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深山老狗

【头像画师:Somilk】
写故事,自娱自乐。不混圈,产完就跑。

【晨赫超恺】I HAVE NEVER SEEN(06)【ABO设定】

晨赫超恺ABO


*分级R

*温柔教授晨X班级支柱赫 

  霸(dou)道(bi)总裁超X兼职职员恺

*没认真检查,欢迎捉虫QUQ

*这章没啥情节只有小砂糖,可以不看【喂

*与真实的人和事无关,请勿艾特真人

*与真实的人和事无关,请勿艾特真人

*与真实的人和事无关,请勿艾特真人(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

 

Chapter.6

 

学校大食堂前的布告栏一直是学生们交友聊天勾搭约炮消息的聚集之地,五颜六色的便利贴、各种活动的宣传海报、院或系里正经的通知等都贴在这块学生上课进食必经之处的板子上。

这些告示常涉及各个方面,认真找找的话说不定还能看到陈赫LOL代练的小广告。郑恺也是正好路过,习惯性地搜寻起布告栏上的兼职信息。

 

自己周末的时间排得很满,要再找到时间不冲突的工作几乎是不可能——郑恺对这样的结果早就习以为常,摇摇头正要走时,一行粗体大字引起了他的注意。

 “A公司全国大学巡回招聘会?”

妈蛋这又是什么鬼?他们公司不是不招工龄不过三年的员工吗?郑恺使劲揉揉眼睛,确保挂在那儿的“主讲人:邓经理”几个字真不是他眼花。

“不是吧……”

今天公司发生的事情还历历在目,有的事还没能说清楚,而如此一来又会被邓超抓到把柄——要说那个男人要真对他提交的简历有所怀疑或是哪里不满的话,录用的时候也不会草草签了合同,更何况照他说的…呃对自己有点小心思,按理说也不会费心去戳穿自己。他可不想下周状态满满地去公司,刚一进门就被告知因伪造简历证件而被开除的消息。

郑恺反省了一下,这种狡猾的想法应该可以算是有恃无恐吧。

 

他最担心的,就是在办公室里那个十几分钟。邓超后来没有来找过他,是不是有察觉什么也不得而知。这次发情期来得没有任何征兆,虽说他反应及时,而且包里有备不时之需的抑制剂,但现在想起当时身体令人羞耻的反应,还是心有余悸。

郑恺冷不丁打了个寒颤,抱紧了包往宿舍的方向走去。

 

 

 

回到宿舍已是傍晚,外面的天色已经很暗了,从走廊尽头一眼望去很容易发现只有他和陈赫的那间没开灯。毕竟是周日,这个时候大多数住校生的状态都是在床上挺尸,整栋楼灯火通明,却又不寻常的安静。

郑恺摸了半天才将躲在背光处的开关打开,室内除了自己空无一人,显得格外冷清,桌上放着早已为自己备好的晚饭和一盒不知哪个牌子的感冒药。他想起早上还无意间跟陈赫提过自己有些着凉,不禁心中一暖。

生怕自己忙兼职所以作息不规律,基本上每个周末都会提早去食堂给自己打好晚饭,有什么事情也只会午休时打电话,公司的任务赶不完的话也会主动请缨去教室替自己答到争取时间……当然感冒药这种小细节也是。

那只猪嘴上什么都不说,其实还是挺温柔的。

 

“哈!哈!哈!郑恺你赫爷爷我回来了!”

说曹操曹操到,陈赫带着他那中二的笑声连推带踹地开了门。郑恺刚吃完饭,就被这不知道是来打劫还是催债的动静吓得不轻。

“陈赫你是猪……”

下一句嫌弃的嘲讽还没酝酿好,就只见得那门口忽地多出了一个人影。

“你好啊郑恺。”

李晨同他打招呼,不像平常和陈赫说话时那么随意,听着还是很大人范,郑恺立即条件反射地回了句李老师好,说完才觉得似乎有点生分了。

“别这样嘛恺开~”陈赫估计也听这称呼别扭,赶紧纠正道,“叫晨哥啊!晨哥人很好的有我做担保!”

末了还眉毛抖三抖,一脸我们家小明成绩全班第一的表情。

“陈赫,”李晨不容置喙的霸道语气听起来都不像是在开玩笑了,“其实敢跟我勾肩搭背的学生不少,敢叫‘晨哥’的你还是唯一一个。”

“哈哈哈是嘛?那晨哥这称呼我承包了!恺开你继续‘老师好’吧我不拦你哈哈哈!!”

郑恺吐血……特么能不这么花式秀恩爱嘛?!!

 

陈赫和郑恺的寝室是学校标准的二人间,自然也只有两把桌子两把椅,陈赫二话不说就把自己的专属座椅让给了李晨,向第一次参观学生公寓的李晨介绍布局的同时还顺便抱怨了他俩深恶痛绝了很久的采光问题。郑恺在一边讨个没趣,去阳台给陈赫找了把小板凳。

“晨哥!我们寝室还干净吧?”

陈赫一米八几的身高坐在这矮凳上确实有点滑稽,李晨看他这邀功的模样哭笑不得,敲了一把他的头:“不错,作为男生寝室,确实挺干净的!”

李晨说话时的儿化音听起来特别豪爽,陈赫也跟着傻乐。不过因为陈赫有安排他们每天轮流打扫,这不大不小的屋不管查不查卫生都一直保持这样看着倍感舒服的状态,也难怪他要腆着脸求表扬了。

 

“说起来恺开,明天下午一大节课有个招聘会。”

“知道啊。”郑恺本想着你们再这么你摸我我摸你的老子就要出去假装看风景了,好在陈赫这厮还有点良心,“怎么了?”

“嘿嘿。”

“靠你有话快说啊?”

陈赫你不那么贱我们还是可以好好交流的。

“神秘的邓·超·总·裁,”陈赫摸着下巴一脸奸诈地冲他笑,“就是你那个不要脸的网恋对象是吧?!!每天给你发短信那个?!!”

“什么网恋他是我上司!”……还整天低头不见抬头见。

“哦——”

“哦什么哦快说正事!”

郑恺才发现中了陈赫的圈套,虽然这与事实不符但这么一反驳颇有一种不打自招的感觉。

“郑恺,”李晨见这俩孩子又进入了撕逼→好好说话→撕逼的死循环,尽管想观战却不得不尽老师的职责当和事佬来岔开话题,“我和你上司挺熟的,超他经常说起你。”

“他都说啥了?”不好意思但还是想问。

“工作勤奋办事得力之类的,总之是夸你吧。”

李晨那善良的脸和温和的信息素都让郑恺下意识觉得他的话大致属实——只是隐瞒了一些,嗯一定是这样,头脑里冒出来邓超痴汉的那张脸,确认了一下自己的推测。

“哎晨哥你真不会抓重点,讲正事呢!”

陈赫调皮地拍了一下李晨大腿,李晨本要反手打回去,偏偏陈赫躲得快,也就忍痛笑笑:“行行,你任性你说。”

 

不过就郑恺来看陈赫也不见得多会抓重点,几经波折终于是说清楚了这事:招聘会要他们学生会出力,但缺人手就来拜托自己了,说无论如何一定要出席。郑恺想着这怎么那么像托呢,但没什么理由拒绝也就答应了。

“这就对了吧!你还可以见见你超哥!”天才陈赫仰头笑得得意,“别害羞恺开,我来保护你!”

“…你走开。”

郑恺心想谁不知道你是著名的猪队友。

“哎哟晨哥你看恺开他欺负我!”

陈赫坐着他的小板凳伸直了腿乱扭,郑恺看着就像刚被捞上岸缺水的草鱼,可偏偏李晨就吃这一套,玩笑着道:“……啥?怎么欺负了?欺负得好。”

“晨哥爱呢?”

陈赫为队友的背叛翻了个白眼。

 

李晨刚刚在听自己和陈赫说话的时候好像是发了一会儿呆,直到陈赫叫他才猛然间反应过来,郑恺仿佛都感受到了他一向稳定的alpha气息。

“和你有什么爱?尽知道欺负别人。”李晨居高临下按了按陈赫的头,看他挣扎了一会儿不禁失笑,“不早了我就先回家了。”

“晨哥要我送吗?”

“不用了你好好在寝室待着晚上别出去乱跑,早点睡啊!”

“好啦好啦晨哥慢走~~”

 

“你们这是……”目送李晨远去郑恺才终于逮到个机会开口,李晨虽说年轻倒也是长辈,和陈赫说的那些玩笑话不能随便乱讲,“真在交往?”

“没有啦你想太多!”陈赫一脚踢开小板凳坐上自己的宝座,“学生会开会回来正好碰上,他就顺便把我送回来了。”

“护花使者哦。”

“护你妹啊!”

“那你对他什么感觉?”郑恺换上一脸严肃的表情,感冒使他的声音听上去轻微沙哑,眼神直勾勾地盯着陈赫,“我看你们这不太像普通朋友。”

对话到了陈赫那边就突然刹了车,气氛突然有些压抑,之前一直不太喧嚣的宿舍现在像被加了催化剂一般静得出奇。

“我什么也不知道啦!”陈赫终是站起来打破了沉默,使劲把头发抓成鸟窝,殊不知这样一筹莫展的思绪反倒更加凌乱了,“别问了我去洗澡了!”

“……好吧随你。”

 

也不知旁观者是不是真清。郑恺不想去推他们谁,这两个人要走什么样的路,还得看他们自己呐。

 

 

 

A公司作为一家在产品设计、研发、创新方面都独树一帜的企业,在全国各省市拥有稳定的市场,享誉盛名。而此次大学巡回招聘会的第一站就定在和总部同在R市的F大,作为F大校学生会的一员,陈赫只觉亚历山大。

会议大厅早已配备的音响灯光都已准备就绪,其他更为复杂的任务总有懂点技术的人去处理,陈赫就一打杂的,搬椅子走到半路看周边没人,干脆坐下偷个懒。

 

惬意地伏在走廊窗台上晒太阳,翻翻微博,最后伸个懒腰——这种简单随意的忙里偷闲大概也就持续了几分钟,陈赫便听到了大厅里仿佛传来什么不和谐的声音。不会是会长来检查进度了吧?陈赫恐慌,抄起椅子没事人似的进了大厅。

“李晨教授也来了啊。”

“老师坐我们班这边吗!!”

“老师到这边来嘛——”

此起彼伏的花痴声音和好几个班同学的邀约弄得李晨有点头晕,封闭的空间内各种不同的信息素混在一起,让他这个因其专业对信息素比较敏感的老师也找不着北了,只好一一拒绝。

陈赫正把椅子搬上发言台,看被花团锦簇的李晨不知为何超级不爽。

“哎~”夸张地叹气,“这个看脸的世界啊!”

 

 

运送最后一把的时候陈赫已经有点撒手不管的想法了,并不是他力气小,而是这种办公椅体积大,横竖都不好搬。当初下达任务的时候估计也是没考虑到这一点才让他一个人在这累死累活的。陈赫揉揉腰,眼前也只有这一小段路了,尽管不愿意,还是咬咬牙把任务完成了吧。

搬着一个偌大的物体上台阶想必是有些吃力,办公椅的靠背将视线挡了个严实,陈赫无奈只好把它放下再换一个有利又方便的动作,谁知椅子没放稳,椅脚一滑就向自己砸过来。

这正是往上走,略笨重的办公椅就着重力直直往脸上打,陈赫措手不及,第一反应就闭上了眼。

 

“好险,没事吧?”

这声音让陈赫觉得倍感熟悉,好奇心驱使他偷偷睁了只眼,从指缝看到的果然是李晨那张似乎永远带笑的脸。

“没事。”陈赫表示才没有被这个男友力满满的人给苏到——暂且忽略他现在正被对方充满力量的手臂公主抱一事——刚才的情景想来还有点后怕,“不过晨哥你能放我下来了么?好多人在看着呢。”

“啊——?”

李晨听陈赫这一番话才惊觉两人这引人误会的动作,连忙扶着陈赫放他着地。由于他们正站在几乎发言台正中的台阶上,又意外搞出那么大动静,观众席早已入场的教授学生此刻无一例外地看到了这王子救公主的戏剧性一幕。

“没事就好,”抓着面前人的手肘慌张地从台上下来,“去去去,你们也别瞎起哄啊!”

被点名的那群自己教过的学生不得不收起方才嚷嚷得起劲的“在(da)一(fa)起(hao)”口号。

虽然从对方躲闪的背影并不得以确定,但陈赫还是隐约看到了王子大人脸上转瞬即逝的红晕。

 

原来李晨也会有纯情时候啊。赫公主在心里小小地记上了一笔。

 

 

 

最后李晨还是推脱学生们的热情邀请选择坐了大厅前两排的“嘉宾席”,陈赫虽挺想溜去李晨那儿坐,为了避嫌还是机智地待在了本班的领地。这时郑恺也从后门晃悠进来了,陈赫便朝他挥手示意自己的坐标。

临近招聘会开始也只有短短几分钟了。学院号召,早有耳闻,亦或是跟风凑热闹的学生们也陆续就坐,不知不觉间会议厅满场座无虚席,台上灯光、台下记者都已俱备,现在差的——就只剩那万众瞩目的一人了。

 

TBC.

 

俺的废话:

没啥废话这章其实就过渡一下,俺赶紧去码后面的啦TUT 很快就会放上来w

最近有点忙啦只有龟速更,过咩QAQ

 

评论(14)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