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深山老狗

【头像画师:Somilk】
写故事,自娱自乐。不混圈,产完就跑。

【晨赫超恺】I HAVE NEVER SEEN(11)【ABO设定】

晨赫超恺ABO


*分级R

*温柔教授晨X班级支柱赫 

  霸(dou)道(bi)总裁超X兼职职员恺

*注明cp均不拆不逆

*本文无生子

*与真实的人和事无关,请勿艾特真人

*与真实的人和事无关,请勿艾特真人

*与真实的人和事无关,请勿艾特真人(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

 

Chapter.11

 

清晨的不知道第几缕阳光照上了屁股陈赫才慢悠悠地爬了起来,头发睡得像个鸟窝,刘海也弯到了和平常不同的另一个方向,似乎还有点卷,乱糟糟地搭在眼睛上边。

习惯性地揉了揉眼,把头顶的乱毛摸一摸算是初步做了个发型,就准备掀被子起床迎接这美好的一天了,不过……

这床人性化的柔软度,似乎和学校那要人命的硬板床不一样啊——陈赫突然想起,昨晚他这是在李晨家过夜了。

从床底下摸出鞋子穿上,肉包子的香味从外面的厅室传来,紧接着是有人走动的脚步声,陈赫才算是大致清醒了过来。

“醒了啊,”李晨刚冲完澡,只穿着一件汗衫走到房门口,“快去洗洗吃早饭,给你带了包子和豆浆。”

“诶好,马上就去。”

陈赫老神在在地应了一声,想起身上穿的还是李晨的T恤,去卫生间时路过阳台便特地留意了一下,那个男人已经把昨天换的衣服拿出去晾晒了。

 

李晨目送陈赫一路从客房晃到卫生间,慵懒甜腻的omega香味不自觉地挤满了整个房子,还是清新提神的薄荷味,心情又好了几分。

顺手把陈赫床上忘记叠的被子给叠好,看着已经被他胡作非为的睡姿弄得皱巴巴的床单,不禁想起了是不是还是该把客房给清出来——反正下一次估计就要和自己睡同一张床了。

这边李晨脑内甜蜜的阴谋论还在继续,陈赫就已经洗漱完毕坐到桌边开始进食了。

“晨哥你不吃啊?”

陈赫大口咬下一口包子,腮帮子鼓鼓的,还不忘叫李晨过来和他一起共进早餐。

“我吃过了,”李晨把椅子拉开坐到桌对面,微笑看着陈赫头上还翘起的一小撮头发,“慢点吃,别噎着。”

“那你还买那么多……”

说着陈赫又吞了一口豆浆,他是真的十分肚饿了。

“当然,喂猪嘛。”

“卧槽李晨你够了。”

“呵呵。”

见陈赫乖乖地吃着他的粮食并没有任何攻击性行为,李晨就知道这份量买得还是挺合他心意的。

 

“昨晚睡得怎么样?”把纸巾盒递给陈赫,对方吃饱喝足后满意地挺起肚子擦了擦嘴,“应该还舒服吧?”

“床很软被窝也软,挺舒服的……嗯…就是做了个怪梦。”

“哦?什么梦?”

“呃……不告诉你。”

陈赫有点心虚地说。开玩笑……梦到自己被你亲了这种事怎么可能随便透露给你呢?!赶紧埋下头再喝口凉白开。

李晨看陈赫那个稍微有些窘迫的表情,松了口气。

早上起床的时候去看了看陈赫,觉得睡迷糊微微嘟起来的嘴唇太可爱了,忍不住就偷亲了一口,柔软、清甜、还有omega特有的诱惑力,感觉甚好。

不过看他这副没睡醒的傻样子,想必是没发现。

“晨哥?晨哥?”在李晨面前晃了晃手,一脸嫌弃,“发什么呆呢?还傻笑?”

“啊?没什么。”

只不过被幸福冲昏了头脑而已。

 

 

 

周末的阳光都似乎更加明媚一些。

天气又回到了以往的炎热,昨天一场雨好像是天公偶尔犯下的一个小错误一般,与这样干燥的季节实不相配。幸好那剩余的雨滴也都不再烦扰,停得很彻底,今天看来是个适合出行的好日子。

抬头一看嘀嗒敲个不停的挂钟,已经十点多了。难怪今早会这么饿,陈赫想。

平时习惯用手机看时间,所以当换了一种工具时陈赫才突然意识到手机还放在床边的床头柜上充电。

等了几秒钟白色的水果标志消退后信号显示也跳了出来,陈赫的大拇指轻轻敲打着屏幕,好像催促一般等着不知又会是哪些人的未接来电和广告信息。

“不是吧……”

如他所想,果然有许多个未接电话,都是今早的,不过让他感到糟心的是——这些来电都来自同一个人。

 

“我的亲娘啊…郑恺拜托你快接电话啊……”

陈赫握着手机似乎要急得跳脚了,李晨见状倚在门口用嘴型问他什么情况,陈赫直接回答说待会跟你讲。看来是没接通,李晨也就没继续打扰退到了一边。

“郑恺的未接来电,我打过去他没接。”过了好久陈赫才答复李晨,李晨点了点头,拍拍陈赫的后背示意他不要急。

“你别那么紧张,说不定只是通知你去帮他代课呢。”李晨大致也能猜到陈赫这般所为何事,作为旁人他也不能做什么,总之先安抚一下他的情绪,“你瞧平时也没见你这么性急过。”

“我们这周没有选修课,”陈赫苦笑,若真是这样倒好了,“我知道啊,可这连着十多个电话呢……”

从事omega群体研究的李大教授又一次感到了面前这个男孩异常的激素波动。尽管他表面上表现得还算平静,心里大概很不是滋味,毕竟这些天一直为这个事烦忧着。虽然自己尽力去帮他了……好吧,也不指望这么一个晚上就能给他抚平心灵创伤了。

 

“晨哥我先回一趟学校,”简单地收拾了一下,“郑恺昨天给我发了条信息,刚看到,说他包没拿叫我给他送去公司,里面八成是抑制剂或是喷雾之类的。”

“嗯。那你现在是去超他那儿还是怎么?”说完又补了句,“你换的衣服我改天给你送去。”

“不知道,”陈赫现在思绪乱得一团糟,要是昨天的信息这也来不及了,郑恺要么自己处理了,要么情况更糟,他可不希望是后者,“我先出门再说。以防万一,晨哥你家里有抑制剂没?”

“都放实验楼了,不过家里还有几支普通的,”李晨丝毫不耽搁地从柜抽屉里翻找出来交给陈赫,“你都拿着,我和你一起去吧。”

陈赫这时都夹着他的挎包换好了鞋,一手拿着手机不懈地回拨给郑恺,注意力都在听筒里令人绝望的女声上,没听清李晨的话就简单地摆手回绝了。

“陈赫!我开车比较快!”

李晨也急了,还打算坚持一下可对方接过药剂就径直出了门。笨重的防盗门关上的声音震得人耳疼,一瞬之间就把现实和昨天应是有发生过的默契长谈关在了两个世界。

 

功夫不负有心人,第N次尝试后陈赫终于拨通了郑恺的电话,还成功地一进站就赶上了要坐的地铁,匆忙之中不禁小小地欣喜了一会。

“恺子,你终于接电话了,”话里是按捺不住的激动,“你现在在哪?”

“我回学校了,陈赫……”

“那好我现在回去找你,”心情还没平复所以有些失礼地打断了对方的话,“什么事这么急着找我啊?”

“之前你一直没接电话,”语调平淡,没有任何起伏,“就想跟你说说,”

“嗯嗯。”故作轻松地催促。

“我被人给标记了。”

“……what?!!!”

 

 

 

陈赫急匆匆地赶回宿舍,一进门就抓着郑恺问事情缘由,郑恺说你弄痛我了先坐下来好好说成吗,陈赫说你这叫我怎么坐下来好好说,行行行听你的,有什么事都给我坦白了。

“我也不知道从何说起,说真的,”郑恺相较陈赫是更冷静几分的,语气间与其说是难以措词不如说带着一种要迎接暴风雨般的绝望,“先说好你别生气。”

陈赫被郑恺强行安排在椅上坐着,也不说话,只是看着对方,大有一种“我看你怎么说”的态度。

郑恺顿了顿缓缓道:“之前一直在骗你们,我性别是omega,用药才瞒到现在。”

刚从医院回来没多久,郑恺心里也不平静,现在又要面对和挚友坦言自己对他撒的谎,以为够了解对方却在这样的时刻心里没了底。

陈赫还是不作声,眉宇之间也没有半分惊奇的神色,只是冷漠的表情给了郑恺一种说不出的难受。

 

“呵也是,邓超都能发现了,你又不笨,”郑恺认命地自嘲,“什么时候知道的?”

“所以是邓超干的?”陈赫终于端正神情反问了郑恺,不带感情的语气虽然令人不快却比那闷不吭声的态度好了些许,“你管我呢?很早以前就发现了。”

“也真亏你能忍那么久……”

“哦?这么大一事儿我给你瞒这么久我容易吗我?现在倒又怪起我来了?”

“陈赫我不是那意思!”

“行行行你说啥就是啥,”陈赫略显焦躁的情绪连自己都没能意识到,“你不回答那就是默认了?邓超他到底是把你怎么了?对这种事情应该有点防备啊我说。”

“我哪知道啊我……”伶牙俐齿如郑恺这时候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实际上陈赫很快就接受了他是个omega的事实并心无芥蒂地坐在这里向他了解因果这件事他都一直没能反应过来。

“好了别我我我了看你那怂样!”

陈赫话到一半郑恺也不爽了:“哎陈赫你是怎么了今天?说话怎么那么冲啊?”

“你他妈才是怎么了?”陈赫现在是满腔怒火没处发泄,“背着我们所有人,用药?还好几种?身体不要了是吧?今天要不跟我把事儿说明白了是不是日后还要背着我们去打胎啊?”

“他妈你当我愿意啊?要我是个alpha不会一发情就只能死躺着像个婊子等人操,干什么事都有优势然后一堆omega、beta死皮赖脸贴上来捧你,我当然也不怕出去到处说啊!”

“哦有意思,那我也是一omega,一到生理期就像婊子了哈?你这逻辑我也是醉了,好好好你对alpha有成见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行!我劝不过你!”

“是啊我就是有成见,你他妈给一alpha强奸试试?啊想必这事你也没机会遇上了,从小到大人人都宠你别说,还有个李晨护着,有靠山!不怕!”

“怎么回事又关李晨什么事啊?”陈赫本来已经是口无遮拦了,气氛一胶着起来郑恺那边反而更甚,他自然也不肯放松,“我跟你说郑恺,我陈赫就算是个omega,撑死了也不需要靠别人吃饭!你也少他妈给我扯李晨!”

“行行行我有错我有错,给你电话不接,你也别跟我说在哪待着了,以后有什么事都不找你行了吧?”

 

话题突然转到今早电话的事上来陈赫有点语塞,其实事情发展成这样也不是他们本意,但架都吵到这份上了不应声又好像被说得理亏无法反驳似的,陈赫斟酌几分还是道:

“郑恺我们没必要这样……我就想说,性别什么真的没那么重要…”

试着缓和语气说得语重心长的,也不知道对面那人能感受几分。

“我知道,可那心理阴影克服不了,”见陈赫情绪缓和了一点郑恺也冷静了下来,“我自我妈死后一直都是以这样的心态去生活,不是说不在意就真不在意的你懂吗,好不容易遇上个让我觉得很不一样的alpha他又……”

“好了你别提了,”陈赫看他皱眉一副失落的样子赶紧劝道,“那你打算怎么办?检查过了是完全标记?确认孩子已经有了是吗?”

“…我想再去医院复检一下。”

“好吧随便你,”陈赫起身深呼吸了一口气,“我心累,出去走走。”

郑恺看陈赫转身出去的背影,心里空空落落的,也不知能说些什么,独自在这二人间的房里发着愣。

 

 

 

恍惚间已经走到了离学校有点远的街道,再往回望学校后街还有三三两两的学生在路边摊滞留。这一带已经少有人会来闲逛了,学校以前有过通告,小混混不少,有的背景硬,学校也疏于处理,总之提醒老师学生包括校方人员都躲开为上,特别是omega。

陈赫想了想,打算往回走,心里不开心也不能拿自个身家性命开玩笑不是?正要掏掏口袋看是否有带零钱买根冰棒,才想到刚刚回寝室挎包也没取就出了门。

说起来今天真发生了好多事情,陈赫承认自己懒,以往干什么事也不像如此这般匆忙过,包都没放,衣还穿着别人的,现在前面有帮小混混在欺负人都能给他撞见。

……等等小混混?陈赫定睛一看,街道拐角处往里走竟是个小巷,两三个不露善色的alpha男人将一个低年级的瘦弱少年团团围住,阳光的照射下亮出的刀刃亮晃晃的,将少年逼迫至角落。

 

“得了吧陈赫,你现在哪有什么心情去见义勇为啊。”

陈赫心里打着鼓,不断地劝说自己赶紧离开,可身体却鬼使神差地留在了原地,观察进一步情况。

少年一直很畏缩地往后贴墙,面前几人却不留情地步步紧逼,其中一个留着胡茬的男人开口:“以为交了钱就放你走了?呵,没被标记的omega,”

“还长得挺俊,明眸皓齿的,”另一个光头男接茬,“好货色啊!”

少年起初以为男人这番话的意思是要将他抓去,拍卖或是怎样,直到看到几双赤裸裸的眼神看向他的下半身才明白这群匪徒的真正意图,在被强行捂住嘴之前试图反抗喊了救命。

“确实不错,omega哈?陪哥几个来几炮怎么样?”胡茬男插住少年下巴,左右扭动欣赏了会儿,后者努力挣脱后回绝了一个不字,立马被打了一巴掌,“不答应?那哥就强上了。”

 

此时冲了出来大概是陈赫做过最大胆的一个决定。以前遇上这种不关己的事第一反应就是躲的性格大概可以作为此时英勇的作证之一。

强奸?别的事可以不管,可刚因自己的无能让最好的朋友陷入困境,这事直到现在都拷打着自己,又怎能让这悲剧再上演一次。

“哟?还真有英雄?”这时胡茬男也瞧见了这个不知死活迎上来的愣头青,“怎么,看我们不爽?不爽你倒是来,看哥几个照样给你打趴下。”

“我靠我现在的确是很不爽啊,”陈赫走到巷子里面,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又不失威胁,声音低且十分沉稳,手放到脖颈处比了一个“杀”的手势:

 

“打就打,谁怕谁。”

 

TBC.

 

---

有的东西我怕以后忘了所以先写出来,有很多呐所以有闲心的人就看看吧w

 

第一是关于赫恺撕逼的这场戏:

这一章和下一章赤赤打架受伤住院(虽然还没写到w 就稍微剧透一下吧w)的小虐我是从开篇就等了很久的,因为就一篇文章来说小高潮需要把前面大部分的伏笔和线索都给汇聚起来了…………写得我心好痛TUT 不过全文写完这里就基本没有虐了w 除了感情方面尚未圆满其他的情节都告一段落啦!!!

这场撕逼是不可避免的因为一开始就安排好了所以我不想写也不能躲惹(哭

按照事情发展的原因和两人的心理我还列了提纲(土下座 为了帮助理解剧情我就大致写点东西w

 

矛盾成因:

1)内因是恺开不注意自己的身体还骗了赤赤而赤赤太过担心恺开;

2)外因是赫恺两个分别对自己的不作为和自己对朋友的隐瞒(可能带有不信任成份因为赤赤口风不严)怀有愧疚,另外二赤很清楚恺开对被alpha标记这事十分反感(因为这意味着可能怀了孕)所以他也觉得事情很严重,然后两人又都是大学的年纪个性强又不成熟,所以其实是情绪主导;

3)导火线就是赤赤和晨儿幽会(啥)错过了恺开的紧急电话,事虽不大但是加上那么多复杂的情绪所以矛盾就爆发了

 

↑我他妈高中的东西还没忘真好(x  分析出来就是这个样子,因为我总是埋一堆没有人懂的伏笔啦然后自己又不知道全部照应了没有TUT  很多时候赫恺两个人的描写都是建立在两人有足够默契的基础上,然后两个人都是很棒的omega啦!以后还会慢慢成长起来XD

 

第二是关于目前为止感情线的发展:

1)  晨儿是确认自己喜欢赤赤了,因为他对自己特殊,正好也符合他omega伴侣的要求,所以陈赫对于他是在对的时间遇到了对的人

2)  赤赤是爱晨儿的颜也爱晨儿的温柔,并且私下已经有想法“找alpha就要这样的”,只是他自己还没有意识到,但赤赤也很聪明,所以会很快发现晨儿对自己的感情w

3)  超儿对恺开十分上心就不用说了,在这篇文的时间线前面,也就是恺开刚进公司的那段时间超儿就看上他了,但是随着了解的深入现在又对到底怎样接近恺开产生了疑问(毕竟H戏那里可是走了一步坏棋呐orz)

4)  恺开是一直都是喜欢超儿的(很多细节我都有伏笔撒不过我觉得就我这个表达能力估计你们也看不出来orz),虽然一开始只是有好感而已。在ABO的世界里当然不管他愿不愿意能找个alpha结合都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恺开从小经历了很多他也不是不知道,所以遇上超超这样的alpha会留心是正常的,但他主要是心理关过不去啦QUQ 另外也抱着“想努力提升自己和你站在同一高度”的心理w 这个后面会说到

 

↑所以大致是这样,大家性格都会是很复杂的所以很难把握也很容易ooc,当然同人不ooc真的很难,我也想努力去把握他们本身的性格特点但是水平有限,做得不好抱歉呐QAQ

还有有什么bug欢迎来跟我说ww 我会超开心的XDD

 

第三是关于后面剧情的一些东西,可能会有剧透不过不严重,有的说出来可能我自己都安心一点,怕剧透的就不要往下看啦:

首先恺开的心理阴影,小时候被强过的不是他本人,所以大可以放心啦恺开第一次是超超的w

其次赫汪恺喵关系很好啦所以吵架也会立马和好的XD

然后没有生子

最后恺开是不怪超超的你看他都没提超超(x 不过也只能透露到这啦!

 

 

那么我的废话这就是全部w 文章写了一半了到最后还会又一次总结w

ABO的世界我觉得全是糖会有点牵强所以虐虐更健康啦(你走开

不过虐是为了写更出色的他们,嗯。

That’s all啦下章见kira☆

 

评论(32)

热度(130)

  1. 半暖夏伤情未央一只深山老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