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深山老狗

【头像画师:Somilk】
写故事,自娱自乐。不混圈,产完就跑。

【OP】【索香】スカートも咲いた(pwp,1end)【藻生贺】

标题:スカートも咲いた

配对:Roronoa·Zoro x Vinsmoke·Sanji

分级:NC17

警告:不好!这是个大JJ女孩!

简介:Sanji原本是输了国王游戏才扮上女装去见他的,不想却在对方生日当天得到了他的告白吻,互通心意的气氛驱使下,Sanji决定给他特别的礼物。

弃权声明:我不拥有他们,他们属于他们彼此。

其他备注:↓↓↓

 

*又是porn with lots of plots的假pwp

*现pa,女装play,短篇一发完

*ZS高中同级生,大学异地

*黑丝与腿毛的兼容性测试

*能力范围内尽可能做到不ooc

*藻生日快乐!!虽然日本时间没赶上但至少国内和美帝这边都还是11号!!(借口) 我被lft屏蔽的这会已经国内他妈12号了,绝望


正文:

 

Zoro今早起床之前,梦里还是高中校门前的那排樱花树。

 

熟悉的面孔推搡着挤在小小镜头里,相机后的人一声号令,他们就高高举起了手中的毕业证书,露出洁白的牙和青涩的笑;飘落的花瓣像天然的滤镜,给树下互相传达着心意的少年少女们脸颊添上樱粉的颜色;男孩们解开自行车的锁,踩着脚踏板一去不回的打闹间,脸上还有先前同老师告别时的泪痕……

逗留在梦境最后的是花瓣雨中消失在视线里的那抹金色,自行车往东边阳光照来的方向开,那人却转过头来朝自己高挥着手……明明是过了快两年的事,不知为何在夜阑人静浮现于意识里时,还会记得一清二楚。Zoro揉着睡得有些偏头痛的绿脑袋,不想只是弯腰在冰箱里翻找起牛奶的这会,前夜的梦就已经忘得差不多了。

不仅是牛奶,家里连一贯存作早餐的吐司也没剩多少。市里的剑道比赛结束后的第一个周末,忙碌了一年有余的身心终于有了空闲时间,只是毫无过渡地进入这样清闲的状态,实在是叫人难以一下子适应过来。青年将过期的果酱扔进没能来得及套上塑料袋的垃圾桶里,挠着头思考着出门买饭的事。

日历上对应着“11月11日”的方格外头,画着大大的红圈。生日这种事有什么好记的——在自己漫不经心地这么应答的时候,果不其然被带慰问品来的Nami好生教育了一通。那是去年的11号这天,头上被锤了个大包,接而白色单调风格的挂历便让她郑重地标上了一笔,Luffy笑着拍手叫好,Usopp也一脸老妈子样地教育着自己:

“至少重要的人的生日,谁都不会想忘记的吧。对于我们来说也是一样。”

所以他们喊着闹着就开始了一场狂欢,也不顾自己是不是在忙着准备剑道大赛的忙碌期。Zoro在那欢声笑语的角落边缘看着墙上的挂历,一闭眼便真让那“重要的人的生日”跳了出来。原来记下别人生日这样的事,连自己也不能免俗——摇摇头承认了Usopp的说教,思及至此,才禁不住又想起——

那场惊喜生日趴,唯独只有一个人没有来。

 

刚一转身回房间换上简单的恤衫棒球服,门铃便催魂似的一直响到自己踩着两只颜色不一的袜子赶到门口。房间至走廊生死时速的过程间,绿发青年的直觉已经大致地猜到了门后的那几张脸,心里盘算着要如何躲开待会Luffy的八爪鱼缠绕攻击,探着身子将门推开,十足意外的是——刻意被自己从期待场景中删除的人,居然正扭扭捏捏地藏在最后面。

 

“Zoro,今年我们把Sanji抓来了!”

Luffy在外头大声嚷嚷着要给今年也要自己办生日趴时,Zoro甚至仍有些不确定这群人跑来自己家的目的——总觉得有什么整蛊花样等着自己,稍微警戒几分,一时间又没能控制住自己不断瞟向人群后方的视线。最终还是诺诺应着请Luffy进门了,只是后者脚还没踏进屋,就被Nami抓着连衣帽拖了出来:“抱歉呐Zoro,今年生日会我们什么都没有准备,所以现在要去买……”

“肉!”

“肉……和其他食材,”变脸速度比她本人学的气象学还不可捉摸的橘发女孩只蹬了旁侧插嘴的小子一眼,马上又换回了少见的和善神情,站在面前的Zoro甚至有些不能适应同Nami之间如此和睦的交谈气氛,脑中警铃一作便要往后退个半步,这时Nami又双手合十眨眼补充着问,“生日趴先暂定晚上可以吗?”

“Sanji列的食材清单在我这里……”这边Zoro还没来得及点头答应,Usopp便自顾自地同其他人商讨起了接下来的行程,提及食材清单时还不放心地摸了摸口袋再度确认了一番,转而对身后倚着墙的Sanji说着,“刚才核对过,没有任何问题对吧?”

“啊……嗯。”

回应的声音没有他平时吼人时的十分之一大,且目前为止不仅不见打招呼,甚至连一个和自己直接的眼神交流都没有。背对着众人抽烟的动作只在自己的视野里留下熟悉的侧脸和香烟点燃的前端,烟圈自视线集中的方向浮往上空,更加模糊了那人刻意隐藏的神情。Zoro看着靠着墙相较印象中寡言了不少的金发青年,再一次怀疑起了自己的感觉器官。

这时Zoro才猛地反应过来今天所有的人举止都异常奇怪,不仅个个都独断专行得很,而且基本视自己意见为无物,就像他们事先已经准备好了全部计划行程、且有足够的信心自己一定会对此满意一样。简单的分析还没得到一个确切的结论,外头扫黄大队似的这帮人便闹着要准备动身了。紧接着从见面的简单寒暄之后就再也不见出过声的黑发女子的声音便突然——醍醐灌顶般打消了自己的疑惑:

“至于厨师先生,就请你帮忙照顾一下喽。”

直到对话结束Zoro还是忍不住盯着不知被哪里的手推到自己面前的Sanji,后者刚才为止还淡漠得好像置身事外一样,抬头一对上自己的眼睛便赶紧撤开了视线。只待其他人或主动或被Nami揪着耳朵一窝蜂地消失在拐角,Zoro才终于说出了从刚才一直憋到一秒前都没能问出口的问题:

“高中女生制服?原来你有这种趣味啊?”

 

 

 

“老子不是他妈都说了不是我想这么穿的了吗——”

“哦,国王游戏输了所以才穿成这样?”对方发起怒来的音量大致就应该是这样能震穿隔壁邻居耳膜的程度,装模作样地不住点点头确认这就是厨子本人没错,听到那声爆吼时,Zoro还是不耐烦地堵上了耳朵,眼睛上下打量打量面前跳脚的昔日宿敌,那人脖颈延伸至耳侧的部分正透着浅浅的粉红,“这是什么狗屁理由。”

“都说了不是理由了——”三次尝试踢爆面前的绿藻头无果后,Sanji决定稍微同对方停战个几秒,早先就猜到这人会露出这样的表情,所以才试图藏在人群里默不吭声避开和他的直接交流……只可惜这坑是早就挖好等自己跳的,现在想来当初根本就不应该去Luffy家里玩什么狗屁国王游戏,“男子汉,愿赌服输。”

Zoro的房间正朝阳,或许是因为尚还不错的采光条件,不大的屋内看起来显得明亮而整洁。虽然书本和剑道用具等杂物摆放得并不是那么井井有条,但总的来说还倒是中规中矩的大学男生卧房。Sanji将身上的西装外套挂在角落的衣帽架上,转身便靠着床边缘盘腿坐在了对方身旁的地板上。

早先听说因为体育成绩出彩而一个人来了东京念大学的Zoro经常为了房租的事情忙得焦头烂额,现在看来既要打工又要练习剑道估计还真是备尝辛苦。高中时的那帮伙伴几乎都留在了当地念大学,自己更是因为臭老头的关系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偶尔Luffy他们约着要坐电车来东京,自己都只能看着芭拉蒂那番门庭若市的景象而选择推辞。

“喂,借下洗手间,我去把这身换一下。”正想方设法地要解开Nami给自己系上的绿色领结,就毫无预兆地让对方制止了动作,Zoro手掌的温度从抓握住自己手臂的地方传来,皮肤相触的地方热得甚至有些缺乏实感,抬头对上那人像是欲言又止的神情,连命令的气势都被削减了不少,“放开。”

“谁给你涂的口红?”

“烦不烦啊你他妈的——别问了啊——”

没想到两人对视了半响对方竟就憋出这样一句话,Sanji恨不得反手就是一踢让这芥末头住他妈十天半个月的院。挣脱开对方就要立马起身把下半身烦人的百褶裙脱掉,那坐在一边的木头脑袋竟托腮思考着,煞有介事地再次把话题带了回来:“如果是因为沉迷了这种小众爱好,这两年都没脸来见我也就解释得通了。”

“都说了不是了!你脑子里都是海藻吗!”现在Sanji能百分百确定这绿藻头就是想看自己笑话了,一个青筋暴起就扯下头上的假发套扔在对方脸上,见对方没来得及闪避便恰好中了招,一个没忍住就捧着肚子哈哈笑了好半天,就这么乐了好一会,随即不知怎么还渐渐消了气,“对了,最后他们走的时候……Nami-san和你说了什么?”

“啊?”

 

Sanji眼角的笑意还没能完全隐去,迎着洒在他脸上的柔和阳光,神情间竟残留着几分记忆里少年般的爽朗。Zoro愣了愣才缓缓低头,手里是对方炸毛时一把甩在自己脸上的长直假发——和他原本发色相一致的柔顺金色——忽略唇边已经让他自己擦得脏兮兮的口红的痕迹,本来想告诉他今天这一身还算赏心悦目的……

——毕业时没把握住的机会,不能再让它溜走了哦。

Nami临离开之前凑到自己身旁告诉自己的话,一瞬间将时间轴拉回了那个樱花盛开的季节。学生们围着坐在讲桌上边的红发老师、兴高采烈地描绘着将来毕业出处的那节课,年轻的心们不舍现在、又止不住期待将来,以及那些喜忧参半的——少女们抽屉里躁动不安的情书,以及男生们偷瞟着倾心之人的背影时咬紧的唇。

最后一排撑着脸望向窗外的Sanji,那时被光线晕染了边缘的侧脸,和面前所能见到的他的样子别无二致。即使就在这么近的距离,也依旧看不穿对方究竟在想些什么,就像直到静校的铃声响起也没能等来的告别一样。再侧身面向他,熟悉的那人就坐在那里点着烟,不紧不慢地等待着自己的下文。


>剩下部分转外链↓

微博长图

AO3 <


逼逼两句:

ao3偶尔会上不去,可以多试几次XD

相信我平时我写肉绝对不是这个风格的,疯狂摆手
真的我又干了这种一把年纪还写这种纯情男孩谈恋爱戏码的事,日啊真的他妈羞羞哦
看他俩腻歪的样子就觉得心里暖暖的,ZS真好,暴哭
不管怎样藻藻生快!!!大概是我整天喊“他可真鸡儿好看”喊得比见了我厨还多的人,爱藻一辈子(笔芯)



评论(2)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