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深山老狗

【头像画师:Somilk】
写故事,自娱自乐。不混圈,产完就跑。

【OP】【索香】Mayday!Mayday!(03)【游戏主播paro】

标题:Mayday!Mayday!

配对:Roronoa·Zoro x Vinsmoke·Sanji

分级:NC(后期有肉)

警告:剧情需要的轻虐有。HE确定。

简介:大约是发生在夏日的,有关难以抑制的心跳、年少轻狂的热血以及从另一只温暖掌心获得救赎的故事。

弃权声明:我不拥有他们及One Piece构筑的庞大世界,他们属于尾田给给。游戏世界观基于现实中直播平台(某猫及某鱼等),游戏原型则为Overwatch。

其他备注:↓↓↓

 

*长篇缓更,预计20章完结,主基调甜,后期有肉

*黄绿设定:敌台主播→战队队友

*索香only无副cp,索香路均为友情向,ZS二人花式宠船长注意

*游戏原型借鉴:OW(fps+moba),毕竟我本人并未接触这一行业,文中游戏的平衡性自然不值得考究,希望读者姥爷们包容(笔芯)

*AU世界观内私设有,尽可能不ooc

*beta只做了一遍!!!欢迎捉虫!!!!!


前文传送门看这里>>>

CH.01 敌台主播?!

CH.02 直播查房


Chapter.03 默契双排

 

“我说你们啊……都给我回他直播间待着去。”

看着弹幕列表扎堆刷屏的陌生id,Zoro强忍着拔网线的冲动,只恨不得把这群高举“Cook大军”旗帜的敌台粉丝一并打包送回隔壁快乐老家。

 

新地图“香波地群岛”更新后第一个周六,自中午起床开播到现在,自己几乎有一半的时间都在游戏里跑图。从一楼的拐角到二楼的高地,每一个位置的战术安排、己方人员的站位布置、以及掩体和视野等条件的利用,都是新图公布后,每一个尚存上进心的玩家应该去研究的内容。

虽说通常游戏开局、双方船停锚起,大可以随队友一同赶去目标点,通过对目之所及环境里最佳地利优势的判断,自己好歹能以最快的速度找到合适的战术打法。只是经由思考得到反馈并不会比有经验者下意识的反应快,仅凭自己的临场分析,上比赛甚至说打天梯高分局,说不会吃力那必定是骗人的。

于是One Piece每每出一张新图,自己都无可避免地需要花时间利用游戏另外的PVE模式*1熟练地图,尽管是游戏公司开发时另为休闲玩家准备的,但是自官网发布后,推怪练枪娱乐三位一体的PVE板块一直都深受本命各职业海贼的玩家欢迎。只是打本到底还是和联机脱不开干系,这半天下来仅是因为走错路,自己就已经被队友开麦骂上不下十次了。

清楚地知道记血包位置这种经验就能摆平的事,靠死记硬背是没有前途的,只是——自个的脑子可能偏偏就不存在记地图这种功能。本来对付这好死不死非要整那么多长着一样掩体的新图已经够麻烦了,游戏之余抬眼一看弹幕……这么大阵仗来自个直播间嘲讽的,这还是第一次见——

【百万Cook大军无家可归,前来你台避难】【百万厨子大军无家可归】【突然来了好多人……】【这地图一出,藻少身败名裂】【藻厨直播间双开,美滋滋】【今天被队友骂了多少回了?】【迷路就……没有干正事啊】【百万厨子大军无家可归,恳请藻少收留】【来个计数君吧(滑稽)】【怪都是队友在刷】【[房管]三千烦恼风:明天图就熟悉了,大家不方】【房管带头毒奶】【把房管踢了】【房管群地位-1】【[房管]三千烦恼风:???】

自从上周跟隔壁台那卷眉毛的主播友好交流后,两家粉丝互相串门几乎已经成了直播间定番。对此无需意外——周一到周五晚上由课业压力决定的直播时间段,两人几乎都在双排,厨子的活动规律自己也差不多摸了个透,上线就好友列表顺手那么一翻,找到对方的id叫着一起上波分好像也渐渐成了近期的习惯。

如果说在天梯刚遇上时的两人还有些强者相惜的客套的话,现在几乎是冤家路窄,一见面就要开始无脑互怼了。只是吵归吵闹归闹,对一同作战的另一位高分队友的尊重与肯定,因为早已扎根于心,才是不管口是心非二人如何否认,都仍会被弹幕水友如此意见一致地认为关系好的真正理由吧。

阳炎透过寝室采光还算过关的窗子侵入不大的四人间里,“吱吱”响着的电扇对于这样暴力的袭击难能抵抗,却还在使劲挣扎着好为屋内的人带来多一丝凉意。仅仅约摸三十分钟的时间内,桌下垃圾桶已经被西瓜皮已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占领了大半,男人张大嘴打了个哈欠,使劲眯眯眼,好像这样就能驱散一些夏日的困意一样。

揉了揉眼,脑袋还在继续唯我独尊地犯困——明明已经临近月底,五月病的肆虐也该收敛收敛了才是。

 

午间两个小时下来,不断在同样的景物中穿梭或许还真的有些枯燥无味。毕竟和新草签了合约,这半年的直播总时长或许直接影响到自己一个学期的生活质量,于是困是真困到恨不得原地趴桌就睡,心底尚未泯灭的职业素养和算是有那么些沉重的经济压力还是促使Zoro轻点鼠标,搜索起了下一局游戏——竞技赛,新地图试水的第一把。

【主播这把好好打】【主播加油,争取掉出50强】【Cook那边回来,居然看到好几个活跃女粉】【不是gay粉比女粉多?(滑稽)】【无家可归的厨子大军+1】【瞎说什么大实话】【女粉多正常,毕竟人家长得不错】【所以gay粉更多23333】【厨子那边不是挂的我们直播间???】【直播间女粉是不是来看gay gay氛围的,你们心里没点逼数吗】【哈哈哈哈哈哈】【我们藻少女粉也多】【Zoro迷妹打卡~】【你们这些讨论敌台主播的二五仔(滑稽)】

出于对游戏竞技赛的平衡性以及让各分段玩家都获得尽可能公平的游戏体验的考虑,One Piece自开发时起就已经有了一套特定的排位机制,偶尔排名靠前的人会需要更多一些的游戏搜索时间,于是Zoro伸了个懒腰,百无聊赖地打开了直播间页面。很显然弹幕水友这会也有些倦意了,一个个开始气氛轻松地聊起了天。

“这就叫长得不错?”

Zoro不满地撇了撇嘴,顺手点开那人直播间,直播详情的照片依然是圈圈tv早先发布过的那张定妆照,和白皙皮肤相衬柔顺的金发,乍一看有些偏瘦肌肉线条倒也恰到好处的身材,还的确是能不愧对于每日来直播间蹲点的一票女粉……和gay粉。Zoro看着照片里那张同直播时凶巴巴的样子南辕北辙的有些孩子气的笑脸,故作思索般托起了腮。

热天在没有冷气的环境下工作实在是有些叫人犯晕,游戏主播这一行虽然以兴趣为主,但诸多方面还是会受大环境的限制,一天在桌前坐下来,要说极度轻松其实也并非如此。一想到自己大概有两周没去健身房打卡了,Zoro甚至一瞬间感觉肌肉不协调了起来,皱了皱眉,伸手从塑料袋里拿出了瓶习惯性挑选的运动饮料猛地灌上了一口:“他人呢?”

【陪小朋友玩去了】【现在估计在架锅】【被小草帽叫走了~】【666666】【我也去隔壁台围观】【Cook那边挂着你直播间,没在打竞技】【我们厨子把我们扔你这不管了】【也是很少见到主播这么没方向感的……】【gay得不行】【在给小朋友做饭】【你俩一个跑图一个做饭,溜了溜了】【草帽那边直播间也黑了】【OP过气游戏(此条五毛)】【藻少是真的路痴】【看似稳如老狗,实则慌得一批】【OP日常过气游戏】

“Luffy?他俩认识?”一想到Luffy那张脸,只是简单地推理了一番,男人背后突然就一阵恶寒,“该不会——”

 

 

Sanji把吃成球的Luffy一脚踢出家门,从抽屉里取了烟回到直播房的时候,吐槽直播标题“有点事,先直播绿藻走迷宫”的弹幕居然还是源源不断着。

在前天的某局游戏中敌方阵营排到Zoro、两人公开在比赛频道里友好互骂了一整局之后,如今Cook主播终于找到了怼那植物头的好捷径。就在金发男人今天也因为冤家直播间被自己水友淹没不知所措而沾沾自喜的时候,意外热衷打小报告的弹幕大军又带来了进一步的好消息。

【cnm哈哈哈哈哈哈】【xs 什么鸡儿玩意】【绿藻走迷宫……】【神他妈绿藻走迷宫】【乌鸦坐飞机,绿藻走迷宫】【前面给你双击666】【?】【这都能乌鸦坐飞机?】【最骚的是藻少那边直播间也承认了】【承认什么】【?????】【你们一天到晚尽搞骚操作】【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懂了】【主播回来了,赶紧播OP】【你们去看隔壁标题】

“标题?什么标题啊?”坐回自己的宝贝电竞椅戴上耳机,Sanji尚有些困惑,见弹幕呼声高涨,这才不紧不慢地打开网页点进Zoro直播间;这个刚才还举止投足都尽显优雅的男人见那标题挂着“光合作用,稳步上分”几个字的时候,最终还是没忍住形象大失地一阵爆笑,当即就充钱送了俩礼物,“哦?不错。口嫌体正直啊!”

弹幕列表【[房管]Cook:光合作用666666】的评论是正巧大写加粗的,从弹屏上边飞过去格外显眼。这位剑士数据接近全服第一的业界著名高冷玩家,边后悔着当时认识Sanji的时候因主播间商业互吹的礼仪给了对方房管,边又咬牙切齿地脸红了起来,嘴上倒是不得理也不饶人地骂咧道:“吵死了!来不来双排!”

“哈?一株植物还这么嚣张?”

“一个蚊香眉还这么跳,要不要给你送波礼物买个剃眉刀啊?”

“你说——什——么——”

“我说……”

两位人气主播互相开着另一人直播间激情互喷的盛况百年难得一见,弹幕反倒更是幸灾乐祸到不行了,一想里边说不定还潜伏着随时倒戈的二五仔,Zoro心里不禁mmp着自己到底怎么养的这群粉丝和水友。回怼的话才到嘴边,紧接着就被耳边那卷眉混蛋的一阵吆喝声打断了:“直播间免费学技术的,来来来集合一下,我们现在要去隔壁台喷人了,大家准备好没有?”

“适可而止啊你——”

 

一场三万人围观的嘴炮恶战最终以新草tv62232房间标题“主播Zoro:和厨子双排,稳步上分”的钦定而结束。

两局下来这辆双人自行车终于开上了正道,方才还在因为互相找茬而差点在队伍语音里拌起嘴来的两人配合已经逐渐默契了起来——技能combo、战术交流、一局游戏后不约而同在频道里打出的“gg”,这一切都总让人觉得要是没有网路的阻挡,面对面着的两人接下来或许会就这样相视一笑也说不定。

【厨子和绿藻……】【你们搞情侣昵称啊】【给里给气,关注了】【头真的铁】【对面挂逼?】【你们两个真的给】【对面好像是天梯前几的狙】【明撕暗秀666666】【对面是原谅台的鼻子?】【看了今天GL论坛的数据总结帖,现在天梯第三了】【真不是挂????】【是不是挂你们心里没点B数?】【说开挂的先买游戏】【又见叫人买游戏的优越狗】【?????】【你们把气氛搞gay一点,不带节奏好吗?】

好景确实是不长。在Zoro第二次被对面二楼挂后的狙击手一枪爆头后,就连一向揪住绿藻头把柄就喷不死人不松口的Sanji这下都闭了嘴。深知己方掉了剑士这个重要的c位后,能够打破僵局的只剩自己,金发男人二话不说将鼠标一甩、转身180度,屏幕里的黑足骑士踏着墙便踩上了敌方阵营的二楼平台。

“喂,别冲动。你掉了这把就打不下来了。”

尽管队伍语音里没有点名道姓地说,Sanji大概也能知道Zoro提醒的是自己,耳机里传来的劝阻声恰好拦住自己有些脱缰的理智。对方狙击手反应倒不算差,见有人上楼来驱赶,一个致盲烟雾弹毫不犹豫就甩了出来,Sanji仅凭经验便猜到了对方的反应,加上Zoro先知般的提醒,走位闪避了一番,躲过了技能才刚巧全身而退。

“这个狙切不掉的话,根本就没法打啊……”

Sanji愤愤地“啧”了一声,己方坦克位的两名队友还在前排死撑,奶妈被狗轮着追,躲来躲去瑟瑟发抖。紧急撤退后自己在有限的时间内迅速下了判断,靠着精准的技能释放加上近身一踢,才好歹拿下人头保住了辅助。现在双方各掉一人,因地形限制也目前能做的也只是友好poke*互送能量。

看着如今僵持不下的场面,Sanji只能紧着一颗心,全神贯注地去处理每一个细节。作为队里现在的唯一输出,自己必须控制着场面直到那个混蛋剑士复活赶过来。而偏偏在最需要他的时候那个混蛋却没了动静,就在金发男人一句骂言已经蓄势待发的时候,左上角那人的id终于亮了起来:“辅助大招好了没有?跟我们黑足配合一波。”

在看到队伍频道自家辅助回应的下一秒,Sanji便忍不住扬起了嘴角——借由位移技能踏到空中,准确判断好AOE的范围后才是紧接着的一记“恶魔风脚”,踩在辅助的攻击力增强buff上,地面熊熊泛起一篇火海,随之而来的便是格外动听的“三杀”语音。残血和被自己波及到的对面坦位英雄“改造人”很快就被先前布置战术的那位收了个干净,脚落地剑归鞘,直至耳边终于响起了那声“第一回合,胜利”。

虽说是好不容易打了下来,Cook主播望着那个id“有三千女粉的男人”的狙击,总感觉心里被塞了只气球一样,随时随地都能爆炸。

“对面这小子的狙还真是强啊……”

不爽归不爽,只要人家不是开怪,技术好操作6就不得不服。游戏体验被严重影响的金发男人习惯性地摸了根烟点上,尼古丁入喉,紧绷的状态好歹是平静了一些。队友还在海贼船上战前多动症般打打砸砸,Sanji敲了敲键盘,试着也做些什么好平稳一下队友的心态。

-

#队伍频道

旋风tv、Cook:抱歉

八八八八八八:不不不不我的锅我的锅

搏一搏单车变摩托:下把都好好打

-

看到队伍频道跳出来消息的这一刻,Zoro差点以为自己是真困迷糊了,要不然就是从刚才到现在自己就压根没有从梦游状态里走出来——这刮的什么风混蛋厨子居然会主动背锅?只是队友倒也客气,高分段互相扛锅缓心态的事的确也是时有发生了,就在Zoro带着满肚子的疑惑准备擦擦眼睛再度确认时——

-

旋风tv、Cook:是我们家剑士没打好

没麦只输出不语音:……

没麦只输出不语音:有多远滚多远

-

老早就听说Nami打算写一本介绍电竞职业圈的书,现在的Zoro最大的心愿就是在那女人新书出版后,自己能够在那里找到“如何不在语音里同跟自己开黑的队友吵架”这一子条目。抬眼看了一看厨子id后面一闪而过的闭麦显示,总觉得耳边仿佛都能传来那家伙嘲讽般的笑声——

“我早晚要把这卷眉臭厨子给踢下车……”

大剑士黑着一张脸气冲冲地怒骂着。

 

 

 

一个学期的生活终于也接近了后半段,早已不见开学伊始“感觉绩点还能抢救一下”的热情,大学生们最后的那点积极性,恐怕很快就要被日渐上升的气温给磨光了。夏日被滚滚热浪裹得紧实的校园里,从体育场通往校门的大道边,早已是擦肩而过均是哈欠连天学子们的萎靡氛围。

从地理系女生宿舍楼前经过时悄咪咪瞄一眼晒衣服的阳台,却不想这么好的天气美丽的Nami-suang居然没有在窗外挂上昨日换下的可爱胖次,被自己毫无意义的脑补剧场扫了兴的金发男人垮着一张脸往校门外走着,连脚上人字拖从地面划过的声音都越发无力了起来。

拎着手中的饮料食材回到家,刻意开着冷气的屋内让自己心情都顿时畅快了许多。厨房永远是这个空荡荡公寓里的圣所,从一踏入其中Sanji便马不停蹄地将采购的新鲜食材分类塞进了冰箱。

炎夏害得料是如此热爱着烹饪的Cook主播也少了些给自己调上一杯饮料的兴致,偷了个懒从购物袋中拿出唯一没放进冰箱的那瓶可乐,上头因诡异气温而蒸发的水雾顺着瓶身滴到了光裸的脚丫上,冰凉凉的。Sanji将厨房吧台上的袋子简单收拾了一下,便急急忙忙地在屋内小跑一道,径直弯进了直播房。

【绿藻在和草帽双排】【隔壁装甲改造自行车,稳如皮皮蛇】【66666666】【隔壁自行车血虐对面职业队】【主播你家绿藻头跟小朋友双排去了】【要草帽他们拉你啊】【白学现场?】【66666666】【3c还想上分*3,怕是石乐志】【服气,3c送温暖】【当然是原谅他】【人家想几人排管你们什么事,弹幕大神真牛逼】【主播我等你好久啦!】【弹幕又xjb带什么节奏】【Cook快开播】

直播都还没开呢这群整天搞事的家伙们就已经聒噪了起来,Sanji点了一根烟,戴上耳机确认好摄像头的方位,紧接着这才仔细看起了弹幕。

带节奏的是不是有病——想象中的自己已经在这样说着了,但实际上有那么一刻,金发男子竟然感觉自己像是突然失语了一般。理智在告诉自己直播骂水友并不是什么光辉事迹的同时,还顺便将某个实打实的事实摆在了自己面前:怪水友无济于事,因为他们所告诉自己的无非只是“那个人在和Luffy一起”这一点罢了。

自己或许这时应该发声,人为控制一下弹幕节奏,却欲言又止。就这样看着弹屏一条接一条飞过去的评论,或许是——窗外摇曳的树影无形在影响着什么吧,片刻之后Sanji张了张嘴,却不知怎么仍是将话吞进了肚里。

“没事,单排好上分。”

最后他听见自己在这样说着。

 

【三个人一起排呗,又不影响】【Cook单排来一把】【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开玩笑的别过分了】【单排又怎么了……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Cook我室友临死前想看你打一把狙】【Cook这把选个狙吧】【[房管]Cook第一迷妹:厨子来把狙~待会给你送礼物qwq】【好久没练狙了】【*直播间观众Zorozorozo送出[海贼旗]x10*】【66666666】【有人送礼了快刷666】【6666666】【6666666】

直播间总会有那么一些老观众,在自己从北海tv转来这里的时候,就每天都掐点守在这个当时还没什么名气的的小房间了。眼熟的几名水友已经开始照顾起了自己的情绪,有时Sanji觉得如此这般,像是被看穿了一样,反倒令自己窘迫,但内心深处不可名状的感激却仍是超过了这些不必要的心理活动,这一点或许更要令人开心。

“谢谢小lady送的海贼旗。”

总觉得声音有些干巴巴的。由此留着遮眼金发的主播这才想起来,放在了桌子边缘的可乐,还仅是开了盖而已。这是自己也心知肚明的事——正常的竞技比赛里,想上分的所有玩家几乎都是倾向于和更强的队友一起排,自己当然也不能免俗,明明是浅显易懂的道理,说真的并没有什么值得失落的。

在反反复复被狗皮膏药一般甩都难甩掉的Luffy邀约后,已经过了好几个月的时间,自己从刚接触到One Piece的萌新蜕变成了如今7000贝利分段的天梯路人王,不论操作走位还是战术意识,哪一样的进步都是自己勤加练习的结果,只是……经验的差距若是要补上,光靠天赋是远远不够的。

有时想起臭老头和那个自诩“未来海贼王”的小鬼——All Blue与联赛总冠军的荣誉,头脑里会不断地充斥着“想要接近他们的话,自己也必须变得更强才行”的想法。直到遇见了Zoro,自己半夜还特地起床开上两局游戏练操作的频率更是越来越高。Sanji不知道这是一种怎样的执念——或许那个在深夜时id会于自己好友列表亮起、打着哈欠问自己要不要一起排位的臭剑士只是一条引线,但事实是,自那引线顶端燃起的火花,确真引爆了自己深藏内心的竞争欲。

Sanji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察觉刚才自己的思绪不知怎么又绕了“该死的臭绿藻”身上。不敢相信地使劲摇了摇头,把恶心植物的事搁一边不管,看着弹幕讨论起那个天梯排名前十的熊小子,金发男人仔细想来,自己也早该给他一个答复了才是。

 

游戏五局三胜的赛制已经进行到第三回合了,上一局在自己状态不佳的情况下依然赢得十分顺利,弹幕满屏的666已经盖过了所有讨论游戏战况的正经评论。最后一局终于拿下,Sanji拿起一旁被晾了老半天的那瓶碳酸饮料,正移动鼠标要抽空看一眼自己队友的数据,就被屏幕上跳出的组队邀请打断了动作。

“来自‘晚餐吃猪排饭啦*4’的组队邀请……喂我说这个id不是……”Sanji甚至瞪大眼贴近了显示屏,试图进一步确认自己的判断,只是这时自己打惯了游戏的手指已经下意识地点上了“Yes”选项。在耳机里那个总是把自己和“食物”归类在大脑同一区域的家伙吵闹的声音响起后,男人立马觉得自己应该省下猜测的闲工夫了,“是你小子啊Luffy——”

“哟,Sanji!我来找你玩了!”

心说这个一天到晚顶着“全服前十”金牌牌的猴子倒不用太理,Sanji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小队名单……绝望地发现他还真把某个靠光合作用打游戏的家伙给打包带来了。这时金发的Cook主播只恨不得白眼一翻就右键左键慢动作轻松两步退出小队,没想到那货倒还先开始了今日的友好问候:“哟,圈圈眉。没有本大爷带你上分是不是掉出100强了?”

“你在放什么狗屁,臭绿藻。老子单排摩托车已经连胜了好几把了。”

“哦——这样啊——基本分8000贝利上分还真是容易啊——”

“你他妈的给老子再说一遍!”

听着那实在是欠揍到不行的语气,Sanji握紧鼠标的右手恐怕下一秒就能将其给捏爆了,没想到网对面那株植物居然还真的有模有样地学着他自己先前的调子重复了起来,原味无添加的嘴炮战再次一触即发。先后将两人拉进队的罪魁祸首还在那边“原来你们认识啊”地哈哈笑着,这支新临时小队的第一局比赛,便已经显示搜索完毕了。

 

 

 

眼看又一马当先冲到了最前面的Luffy,剩下的两名小队队员此时颇有点敢怒不敢言。

好情况是,从这辆三轮车进游戏开始,进攻节奏就一直保持着最不拖拉的状态,从而战况也尤为激烈没了语音甩锅的空闲,毕竟有这个头铁就是怼的c位在,全队的人永远是不用担心太晚开团的。只是……要让己方六人全绷紧了神经跟上这位前十玩家的节奏,说真的还是压力不小。

“我们……把这家伙踢了吧。”

“讲道理,我觉得可以。”

也恐怕只有在碰上Luffy这个人见人头大的祸害时,那金发卷眉才会如此苟同自己的观点了。

手指轻敲着鼠标不耐烦地等待复活时间过去,Zoro手中的流浪剑士立马一刻不敢松懈地冲出了船。最为紧张胶着的最后一波战斗已经打响,目标点内人员的互换已经激烈地进行了好几次。从己方海贼船赶至战场时厨子已经接近残血,Luffy还没有喊撤退,在失去一个辅助而3名c位都急需续航的情况下,劣势格外明显。

对面的id,要说不眼熟绝对是骗人的。毕竟有这“One Piece League”春季赛首屈一指的强队“CP9”的队员三黑在,再考虑路人队友也都是100强中懂得职业选手打法的高分玩家这一点,对面的配合几乎是很难能发现漏洞的。对战途中Luffy显然也察觉到了对面不俗的实力和套路的不同寻常,连出手都谨慎了不少。

靠着百年修来的好运气排到的自家辅助“航海家”超群的战术意识,终于是在强保下己方黑足的下一秒,凑齐了对改变战局最重要的三名c位。队友英雄“鱼人”在扔下一个控制大之后光荣献祭,不用等谁将配合的命令喊出口,三个输出位的终极技能已经铺天盖地地砸了下去——四大齐交,六人的耳机里响起了整齐划一的一声“nice!”。

 

看着这一局三人凌乱的配合和最后的险胜,Zoro高兴归高兴,同时又忍不住深思:这样毫无章法的战术配合与技能衔接,真的能够上比赛,和职业强队同台竞技么?

待三人都退了游戏准备休息,Zoro才拿起手机打算找Luffy那个家伙确认他目前的打算。名为“电话虫”的社交app*5里Nami的消息已经夺命连环call了过来。那女人虽然是圈圈tv的主播,却因为身兼OP联赛解说一职而拿着三个直播平台的三份工资,见自己手机静了音干脆无视了她的消息,想必留言给自己“新草tv线下聚会”通知的时候,心情也是“平静”得很。

“我都想好了,我们先组个线上队,参加下个月的OPL*6。”

Luffy留给自己最新的这条消息早是在三天以前了,自己没有回复,多半原因正是在于对这个队伍训练量是否能与其他队比齐的考虑,而今天几个小时的三排经历更是让自己怀疑起了这一点。如果照那家伙说的他们下个月就要参赛,那现在的当务之急必须得是——召集强力的队友。

“现在几个人?”

“你、Sanji、Nami和那个很厉害的狙击……啊对了,市长Iceberg大叔说认识一个很厉害的朋友哦!这样算起来就有……”

对面的语音回复倒是很快,话到一半又不知怎么“噼里啪啦”地几声响,关键部分被断在了这不靠谱的家伙手机掉到地上的事故间。只是不用等Luffy一二三地扳完手指,算上之前那恶寒的预感,男人很快就在心里整理出了信息——

果然,那个厨子也在。

 

“Luffy,准备训练的时候叫我。”

Zoro打了个哈欠,正巧瞄到桌前相框里黑发女孩的笑容,将墙上的开关按下之后,更像是沐浴着半月朦胧的光;飞扬地写着“变强”二字的便签贴在木制的框框上,歪歪扭扭的,倒也从未自上头掉下来。男人转身走向自己的卧床,被扔在桌上的手机在熄了灯的黑夜里,亮起了那个说着要拿冠军的小子应允的回复。

 

TBC.

 

*1[PVE]:Player Versus Environment。One Piece的PVE模式大致和DNF刷本、OW万圣节打僵尸一样,主要玩法是刷怪通关,可以用来熟悉地图和练枪,以休闲娱乐为主。

*2[poke]:开团前对战双方互相牵制、观察战局的打法。

*3:文中提到的3c不好上分的说法是借鉴了一下OW天梯 存在的一些现象。因为三黑车队全员输出位的话,排到的另外三名队友正好是顶尖1坦+2辅助的情况少之又少,想上分较为合适的阵容是车队里带上强力辅助或者前排。所以后来草帽3c三排上分困难不是因为厨子实力跟不上,而是因为队里输出位太多。

*4[晚餐吃猪排饭啦]:小宝贝的游戏id,梗来自绝地求生里日文版的“大吉大利,今晚吃鸡”。原文是“勝った!勝った!夕飯はドン勝だ!!”。

*5:这里的电话虫app相当于我们的QQ哈哈哈哈哈哈

*6[OPL]:这里所指的OPL是“One Piece职业联赛”的简称,我设定的赛制大概是春季赛+夏季赛为线上赛海选,然后实力突出的队伍才会被选入总决选(同OWPS)。所以不急啦慢慢的你们想看到的那些个大池面都会作为职业选手出场的啦!

 

逼逼两句:

没有及时更新的理由是FGO泳装活动,我理直气壮(。) 才发现章节标题已经越发贴近全职的直男取名风了……究竟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另外之前忘了说——

标题的“Mayday”是国际通用的无线电通话求救讯号,通常必须重复三遍,标题只写了俩因为太长怕是不美观(。) 当然也可以取字面意思的“五月”意,不过这里我想表达的意思其实是诸如“救救我,喜欢上了一个网络对面的、平时还同我针锋相对的人,该如何是好”以及“xxxxxxxxx(涉及剧透所以就不说啦)”的心情,算是一个双关吧XD

这两章基本都是线上的活动,可能就场景变换的次数来看内容会有些无趣吧,不过下一章开始草帽团就陆续面基啦!!!我可以让小宝贝吃肉啦!!!(←你到底是什么推


评论(17)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