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深山老狗

【头像画师:Somilk】
写故事,自娱自乐。不混圈,产完就跑。

【晨赫超恺】I HAVE NEVER SEEN(14)【ABO设定】

晨赫超恺ABO


*分级R

*温柔教授晨X班级支柱赫 

  霸(dou)道(bi)总裁超X兼职职员恺

*无生子,注明cp均不拆不逆

*只检查了一遍,欢迎捉虫QAQ

*与真实的人和事无关,请勿艾特真人

*与真实的人和事无关,请勿艾特真人

*与真实的人和事无关,请勿艾特真人(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

 

Chapter.14

  

尽管不是ABO各班混上的公共任选课,郑恺还是习惯性地给某个不得不承认有那么点天才的猪占了一个座位,而后才想起,这么做根本没有必要。

陈赫还在医院躺着,这几天没了他在寝室里嗷嗷乱叫的,还真有点冷清——平时有点什么事都埋在心里,要说也只跟这头猪分担一下,如今心情真是糟透了,他偏偏又在医院睡他的大觉。

李晨呢,陈赫醒后要不了两天就尽职尽责地回来上课了。平时工作认真负责,也难怪不久后就晋升为他们院的头号负责人。

 

郑恺现在难得在教室里听着李晨上的的omega概述,不禁想到陈赫班上那个自来熟的班委——头上毛都不长事儿还那么多!不过看在他学分扣得毕业都成问题了还翘课去医院探望陈赫的份上,也就答应了又一次帮他代课的请求。

看着讲台上讲课风格还是那么大气又不拘小节、人也是那么受欢迎的李晨,想起学期刚开学的时候,竟有种难以表达的微妙。

这个当初还把他和陈赫两个强行拉到第一排上课的教授,现在居然成了陈赫的alpha,虽然两人也没有明确说是在交往,但说起来也真是世事难料。

郑恺发现讲台上拿着教案的李晨还特地向他这边扫了一眼,也友好地笑了笑当作回应。

 

关于他现在还在用beta的身份在这个班上课一事,之前还去找李晨谈了谈,算是和陈赫商量过的结果。陈赫说有事找他家大黑牛绝不会让你失望,郑恺附和着也是哦人好歹也是我姐夫,叫他帮个忙应该是不会拒绝。

陈赫当时举起水果刀就吼,姐夫你大爷,郑恺你看我打不死你丫的。

 

事实证明李晨不愧是比他们多吃了十年饭,办起事来都是打包票的。

毕竟涉及到换班级,突然的环境变动可能对郑恺自己都有不怎么令人愉快的影响。负面的议论,特别是这群管不住嘴皮子的大学生,杀伤力说不大也大,不管郑恺的心里承受能力有多好,不必要的麻烦还是能避免则避免。

李晨的建议是,毕业前按目前郑恺的做法来,也就是继续用药,只不过定期要去李晨那里检查身体状况,确保不留下任何后遗症;至于学校要再有什么生理评估一类的检查,就全权交给李晨来处理。

虽然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但不得不说是个合适的权宜之计。

 

郑恺偶尔有种,把事情跟陈赫说了之后,周围人对他的言行举止都不一样了的感觉。

他隐藏自己性别花了不少心思,不管是入学的时候骗过检查以及身份证造假,还是每次都不得不动用人脉和资金去搞到那几管药。现在知道这件事的人至少都有三个了,当然更不想说起那天邓超叫他去办公室后……简直就是强行拆穿了他。

 

他不知怎么又想到那天从公司落荒而逃时一些人微妙的表情,照那群人一贯的风格,有关自己是omega的事一定已经让他们挖了个透吧。

郑恺不是不清楚有人对他在领导面前总是有没来由的褒奖而议论纷纷,甚至故意制造恶意流言,虽然表面上大部分他熟知的人对于他出色的业绩给予了客观的肯定,但背后……谁知道呢?

以为自己足够努力所以身正不怕影子斜,现在有邓超这么一出,再加上隐瞒性别,自己还能不能如往常一样去对待他周围的人和事,便更没了把握。

纵使郑恺心里千万个不愿意,周末还是得去上班,也罢,以前什么样的眼光没忍受过?这样的又算得了什么。

 

 

 

周六早上的风刮得狠,郑恺在出门时特地带了件外套,还顺便检查了装抑制剂的夹层包有没有落下,意识到自己这样的动作后,竟觉得有点说不出的讽刺。

走到校门时天空中的雨云也是越积越多了,却仍没有要下雨的迹象,只是明显感到气温还是比前几天要低一点,郑恺踌躇了半天,最终还是披上了外套。

这种风雨欲来的闷热真的让人心烦。

郑恺只想快点走去地铁口,却被迎面开来的一辆SUV拦住了去路。看来这人是想找他问路——郑恺好心地想绕到车的左侧去跟车主对话,这一侧的车窗却缓缓降了下来。

“你先上车?我们聊聊。”

 

注意到路边一些还在拦出租的学生把视线投向了这边,有的透过车窗看到车内穿着定制西装戴着墨镜的英俊男人而指指点点,郑恺也不敢随自己的性子掉头便离开,毫不怠慢地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邓超确认过郑恺已经关紧了车门便脚踩油门打起了方向盘,不时用余光看看副驾驶上的旁人,见对方也没有任何要说话的意思,就自顾自地开口了:

“我没想到你看到我居然没有转身就走。”

平淡的语气,却不知道隐藏了多少复杂的感情。

 

邓超觉得他应该道个歉,又不知道从何处开口。现在郑恺故意偏头看向那边的车窗,不冷不热的态度,却终归没有开口拒绝什么。

他从没想过自己也有为一个人对他自己的看法而担惊受怕的时候。

冲动果真是会有惩罚的,更别说那一时的冲动,差点让自己成了伤害所爱之人的罪人,对方若要判他有罪的话,再做任何的辩护不也是无济于事吗?

“郑恺。”

“你别会错意了。”

邓超听到对方终于出声回应了自己,竟抑制不住地露出了笑意,不经意地减速,想清楚地听到郑恺接下来的话。

“我只是怕在校门口拉拉扯扯的太显眼,”郑恺把头转过来,刚对上邓超的眼睛便又尴尬地看向了别处,“呃……话说你别开着壕车来我们一普通大学显摆好嘛。”

……有种被包养的既视感。

“我今天特地从车库开了辆很普通的车了!”

邓超听他这语气有些哭笑不得。

“那也不能开奥迪Q7来!”总之短期内我买不起的都不行!

“好好好,”赶紧哄哄,“下次我坐地铁来接你行了吧?”

“没有下次,老子不要你接。”

郑恺缩了缩身子,提醒邓超路口变红灯了,对方也反应很快地刹了车,在等堵车的空档里调小了车内的CD音量。

 

桥口的车龙摆得很长,偶尔有一点前行的趋势,但这种等待的感觉却仍是令人心焦。后方有不耐烦的的哥胡乱地按着喇叭催促,声音刺耳难听。

“其实我就想跟你道歉,郑恺。”邓超收敛了一贯嬉皮笑脸的表情,“我知道你肯定不会原谅我,那至少听我说几句好吗?”

郑恺没有回答,不安地用手指在手机屏幕上划着什么,也没有点开任何一个软件。邓超知道他只是装作不在意,便争分夺秒般地继续往下说。

“我不想找借口,但还是要跟表明态度,我对你做的一切都不是玩玩而已,更没有戏弄你的意思。那天真的是我太冲动,还给你带来了一系列麻烦。”

“什么原谅不原谅的,我又没有怪你。”

“……什么…意思?”

这回换邓超懵了,郑恺抬起头来,直视他的眼睛竟有种无辜的错觉。

“那天适时收手的时候我就知道了,这几天我也冷静下来想了很多,有些问题可能是我自己身上的……”郑恺强迫自己不要再把视线撤开,“况且,”

然后他发现当邓超又用那种担忧又温柔的眼神看着自己的时候,一直烂在心里不敢表达的话,居然就那么脱口而出了。

 

“况且我本来就…喜欢你……”

尾音小得几乎听不到。

 

郑恺突然觉得有点委屈,告白后对方竟只是这么毫无动作地看着自己,现在低头又好像在告诉对方自己正害羞得要死,不得不痛苦地维持刚才的姿势,可他的脸都快要烧起来了。

“咳,你说点什么啊。”

假装憋不住笑才笑着别过了脸,心里做好打算再补一句其实我是开玩笑之类的糊弄过去,邓超却抢先一步,趁自己不注意的时候伸手抚摸起了自己的嘴唇,郑恺吓得都没来得及躲开。

“你知道吗,郑恺,我现在好想吻你,”手指像对待什么珍贵的宝物一样在薄唇上磨蹭,“但我怕我又在自作多情,你确定你真的不是在开我玩笑?”

“……听不懂算了!”郑恺打掉邓超的手,指指前面已经前进了一大截的车流,“开你的车!”

“恺开~”又回到那副笑得神经质的表情,“那你就再说一遍嘛~”

郑恺点开植物大战僵尸,不理会这个被安全带束缚着还不屈不饶朝自己动手动脚的家伙。

 

交警总算是顺利疏通了桥那头的车辆,邓超驱车跟进的同时还不忘瞟几眼埋着头玩游戏的郑恺,时不时开心地偷笑两声。

“唉,刚才堵车的时候要是趁机亲一个就好了。”

浮夸地叹了口气,也不说破郑恺这轮僵尸,可是打得比上次见到时要差多了。

 

 

 

郑恺甚至都没做好准备待会进了办公室别人要是问起来该说些什么。

在一楼大厅就听到有人在七嘴八舌地议论,还有一些照常和他说了早安,语气却怎么听怎么阴阳怪气。

他知道自己来公司上班就要把全部注意力投入工作上,这些会影响心态的流言都不应该去注意,但自己天生感性,要说完全不当回事,也不是那么容易。

邓超贴心地在离公司大楼还有一段距离的路口就让自己下了车,大概是有考虑到这点,当时他还跟自己说到叫自己不要太在意,再有什么麻烦他会负责处理。

郑恺觉得自己对邓超这么不计前嫌,绝对不只是因为很早就已经生根发芽的爱慕之情,更是这个男人一举一动间的诚意,一直在一步一步地说服着他。

 

抛开这个先不说,郑恺现在走到了职工办公室门口,却不自觉地紧张了起来。

“Morning恺开!”Baby一甩她依旧散发着淡淡香气的秀发,笑得和平时一样甜,“快去接咖啡,再不去祖蓝就接完了。”

“Baby!”王祖蓝在办公室也不忘将他格调十分不搭的头巾包得好好的,拿着个装满咖啡的纸杯向郑恺和Angelababy这边走来,“我这是给我们的——恺哥接的咖啡好嘛?”

郑恺接过王祖蓝递来的咖啡,一时间除了谢谢竟不知道还能再说些什么,以往和这帮人有事没事互相调侃几句的心思也不知跑去了哪。他端起咖啡喝了一口,甜度莫名的合适。

 

王祖蓝看郑恺这副心神不定的样子,觉得有点不忍,圣母般的保护欲一下子涌了上来。

“恺开,我知道你不开心啦!他们那些人爱说闲话就让他们说去吧,他们那是嫉妒你的才能~”

“祖蓝……”

“你想想公司以前伪造简历说自己是beta的omega又不是没有…呃虽然后来受不了压力辞职的也有……哎这个你就当我没说!总之啦,我和Baby都是你坚强的后盾!”

说完还做了个加油的手势。

郑恺觉得有点感动,又不知该哭还是该笑,因为虽然是在认真地鼓励自己,但祖蓝的港台腔配上表情真的喜感十足。

“呃……好!谢谢你祖蓝!”

“什么啊别算上我好吗?”Baby一推郑恺的头,后者握紧纸杯才没让里面的液体都撒出来,“你小子连我们都敢骗!面壁思过去!”

“女王饶命!女王饶命!”

郑恺连忙低眉顺眼道。

“嗯,态度不错,”Baby抱胸满意地点了点头,“那就原谅你了,退下吧。”

“喳!”

 

放好公文包,打开电脑,等开机的这几秒郑恺突然有一种释然的感觉。

他大可不必把事情想得这么坏,关心他的、在乎他的还是大有人在,祖蓝和Baby虽然表达得很笨拙,但确实真的在担心自己因为别人的看法而影响了心情。

Baby后来还牺牲了整个午休的时间来跟自己谈心,偶然间提起单纯的宝宝还在今天上午差点跟他们部门的人吵起来……看起来得破费去买点卤味给他赔赔罪了。

 

 

 

这一天过得仿佛比以往在公司的任何一天都要快,没有加班,没有冗长的延时会议,有的只是隔个不久就会来给予自己安慰的同事朋友们。

刚进大学郑恺听得最多的一句劝就是:人际关系一定要处好,不然等走上社会,穷困潦倒时借钱都没地儿借。现在他发现有的时候交好的人真的不只是在你危难的时候会借钱给你,更是拯救你的或失落或悲伤情绪的一剂良药。

 

“我以为你这张苦瓜脸今天又要摆一天呢!”

邓超停好了车,隔着大老远就朝刚从公司正门走出来的郑恺喊。

“我哪有?”郑恺抬了抬眉表示不服,“你之前不是还嫌我面瘫来着。”

“哟,心情好了就愿意跟我说话了?”邓超调侃道,“不急着回去吧?请你去吃顿饭。”

郑恺点头算是默认。他知道邓超又在嫉妒自己今天跟同事们待在一起,总经理例行视察也完全不理,现在才终于在门口把自个给拦到。正想说邓超怎么这么大个人了还小孩脾气,就在一愣神之间就让对方偷亲了嘴唇。

 

“你看我还是得逞了。”

邓超勾上郑恺的肩,凑到耳边小声说。

“邓超我跟你说,上个星期的事我还跟你没完,先别太得意了!”试图躲开耳边的亲吻而故意加重了语气。

“好好好,”随意地应道,“都说了今天从公司回去后,你是我的。”

然而邓超却对郑恺害羞时闷闷的磁性声线喜欢得不得了——这个小猫咪有在威胁我吗?似乎完全感觉不到呢。

 

TBC.

 

俺的废话:

不长毛的小天使是谁呢,感受到我对跑男团各位的爱了嘛ヽ('∀')メ【你他妈走开←

相信大家已经了解了为什么这篇ABO不虐的原因……那就是大家都不作(・(ェ)・)  F4谁没事作个死的话估计狗血就是一瓢瓢地洒了(・(ェ)・) 

写到这里恺开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了,没有背离我想写傻白甜ABO的初衷真是太好了(´Д`。)

后面就是晨赫撒糖啦!!!么么哒!!!!!!

评论(44)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