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深山老狗

【头像画师:Somilk】
写故事,自娱自乐。不混圈,产完就跑。

【晨赫超恺】I HAVE NEVER SEEN(13)【ABO设定】

晨赫超恺ABO


*分级R

*温柔教授晨X班级支柱赫 

  霸(dou)道(bi)总裁超X兼职职员恺

*无生子,注明cp均不拆不逆

*此章阑尾友情向戏份略足

*与真实的人和事无关,请勿艾特真人

*与真实的人和事无关,请勿艾特真人

*与真实的人和事无关,请勿艾特真人(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

 

Chapter.13

 

医院的消毒水气味总让人觉得不大舒服,虽然白色的床单、枕套,明亮的病房让一切看上去都十分干净而舒心,但陈赫总不是很喜欢医院的。

窗外阳光明媚,天空因为霾而灰蓝灰蓝的,偶尔有鸟儿从电线杆前飞过,唱着关于夏天就要来了的歌儿。

陈赫不知道他在这里睡了几天,天气热,后背都被汗湿了,粘粘的叫人难受。

 

李晨就趴在他的病床边,睡得很熟,只是眼窝下的黑眼圈似乎比平时重了一点,即使是这样短暂的休息也并没有让那两圈暗暗的颜色消去多少。

试着坐起来,受过伤的地方像刀绞一般地痛,脚上打了石膏,拆了就会好,看样子应该不是很严重。手臂上的刀口像画地图一样惨不忍睹,绷带也已经拆了,比较浅的伤口,如他所愿,也好得差不太多。

陈赫发现右手一直被人握着,那手心全是汗,却无比温暖,令他都不愿意将自己有些发麻的右手抽出来了。想去戳戳那人安稳的睡颜,对方又正好醒了过来。

 

“陈赫?”

“晨哥,我在这儿呢。”

话音刚落就被李晨的拥抱给环住了,过了好久才依依不舍地分开。

他看到李晨看他的眼神——一种难以言喻的欣喜,就那么一直盯着他的脸看,好像总也看不够的样子。

“咳咳,晨哥。”

给这张帅气的脸盯着不好意思,陈赫好心出声提醒了他。

“哦抱歉,”李晨低下头轻笑了几声,“只是又能再听到你的声音我…我也不知道怎么说,陈赫你昏迷这几天我真的很担心……”

“我知道,晨哥。”陈赫向李晨露出一个自以为还算温柔的笑容,“一直都在医院陪我吧?你看你的黑眼圈啦!”

“呃其实也没有一直待在这,”李晨被戳穿了心思又觉得有点害羞了,陈赫刚醒的声音轻轻的,不是很有精神,现在又跟他说这么乖巧的话…李晨就觉得有点把持不住,“你饿不饿?我去给你买粥。”

“有点。”陈赫抬手揉了揉眼,“那晨哥你快点回来。”

“放心吧,不会饿着你。”

李晨摸了摸陈赫柔软的发丝。

 

陈赫没太注意时间,只知道没过多久李晨就不知从哪家店打包了一碗热腾腾的瘦肉粥回来了,想像以往一样起身说点什么高兴的话,又想起脚上还打着石膏这回事。

“别乱动,我喂你。”

李晨将勺上的粥吹了吹,自己试了一小口确定不会很烫了才喂给陈赫,却不小心看到对方轻微地皱了皱眉。

“怎么?烫吗?我再吹吹。”

“不是…”陈赫按下李晨拿小勺的手,“晨哥…间接接吻诶……”

李晨看看陈赫,又想想刚才自己的小动作,没忍住就笑了出来:“你还介意这个啊?”

“唔……”陈赫也调皮地装出了一个深思的表情,而后微笑道,“也不是很介意。”

陈赫方才为了方便李晨喂粥特地往床边坐了一点,两人靠的很近,几乎都能闻到对方身上信息素和沐浴乳的香味,暧昧的温度开始上升。

“陈赫。”

李晨小心地把粥放到了一边的床头柜上。

“嗯?”笑着注视这对方眼里自己的倒影。

紧接着下巴就被捉住,温热的唇瓣印了上来,强势的舌撬开牙关闯进来,缠住了自己的舌。李晨的手托住自己的后脑勺,强行将自己按向他,力气之大叫陈赫躲也没法躲。

陈赫双手不知怎么放,想去回抱住吻他的这个alpha男人却被对方蛮牛似的劲吓得收了回来,只能轻轻搭在对方的衬衫衣领上。

李晨以为陈赫是想将自己拉近一点,于是吻得更凶了,舌头扫过对方整齐的牙,又追上刚才冷落了一会的小舌,纠缠住与之共舞。妄图舔过这个男孩口腔的每一处,却在感到对方难受的呜咽后终是放过了他。

 

两人的嘴唇分开后陈赫还没能缓过来似地直喘气,透明的津液残留在嘴角,在李晨看来动人无比。

“陈赫我喜欢你。”

“嗯嗯唔!”再一次被李晨舔上了嘴角,充其量也只能发出几个意味不明的单音,便扯了扯对方的衣领将二人分开了一点,“你是猪吗?这样我还怎么回答你啊!”

“……啥?”

反而是李晨被考倒了。刚才的那句话完全是情难自已时一句发自真心的感情流露,并没有想过要得到陈赫的答复,现在他这么一说,自己就有点被吓到了。

“那你慢点说,我好调整一下心态。”

“晨哥你真是个傻狍子,”陈赫被李晨紧张得眼神乱瞟的样子逗笑了,靠近他献上轻软的一吻,“那我说了哦。”

“行!我听着!”

“事实是……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喜欢你,”话到这里陈赫像是不耐烦地捂住李晨以为要被拒便想要再争取一下的动作,径直说了下去,“但是先上车再买票好像也没什么不好嘛,另外晨哥你对我这么好,感觉过了不久爱上你也是很自然的事……”

“等等等等!”李晨惊讶道,“所以…这事算是成了?”

“对的。”

刚说罢就让李晨再次抱了个满怀,宽阔的胸膛贴上自己,仿佛还能听到余韵未落的剧烈心跳。

 

 

 

“陈赫你知道吗我以为我在做梦。”

“那就别醒了。”陈赫心说勾搭上你的时候我还觉得中了彩票呢,“你平复一下,来,深呼吸——”

“深呼吸——”李晨也学陈赫重复做了个吸气、呼气的动作,然后不巧听到陈赫捂住胸口叫唤了一声。

“怎么了,还痛?”李晨关切地扶住陈赫,后者摆摆手示意没事,李晨却感到心疼了,“对不起这次我没能及时去保护你,那天你出去说要找郑恺的时候,我就莫名觉得特别不安,但是却没能陪你去……”

“哎晨哥,”陈赫赶紧出声,不让李晨继续说下去,“这事不赖你,也不赖恺开。”

“那就是你笨。”李晨笑笑,刮了一下陈赫的鼻子,“不过我真的很自责你懂吗?陪在你床边等你醒来的这两天,我就想,当初要是送你出去,你不开心的时候在身边陪着你,就不会发生这么危险的事情了。”

“晨哥我跟你说,”陈赫握住李晨的手,一脸真诚地说,“我不总是需要你保护的,你看我很厉害的,这次就证明给你看了不是吗?”

“可是我把你当我的omega,连自己喜欢的人都保护不好,我真的……”

“停停停!”嘴上说着玩笑的话,握住对方的手却偷偷换成了十指紧扣,“别再说了,再说我可就反悔了。”

李晨连忙闭了嘴,陈赫又朝他眯着眼笑,几乎是不由自主就又吻了上去,陈赫也没有躲开,正想搂住这个男人热情地回应,就听到门把扭动的声音,两人又同步地推开了对方。

 

“哟!”郑恺一进门就装作什么也没看到,直接向陈赫打招呼,“醒了?”

“你还不希望我醒啊?”陈赫打趣。

“哪能呢?”郑恺把带来的果篮放到陈赫床头,“这回睡饱了吧?你假都是我请的呢。”

“那就多谢郑公子了!”

“不必多礼!”

 

李晨看他们俩这故友久别重逢的态势也是好玩得很,在一边听得不亦乐乎,但这里似乎没他什么事了,拍拍陈赫的肩说你们有事聊吧,我出去转转。

“慢点!”陈赫拉住他,“有个事我问问,那天你怎么找到我的?”

“这个我也有疑问。”

郑恺也奇怪,回想上周日的情况,李晨接到通知之前应该是和邓超一起,不然他也根本没必要联系邓超。那就又解释不通了,邓超应该是什么也不知道,这么说是另有人给他消息?

“啊?”

李晨懵了一会,没想到陈赫又说起这个事,和郑恺交换了一下眼神,把陈赫住院这几天不了解的情况一五一十地说给他听。

 

那天他和邓超在饭馆,突然接到了一个学生打来的电话,和陈赫核对后才确认了就是陈赫见义勇为救下的那个omega少年。

那孩子一字一句把当时的状况交代地很清楚,唯独没有提自己的事,只是说陈赫在哪、对方几个人、问过周围的路人都恰巧不愿意帮忙三点,情急之下就想到了打老师电话。

而关于最后三人赶到时小混混们的下落,郑恺说他看到现场时感到很惊讶,因为除了那个留了胡子的人,其他两个都算是被陈赫放倒了。

光头男被扎了几针抑制剂。虽然那个是omega解决生理激素过于活跃时用的,但用在alpha身上,镇静剂的效果也是意外地好用。这药见效快,光头男估计是中招后几秒就失去了气力。

“说起来这还是个意外的新发现,”李晨调笑一句,“对我们的课题设计应该会有很大帮助。”

陈赫拍拍胸脯说那当然了,我可是天才嘛。郑恺笑推他一把,行行行就你厉害。

 

肌肉男和胡茬男呢,当时混乱中陈赫匆匆忙忙,捡到刀之后就一顿乱捅,两人都要上手所以没拿早就甩在一边的武器,结果是那个最壮的不幸被陈赫伤到最多次,而胡茬男最后是被及时赶到的警/察阻止了。

“警谁报的?”郑恺问,虽然李晨说他已经通知了警方,但他们动作也不至于那么快,“我以为你们都比较喜欢私下处理,不会把事情搞太大。”

“我当时也只把它当备选方案嘛,没想到人民公仆效率还挺高。”

照陈赫说的,在进暗巷找他们一挑三之前,就已经拨下了110,万一出什么事应该能被追踪到,这才有底气进去与他们对峙。但还要等立案等一系列程序,于是交代完就一直没点挂断,警方要是从他们的打斗声中得不到什么信息,能追查号码的时间长一点也是好的。(←这里全是我扯的,算是bug吧我也不懂这些,随便看看就好别当真TUT)

所以其实这件事是陈赫自己救了自己,搬救兵是他叫人去的,架是他打的,报警也是他采取了最合理的方式。连最佳损友郑恺都忍不住夸说,再也不说他是猪了。

 

“那事情就整理得很清楚了,”陈赫松了一口气,继而转向李晨,“不过我还有个疑问,那小子怎么知道你号码的?”

“我…不知道啊!”收到自家天才赫的眼刀后李晨才慌乱中扯了个谎,“可能是我教过的学生吧。”

“屁!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教大一。”陈赫翻了个白眼,见李晨不说也就懒得问,“那你出去转转吧,我跟恺开说点事。”

“陈赫……”

李晨不死心地哀求,想着这时候是不是应该叫老婆好一点,转念一想兴许会被眼刀给射穿,便就作罢,最终还是给陈赫赶了出去。

 

 

 

“不准备告诉我什么好消息?”郑恺拉开刚才李晨坐过的椅子坐下,朝门口使眼色,笑得十分调侃,“你和李晨。”

“哎你都看到了啦!”陈赫又撒娇,把郑恺恶心了一脸,直拦住他说你别来这套,好好说话。

“好吧我们在一起了,不过不是正式的。”

陈赫挣扎了两下就没节操地坦白了。

“怎么说?”郑恺问,“你还想给他告白一次啊?”

“哦?你居然又知道!”

陈赫做了个夸张得要死的动作,让郑恺想起老版西游记里悟空叫师傅的那个手势。

“就你们这尿性,”撇撇嘴,“随便就猜到了,肯定是他先说。”

“嘿嘿。”开心的心情完全掩饰不住,陈赫傻笑了几声后才想起另一个事来,“哦恺子,我都忘了你……”

陈赫顿了顿才问出口郑恺的事情到底怎么样了,人家还有那么大的一个事摆在面前,他居然还在秀自己有多幸运。

郑恺跟他说没事没事,你们牵手成功,开心可以理解,再说这么多年的兄弟了,也不用拘谨什么。

 

“不过我也有个好消息告诉你。”

“你说。”

“我刚在医院又复检了一次,”郑恺眨眨眼,陈赫隐约觉得他是真要说什么他们都期待的事情,因为这个一直藏不住心情的好友脸上的喜悦真的很明显,“标记似乎消除了,也更加没有妊娠的迹象。”

陈赫大致消化了三秒,下意识地摸上打了石膏的腿,不然他一听到这个消息一定会不顾形象地跳起来大喊一声:卧槽。

“不…恺开……”陈赫真的有点不可思议,连说话都变得小心翼翼,生怕自己听错了什么,“你这…到底怎么回事?”

“这是第三次检查,不会有错了,”郑恺缓缓道,“我上次也很愤怒,说怎么可以误诊呢,他们解释了很久我才搞清楚。”

“哈?”陈赫也被郑恺感染得慢慢露出了笑意,“然后呢?”

“之前是暂时标记,我身上有alpha的信息素,但只是附着了一时,按理说几天过了就会自己消除,但是我太急又太怕事了,”郑恺说到这里停了一下,像是在反思什么,“第二天就去检查了,当时查出来只说是标记。”

“我靠,”陈赫摇摇头,“你平时可不会这么粗心。”

“我也是这么想,”郑恺又道,“这事你可别跟别人说…太丢人了居然搞错……”

陈赫看他耳根都红了,说好好好一定替你保守秘密,我们还为这事吵了一架,真浪费感情。

“所以你们只是做了但没做完?我就说超哥怎么会做那样的事,看他满疼你的,人也不错。”

“别问这种细节好不好?”郑恺横了陈赫一眼,“还有别提他。”

 

陈赫应了声,然后又没了下文。

陈赫不敢说是最了解郑恺的人,他得承认有很多时候,郑恺的想法都叫他闹不明白。以前说要伪造简历混入A公司也是,后来的隐瞒自己是omega的事情也是……只是他最不懂的,是郑恺对于邓超的感情,到底是怎样一个微妙的状态。

照他这么说吧,就算郑恺他不愿意,那对方就算是强奸未遂,两人又不是搞一夜情第二天扔完钞票就好聚好散了,这平日见到要负责要干什么当面说了就好,顶多尴尬点。但问题是,郑恺明明是喜欢邓超的。

差点把自己给强上了,也没有多大情绪来责怪他、来谩骂他,只是以为自己被他给标记才表现出像是失望、抑郁一类的表情,现在得知是误会后也只说:别提他。

难道这还不够明显吗?

早在那天第一次见到邓超,注意到郑恺看着他的眼神时,陈赫就什么都懂了。不过既然郑恺自己也是阴晴不定暧昧不明的态度,那他还是转移话题,少管一些的好。

 

“恺子,”陈赫整了整背后垫着的枕头,让自己坐起来点,看上去没那么懒散,“虽然我俩呢,一直是有什么说什么,吵架也吵得不少,但我还是想跟你说声对不起,那天我说话真的太重了。”

“你还说呢,”郑恺替这个又不知怎么矫情起来的好友捂紧了胸口的被子,“其实我觉得,该说对不起的是我。你不知道,李晨打电话跟我说你出事了我真的,急得眼泪都出来了。”

“其实我知道,看你眼眶都红了。”

陈赫不适时地打断,郑恺笑着糊了他一巴掌,后者还超爱演地偏过头去装作被打的样子。

“然后我一路上就一直在想,是不是我害的,因为要不是我跟你说那么多事,你也不会烦到跑出去。”

“这真没你什么事!”陈赫看郑恺想起当时的情景鼻子又一酸,赶紧安慰道。

“是啊所以我后来想通了,把你送进医院就吃小龙虾去了!”

“我靠!你居然背着我吃小龙虾!!”

陈赫炸毛道,心里却想,骗子,一看就知道没有。

黑眼圈重得比那头蠢牛好不到哪里去,明明就是不想让自己担心而已。既然他都这么说了,那自己也大可不必拆穿这个拙劣的谎言了吧。

他就知道是这样,郑恺这家伙,虽然又傲娇、又有点该死的腹黑、有时候又令人捉摸不透、还喜欢骂自己是猪,但一想到不管发生什么事,都有这么一个难能可贵的朋友陪在身边,就觉得自己真是把一辈子打游戏摇点的运气都用在了上面。

朋友一生一起走,一声朋友你会懂。

陈赫看着坐在床边耐心地给他削苹果的郑恺,才觉得真正懂了这句歌唱的意思,嘴角不自觉地上扬,漾出好看的弧度。

 

“我想起晨哥还在外头晒太阳呢。”

“你把你晨哥赶出去就是为了跟我说个对不起啊?”郑恺戏弄道。

陈赫也不还嘴,只是说,该把他领回来了,照这毒日再这么晒下去,可能就真的要晒成大“黑”牛了。

 

窗外阳光依旧明媚,陈赫却因为这样美好的天气,开始有点喜欢医院的消毒水气味了。

 

TBC.

 

俺的废话:

晨赫终于在一起了太好了不然我都要急死了( ´Д`)y━・ 

晨儿真是妻管严啊赤赤一发威就完全弱了真是……太宠了【鼻血

不觉得自上上章开始就慢慢能感觉到赤赤的成长了嘛,以后也会越来越表现出感性的一面的w

上章只刚好凑了个四千字惹所以这章补补,差不多五千五的样子_(:3 」∠)_  码完我都要虚脱了_(:3 」∠)_   还是觉得写得好烂……他妈这乱七八糟的文艺风根本不是我该写的啊orz

哦对了分析到赤赤怎么逃脱的那一段就想起了犯罪心理S2的最强受害人惹ヾ(o´∀`o)ノ 赤赤真棒ヾ(o´∀`o)ノ  【顺便安利一下这个剧啊!!!超棒!!!!

啊这次我废话好多/// 那就这样啦!后面还有糖发,张开嘴等着吧耶(b´U`)◇-+ 

 

评论(26)

热度(124)

  1. 半暖夏伤情未央一只深山老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