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深山老狗

【头像画师:Somilk】
写故事,自娱自乐。不混圈,产完就跑。

【超恺】言为心声(上)【浙江卷】【高考应援】

CP:超恺

  

*2015年浙江卷高考作文题的灵感 原题戳我

*超恺only,HE,奶茶店 - 兼职大学生超 x 常客高中生恺

*文风目害,不符合作文要求也毫不切题,只是沾边地写一写而已TUT

*高考应援,主要是给小可爱的应援文w  因为小可爱是浙江的所以就w 

*虽然我发的这会儿都要考完了不过祝高考的各位都能有一个理想的成绩这点还是不会晚吧XD

*确认的话那么就开始吧go go go!!

 

 

正文:

 

Letter.01

 

郑恺原本只想找个地儿看看书,顺便蹭蹭空调而已。

 

各式“祝学长学姐高考顺利”的横幅,在校门外的树上挂了一排,迎着风儿打颤。倒计时的挂牌,吸引人眼球的红色,孤零零地摆着已翻到个位的数字,在烈日阳光的照耀下格外抢眼。

奶茶店窗口外排起的长队,一路延伸到街角。郑恺排在最末尾,看着身侧横幅上的“高考”两个大字发呆。

队伍好容易又前进了些许,这时走到他背后的女生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同学你可以挪两步了。不好意思地道了歉,思维这才跟了上来。

所以是为什么,今天这家店就突然多了那么多客人。

 

排队的大多是学生。毕竟店铺就选在学校外这个黄金地段,瞄准的自然也就是揣着鼓鼓钱包的、小富裕的高中生们。

天气很热,窗口服务小哥吆喝的声音却比这炎热的天气要更有精神。

给您。慢走。

反反复复。郑恺不知怎么的,就是觉得有些好听。

后面的女同学告诉他,这家奶茶店啊,店主有事外出,来了个打工的大学生。喏,排的不都是女生么,没准全是来看帅哥的。郑恺想了想,那自己在这里排队岂不是很奇怪?

 

“唷,”店员一边给前一位顾客递着零钱,一边笑着跟自己打招呼,“男同学,难得啊。”

郑恺热得有些分神,趴在吧台上,听他这么说,一时没想到要回答什么。

“要点什么呢?这个夏季我们推出了好几种新品,你可以选择……”

“奶茶吧。”郑恺道,随后又补充了一句,“原味的。”

对方盯着他看了几秒,不知是什么用意,接着便又挂上那和此般懒散的天气不相称的笑容。

“好嘞!”

接着又转过头来问要不要带走,郑恺说不了,在店里找了张桌子坐下。

 

店里的墙上,和很多见过的其他奶茶店一样,满满的,都是大大小小的便利贴。郑恺是逃课出来的,没带手机,抬起头百无聊赖地细看这些别人写的话。

学校外有空调的地方,平时的话总会被一窝蜂挤来的学生给霸占遍,刚才还排着长龙买奶茶的同学,到了午休时间要结束的这会儿,渐渐都不见了踪影。现在剩了郑恺一个人,悠闲地抱着奶茶坐在桌边,竟有一些隐隐的罪恶感。

“不去上课?”

店员小哥拉开椅子,在他对面坐下,随意地攀谈着,语气轻松又带点稍长者的沉稳。

郑恺之前一直没注意观察店员的样貌,现在他这么近距离地和自己说话,也不得不抬起眼来与之对视,而后又闪躲般地低下了头。

这小哥,长得的确是挺顺眼的。

喝了一口奶茶,甜甜的感觉。

“心情不好,不想去。”

闷闷不乐地说着,奶茶又吸了几口,不知不觉就见了底。

“那……有兴趣跟我说说原因吗?”

“家里人非要我选理科。”

“吵架了,所以不想去上课?”

“嗯。”

对方笑着拍拍他的肩,说小伙子还真有点个性,又见他还是这副愁眉苦脸的样子,试着说了些安慰的话。

 

墙上那文字组成的图案错落有致地排列着,两个人惬意地靠在椅子上,空调带来的温度让身心舒畅。

“要高考了,你们高中生都开始互相送祝福了。”

店员小哥一只手搭上椅背,目光飘到了墙上,漫不经心地说。

“反正我还有两年才考呢。”

“两年呐,”故作沧桑地叹了一口气,起身到了吧台上的盒子里翻找着什么,“说不长也不长,说不短也不短。”

郑恺看了看他,只是觉得奇怪,并没有说什么。

“要不要写一张看看?”

猫爪形状的便利贴。那人询问般地微笑着。

 

那是郑恺第一次和邓超一起写点什么。

六月的风,带着栀子花的清芬,温柔地抚慰着墙面摇曳的每一片寄语。

 

 

Letter.02

 

学生上课的时间段奶茶店多是较为清闲的。店员邓超早早地清理好了新进的原料,打低了空调,捧着平板靠在吧台边看起了电影。

电影里内容正是播得高潮迭起的时候,插着耳机,全身心地为陷入困境之重的主人公捏了一把汗,直到一双手伸到屏幕前晃动了几下,才猛地回过神来。

“你啊。”

注意到面前穿着松松垮垮校服的中学生,把耳机卷了三下收起来道。

“你不是明年要考研吗?”郑恺指了指菜单上自己要点的东西,打趣道,“还在看电影。”

“放松一下嘛,”邓超转身拿了个新的杯子,倒了一些冰水,“不用担心,你超哥我可是野生学霸。”

“省省吧你,还学霸。”

郑恺笑,把装满书的背包挂到椅背上。

 

自上次郑恺逃课那天起,两人也算是慢慢认识了对方。每次来买奶茶,互相打声招呼,人不多的时候,多聊两句——这么简单的关系。

邓超在本地的大学读大三,一年前就在这里打工,过了这么久,工作流程都烂熟于心了,也就没有申请辞退。

那个学校是郑恺想考的大学,聊过了一些后就开玩笑似地叫起了邓超学长,这么一来,好像就真的进了那个学校一样。

邓超比他高点儿,摸了摸他的头,说那就提前叫叫吧,亲爱的小学弟我等你考过来。

 

邓超在郑恺眼里就像个友好的大哥哥,人好又有幽默感,虽然有时仗着大学学的那点专业知识就喜欢欺负他——大概是因为那正好也是郑恺想读的专业——但总的来说,不知怎么,就是让郑恺打心底里崇敬。

奶茶很快就调制好了,邓超倒过来摇了摇,插上吸管递到郑恺手里。

“谢谢。”

不自觉眯着眼睛笑着接过。

“你笑起来很好看。”

邓超停在小圆桌前,不带一点玩笑地直视郑恺的眼睛说道。后者低下了头,以喝奶茶作借口,不回应对方的话。

耳朵烧红的热度,一如初见时的目光交汇一样。

 

墙上的便条有的贴得不牢,风一带,就三三两两地掉到了地上。

邓超尽职尽责地把它们逐个捡起,扯了胶带,打算一一贴回原来的地方。

“就不能写点祝福自己的话吗?”

郑恺放下手里的奶茶,看到邓超正指着一张贴好的便利贴看向这边。

“……不是我写的。”

心虚地撒谎。

除了上次被硬拉着和邓超一起写了高考祝福,郑恺还是觉得写这种东西没意思,感觉像小女生才会做的事。

“你的笔迹我认得,”邓超却一定要调侃他,“忘了上次我还给你辅导功课了?”

所以被发现偷偷写了「希望班主任早日康复」这样的便条贴到了墙上,才会奇怪地觉得丢脸。

“善良的小天真呐——”

夸张地感概了一句,走到对方面前,在额头上按了一张空的便条。

 

我天真所以你就爱欺负我喽。

郑恺腹诽,心下却不禁偷偷地乐。

 

 

Letter.03

 

乏味而又平淡的高中生活。

每天面对的都是那熟悉的环境、熟悉的面孔、熟悉的辅导书籍和更为熟悉的条条考点。所以才会有那么多人祈盼着早日考完,然后去更为远的、陌生的地方。

白色的栀子花开满了整个花坛,肆无忌惮地在校园里展示着它的芬芳,开着开着,就又送走了一批追赶梦想的学子。

 

“又到了毕业季啊,”邓超还是一如既往地翘着腿坐在郑恺对面桌,“你还有多少天高考?365天还是366天?”

被问到的那人不自在地扯了扯校服的领口,说你就别戳我痛处了,紧张着呢。

邓超好似满不在意,还有一年呢那么紧张做什么,想我当年考大学的时候可不像你们这样整天啃书。郑恺说那必须的啊,超哥您是学霸嘛,这番一本正经的挤兑都叫邓超不好意思了。

 

郑恺每次来店里都会选人少的时候,那种门庭若市的热闹氛围,他不喜欢,更别说团团围在帅哥店员身边叽叽喳喳的女孩子们了。

不想打扰邓超工作,所以拿着本书安静地坐在一边等人们都散去,最后只剩寥寥几个,对方就会端着自己一贯点的奶茶走到自己身边坐下。

他知道这样的做法很不正常,放弃的理由也想了很多,却总也克制不住。

 

“看什么书呢?”邓超就着手中郑恺的奶茶喝了一口,探着头问他,“村上啊?”

郑恺赶紧抢过奶茶说,你喝了这我还怎么喝啊。邓超说,看看你们年轻人,爱瞎跟风还事儿多。

郑恺不理他,起身去吧台换了根吸管,看着杯里无缘无故低了一截的奶茶心疼。

 

“要不要再写点什么?像去年一样。”

“你陪我写?”

“我陪你写。”

邓超笑了一声,应道。

于是两人又拿起了笔,邓超仍旧把猫爪形状的留给了郑恺,对方嫌弃地瞟了瞟他,说太少女了,不要。邓超就偏不交出其他的样式,他就觉得郑恺适合这个。

终于两个人都写完了便条,说起来还颇为不容易。

“给我看看?”

邓超把自己的那张便利贴推到郑恺面前,示意要交换着看。后者也了然于心地拿自己写的给他,两人的头凑到一起,然后就相视着笑了起来。

 

「祝超哥考研顺利」

「小恺高考加油,考上理想的大学」

同样的两个名字,祝福却落于对方的笔下。

邓超把两张便利贴贴到一起,满意地点了点头,周日早上橘色的暖阳洒在墙上,淡成一种不加修饰的暖色调。

 

“突然想起,你考完研就走了,”郑恺突然出声,在这样平静的氛围中显得有点突兀,“是要去北京吧。”

“嗯,”邓超简单地说,“考得上的话。”

“在这里念不好吗?”

小心翼翼的语气。

郑恺知道自己这样就有点多管闲事了,又实在忍不住,降低了相比平时更为注意的音量,不想让对方听出什么端倪。

早该想到的,这种事情。

当他进了大学,邓超也就毕业了。之前那学长学弟的玩笑,两个人都没有戳破,不知是没能注意,还是有意而为。

“家里人的安排,和你一样。”

邓超的口吻有些无奈,垂着眼睛,不像平常那副乐天的样子。

栀子花开的季节,离别的季节。窗外的天空澄蓝澄蓝的,一如这季节引人伤感的颜色。

花开无声,思绪纷纷。

 

“别动!”

郑恺听对方煞有介事地这么一喊,下意识地就想开口问怎么了,没想到对方快他一步,起身探过桌面就轻轻地吻上了他。

一秒不到的吻而已。

“嘴边,一点点奶茶印。”

始作俑者神情专注地看着他愣神的表情,柔声解释道。

郑恺半响才反应过来,手足无措地用衣袖擦嘴。

眼眶好像有一点发红,只是正忙着责怪出声对方的他,应该是没有自觉才对。

 

TBC.

 

俺的废话:

因为还有其他的文今天要写完然后我写东西又啰嗦,所以只有分上下篇放啦QUQ

早上到现在都没吃饭……好饿…… 但是其他的还没写(一口老血) 

目前就先发到这里……希望下篇我这周有时间能生出来orz 抱歉orz

小可爱 @平底锅/@笨熊公寓 现在应该在考英语吧,希望她赶紧考完了写超恺小甜饼喂糖啦(喂吃糖比考好英语更重要么混蛋← 【召唤失败,反正应该也能看到吧(x

那本汪就勉为其难地再给她加个油好了 ┐「ε:)_ 

好吧总之15年高考也快结束了,最后希望参考的战士们凯旋而归惹w 至少在考完之后看到俺这篇应援,心情一定要是愉快的哟(。・`ω´・)

不说了我去买奶茶了(喂) 下篇见^q^

 

 

评论(30)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