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深山老狗

【头像画师:Somilk】
写故事,自娱自乐。不混圈,产完就跑。

【晨赫超恺】I HAVE NEVER SEEN(15)【ABO设定】

晨赫超恺ABO


*分级R

*温柔教授晨X班级支柱赫 

  霸(dou)道(bi)总裁超X兼职职员恺

*无生子,注明cp均不拆不逆

*有一点肉渣,然后下一章就是肉了,不适应的姑娘注意闪避

*与真实的人和事无关,请勿艾特真人

*与真实的人和事无关,请勿艾特真人

*与真实的人和事无关,请勿艾特真人(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

 

Chapter.15

 

“郑恺!郑恺!哎你怎么不等我啊!”

陈赫胳肢窝里夹着两本资料,手里还拿着块吐司面包,一路跑着跟上前边明知道他腿伤刚好还不理他自己先走的郑.没良心.恺,终于快追上的时候又发现自己鞋带掉了,便手忙脚乱地系起了鞋带。

“你这么慢吞吞的,跟你一块走绝壁要迟到。”

郑恺顺手接过陈赫的复习资料,等到他鞋带绑好了又递给他。

“什么哦,”听郑恺嫌弃他的拖延症陈赫大呼冤枉,“我每次O概都去很早的好吗?!”

“O概……呵呵我就笑笑,不说话。”

“你走,”陈赫脑内跑过几个[再见]的表情,“恺开我发现你最近越来越八卦了。”

“谁叫你和李晨俩整日在那儿秀,你以为我想八卦啊?”

郑恺觉得为了保护广大单身狗的眼睛,应该立法禁止陈赫和李晨这俩人腻歪。

现在学校论坛“你最支持的校园AO配对”,他们俩已经位居榜首多日了,还把第二名甩了好大一截儿……当然郑恺不会承认他也是闲出屁了才会去投了一票。

“我想早点看到他嘛~”

陈赫双手捧脸,小眼睛眨巴了两下,郑恺道你再摆这种少女的表情我就给精神病院打电话了,陈赫立马变了脸,说卧槽爱呢。

 

“大早上就虐狗啊。”

“爷就是虐狗怎么着……我靠你怎么在这?”

陈赫这才注意到把他和郑恺的撕逼日常全程观摩下来的包贝尔,这人冷不丁吭一声差点把他吓个半死。

“我刚和包贝尔一直都在,”郑恺不禁啧啧啧鄙视起陈赫来,“你眼瞎啊?”

“哦,他戴着帽子我没认出来。”

包贝尔只差一帽子摔陈赫脸上。

 

“说起来你俩双方会晤有点频繁啊,”陈赫端起手摸摸下巴,“总觉得有阴谋。”

“你住院的时候他老来问我你什么时候出院,哦我还给他代过两次课。”

郑恺指了指一边的包贝尔,想起陈赫不在的这些天,除了某个照常不定期给自己发垃圾短信的逗逼总裁,跑来烦自己最多的也就是这货了。

原来只是因为团学会同为学习委员的同行,后来帮他策划带全班上医院探望陈赫的事,一来二去也就混熟了。现在才知道这货也是个跟陈赫一样不修边幅的主,也不知是福是祸。

“其实也不用瞒你了,”包贝尔接茬道,“我跟郑恺就商量商量,你不是出院了吗,要不大伙一起去聚聚?”

“你们这么好啊!”

陈赫话刚说完,就听得这俩损友齐齐来了句“你请客”,顿时觉得真是交友不慎。

 

三人一路聊着时刻都有友尽危险的话题就走到了男寝门口,郑恺眼尖,一下就看到了等候多时的李晨,忙拉着头比电灯泡亮的包贝尔就要先走。

“我们先去图书馆占座,”这个时候闪避虐狗大法还来得及,“陈赫记得晚上请我们出去浪啊!”

“好好好,你俩圆润地滚。”

陈赫摆摆手表示他知道了,他俩得知自己受伤的时候也不知操了多少心,稍微犒劳一下理所应当。

 

“笑得这么开心?”

“晨哥!”陈赫走到李晨跟前,小白牙还没能收回去,示意狼狈为奸的郑、包两人道,“他俩又想讹诈我呢!”

“那是你先想诓他们在先吧?”

“我靠晨哥我记得你以前没那么胳膊肘往外拐的!”

李晨不说话,心想,你我还不懂?

 

“那晨哥我先去图书馆了。”

“我陪你走一段。”

李晨揽过陈赫来了个简短的早安吻,沾上一点对方身上熟悉的薄荷清香。

“嘿嘿,好!”

陈赫小跨了两步到李晨前边,一副生龙活虎的样子。

“你看你,”见大病初愈的陈赫又跟没事人似的到处乱跑,不禁又唠叨起来,“腿好了?”

“那当然!在医院躺了那么久,再不走走估计就要废了。”

陈赫原地转了一圈,面向李晨捶捶他的大腿,表示自己真没大碍。身着的机器猫T恤看起来宽松了一点,可见是瘦了些许,一看倒像是挺有活力的。

“好吧,”李晨无奈看着面前的omega恋人,“腿要是还痛就跟我说。”

对方说好好好,晨你就别担心了,整得跟你是我妈似的。李晨正想回句什么妈啊是你老公好吗,就被陈赫带着威胁的笑意给憋了回去。

 

陈赫看得出李晨看着自己的腿伤,其实是痛在心里的。

一直以来他都习惯于保护自己,无论大事小事。就唯独这一次,对于他来说就有如一个忠心耿耿的护卫失了责一般。

那种明明可以多加珍视的东西却因为自己的疏忽差点破碎的心情,陈赫尚是不懂,但他明白的是,要让对方省心,自己就必须强大起来。或许有朝一日,在李晨同样需要宽慰、需要照顾的时候,自己也会有足够的能力和强大的内心来守护他。

陈赫搭上李晨的肩膀,两个人一起并肩走,李晨这时要去上课了,戴着个眼镜斯斯文文的教授样子,看起来还挺像那么回事。

“晨。”

“什么?”

“嘿嘿,没事,就叫叫你。”

 

 

 

李晨在图书馆外边好像是看到了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

“陈赫,没课好好学习啊,我就先走了。”

“慢着,你跑什么!”

陈赫顺着李晨的视线望过去,不巧看到了那日在巷子里遇到的那个omega少年。

对方穿着干净透白的短袖衬衫,背着个黑色的双肩包,浑身上下omega的甜味自然地发散,虽然也不能说娘,但陈赫看着就不是十分舒服。这时对方恰好注意到了他们俩,便礼貌地打起了招呼。

“李晨老师,陈赫学长。”

“哦是你啊!”

陈赫的手躲在李晨后面揪住他的衣服,一脸亲切地问候道。

“学长,那天的事真的很感谢你,我去医院看你的时候你还睡着,就没能亲口道谢。”

陈赫记起来放在柜头的鲜花和感谢信了,真别说这孩子还挺有心的,只是旁边这个人……

“哎没什么大不了啦,都没事就好!”陈赫一声不吭就掐了李晨一把,后者毫无意外地抽了口气。

 

表面上平静地寒暄了几句后,乖巧的学弟就捧着书进大厅了,走前还特地跟李晨道了再见,至于这小屁孩脸红个什么……陈赫也是不知道。

“李晨你有什么要交代的吗?”福尔摩赫拿起他并不存在的烟斗,歪起嘴角抽了两口,上下打量起身边半句话没说的alpha男人,“总觉得你们在眉来眼去的。”

“那是人家总在看我行吗?我又不可能不回应!”李晨义正言辞道,而后才像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凑到陈赫面前,“你吃醋啊?”

“那哪能呢!”陈赫却像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哈哈大笑起来,“这又不关我毛事,吃什么醋啊呵呵呵。”

李晨拿这个爱装的家伙没办法,最后只好使出一吻封唇绝杀,完事后还满意地舔了舔对方的嘴角。

 

“卧槽李晨你够了!图书馆有监控!”

陈赫有点虚。

“不够,”李晨笑道,“你不是要我交代吗?我记得下午公休,来我们教研室找我。”

“哎你现在说不行…吗……”

等陈赫从李晨突如其来的邀约反应过来时,对方已经像吃饱了蜜一样拍拍肚子,溜之大吉了。

 

 

 

所以不愧是公休,教研室的老师都十分循规蹈矩地没有在值班,桌上的电脑都关着,各种公章和装请假条的盒子整齐地摆在桌面上,文件资料都堆放得井井有条,由见这里的老师都是些严谨的人。

……当然也包括正伏在桌上睡觉的李晨。

 

陈赫这次走进教研室,心里竟有些忐忑。

看着李晨熟睡的侧脸,医院刚醒时的那个镜头又侵袭了脑海。虽说已经过去有些日子了,但两人初次向对方袒露心意并拥吻的场景,却总是记忆犹新的。

现在两个人走到了这一步,陈赫都不想承认,虽然他表面上跟没事人似的,心里却或多或少地感到几分微妙。

他和李晨,一个是学生,一个是教授,师生恋对于他来说,那真是上辈子都没有想过的事。最初不厌其烦地往这个教研室跑,纯属想勾搭老师,没想到这一勾搭,生命中就再也不能少了对方了。

这种奇妙的发展,要说意料之外,还不如说是情理之中。仔细想想,除了不定期都会向对方索吻外,似乎交往前后,两人的相处模式还真没什么变化。

 

陈赫正坐在桌边看天花板发呆,措不及防地就被某个刚才还睡得死沉死沉的人篘民教篘师给抱住了。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又在偷偷看我。”

李晨把头埋在陈赫的肩头,轻嗅着这甜腻的omega气味,待闻地心满意足了又转向旁侧白篘皙的脖颈,一遍一遍小心地舔篘吻。

“好啊你,居然装睡。”

清楚地感受到他身上渐渐浓烈的信息素味道。

不过不得不说李晨是真的能把他的信息素掌握得很好,即使在这种时候也是。如果说抛开惯称的“大黑牛”称号不谈的话,对着自己发篘情的李晨压篘迫感满载的alpha气场都可以说得上是一匹凶猛的野兽了。

陈赫不是不明白李晨这时把自己叫来是要干什么,他以为自己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但不知怎么一想到待会可能要被这匹虎视眈眈的家伙吃干抹净,就开始有些退缩了。

完全被骗了嘛,一点都不像看上去那么人畜无害。

 

“把头再转过来一点,亲起来很困难。”

陈赫却像被这低音炮一般的话语蛊惑了一般,仰起头就把自己的舌给送了上去,没多久被被对方更为炽篘热的舌篘尖给逼退,在上颚被粗篘暴地扫篘荡过一番的同时只好藏在下齿后边,最后却还是被卷起来逗篘弄个不停。

“唔……”

想提醒恋人别那么霸道,好歹给自己留个换气的空隙,挣扎了两次后又无力地放弃了。李晨这个男人,一旦掌握主动就绝对要一战到底,标准的控篘制狂。

“你慢点……”

陈赫搂住李晨的脖子,任凭对方托着自己的后脑勺进一步加深亲篘密的动作,过了一会儿才用受不了似的喘息回应,这却导致了恋人稍稍的不快。

“每次都亲了一会儿就不行了,”李晨轻轻篘咬住陈赫被吻得水润的上唇取笑,“叫你不锻炼身篘体吧?”

“哈啊……谁像你啊,大黑牛。”

陈赫反过来张嘴去咬对方,不料他却躲也不躲,任自己在唇上没完没了地厮篘磨,看来还挺喜欢调篘情时用这个自己为他取的外号。陈赫觉得对面的这alpha还真有点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意思。

 

刚缓了没几秒男人又撬开自己的牙关闯了进来,这次吻得不深,陈赫却明显地感觉到自己身篘体的反应比平时大得多,方才还是势均力敌一般的吻法,现在身篘子一软,就完全处于了被动。

李晨趁他因下篘身硬篘起来的物体而分心的时候一把脱篘下那标志性的机器猫T恤甩到了地上,然而恋人的身篘子却被这样的动作害得颤篘抖了一下,李晨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陈赫,”李晨没想到自己运气这么好,眼里的笑意完全掩饰不住,“发篘情期啊?”

“……嗯。”

一向天上天下唯我独尊、不对别人耍贱会死的陈赫,居然难得地脸红了,李晨又低头亲了亲他发烫的耳侧,有种如获至宝的感觉。

“那敢情好,”把大篘腿挤到对方的两篘腿篘间,试图去感受那包在牛仔裤里勃篘起的部位,“我还怕第一次会弄痛你,现在不用担心了。”

“喂……”

陈赫有点受不了对方对自己下篘体如此露骨的撩篘拨,事实上他的阴篘茎真的硬得发痛,后面也……

“还不服气啊,”男人凑到自己明明就想要到不行还逞强的恋人耳边,用温柔的气声说,“你的信息素甜味,浓到我都没法呼吸了。”

被吃得死死的omega没法去想待会恋人要是脱篘下他的牛仔裤发现包住臀篘部的那一块区域、包括坐着的椅子都湿得乱七八糟了会有什么反应,更烦心的是,他还管不了自己那不断作出让自己羞耻的反应的后篘穴。

 

“晨哥……”

“我在。”

“我是第一次,那你呢?”

“嗯?”没想到对方突然向自己抛了这么一个炸弹,李晨也不多想,直截了当坦白道,“当然不是,为什么这么问?”

“那个学弟,看起来很……那啥的样子,”陈赫把李晨拉得更近一点,不安地哼哼,“他还有你的手机号。”

“啥你还记着呢?”

李晨忍不住笑。

“我他妈凭啥不能记着?”陈赫顶嘴,“晨哥你说过要交代的。”

李晨听罢点点头,俯身在恋人唇上又落下一吻后便起身拉过一旁的椅子坐下,拍了拍大腿道:“行,不过你先往这儿坐。”

陈赫愣了。

“交代完了,我们再把你下身的事情解决一下,”随后又补了一句,“还有,把裤子脱了。”

 

TBC.

 

俺的废话:

老子不废话了马上捉完虫了就更下一章!!!!!!!!!

评论(11)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