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深山老狗

【头像画师:Somilk】
写故事,自娱自乐。不混圈,产完就跑。

【晨赫超恺】I HAVE NEVER SEEN(12)【ABO设定】

晨赫超恺ABO


*分级R

*温柔教授晨X班级支柱赫 

  霸(dou)道(bi)总裁超X兼职职员恺

*无生子,注明cp均不拆不逆

*与真实的人和事无关,请勿艾特真人

*与真实的人和事无关,请勿艾特真人

*与真实的人和事无关,请勿艾特真人(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

 

Chapter.12

  

那人没经敲门就直接进了他的办公室,邓超本来还感到很讶异,抬眼一看竟是这位“贵客”,也就不以为奇了。

“哟!什么风把李大教授给吹来了?”

邓超停下手中的笔,满眼笑意,来人皱着眉,神情严肃而复杂,这样的对视偏有了些许戏谑的意味。

 

“邓超。”

李晨的心情从来都是写在脸上的,有什么要担忧、有什么想抱怨、有什么会冲动,全部明明白白地表达得不漏分毫。邓超年纪尚轻不敢说阅人无数,可就算别人不懂,李晨想什么,他还能看不出来?

“好,我知道你要找我说什么,”邓超长叹一口气,“私事,我们出去找个地儿。”

“其实我就想来看看,”李晨并没有直接应答,对于邓超的提议算是默认,“还有点别的事情……对了,陈赫来过你这儿没?”

“陈赫?没有,来干什么,找郑恺啊?”

“算是吧,没来过就算了,”那情况只怕是相当复杂,李晨心道,“郑恺呢?”

“我正要跟你说这个事,”邓超说,“走,老地方。”

 

邓超有一家私心很喜欢的中餐馆,口味比较适中,没有固定的地方风味,因为厨子大多是混搭,规模也不大不小。平时和熟人或是交易频繁一点的老客户见面,大多会选这里,李晨听他介绍的理由是说,不用安排预定,就和你们聊聊,没那么正式反倒也亲切,就图个方便。

“你这让我又没那么有紧张感了,”李晨环顾这熟悉的店内装潢,放下菜单道,“本来今天还想跟你有些正事说说。”

“不挺好的吗,”邓超抬抬眉,话里一直是玩笑般的语气,眼神却给人以一种沉稳的冷静,“要我说你这么严肃也让我不太适应。”

“这不陈赫没给我短信我心里不太平静嘛!”

李晨听他这么一说才想起自己有时候情绪可能是表现得太明显了,语气顿时缓了下来。

“你还真以为人时时刻刻都得围着你转啊?他也有自己的朋友圈,你啊,就别管太宽了。”

“有道理。只不过平时我叫他短信报平安他都会第一时间给我短信的,”李晨都觉得自己不太淡定,“但这次还真没有。”

“这么听话?”邓超耸耸肩,“我家恺开要有这么乖我可省心多了。”

李晨管服务员要了杯水。

对话毫无预警地断了层,他注意到邓超——不管是不是他的错觉——有意无意地在转移话题,尽管掩饰得好像很轻松的样子,这样的正常却太过于反常了,这不像他。

 

“你后来怎么和郑恺说的?”李晨问。

邓超从服务员托盘里接过菜,动作却没那么连贯了。

 

 

 

这是一场智力战。陈赫想。

对手三个人,两个有刀,不幸的是一上来就见了红,手臂被划便失态地后退了好几步,但是换来的是局势更为明朗,现在就看那个临时队友脑子开不开窍了。

“哎你们!就这点本事啊!”

隔空喊话也是贱得带点挑衅的语气,拼命向对方使眼色,刚注意到他有点动作光头男却正好警觉地回头看了一眼,吓得少年低下了头。

妈的,也不知到传达到了没有。

“你们别被骗了,他压根不敢跟我们打,”光头男对其他两个说,“待会他一跑了叫人连这小鬼估计也会逮不着。”

“……”

陈赫心道不好,的确,除了地形优势,他没有任何筹码。

如果要逃,巷子一出口没多远就是后街,就算现在烈日当头,人也不多,但商家还是有的,拿出百米冲刺的速度,他作为逃跑的那个应该优势更足,但问题是……

“小子!”陈赫这时突然冲omega少年喊了一声,三个人下意识地齐齐回头,见后方并无情况又把注意力转回更为棘手的陈赫手上,不料他却马上来了句:“跑!”

一个字的简短命令,对于一个信息的传递完全绰绰有余。

就在三人转头的那一瞬,少年便以极快的速度自唯一未拿刀的男人身侧偷跑出来,想也不想地往前冲,不小心撞到陈赫的时候陈赫还趔趄了一下,却就在这时被不知谁的手给抓住了。

“快去后街!”

不忘嘱咐成功脱逃的队友寻求救援,但他心里并没有底,只是想少年刚才能够读懂他的意思,那这会儿应该也不会掉链子吧。

可陈赫没有机会再冷静地推理了,因为刚因自己的失误放跑了小羊羔的男人冲上来二话不说就朝他肚子来了一拳——第二道红了。

 

衣服叫人抓住不能再逃跑,身上正给人揍得满口血腥,居然还有空调侃自己这个现状,陈赫都像抡自个一巴掌,不过还好他做的却是扭过那人手腕想来个过肩摔,却没能一下子成功,只能就着力把对方往前一推,正好推在刚才打自己打得甚是不爽的男人身上。

绝好的空档!陈赫正要跑,膝盖却被人重重踢了一脚,他敢说那一刹那他听到了什么东西碎掉的声音,事实证明那确有其事,因为他的另一条腿也软得跪了下来。

失策了,还有一个人。

敌方的武器还没上膛,可能是觉得野蛮地打个架就算了,动刀怕真给人痛死了。反而是那个施瓦辛格(三人里最壮的那个,陈赫几乎在吃他第一拳的时候就给他取好了外号)不带刀却力气奇大,陈赫这时也借低处朝他小腿踹了一脚,勉强拖着受伤更甚的腿从三人的包围里再一次退了出来,心里发誓绝不要直接跟他杆上了。

情况仿佛又回到之前对峙的局面,陈赫在靠近巷口的外侧,三个混混排排站在里侧,不同的是,这回陈赫没法再逃跑了。

 

不利就这么冷冰冰地摆在眼前,陈赫纵使无可奈何也只好收敛方才不嫌事大的威风之势。

“哎等等等等!先别过来三位大哥!”换上一副谄媚的表情,“有话好好说吗!”

“有什么好说的,你放跑了那个小浪货,拿什么赔?!”光头男愤懑地指着陈赫,手臂上的盘龙刺青栩栩如生。

“呃…这个……”

“不,等等,”自始至终最为沉默的胡茬男突然拦住另外两人,“这个小子……大三的?”

陈赫听到自己被问到就想竟然有转机,赶紧点了点头。这人不可貌相啊,难道他们还是本校学生?

很快胡茬男不合时宜的发言就证明了他的猜想。

 “产设的,我知道他。”

光头男这时就有些疑问了,凑上去便问:“大哥,怎么?你熟人啊?”

陈赫捡着机会就吐槽,哇没想到他今天给同校的人打了,就在学校附近,要能活着回去明天一定上校报头条。

“学校传和李晨有一腿那个omega,你不知道?”

“大三那个新来的教授啊?”光头男声音是那种极难听的电锯一般的沙哑,刺得陈赫耳朵生疼,“这我知道,隔壁寝就有个omega特迷他呢。”

“所以不想试试他用过的是什么货色?”胡茬男轻描淡写的语气听得陈赫直犯恶心,反胃得咳出一口血来。

强倚着墙壁支撑自己站起来,在光头男爬满刺青的手臂伸向自己胸口时先给了对方一个锁喉,凭借一点身高优势拖住对方不轻不重地甩上水泥墙将其放到在地。

先前无论侥幸、玩笑或是不慌不乱的心态顿时荡然无存,这是真要打?不上也不行了吧?他突然有点理解了郑恺的感受。

「你他妈给一alpha强奸试试?」

我靠这个flag要不要立得这么准?!!

 

晃神的一瞬眼睛就被人揍了一拳,还不知道是谁的脏手,总之力道很大,血瞬间顺着下巴流了下来,揪住那人衣领朝同样的部位来了个上勾拳,早知道力度不会够所以不经反应另一只手也招呼了上去,对方没被击倒却捂眼退了两步。

这种异样的快感让陈赫想起了高中拉郑恺一起逃课打架彻夜混网吧的日子,虽然高三以后因为两人的一致厌倦而告了一段落,现在手生的很,但也不至于逼到无从还手的地步。

右眼的视野被血糊的有些模糊了,在看到胡茬男的脸在眼前放大的时候恶心感又涌了上来,倒在地上的光头男突然扯住自己的脚踝,本来就不能正常活动的双腿像被碾压过一样发痛,再一次崩溃地跪了下来。

不巧光头男和休整好眼睛的施瓦辛格也不再拖延地凑了上来,锋利的刀刃抵上了喉咙。

“乖乖配合我们,放心,会很爽的。”

呵呵,李晨,你看你都给本天才带来些什么麻烦。

 

在用手臂抹去右眼的鲜红后唯一映入视线的是那人肿胀的裤裆,alpha强烈的气味钻入鼻腔。说来真是讽刺,此时陈赫不知有多希望被人标记过,这样就不会随意对一个陌生alpha的气味感到敏感。

还有把刀横在脖子这里,尖锐的刀尖像是随时能将身体某处贯穿似的,时刻提醒着他乱动的危险。

惜命?这时候了还惜什么命啊。

陈赫用头去撞胡茬男,想往旁翻滚一下躲开却被识破,脖子划了一道血口不说,还让对方以强霸之势压了上来。

 

 

 

郑恺在这种心情不好的时候真的很烦有人给他打电话,本想就那么放着不管,但铃声一直在不断地响,纵使心烦也还是拿起手机接通了这个本地的陌生号码。

“郑恺我现在没时间跟你解释,”电话那头的人急躁地不行,“快!去你们学校后街!陈赫有危险!”

李晨的声音!郑恺想也没想就冲出了宿舍,但还是有点莫名其妙:“他怎么了?!”

“在外面被群混混缠上了!我正往那边赶,有人已经报了警,你比较近,快先去!”

“我已经出来了!”

郑恺说完就挂了电话,心里五味杂陈,下楼梯的声音沉重得不真实,脚步却不容半分放缓,额角的汗更是来不及擦。

 

李晨和邓超不得不庆幸李晨的车就停在饭店门口。

“你开车,”邓超拉开副驾驶的门对李晨道,“桥下抄近路。”

李晨也已然心照不宣地坐上了驾驶位,选择冰释前嫌简直正确得不行,刚才接到学生的电话说陈赫出了事他竟慌了手脚,还好有邓超适时地提醒他对策。

“超,我下次再找你麻烦。”

“好好好,你先顾好你的事。”

邓超拍拍李晨的肩,后者转过头来看来他一眼,眼神焦急又无奈,而后不动声色地踩下了油门。

 

 

 

陈赫简直可以说是拼了命地挣扎,他的手还有点气力,打不过好歹可以阻止他们动手动脚,脚虽然不能自如行走,但就是爬也得从这里爬出去。

他感觉得到自己omega的气味在本能地寻找alpha的味道融合,而他的牛仔裤撑起的那个部位,正有双手在猴急地解着他的拉链和扣子。

难道就真的只能这样坐以待毙了吗?优胜劣汰,适者生存,作为弱者的omega就只能这样被专制的强者欺凌吗?

陈赫还能从那救命的挎包里摸出三只针筒,两针朝光头男扎下去,也许起了一点类似镇静剂的作用;眼疾手快地捡起掉下的刀,刺向了不知谁的大腿。

他反抗不是为了那可怜的、天生就作为弱者象征的穴道不被侵犯,而是为了证明他陈赫从来就不弱,从来就有能力保护好自己,还有omega的尊严。

 

警车到了,不知是因为包里手机早已拨下的紧急通话亦或是其他人的功劳,总之赶在了这条他还挺喜欢的牛仔裤被扒下来之前。

衣着凌乱却也好好穿在身上,要真上了校报的话,应该也只是“F大某大三学生在校外打架斗殴”之类的,不至于写得那么丢人。陈赫自嘲了一把,头已经因为失血过多而昏昏沉沉了。

 

然后他看到了郑恺,紧接着是冲上来就抱着自己心急如焚地喊着“救护车!救护车!”的李晨。靠在他的胸膛上还是那么有安全感,昏迷之前陈赫想着。

李晨双手发抖冲旁人大喊的样子和郑恺眼眶通红的表情他之前都没见过,回去之后可以拿来当戏弄他们的笑柄吧。

不过,更重要的是,这种有如起死回生一般的感觉,真好。

 

TBC.

 

俺的废话:

啊啊啊啊啊好高兴!!!一直等着这章写帅气的赤赤!!终于写了嘤嘤嘤!!!

这么看起来可能剧情还有点bug不过后面会说明的w

另外下章晨儿告白哟!! 傻白甜会回来的XD

下章见☆

 

 

评论(38)

热度(109)

  1. 半暖夏伤情未央一只深山老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