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深山老狗

【头像画师:Somilk】
写故事,自娱自乐。不混圈,产完就跑。

【晨赫】吃醋的答复(下)【不甜不要钱】

吃醋的答复/ヤキモチの答え

CP:晨赫(副CP超恺)

  

*全程无虐,注明cp不拆不逆

*校园风,设定与三校争霸一致

*略轻小说风,ooc有

*大概是一个纯情学长纠结许久终于向学弟告白的故事

*其他的声明见↓

 

原曲(sm20332495)的B站链接→

┗|∵|┓吃醋的答复/HoneyWorks feat.【GUMI】

上篇及中篇→

【晨赫】吃醋的答复(上)【不甜不要钱】

【晨赫】吃醋的答复(中)【不甜不要钱】

小可爱@笨熊公寓 /@平底锅 平行时间线的超恺→

【超恺】告白予行演习   

 

还有的声明见上篇w 那么先dokidoki起来吧!告白start!

 

>>>下.

 

---

对付一个跑得比你快但又比你矮小的对手,一招制敌最重要。

——著名学者爱因斯坦李如是说道。

 

所以李晨常年用来控球投篮、强壮有力的大手一按,就给了郑恺一个实打实的壁咚。

“晨哥!晨大佬!”郑恺后背紧贴着墙,一脸尴尬地笑道,“咱有话好好说,君子动口不动手嘛。”

然后他发现这样的交涉并没有什么卵用,因为李晨完全就不为所动,那个眼神简直跟他们辅导员怪罪自己又翘了课时没两样,一副“今天老子就找定你了”的架势。

“那我问你个问题。”

李晨见郑恺态度这么诚恳的样子倒真觉着自己是州官压迫农民了,说着又把手臂给收了回来。

“行行行,大佬您爱问啥问啥。”

“你……”郑恺心都吊到了嗓子眼,李晨又突然有些懵,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你让我先想想。”

郑恺说,靠,你这是在玩我呢吧?

 

郑恺就纳闷了,他一堂堂正正合法市民,还是入党积极分子,为校为党为国家,从不行作奸犯科之事,怎么莫名其妙就给人堵在男厕门口壁咚了?

天地良心,他可真没做过什么对不起李晨的事。

“我问问你。”

“您说。”

“你跟陈赫没在交往吧?”

完了,这货一定是在玩我。

 

“哎我还以为是个什么事!”郑恺把李晨推开就往外走,心说这谣言都他妈谁编的?就知道上次那编剧没安好心,“没有!绝对没有!你哪听的?”

李晨这回更晕乎了,追着郑恺反复确认,对方一再表示不可能,他怎么可能跟那只猪交往。

“可我看他给你情书了啊?”

“什么情书啊小粉红那个?”拍拍李晨的后背,叹气道恋爱中的傻蛋智商真让人着急,“那天是愚人节啊亲!”

 

李晨不知道用什么才能形容他现在的心情,整个就跟被雷劈了一样愣在了那儿。

郑恺随后又念叨着说那天真给害死了,自己还真上天台去了以为妹子找他告白呢blabla的……李晨全没听进去。

 

这么说,自己这好几个月的吃醋,全部都是没有必要的喽?

 

 

---

作为维护三校和平的使者,邓超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小道消息,第二天就非要拖着郑恺去L大找李晨宣示主权。

郑恺不知道他什么用意,只是闲着没课就跟着跑一趟,他在意的是,那个壁咚的照片到底是谁拍的,站出来保证不打死。

 

“晨,听说你最近欺负了我们小恺开?”

邓超剑眉一挑,说恺开可是我在罩的,尽管如此一边的郑恺还是纠正道,不不不这只是你的妄想而已。

一些学生难得见到这D大L大男神对峙的场面,纷纷跑来围观,李晨见状赶紧拉上邓超要转移,想换个安静的地儿好好解释解释。

“超你说其他的事怎么也不见你这么上心呢?”

李晨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包括他和陈赫的事都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而后才像想到了什么似的揽过了邓超的肩,意味深长地看了眼郑恺。

邓超也向他的小学弟示意说大人说话小孩一边玩泥巴去。郑恺在旁边暗自不爽,老子特意陪你过来就这么对我,这阵子我是招谁惹谁了?

 

“我明白了,你是喜欢郑恺是吧?”

李晨用只有邓超能听到的声音问道,而对方也笑得一脸奸诈:哎还是你懂我。

“那就管好你家的!”李晨忽地就朝邓超肚子来了一拳,真是的,害自个瞎忙活了好几个月,“你还笑!”

“好好好我知道了!”

邓超捂着肚子叫唤,说晨你这么凶悍铁定追不到人陈赫。

郑恺就差没备好瓜子可乐看戏了,大人的世界真暴力,他的确不应该掺合。

 

后来超恺两人一同离开L大的时候,郑恺突然一个不注意,就给邓超按到了墙边。

“你这是干嘛呢?”

“我就想试试壁咚的感觉而已,”邓超毫无说服力地说完又不知朝哪喊了句,“你们记得把我拍帅一点啊!”

被壁咚的那个人觉得李晨真心打得妙。

 

 

---

李晨有时候真的想跟邓超来一句:怎么哪都有你?

这人说咱俩不是利益均沾嘛,你追陈赫这事,助攻我打定了。李晨看他说得煞有介事的,心想搞不好还有什么建设性的建议呢,也就随他去。

于是两个人约了个时间,打算就近在三校联合会议室开个正儿八经的会。

 

“我还真没想到你俩这尿性还能进学生会,”郑恺得瑟地往主席椅上一坐,感觉甚好,“话说这么随便占人会议室真的好吗?”

“什么意思啊我可是学霸好吗?”

邓超见郑恺又挤兑他,连忙为自己辩护。

“得了吧就你这智商,跟闹着玩似的。”

在排挤学霸这点上,李晨跟郑恺迅速达成了同盟。邓超啧啧称奇,谁能想到这俩人前几天还闹矛盾来着?

 

“我们可以拟定一个详细的计划。”

邓超往背后的白板一拍,连固定的支架都晃了两晃,而后拿起笔唰唰唰写下了几个大字:告白大作战。今天吐槽技能点满的郑恺忍不住说,你该不是轻小说看多了吧。

“其实这个真没必要,”李晨也有点嫌麻烦,“我觉得吧,我直接去就……”

“你打住打住!”见自己精心准备的作战计划又要被搅黄,赶紧出声打断李晨,“说什么呢你跟人家约那么个时间,还下午几点什么的,不就是心里没底吗?”

李晨闭嘴,你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所以我们可以先做点准备工作来提高成功率,”邓超搬了把椅坐下,严肃而有深意地问,“你想要多高的成功率?”

“我倒是想要百分百啊,”心想这不是废话吗,“你能给我整出来吗?”

“百分百啊?”邓超还装模作样地想了一想,“可以,我们下药。”

李晨说郑恺我们走吧别理他了。

“你俩别走啊!”邓超的自尊心受到了严重打击,这还必须得做点什么来挽回一下颜面,“我们还有Plan B呢!”

“你就省省吧还Plan B,”一直除了吐槽没有参加这个愚蠢会议的任何项目的郑恺实事求是地提出了一点,“我觉得你去了怎么跟陈赫说才是问题,你想过告白的时候说啥了吗?”

李晨左想右想,在超恺两人似乎还是有点期待的眼光下,最后不负众望地……点开了百度搜索框。

 

 

---

三人围在桌边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像开启了静音模式一样,直到后来郑恺手机响了也没人出声。

“我出去接个电话,”郑恺不忘向两位还在大眼瞪小眼的学长交代一句,“你俩先讨论着哈!”

“不是陈赫的电话吧?”

李晨小心翼翼地问。

“不是!”郑恺没想到他又来这么一出,摆了摆手,“我说你怎么还防着我呢?”

“我不是没安全感吗!”摊手。

卧槽少女你他妈谁啊把我们晨儿还来——with超哥脸。

 

郑恺是找着个借口溜了,邓超呢,这时候再想闪就表现得太明显了,明显得就跟“老师我来的路上遇到个老奶奶”一样了,所以不管他愿不愿意,必须留下来直面问题。

“晨……”一向号称上知天文下通地理的邓学霸也不知该怎么表达了,“不是跟你说想像一下你前边椅上坐的就是陈赫吗。”

“矫情啊?”李晨算是明白刚才邓超和郑恺坐那儿不说话光眉来眼去的是干嘛了,看来自己刚才的模拟告白表现的确是不如人意,“那我也不能把一盆草当陈赫啊!而且我见着他估计更紧张。”

“也不是矫情,就是太……好吧就是矫情。”

邓超放弃了抵抗。

 

“你们还没讨论出来呢?”郑恺挂了电话回来顺手带上了门,“告诉你们个坏消息。”

“又咋了?”异口同声。

“别,你们这么看着我我都不好意思说了。”

“你少废话有什么快说。”李晨心道这磨磨叽叽的搞得我更怕了。

“好吧,”郑恺长吁了一口气,像宣布圣旨一般地缓缓道,“你们约的那个教室,好像叫人给占了。”

 

 

---

天空被染成一种缥缈的橘色,熟悉的公交站还是只有那么寥寥几人,马路上的车还是一如既往川流不息。

李晨今天又特地没有去赶地铁,但似乎并没有在这里遇到他想的那个人。

4点10分,距约定的告白时间,还剩整整一天。

 

邓超那个不靠谱的作战会议,最后果然是自然而然地就搁浅了。当事人还是皇上不急太监急地表示他还可以出力,所以拉上郑恺信誓旦旦地说,清场交给他们。

郑恺呢,作为李晨一直以来的吃醋对象,更是十分合作地表达了要助他告白成功的决心,据他说原因是真的不想再和猪被当成那种关系了,简直降低逼格。

李晨还是没有安全感,不是因为担心对方已经有喜欢的对象之类的,而是回想起那么多天的胡思乱想,现在居然有什么就那样发展了——妄想成真的侥幸和多此一举的吃醋。

即使是这样事情还是充满了不确定性,所谓大学生活,哪里都充满了不确定。不过管他呢,只是告个白而已。

 

抱着这样无所畏惧的心态,李晨还是在约定的那天早了将近一个小时来到了A大的教室,两位革命战友早早守候在此,示意李晨之前要占用这个教室的人,已经换到了隔壁。

“郑恺,这个我真得感谢你。”

郑恺笑着说人部门就开个例会,一听有人要告白,二话不说就转移了阵地。李晨觉得这挺天真善良一人,自己之前错怪了他还怪不好意思的。

“哎你就别跟我们客气了,”邓超虽然有时候想法天马行空,到了关键时刻还是挺会抓重点作总结的,“网上搜的那些个句子背会了吗?”

“当然了,准备了好半天呢。”

李晨拍拍胸脯,胸有成竹。

 

下午4点整,距离约定的告白时间,还有整整10分钟。

 

 

---

“晨哥!”

陈赫大概是踩着点到的,一进了教室就径直搜寻起了李晨,对于其它闲杂人等的忽视似乎有些刻意。

“陈赫,”走到陈赫跟前,有点不自在地挠了挠脖子“吃饭了没?”

“什么…”对方一脸不知所云,“现在才4点,当然还没吃啊!”

“也是哦,也是。”

李晨应了两句,心情却复杂得很,因为他发现从走进教室的那一刻,他就把那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告白金句忘得一干二净了。

 

邓超和郑恺躲在门外边,恨铁不成钢地用口型说着什么,就是没有提醒半句。

隔壁那群说是要开例会的人,也早早地收了工,探头探脑的,想不被发现,却又期待着告白的结果,竖起耳朵偷偷听着。

李晨也不知这样的情况是好是坏。

和想象的不太一样,因为有一群凑热闹的围观群众;然而也没有理由临阵脱逃,因为这么多双眼睛盯着,要给他们一个交代…也要给自己一个交代。

 

“陈赫,我接下来说的话,”

捏紧了拳头,手心的汗浸湿了不知是哪处的衣裳。

“晨哥,该不是又要请我吃饭吧?”

陈赫的声音听着并不是特别自然,李晨能想象这个人是怎样假装着冷静,和自己进行着这如同茶余饭后一般的对话。

“当然不是。”

李晨笑。

 

两个人的教室,暖色的夕阳,和一帮催促着自己表露心意的人——无不提醒着陈赫和自己,这是告白,这是告白。

陈赫处在这样一种一目了然的情景下,又怎会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他就是怕自己紧张,所以表现得好像一无所知。

这就是自己喜欢的人。

哪怕他性别和自己相同,哪怕他们才认识不到一个月,哪怕他的心以后可能会托付给其他人——但是自己已经有了足够的理由喜欢他。

李晨察觉到自己不再紧张,因为现在他最大的支持,来自于对面的这个人。

 

“陈赫,我很早就开始注意你了,联谊那次,对于我来说并不是第一次和你见面。”

——说出偷听或者说跟踪之类的事的话,大概会被对方当成变态给拒了吧。那些日子一点点加深对你的了解,是不是也为现在水到渠成的感情推波助澜了一把呢?

“但是后来真正认识你,才越发地肯定,我一定是喜欢你的。”

——舞台上如明星一般闪烁着的你,流利地说出那些复杂冗长的台词的你,和后来到了最后一幕腰部受伤还坚持演完的你……反正我看到你一个人在后台忍着痛所以上前扶你的那次,一定是早就没有印象了。

“我知道你喜欢的是同性,不要问我为什么知道,对此我应该还要跟你说声对不起。”

——记得灌着一杯又一杯咖啡的那晚,最后取得胜利成果的一刻,久久不能平复的心情。虽然是技术控却不能很好地融入你的世界,所以才抓耳挠腮地做了这种外人看起来非傻即二的功课。

“但这些都不能让我坦然地跟你提出要交往或是其他的什么要求……因为我以为你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是啊,全都因为这莫名其妙的吃醋,一切都乱了套。

 

准备过的宣言什么的半句没用上,邓超在外面,却不知为何想对李晨相较练习时的截然不同的表现竖起大拇指。郑恺对他说你看你要瞎掺和吧,果然还是发自真心的话才最有说服力。

好奇心重的小学妹,被这样的气氛感染,脸都不知不觉红了起来,手捧着,也不能叫那面颊的温度褪去一点。

这个时候从走廊经过的学生,看到一大堆人堵在教室门口,也偏要往里看几眼,然后心照不宣地选择了不出声打扰。

李晨缓了一缓,这个间隙他仿佛听到了谁的胸腔鸣响的声音,不是他自己,而是他现在正在对他告白的那个人。

陈赫看起来想说什么的样子,但是他发不出声来。脚没法移动,手也不知道往哪儿摆,然后身体也发起烫来——因为李晨的额头抵上了他自己的,热度从那里源源不断地传了过来。

“我以为别人说你和郑恺般配,你那些推辞的话都是因为害羞才不敢承认;我以为你总是在我面前提到他,是因为你们已经在交往了,所以才对彼此那么了解;我以为你给他塞情书,那就是真的告白了,我想过只要你幸福就好之类的,”

“但是我做不到。”

做不到失去好不容易遇到的你。

    

所以羡慕也好嫉妒也好吃醋也好,全是因为不想让你就这样和我擦肩而过。

走过大学之后、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之后、经历了更多意想不到的事之后,也许我还会记得有这样一个让我为他的事情而战战兢兢、犹豫不决的人,当那个时候再去想后悔之类的事情的话,太晚了,而且也太遗憾了。

“而现在我知道了这全部的一切都是我的妄想,都是出于我对你的在意,但我却仍然不想放弃这份吃醋的心情,所以我想问你,”试图拉近两人的距离,感受这样眼里只有对方的短暂时刻,“如果你愿意接受一个人给你幸福的话,”

 

“那个人可以是我吗?”*

 

过了不知多久的4点10分,黄昏静好,仿佛连空气都在屏息等待着这场吃醋的答复。

而下一秒,终于向自己喜欢的人表白的那人,毫无意外地收获了那个期待已久的拥抱。外界的声音全都听不见了,回荡在耳侧的,只有彼此的呼吸和重叠的心跳。

 

FIN.

 

*晨儿的告白:原句是「仆じゃダメですか?」,直译应该是“我的话就不行吗?”,但是这里根据中文的表达习惯做了修改。

 

俺的废话:

啊终于写完了(笑)

小恺开根本就是,算上小可爱的超恺线一共被壁咚了三次呢,心疼他hhhhh

话说每次和小可爱聊完V+相关我自己的讲话风格也好像回到了以前刷唱见的时候了惹!明明最近一直都是哈哈哈的来着( ͡° ͜ʖ ͡°) 

 写到这里我觉得赤赤视角的part已经不需要了,因为晨赫这个cp,两个人的默契在我看来已经达到了一方的表现就完全可以体现另一个的想法了呢w 当然也许我心血来潮把another story写出来也说不定w

昨天晚上写到了差不多一点,抱着“无论如何想看你们在一起才行啊!”的心情写完了最后的告白部分,虽然一如既往的拙劣不过我也满足了wwww  因为喜欢一对cp所以有幸能在写的东西里表达对他们在一起的希望真是太好了ww

晨赫会在每一个设定和时空里都彼此信赖着、深爱着对方的吧,我一直是这么相信着呢w

感谢看完这篇文的你,请一定要一直努力地喜欢他们哟 (`・ω・´)  

 

  

评论(18)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