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深山老狗

【头像画师:Somilk】
写故事,自娱自乐。不混圈,产完就跑。

【晨赫超恺】I HAVE NEVER SEEN(10)【ABO设定】

晨赫超恺ABO


*分级R

*温柔教授晨X班级支柱赫 

  霸(dou)道(bi)总裁超X兼职职员恺

*这章缓缓后面接着虐【喂

*与真实的人和事无关,请勿艾特真人

*与真实的人和事无关,请勿艾特真人

*与真实的人和事无关,请勿艾特真人(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

 

Chapter.10

 

李晨真是拿抢走自己靠枕横在他家沙发上的陈赫一点办法都没有。

怎么说呢,既然是自己邀请他来过周末,主要目的是为了帮助他缓解这些天因某些事造成的心里压抑,那陈赫就应该是主角,再怎么任性自己也应该让着他一点……不要为了自己最喜欢抱的靠枕和这个更孩子气的家伙斤斤计较。

 

这时还不得不在抽屉里翻找可能是长了腿自己跑到哪个秘密空间去了的电脑数据线,忙得焦头烂额:自己平时怎么就不把这些难找的东西放好呢?

“晨哥~”拖长的尾音听上去还是那么慵懒,“找不到就算了吧,实在不行咱上网吧打游戏去!”

“不行,”直起腰来用衣袖擦了擦汗,“我今天非得找到不可!”

“你说你怎么就这么固执呢?”

陈赫翻了个身,舒服地伸起了懒腰,淡淡的信息素香味让他这时候就像一块蓬松的起司蛋糕。清楚地看到他双手抱着靠枕享受的背影,李晨很认真地考虑着是不是得给他换个小熊玩偶。

“怎么着!我今天就和他过不去了!”

是是是,为李晨同志不怕艰难困苦坚持到底的精神点个赞。陈赫心里漫不经心道。

 

性格固执的alpha男人上茶几那儿拿他喝过一半的罐装啤酒时才注意到陈赫T恤下摆边露出的黑色数据线,立马像寻着宝一样去扯线头,利索地抽出线的同时也影响到安然躺在沙发上的陈赫。

“哎哟晨哥你非礼啊!”

“我、我没有!”

李晨见状举起双手以示清白,不过这做贼心虚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好好说个话怎么还结巴了呢?他发誓刚才真没碰到陈赫的屁股!

陈赫机警地坐起来看李晨一脸无辜的样子,半响后才发现他手上的数据线:“这样啊,我信了啦晨哥!”

李晨说诶还是你最乖,屁颠屁颠跑电视墙那儿插线去了。陈赫窃笑,开个玩笑而已,那么紧张干嘛?调戏这头牛真是太有趣了。

 

“我说你也别光躺着,电脑线我接好了,起来给我腾个地儿。”

李晨踢了踢又倒了回去继续犯懒的陈赫,见他没有动静便去挠他痒痒,对方被折腾得不行,一直在沙发上躲来躲去。

“哈哈哈哦哈哈哈晨哥你别!真的好痒啊哈哈哈!”

施虐者看他一副又好笑又痛苦的样子,于心不忍还是放过了他,推了推眼镜把这个懒猪挤到一边去,还顺手抢回了自己的深灰色靠枕作为自我奖励。

“晨哥有话好好说嘛,不要动武~”

陈赫表面上一副讨好的脸,心里想得大概是诸如“这不仅是杀害,简直是虐杀”之类的抱怨。面前这个男人果然还是有alpha自身的天赋嘛,虽然自诩打架也不弱,但和李晨比起力气来,绝壁是完败。

“对你就得动武,”李晨每每见陈赫这样心就软了下来,“上我家了还在睡,怎么?昨天没睡好啊?”

陈赫顿了一顿才回答:“嗯,有点。”

 

 

 

液晶电视里骇人听闻的凶杀剧情正愈演愈烈,连环凶手浑厚的声音从音响里传来,有种在对屏幕外观影的人宣布死亡圣旨的错觉。两位唯二的观众却像是忘了这边电视里的高潮迭起的播映,不顾那渗人的音效继续聊侃着。

“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可以和我说说。”

“晨哥……”

陈赫本想拒绝李晨的好意,却在抬眼看到李晨舒心的笑容时一下子失了言。

这种温柔地仿佛能滴出水一般的眼神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想到这个男人居然是用这么耐心的语气在关心着自己,脸一红心一暖,大脑也完全思考不能。

“嗯…不想说也没关系,”李晨没等到陈赫作答,不甚在意,毕竟是他和他朋友的事情,自己一个外人说什么也不好,“咱看电影吧。”

“也不是……”

陈赫想解释一下刚才的默不吭声,看到对方向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也就乖乖把注意力放到面前的惊悚大片上来了。

我尊重一你一切的决定——男人一向的态度他又怎么会不明白。李晨这货,长得帅就算了,怎么还这么体贴?

 

陈赫本来是做好了准备强装笑意不让李晨担心的,却不想一点点虚弱的小细节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郑恺身上有问题他的确是很早以前就有察觉,当时也只觉得对方一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好歹也是从小没了父母关爱的孩子,对这些私事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在这些天的进一步调查后才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到了痛恨自己的不作为时才知道为时已晚,每天想着那个不让人省心的家伙都无比内疚。

这样没用的自己,还让李晨来操心,真是太过意不去了。

电影里的剧情波澜起伏,两个人都像看得大气不敢出一般默契地不出声,却又各怀心事,气氛越是沉闷负面的想法就越是滋生……可不能让情况这样下去。

“晨哥我去煮饭。”

“我帮忙。”

 

李晨发现说好饭后一起洗碗的陈赫又不知溜到哪里去了。这孩子一来二去对他家的构造已经非常熟悉,上次中途偷跑后他就在自家办公用电脑上看到了英雄联盟的安装包,为此隔天还把这家伙拎到教研室训了一顿。

抱着这样的心理,李晨简单地拿毛巾擦了擦手就去书房逮人了,一看陈赫果然在。

“又拿我电脑装游戏!”

使劲推一把他的头,对方笑嘻嘻地转过身来,显示屏上的安装包还在运行,这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晨哥我就想打游戏发泄一下嘛!”蹬腿儿。

“也不行……”李晨看着陈赫那副表情,有点想说你撒娇都变味了你知道吗,笑不出来就别勉强了,自己都替他难受,“不是你这么个发泄法,我陪你还不行吗?”

“……额…行行行!当然行!晨哥我们继续看电锯惊魂!”

陈赫把李晨拉上,主动去点了电影的play键,后者说怎么回事变脸有点快啊刚才不还不开心嘛,陈赫道我开心还不好吗,晨哥你就别唠叨了啦。

李晨横他一眼,这熊孩子,又怪我唠叨。

 

陈赫心里早已炸成一朵烟花。

我陪你还不行吗。

陪你还不行吗。

陪你不行吗。

还不行吗。

不行吗。

行吗。

吗。

……这句话在脑内无限回响。

卧槽李晨这傻狍子!别说这么让人误会的话啊!他现在应该是一心一意在郁闷,而不是少女怀春般想着李晨的事情好吗?!!!而且不要说“想”,这个人现在就在自己身边,想看就能看到……

陈赫纠结着,不禁偷瞄了一眼身边性格随和的alpha男人——还是那么完美的侧脸,看不厌的唇线,和回想起的那个温柔眼神——再多看一会儿自己这个颜狗恐怕还得花痴个几秒,此时对方却正好看过来,吓得他赶紧把视线收回去。

“你干嘛呢?”李晨看陈赫一副表情扭曲的样子,甚是奇怪,“又是抓耳朵又是挠头发的,猪变猴了?”

“去你的!”陈赫拿靠枕反击,李晨第三次空手接白刃时终于被成功击杀,软乎乎的枕头吧唧一声砸在了脸上。

“这个倍儿爽吧?”天才陈赫无情地嘲笑。

“陈赫你要造反啊!”

李晨忍无可忍,提起抱枕就按陈赫脸上,直到对方发出一声口齿不清的求饶才放过他,不想又马上被回击。这场闹剧足足持续了有好几分钟才结束,李晨觉得这整条街包括他自己的智商都被拉低了。

“我靠不和你打了!”陈赫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想聊个QQ冷静一下,却发现早已没电自动关机了,便只能作罢,“太欺负人了,什么蛮力啊简直就是头大黑牛!”

“大黑牛…这名字不错!”李晨摸摸下巴,“知道本牛的厉害了吧?看你下次还敢撒野。”

卧槽居然不要脸地承认了。陈赫腹诽。

 

孩子气的战争间外头的天色也渐渐暗了,原本照在阳台上的茶色日光早已不见踪影,时间接近傍晚,今日偏低的气温此时更给人一点寒意,风又刮得大,最后大雨终于倏然间倾盆而下。

阵雨,待会就会停吧。

陈赫看向窗外,他可没带伞出门,虽然手机上的app早在昨天就给了特别提醒,但他对于这些从来都是熟视无睹的,现在雨势俞发大了,这才回忆起来。从李晨家到车站或是地铁口都有段路,找人家借伞么?又似乎麻烦了点。

“带伞了没有?”见陈赫忧心忡忡的样子,李晨关切地问道,“不然我待会开车送你?”

“挺麻烦你的。”

“为人民服务。”

听罢陈赫又笑了笑。

 

“晨哥,今天让我在你家借宿一晚吧,”紧了紧外套,似乎有一些冷,“和你待在一块挺开心的,说真的。”

“那就别苦着个脸了,精神些。”

陈赫向自己敞开心扉,李晨便有种费了那么大心力目的终于达到了的感觉。这孩子虽说平时古灵精怪的,上个非专业课鬼点子也层出不穷,但一遇到别人的事情,又笨得令人担心。像他这个年龄的男生,热血方刚的,又重义气,兄弟有难肯定得两肋插刀,更何况照郑恺那个不服输的性格,到关键时候是得需要人来拉一把。

“嗯,我不玩撸啊撸,你陪我说说话。”

“好啊,不过你可得想清楚了,”李晨替陈赫把最上面一颗扣子扣上,还是那副轻松的语气,“我可是个alpha,真不怕我对你做点什么?”

“少来,”陈赫笑道,“晨哥你不会的。”

 

这是信任我的专业素养呢还是信任我呢,李晨有点想问。

曾经尴尬的旧事重提起来再也不觉得尴尬,这个孩子也从第一次来他家的不知所措到如今的宾至如归,两个人的关系竟真的像这样的方向发展了。不管怎么说,是自己无论作为老师还是朋友莫大的荣幸。

总是不自觉地担心他、把注意力放到他的身上、甚至没有原则地想要保护他……喜欢陈赫么?也许吧。

一旦得出这样的结论,一切的溺宠、关心都变得心安理得。可那又怎么样呢?现在这个时候,矫情的话都得再忍忍吧。

从最开始的接触到现在,李晨所知道的陈赫从来都是一个活泼的、爱偷懒的、怕麻烦的omega男孩,可当他仔细去回想,陈赫自责的一面、强颜欢笑的一面、暗自坚持的一面、想要不依靠他人的一面……都会一下子卷入脑海挥散不去,恐怕就是这个不曾见过的陈赫,让自己感到了触动。

李晨鬼迷心窍地抬手弹了一下陈赫的额头,对方立刻嗷嗷乱叫道晨哥你干嘛这么温情的气氛又被你破坏了。他只是给这人揉揉,也不回答,心里突然有些开心:虽然不知道陈赫心里怎么想,但至少两人都还能这么自然地宠着对方。这样的关系,对于一段恋爱来说,恰到好处。

 

“我陪你,说什么都行。”李晨换了个姿势靠在沙发上,“电视要不要关了?”

“不用,有点声音没那么闷。”

陈赫也在沙发上挪了挪,打了个哈欠。遥控器在茶几上,顺手拿过来调小了音量。

屋外雨的声音变得更加清晰可闻,几乎要改过了电视的音效,两种杂音交织在一起,也不能将两人谈心的兴致削减一点。李晨是个很好的聆听者,会点头回应、会适时作出评论,除了有时候KY的发言让人有点恼火…不过也就那么一点点而已。

真到找了个知己陈赫才知道哪些话才叫不吐不快。在明明白白跟这个“omega之友”说出自己心里的压抑之外,大概还附带黑了那个让人操碎了心的郑恺。李晨自始至终都十分耐心,给陈赫一种可以畅所欲言的安定感,一如他把握得很好的、平稳的信息素一样。

 

 

 

“电影还有几部啊?”陈赫开始觉得困了,之前郑恺说,自己跟李晨聊天那叫一个根本停不下来,现在想来好像确实是这样,“对了晨哥我睡哪?”

雨下得似乎小了一点,阳台栏杆尽头仍在断断续续地滴水,雨滴落地的声音清脆,倒是比磅礴大雨哗啦啦的声音好听得多。

“今晚就不看了吧,都快十一点了。”李晨刚把阳台的帘子拉上,就看到陈赫不住地揉眼睛,“睡沙发,我家可没有猪圈。”

“卧槽人干事啊!”

“好吧逗你呢!客房让你睡,不过你得自己铺床。”

“好诶——”陈赫立马跳下沙发跟着李晨去领他自己的被褥,步履欢快地仿佛之前所有的不安都烟消云散了,“那我先去洗哦?”

“好啊。”

“多谢晨哥,我今天超级困的。”

接过自己的毛巾,认真一看不禁碎碎念道怎么是粉色的,李晨说备用毛巾只有这个色了,你将就一下,不满地翻了个白眼。

“所以让你先洗,”李晨给陈赫指出放被单的柜子,有点高,相信他这个身高还是可以拿到的,也就没再跟他啰嗦,“洗完早点睡。”

“好!对了晨哥你现在不用充电器吧?借我一下。”

“我不用,但你晚上别玩手机。”

“好好好,安啦!”把李晨推进房,意思意思从书架上取了本塞本书给他,说别啰嗦啦我马上就睡。

“晚安晨哥。”

“嗯晚安。”

 

陈赫住的那件客房的灯果然很快就熄了,李晨还是不放心,给他发了个短信,没有回复,看来是真睡了。

窗外的雨也停了,只有时钟滴答的声音格外清晰。这场雨带来的独处的机会虽然不能说是来之不易,却有如礼物一般让他感到欣喜并值得回味。

李晨关了手机,高兴的心情似乎怎么也收不住——心属的omega就在隔壁的屋内,而明天一起床就能见到他,不知道又有怎样的事情值得期待。

这样想着接下来漫长的等待说不定也变得不那么煎熬了。

 

TBC.

 

俺的废话:

Hello again艾瑞巴蒂,我old doge又回来了切克闹(●´∀‘●)

今天跑完八百我拖着这双残破的腿在更文【手黄再】 本来满课呢不跑步还没时间发了,这种心塞感是怎么回事【手黄再】

最后晨儿你真是立flag小能手,这么明显的flag呢诶嘿嘿【woc你走开

晨赫这边感情开始升温了呢,超恺也快了噜!不会有大虐请组织放心!

本周恢复更新耶 (๑•̀ㅂ•́)

 

 

评论(49)

热度(112)

  1. 半暖夏伤情未央一只深山老狗 转载了此文字
  2. 半暖夏伤情未央一只深山老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