? 是我,鸢说, 如果不走夜路, 我就会来抬棺。

Who'll bear the pall? We, said the Wren, Both the cock and the hen, We'll bear the pall. / 谁来扶棺? 是我们,鹪鹩说, 我们夫妇一起, 我们会来扶棺。

Who'll sing a psalm? I, said the Thrush, As she sat on a bush, I'll sing a psalm.  / 谁来唱赞美诗? 是我,画眉说,站在灌木丛上, 我将唱赞美诗。 

Who'll toll the bell? I, said the Bull, Because I can pull, I'll toll the bell. /谁来敲丧钟? 是我,牛说, 因为我能拉牦, 我来鸣响丧钟。 

So Cock Robin, farewell. All the birds of the air Fell a-sighing and a-sobbing, When they heard the bell toll For poor Cock Robin. / 所以,再会了,知更鸟。 空中所有的鸟, 全都叹息哭泣, 当他们听见丧钟, 为可怜的知更鸟响起。 

NOTICE To all it concerns, This notice apprises, The Sparrow's for trial, At next bird assizes. / 启事 告所在有关者, 这则启事通知,下回鸟儿法庭, 麻雀将受审判。

 

评论(8)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