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深山老狗

【头像画师:Somilk】
写故事,自娱自乐。不混圈,产完就跑。

【晨赫超恺】I HAVE NEVER SEEN(05)【ABO设定】

晨赫超恺ABO


*分级R

*温柔教授晨X班级支柱赫 

  霸(dou)道(bi)总裁超X兼职职员恺

*没认真检查,欢迎捉虫QUQ

*与真实的人和事无关,请勿艾特真人

*与真实的人和事无关,请勿艾特真人

*与真实的人和事无关,请勿艾特真人(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

 

Chapter.05

 

邓超这些天工作之余的时间都游手好闲得很,除了有事没事跑去各个部门视奸,剩下的就是给那只不知怎么高冷了起来的小野猫发根本得不到回复的短信了。最近见到经理的机会真是多了不少,员工们奇怪得很,好好的邓总已然从一个英俊逗逼转变成了暴漫画风,这是恋爱了呢还是恋爱了呢?一时间千奇百怪关于邓总裁的绯闻传遍了总部大楼。

 

蒙在鼓里的邓尼玛此刻坐在办公室的老板椅上百无聊赖地翻着手机通讯录。明天才到周末,打电话不用说他是不会接的,所以今天也依然没有小野猫可以调戏,来回滑动几次屏幕后,指腹停在了“李晨”两个字上,邓超咂咂嘴,拨通了电话。

 

“李老师最近过得可好?”

“还不是老样子,”无事不登三宝殿,李晨自顾自地认为邓超先跟他这么客套一定有什么重要的事要说,习惯性忽视这个老朋友的玩笑,不让他逮到任何拉自己去做报告的机会,“不上课的时候在家待着呗。”

“哇你这么无聊?养出蘑菇没?”

“什么蘑菇?”

“问你在家发霉了没?”

“哦,还好。”

短短一句话邓超就能想象李晨所描述的状态了,一个有能力有才识的alpha,黄金单身汉,脸也还不错——虽然没有自己帅气逼人——整日和那些天文地理学术报告之类的东西打交道,真是浪费国家资源。

他不止一两次“教育”李大教授,说你不去夜店什么乱七八糟的地方就算了吧,那至少找个固定的对象谈个恋爱吧,对方总是以“没有适合的”来搪塞他,即使是心地善良忧国忧民如自己也没有任何办法。

 

邓超决定不管怎样先催催婚,炫耀自家小恺开有多么可爱的事情可以先放一放,反正李晨现在也闲,不差这一会儿。

“对了晨,你和你那学生的事怎么样?”

“什么学生……?”

哦。邓超心说我还自以为我调戏得有多明显呢,这个榆木脑袋怎么这么不解人情?

“少跟我装,你一天能提他八次的那个。”

“陈赫啊?没怎么样,除了他最近上课有点走神。”

李晨说到这里皱了皱眉,也不知道陈赫最近受了什么影响,从上次去过自己家之后就渐渐减少了下课来教研室和自己扯皮的次数,平时又表现得像个没事人似的,他也不好过问。

邓超那边可管不了李晨心里在七上八下些什么,径自接下话题,还意味深长地长“嗯”了一声:“那可得好好‘教育教育’,不错啊,什么时候牵出来遛遛?”

李晨这可是第一次不带否认地回答自己,看来还是有点进步,心里替他鼓掌叫好。

“遛什么遛,又不是我养的。”

哟哟哟,一切尽在不言中了,邓超都懒得再戳穿他什么,转战发表对自家恺开一颦一笑的无限感慨,对方看他兴致这么高,也耐心听了一段,还不时发表意见。

直到不知怎么对话快成了限制级别的痴汉日记后,纵使李晨脾气再好,也坚决果断地挂了电话。也亏他以为真有多重要的事,邓超这个人他又不是不知道,真是太天真了。

 

 

 

郑恺这些天学习和学习之余的时间都被某个人的短信烦到想换手机号了。

那些隔三差五发送过来的短信内容大抵都是诸如早晚安、今天过得如何之类的问候,有时是自己又干了什么蠢事的报告,当然还包括“恺开你就回我一条消息吧QAQ”的哀求,还配上莫名其妙的表情。

说真的他怎么知道自己号码的?郑恺意思意思想了三秒,决定忽略“恐怕是私事公办找人查了自己档案吧”这个答案。

 

讲台上秃头马哲老师的催眠神功还是那么具有杀伤力。

四月初的下午,室外并不是多么变态的高温,甚至还有风吹树叶给人一点看得到的清凉,教室却仍是睡倒一片。而很少见的,曾鼎力支持“马哲课就是用来补觉”理论的同窗好友,这个下午居然清醒得很,一言不发地低着头玩他新get的手游。

教室里实在是闷,郑恺懒得去和陈赫搭话,难以适应的气温害他有些口干,完全不想开口说话,只有无聊地看窗外装文艺,继续考虑该不该换手机号的问题。

 

“喏,发给你的。”

陈赫叫他,呶呶嘴把他手机递到自己面前。

郑恺刚还在想到底是学校那个部门的通知这么不给力,给自己的短信还发到了陈赫手机上,而后定睛看了消息内容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

 

「嗨陈赫你好,

我是你晨哥哥的朋友,

能叫你隔壁的恺开多少回我条短信吗:D」

 

 “卧槽这人谁啊?”陈赫拍拍桌表达他的惊奇之感,“还有他怎么知道你在我隔壁?!”虽然只要在同一个教室上课他们俩的确是会挨着坐没错啦。

“我什么都不知道,”郑恺心道世上竟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无奈地揉了揉眉心,“去问你晨哥哥吧。”

陈赫顿时觉得吐槽“我靠什么叫我的晨哥哥”之前还有更加重点的事——恺开和这个人开自己的玩笑都这么默契,其中必有奸情。心想本天才真特么机智,当机立断点开了和李晨的聊天框。

“靠你还真问啊?”赶紧拉住陈赫,“别发了我说。”

“嘿嘿嘿有什么不能说的秘密嘛?”

陈赫那个神烦的眉毛存在感太强烈,搞得郑恺都觉得这人简直把“人至贱则无敌”刻在了脸上。

“没有,信息删了,别理它。”这时说话得坚定不乱沉稳有力,最好让猪意识到追问下去的严重后果,这样才能成功唬住猪,“老师要点名了。”

陈赫果然闭了嘴竖起耳朵收好课本,打算答完到后直冲向食堂。事实证明郑恺多年来总结的经验还是非常有用的,以后可以出本书叫《和猪相处十大重点》……到时候看李晨老师会不会高调承包。

 

 

 

这周郑恺来到公司的时候,隐约地感觉到办公室的八卦话题起了一点点变化。

忽略今天早上没“碰巧”遇上邓大经理,更让人起疑的是有些不大认识的其他部门的同事,今天也意外地见面和自己打了招呼,也不知是不是错觉。

“恺开早。”

“早上好baby。”

女神一如既往的迷人笑容打消了郑恺那么一瞬间的疑虑,亲切友好的问候表明了——他郑恺今天正常得很,没有干任何作奸犯科之事,更没有以下犯上得罪领导……吧。

至此他忽地心虚起来。

 

而办公桌上那被雪网纱和裙边纸层层包裹的一大束红玫瑰彻彻底底推翻了之前他心中所有的猜想。

郑恺极其不情愿地走到自己的隔间前,周围已经按部就班坐好的同事们不约而同安静了下来,仿佛有无数双眼睛盯着自己,让他觉得有点不知所措。除了那束晃眼的花,还有一张写了自己名字的粉红卡片,没有署名,但他心里也大致有了底。

待郑恺一坐下办公室就开始躁动了。被好领导的画风影响的他们公司平日没事干时最喜欢的就是一堆人聚到一起聊八卦,这次以部门最矮的吉祥物小蓝蓝王祖蓝为首,开始了他们日常的蓝猫淘气三千问。

 

“恺开恺开,”王祖蓝鬼鬼祟祟生怕隔墙有耳的动作看起来极为生动,“这花,经理拿过来的哦。”

“啊?真的啊?”

不管怎么说先装傻。

“真的真的!”王祖蓝踮起脚趴在隔板上,表情幅度特别大,标志性的头巾上的眼睛花纹纯真地俯视自己,“不过他说是代别人拿过来的……嗯,有蹊跷!”

“是吗,啊哈哈。”

“不过好歹也是经理亲自送到你桌上的吔…嘻嘻,恺开,感觉怎样?”

感觉怎样?你他妈在逗我?我就觉得此人多半有病,还送玫瑰?求婚吗?!!

郑恺看小蓝蓝期待又无辜的眼神,默默把带脏字的话都吞进肚:“啊……兴许是别人送的,他恰好在楼下碰到了…什么的…吧……”

“郑恺,”精明的对方辩友小蓝蓝表示什么都逃不过我的法眼,“正面回答!”

“啊?”

逃得了初一逃不了十五,祖蓝一到这种不太关键(喂)的时候智商就直线up,郑恺正踌躇着不知如何接招,隔壁销售部以“对一切客户发射纯真笑容”闻名的宝宝王宝强从旁路过,全然不知气氛地来了句:“嘿嘿郑恺你小子,经理给你送花了哈!”

这个围解得好,解得真好。

“宝宝!”王祖蓝一蹬脚,一脸嗔怒地怪罪王宝强煞风景,动作像极了某些电影里的桥段,“这种事情怎么可以这么大声说出来呢!”

“说啥呢你们又想诓俺,谁不知道啊楼下传得可热闹了!”

并不是那么标准的普通话和话中带笑的语气实在让人怪罪不起来,小蓝蓝揽住宝宝的肩一副好妈妈的样子嘀咕着“别这么说嘛宝宝你看这么直接恺开和经理该多害羞啊blablabla”把他带走了。

侥幸逃脱的郑恺心里夹杂着WTF把某个一束花就改变了全公司八卦消息走向的计划通问候了七七四十九遍。

 

“节哀顺变。”

除去那些过来起哄的人,Angelababy算是特地过来安慰郑恺的。她修长漂亮的手轻拍郑恺的后背,语调极为平淡,听不出有幸灾乐祸或是同情之类的感情。

郑恺随意地把万恶之源的玫瑰塞到桌下,发觉baby的到来也不作表情地应道:“好奇怪啊baby,你比以往都要淡定哦。”

对方则是秀发一甩调皮地朝他抛了个媚眼,动作间头发的清香飘散出来,不知道的还会以为是她的信息素味道,柔和又不具有攻击性。

“我注意你们俩很久了,”发丝垂落在肩头,公主般的大波浪配上秀美可爱的脸蛋看上去真有如天使一般,可说出来的却是对于他来说魔鬼般的话语,“再接再厉哦恺开。”

 

……新闻当事人郑恺说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超哥,这一季度的总结报告。”

郑恺敲门时邓超正全神贯注在桌边写着什么。这个双休是这月第一个周末,和自己同时间上班的职员大多要在今天上交报告,因此办公室的门有意大开着,体贴下属能在这种细节上注意,着实是个不简单的男人。

从他的视角只看得邓超的侧脸,从耳根延伸到下巴的线条如塑像般有立体感,鬓角的头发剃得很短,十分利索而精神。不知是谁说过认真的男人最有魅力,此刻的邓超大概就完美诠释了这句话。

 

“好,放在这里吧。”

邓超的笔飞快地动着,头也不抬地专注于工作,差不多又写了几个字才用余光瞟了一眼来人,等那身影转身时才意识到为什么那声“超哥”听着熟悉而自然。

“恺开!”

情不自禁停下了脚步。

“恺开你别走嘛!”邓超几乎立刻从堆着高高的文件和收纳盒的办公桌后走出来,“刚才在忙,没注意是你。”

我靠好烦呐,郑恺嘟囔了一句,却不想一回头邓超的脸就在自己面前,鼻尖险些碰上。他觉得心跳都漏了一拍,尴尬地低下头咳了一声。

“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哎别生气嘛。”

邓超内心在懊悔地自我批判,怎么连心心念念的人的声音都没有第一时间听出来。

“啥?我没生气啊。”

“讨厌恺开你又傲娇~~”小猫咪怒了,赶紧卖个萌。

“傲你妹!老子还有工作,走了!”

郑恺迈着大步头也不回地朝门走去。这人画风太清奇他承受不来,刚才帅了那么几秒果然都是骗鬼的,亏他还没追究送花的事情呢!

 

“哎等等!”

邓超伸手挽留,正好抓住郑恺相比之下有些纤细的手腕。有“我们的关系还没亲密到可以随意肢体接触”的自知之明,邓超觉得有些不妥,但是也顾不了这么多了。

“什么……”

声音低低哑哑的,背对着完全看不到表情。

那个男人手心的温度自触碰的地方扩散,像毒药一般蔓延到全身,alpha激素这时也来凑热闹,郑恺觉得骤然升高的体温似乎把脸也蒸红了——还好现在低着头,不然丢脸丢大发了。

“恺开我……打不开瓶盖!你帮帮我吧~”

“What the …”

再看邓超时他已经抱着不知从哪里拿来的一瓶矿泉水摆出一个自以为很小鲜肉的动作看着自己。哦不应该叫“看”,因为这厮的表情根本眼皮都没打开。

 

F**K,心里有始有终地说完这最后一个字。

 

“喏,给你。”霸气地拧开轻而易举就能开的瓶盖。

“谢谢学长,学长好棒!”兴奋地鼓鼓掌,“学长让我亲一口吧!”

“不行,滚开。”

“学长讨厌,不和你玩了~”

“……”

妈个叽你才讨厌好吗?!!谁来收了这个老妖怪!!

“都给你开了倒是喝一口啊!”好歹也伪装一下吧!

这时邓超那边已经喝上了,天气这么热,只怕也是连着工作了几小时,看得出来确实口渴。男人大口大口地灌着,上下滑动的喉结全然暴露在眼前,充满张力,这样的侧脸又提醒了他刚进门的场景……和那一瞬间的碰触。

糟糕。

 

水瓶里只剩了大约三分之一,他喝完水后用手背简单地抹过嘴角,尽管这样的动作和身上笔挺合身的黑西装并不相配。

空气中不知名的信息素不知什么时候弥漫开来,属于一个发情期的omega——这是让邓超突然警觉起来的唯一原因。就是这味道,方才还让自己好奇哪里来的咖啡香,炎热的天气似乎把它带到这间屋子的每一个角落,使其更加不可忽视。

再注意时,办公室里的另一人早已夺门而出。

 

TBC.

 

俺的废话:

相信我我还是想写帅气的超儿的……结果破功了_(:3 」∠)_ 

写得时候觉得并不是特别顺利,后面大概会慢下来啦TUT 虽然很渣但是也想尽可能把质量提高一点…还有我好怕有bug啊哭(

下一章大概是晨赫超恺四人dating…?

 

评论(8)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