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深山老狗

【头像画师:Somilk】
写故事,自娱自乐。不混圈,产完就跑。

【晨赫超恺】I HAVE NEVER SEEN(08)【ABO设定】

晨赫超恺ABO


*分级R

*温柔教授晨X班级支柱赫 

  霸(dou)道(bi)总裁超X兼职职员恺

*没认真检查,欢迎捉虫QUQ

*此章有肉,不能接受的姑娘请自行回避

*好咯我知道马上就会被吞的,待会发不老歌,社会主义好。

*与真实的人和事无关,请勿艾特真人

*与真实的人和事无关,请勿艾特真人

*与真实的人和事无关,请勿艾特真人(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

 

Chapter.08
    

双手被强臲压在床臲上,绵臲软的床单并没有因为男人小幅度的挣扎而起皱,胸膛处小猫般的舔shì还在一路往下。他怕痒,所以对这样的调臲情感到不满,更重要的原因还是讨厌被他人掌控的感觉。
    小臲舌到了他的阴臲茎处便倏地止住了,调皮地在睾臲丸周围的皮肤处打圈,在听到男人的轻臲喘后更是开始吸臲舔,手也来抓臲捏两颗鼓臲胀的球,冰冰凉凉的像是在冬天的寒风中吹了一整晚。即使手指都还有些僵硬,力气却不小。修剪整齐的指甲时不时还抠臲弄几下,可被如此服侍的男人却没有更进一步的反应,怀疑自己是否做得太失败,于是不服输地张口臲含臲住那根硬得发烫的肉臲棒。
    “郑恺,不要含,”忍了太久终是出声提醒了对方,这不是他想要的发展,主导这场情事的只应该是自己,而不是这个连压臲制自己的动作都软臲绵绵的omega小毛孩,“直接坐上来。”

 

少年下臲身的淫臲水已经泛滥成灾了,流得他满大臲腿都是,还有根本止不住的趋势,自己连碰都没碰过的生臲殖道想必已经湿臲润得不需要润臲滑了。男人伸手去摸了摸那处,果然很湿。
    “嗯啊——”
    男人温热的触臲摸让他一下子不能适应,更何况是一个omega那么敏臲感的地方,低低地呻臲吟了一声,嗔怒地瞪着笑得魅惑的男人。
    “坐上来,别让我再提醒一次。”
    威胁的意味显而易见。

 

无奈地一手扶住男人的阴臲茎,下狠心放到下面的入口处,顺利地一次性坐到了底。
前所未有的深度让少年想要尖臲叫。男人的巨臲物远比他想象的还要大,几乎把生臲殖道填满,而且又硬又粗。自己下臲半臲身的液臲体分臲泌还在继续,却莫名有一种“终于进来了”的轻臲松感,心里怒骂这身臲体怎么可以这么淫臲荡。
    男人抚上他的后颈将身臲体按下来交换了一个法式热臲吻,催促自己快点动。吹在耳边的热气侵袭着外耳,差点直接让自己高臲潮,按捺不住提起身臲体,再一次坐入又是新一轮的愉悦。
    不快不慢的抽臲插抽臲插还在进行,下臲身的体臲液紧紧包裹臲住男人的柱身,每次拔臲出都发出“噗哧”的水声,少年羞得闭上眼睛,却不料这样只会将这声响听得更加清晰。
男人突然就着还插在里面的姿臲势将少年反压在床臲上,一瞬间就变成了后者趴跪着,撅起屁臲股让男人操的体臲味。
    对方抽臲动的速度比自己动的还要快,alpha的体力优势在这时得到了很好的体现,最后几发深刻的顶臲弄后两个人终于一起达到了高臲潮。

 

 

 

邓超猛地醒来,头还在剧烈地痛,再掀开被子一看,不出所料内臲裤床单上都是黏糊的精臲液。
    搞什么?那个真臲实到不行的场景和极致诱臲惑的郑恺……原来都是梦而已么?

 

那天从郑恺他们学校回去后,李晨拉着他去喝了几杯,宿醉的恶心感犹如今天早上一样。

这几天脑袋里总是不可控制地跳出关于郑恺的事,虽然之前偶尔有类似的情况,可最近似乎越发严重了。刚才的梦……实话说他还意犹未尽,起床也有这么一时半会了,除了心上人性感的身姿和拼命忍耐的呻臲吟,所有的细节都想不起来。但是,这种甜蜜得反常的真实感,又让他感到不安。

“为什么拦着我?”

和李晨两个人选在酒吧一个较为僻静的角落,当时就立马质问了他。
他们俩也算是有多年的交情了。李晨这个人很理智,每到关键时刻,说话、做事都有他自己的理由。邓超了解他,所以当他说什么不能做,不需多加考虑便会选择跟随,自己这么老大不小了,也不是那么冲动办事的性格,但事关郑恺,他却会情不自禁地担心。

“邓超你……”

“我怎么?”

李晨见自己一脸焦急,话到嘴边又顿了顿,邓超赶紧举手发誓:“你继续说,我保证,绝不冲动。”他舔了舔嘴唇狐疑地看着自己,似乎仍不相信,又不紧不慢灌了一杯酒,而后才道:

“郑恺是omega。”

“我知道。”

 

邓超感到惊讶的是李晨居然发现这个事比自己还早。而对方也是满脸的难以言喻,看自己回答得那么坚定又像松了一口气。

“你很想知道我是怎么发现的。”

“是。”

“信息素。”李晨说到这邓超才想起,这属于这个男人专臲业范围内的问题,分辨一个人的性别激素并不难,药物效果也是,“我有次被陈赫带去学臲生宿舍,不巧感觉到了抑制剂的味道……还有两种不同的omega信息素。”

那时他应该处于发情期。

李晨没有继续说下去。不是多么羞于公共场合提到别人的生理期,而是就在邓超这个特定的人面前说这个,着实很奇怪。

“Remedio?”

“嗯。”

那么照当天的情况来推,陈赫应该也知道了。怪不得他们俩一下子那么收敛,互相都有事瞒着对方,很清楚对方也知道了这件事又没有戳穿,想想也真够心疼的。
李晨给自己倒酒,喝了几遭后才正颜厉色道:

“超,别做傻事。”

 

为什么当时没有反驳,邓超自己也不知道。

 

李晨理所应当作为一个局外人而完全将这件事弃之不管,尽管有老师应有的责任,但真要说起来,用抑制剂隐藏性别这样的案例他见多了,对此早已麻木。

发现郑恺的不对劲应是一开始见面的时候,但自身的专业素养不允许他对他人,特别是omega,的性别太过纠结,直到那天在寝室见到他,不安才涌上心头。

一个才二十出头的男孩,性别分化可能都没几年,如果从检查出自己是omega开始就一直在用臲药的话,那对他尚在成长的身体该是多么大的损害?

这样陈赫的反常也能解释得通了,怪不得有时候对自己还爱理不理的,以前都是恨不得贴到自己身上来着。说实话看到他烦心自己也不舒服,据他们班几个女生(李晨记得她们好像还自成党派,叫什么……“晨赫党”,虽然他很反对学生在班院系拉帮结派,但是妹子们和其他同学关系处得还不错,上课表现也算优异,也就没有多管)说,他们的组织委员兼负责人大人最近还偶尔会闹小脾气,希望自己能好好安慰一下。但话是这么说,对于怎么处理陈赫阴晴不定的脾气,他也没有半点头绪。

 

「陈赫,今天来我家吗?下了很多电影」

「晨哥我不太想出去……」

「电锯惊魂马拉松,我陪你看。心情不好更应该出来走走。」

「好……*」

 

让他转移注意力也不知道有没有帮助,李晨久久地看着短信界面,心下无奈。

 

 

 

办公室免费提供的咖啡一如既往地难喝,晚上熬夜赶报告的郑恺却又倒了今天的第二杯。

Baby说他喝咖啡的次数很多,他说是吗,自己并不这么认为,又仔细回想了一下,好像是有点。
郑恺不是十分喜欢咖啡,这东西喝多了对身臲体不好,再说他间歇性头晕乏力 情况越来越糟糕了,为工作学习减少睡眠时间也只能是缓兵之计。呵,说起来更加不可靠的他都用过了,这又算得了什么。

如果过多的咖啡因会让自己身上的信息素气味更加明显的话,那也是时候停用一段时间了。

 

下午三时的茶点,许多同事都没精打采的。

这时候犯春困很常见,郑恺一口气把已经快要凉掉的咖啡喝掉,倦感却没有任何缓解,只有强迫自己打起精神来。

“恺开,这份资料你帮我看看?”

“好,发我邮箱吧。”

Angelababy见郑恺在公文包里找着什么,对方没有看着她回答也就不介意了,只是见他有点焦急的动作感到很奇怪。

“谢谢,”郑恺边翻找着边回头向自己说了声不用谢,手足无措的样子一点也不向他平常的风格,baby伸起脖子去看他,“找什么呢?”

“没什么哈。”郑恺干笑两声,想说点什么把baby糊弄过去,却在这时看到了他最不想看到的那个身影。

这人怎么老选在错误的时机出现?!!郑恺觉得没什么好臲紧张的,可今天看到邓超在他们办公室晃悠就没来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想来想去还是只有给陈赫发信息。自己今天怎么这么大意,居然忘了带抑制剂?还是在这种……特殊时期。要是现在或待会发作的话,先不论工作能不能正常继续,隐瞒了那么久的真实性别暴露都是极有可能的。

 

……请假早退吧,陈赫那个猪不回信息,也只能这样了。

“小恺开,”刚点下发送男人就径直走了过来,调笑的表情让他感到危险,“找东西啊?”
“超哥我想请……”

话音未落耳臲垂就被咬住了。没错是真的“咬耳朵”,郑恺懵了,难以置信这是在公共场合,还是自己他们都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办公室。邓超对自己耳语了几句,完臲事后又不嫌事大地舔臲了舔耳侧:

“到我办公室来。”

 

不敢直视Baby等人的视线,郑恺几乎是一路低着头跟着邓超到了那个记忆中让他感到不怎么开心的私人领地。

此时此刻,同样的场景,面对这个同样的人,自己的心情却像坐过山车一样忐忑。对面的男人正不知以什么样的表情看着自己,想在等自己先开口,翻来覆去想了半天也没吱声,结果两个人就一直这么僵持着。

 

“找这个呢?”

邓超把药物往桌上一摔,满脸的捉摸不透,然后又没了下文。郑恺气极,也不知道他在耗些什么。

“你发现了。”

看到自己曾以为是落在家里的抑制剂出现在男人手里,郑恺再次抬眼与邓超对视却感到前所未有的冷静。

“嗯啊。”邓超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自己,忽地又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想要么?”

“…把它给我。”

郑恺说这话时仿佛都能听到自己强装镇定的声音在颤抖。

妈的他这么好死不死地又到了发臲情期!刚才进门的时候就无比清晰地感受到下面那个难以启齿的地方开始不对劲,药就在桌上邓超压着的手下面,现在体温开始上升,他却没法伸手去够。

邓超不做声,心急如焚的郑恺都要开口骂人了。

“你还发现了什么?简历的事情想必也知道了吧?”

“你说呢?”男人已那副他不曾见过的高姿态靠坐在他的真皮办公椅上,若无其事般地把臲玩那盒价值昂贵的药剂,“假的年龄,假的简历,假的身臲份臲证*……还有其他的吗?恺开?”

一字一顿念着的那个昵称让他感到恶心。

 

这个男人一向不怎么友好的alpha气息又跑出来放肆了。作为下属郑恺尊敬邓超身上的许多点,却讨厌死了他该死的信息素,特别是现在这个时候——他们隔着一个桌子的距离,可那气味像是钻进了他的每一个毛孔里。

全身都在发臲热,房间里的这个alpha就像是堆放在面前的一团篝火,火焰直往上窜,企图给自己增加更多的热度。双脚已经开始发软,眼睛一直注视着的药剂也满满模糊起来。

“所以你想说什么?”

“药停了,别用。”

“不可能。”努力稳住自己的声音好让它听上去没有那么脆弱,不指望这个相性还算好的alpha会迟钝到发现不了自己发臲情期浓烈的气味,至少气势不能输,“我自己的事情,不用你管。”

“郑恺我他妈是在担心你!”
“那你他妈的把药给我!”

 

郑恺不料对吼之后邓超几乎是立马到了自己跟前一把将自己推到了桌上,强烈的alpha气味扑天盖过来,后脑勺在硬梆梆的桌面上撞得老疼,不禁恼羞成怒。
    “邓超你干什么!”
    下一秒衬衫就被粗臲暴地撕臲开,白色的扣子也一下子弹飞,宝蓝色的领带抽臲出来死死绑住双手,疼得他直骂。男人下臲身的肿大毫不避讳地贴到了自己下臲身同一位置的敏臲  感臲处,操,水开始流了。

“干臲你啊,”邓超那你是弱臲智吗的表情害他胸口隐隐痛了一下,“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Alpha男人俯身亲臲吻自己的脖颈,大力吸臲吮留下痕迹,下臲体不断磨蹭,有心让自己这条内臲裤湿得彻底。

 

“想要么?想要现在就给你。”

 

TBC.

 

*赤赤话里的省略号:之所以这么写是因为我看他微博用省略号的时候其实是有点心疼的,感觉没那么有活力,所以后面也希望能在晨儿的帮助下一点点开心起来TUT 不管是这篇文里的赤赤还是真正的小胖猪,都要加油啦QUQ!!

*身份证:ABO设定身份证有标明性别

 

俺的废话:

@ 所以时光不曾别 这货说不要肉渣于是又加了一个春梦梗_(:3 」∠)_ 

催文的小伙伴让我看到你们的双手切克闹!!!!!马上更下一章!!!!!!

评论(11)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