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深山老狗

【头像画师:Somilk】
写故事,自娱自乐。不混圈,产完就跑。

【OP】【索香】Mayday!Mayday!(02)【游戏主播paro】

标题:Mayday!Mayday!

配对:Roronoa·Zoro x Vinsmoke·Sanji

分级:NC(后期有肉)

警告:剧情需要的轻虐有。HE确定。

简介:大约是发生在夏日的,有关难以抑制的心跳、年少轻狂的热血以及从另一只温暖掌心获得救赎的故事。

弃权声明:我不拥有他们及One Piece构筑的庞大世界,他们属于尾田给给。游戏世界观基于现实中直播平台(某猫及某鱼等),游戏原型则为Overwatch。

其他备注:↓↓↓

 

*长篇缓更,预计20章完结,主基调甜,后期有肉

*黄绿设定:敌台主播→战队队友

*索香only无副cp,索香路均为友情向,ZS二人花式宠船长注意

*游戏原型借鉴:OW(fps+moba),毕竟我本人并未接触这一行业,文中游戏的平衡性自然不值得考究,希望读者姥爷们包容(笔芯)

*AU世界观内私设有,尽可能不ooc

*beta只做了一遍!!!欢迎捉虫!!!!!


上一章传送门看这里>>>

CH.01


Chapter.02 直播查房


该通过吗?

按下“Yes”按钮的前一秒Sanji尚还有些犹豫:这人是……特地加好友来喷自己?毕竟之前误会了他,想也觉得对方不抱善意。

卷眉毛的主播神情纠结地咬着香烟的过滤嘴,连眉毛都愁成了皱巴巴的海带状,无助地瞟了眼弹幕,这群永远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黑粉(玩笑意)自然不会提供任何有用的建议。直至机械键盘“啪”地那么一响——说起来倒是有些令人惊讶地——在屏幕上方通知显示好友已通过的当即,右下角几乎就在同时跳出了对方的私信。

-

#好友聊天

没麦只输出不语音:小号没太认真沟通

没麦只输出不语音:不好意思

旋风TV、Cook:……

-

在看到这些消息的前一秒Sanji或许还会觉得不会再有比当时更微妙更令人费解的状况了,如今立马就为自己立下的flag而鼻青脸肿,连头上接连窜出的“?!???”符号都难以描述这位大主播现在复杂的心情。

没想到居然还特地来给自己道歉……Sanji其实有些不知所措,但对于这样的竞技精神倒也感到由衷佩服——现在玩游戏还有如此正直的人?虽说自己平时就不是会主动背锅的性格,但既然对方如此直爽了,不坦诚一些也怪不好意思。金发男人耳根有些发烫,迅速敲击着键盘发送了“是我没仔细看右下角,误会你了”几个字。

【哇被这剑士圈粉了】【主播脸好红】【66666666】【求剑士直播间号】【厨师君这个表情……对不起我要吃cp了】【Cook害羞起来好可爱我不活了】【剑士在哪直播】【Cook去查个房吧】【剑士直播间:新草tv62232,不谢】【一人血书查房】【去送个礼吧主播】【两人血书查房】【6666666】【主播居然没听说过剑士Zoro】【我提前去隔壁原谅tv报道了】【万人血书查房】【万人血书查房】

主播这个工作还是不得不面对这样的情形:有一点异常动静就被弹幕抓个正着,随之而来的便是将你剖析得体无完肤的吐槽。在直播间粉丝提醒之前Cook主播甚至都没能察觉到自己的窘态,如今摆出一副凶不拉几的表情朝他们喊“都给本大爷闭嘴”也是早知的无济于事,尽管那群吃瓜的表面上说是什么也没看到,但是Sanji约摸已经能猜到明天录播组的视频标题了。

“查房啊……公然打开敌台主页怕是不太好吧?”

说实话Sanji倒也不是不情愿,只是旋风和这位据说是全服第一剑士的新好友所在的“新草tv”一向都是竞争关系,就算粉丝们,不,甚至自己都是确真对那个人颇有些兴趣,平台之间的一些不成文的规则,要说真置之不理,还是有点过分嚣张了。

平时同一直播平台之间办活动几乎是业界习以为常的事,主播人气无论高低都有被邀请参加的可能性,一方面借台柱们的人气可以给平台做做宣传,同时新人沾沾平台及老主播们的光也能涨涨人气。OP这款游戏最近的大热都有目共睹,市场先机的抢占在当时也变得无比重要,管理层之间的竞争更不用说,毕竟……三天两头更新的平台通知也不是摆看的。

只是由于这游戏天梯奇特的“游戏高分段,主播占一半”现象,平日各台主播匹配队友匹配到一起的情形十分常见,要说限制自己台主播与敌台的往来倒还有些砸自己脚,所以政策是出了,管理们的态度却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是合约一签,ID挂着平台名号便不得不被迫谨慎言行地和各台主播保持友好关系,对于人气主播来说,压力还是或多或少存在着。

【超管来了直接打死】【我们给你望风】【看敌台主页?主播我们下个ID见】【主播珍惜直播间啊】【超管这时候应该不在】【万人血书查房】【[房管]全服第一黑足:Cook小心黑粉举报】【万人血书查房】【隔壁Zoro粉前来报道】【万人血书查房】【活捉敌台粉丝】【Zoro大军+1】【来看我们剑士夸过的主播】【敌台的都来了,主播不去敌台送个礼?】【万人血书查房】【万人血书查房】

“行行行,你们真是……那我去隔壁原谅台了哈。”

弹幕的血书刷屏看来是真管不了了——Sanji气还叹着,下垂的眼角间倒是遮掩不住的温和。

观众姥爷都这么要求了,再不答应他们还是有些不近人情,至于平台竞争之类的什么狗屎,管他呢。只是令人在意的是,据他们说那个剑士是……夸了自己?当着直播间粉丝?金发男人斜坐着陷进电竞椅舒适的靠背,索性翘起了二郎腿。居然被那样的高手称赞过的话,自己竟还有些难以掩饰的高兴。

新草tv,因为其绿油油的台标和八卦层出不穷的户外主播圈而被戏称“你游著名原谅台”,之前是因为有些个户外主播绿来绿去的事件而被论坛吃瓜群众嘲讽,后来慢慢的过了阵日子圈内也慢慢公认了这个新昵称。再到后来随着该台OP区某个发型能跑羊的新台柱人气飞涨,“原谅tv”的名号也日渐传了开。

只不过关于这位“新台柱”的事,刚来OP主播界不久的Cook主播要说是弹幕调笑的知之甚少,不如称一无所知要更为合适,不然他或许不会在打开“新草62232”、看到右上角摄像头画面里全服胜率第一剑士的当即,表情如此夸张不做作地如此反应:

“植……植物直播?”

 

 

 

【66666666】【植物直播月入百万】【植物666666】【神tm植物】【震惊!葬爱家族又添新成员,竟是一株植物】【哈哈哈哈哈哈哈】【弹幕笑死】【怕是要被敌台主播针对哦】【植物大军在此,主播敢说实话,关注了】【主播你想笑死我好继承我的游戏账号】【植物直播月入百万】【这个形容有创意。】【哈哈哈哈】【6666666】【植物直播月入百万】

“不是吗?你看这家伙完全就是绿藻头嘛!”

如果说刚才脱口而出的“植物”二字是Sanji真实心理活动的外在表现的话,这紧接着的一句“绿藻头”大概就有点逗弄对方的意思了。见着那个剃着利索短发,表情看上去始终皱着眉总显得有些严肃的男人,这位对植物抱以无限好奇的Cook主播真的十分想看看其发怒的样子。

或许是因为绿油油的颜色真的不太顺眼——谁知道呢?毕竟那位事情的始作俑者,正抱着肚子和弹幕的群众一样正拍桌仰头大笑着。只是其他事搁一边不讲,直播的节目效果还是很令人满意的。

【绿藻头笑死我了】【葬爱、藻少】【哈哈哈哈哈哈哈】【植物大军前来报道】【植物大军+1】【绿藻头更他妈好笑了哈哈哈哈哈哈】【233333】【葬爱藻少666啊】【主播……双击666给你】【硪寔顆綠藻頭,泹寔硪很温鍒ヤ;】【植物直播月入百万】【哈哈哈哈哈哈】【前面火星文笑得我鸡儿痛hhhh】【66666666】【绿藻大军前来查房,主播黑我们藻少,关注了】

 

与此同时受害者那方也并不是那么风平浪静,先前还专心致志打着天梯的这位怪异发色的主播,这会牙已经咬得就差顺着网线去对面和对方掐上一架了。因嫌麻烦而从一开始就用自己的名字注册了新草tv昵称的Zoro,今日终于有幸被自家粉丝【藻爷】【葬爱藻少】的爱称给刷了屏,虽然这……并不是他的本意。

【藻爷你被隔壁台主播黑了】【绿藻头哈哈哈哈哈哈】【这形容贴切啊!】【6666666】【Cook大军前来观赏你台植物】【66666666】【给藻少疯狂打call】【请问这里是绿藻头的直播间吗?】【植物直播月入百万】【植物直播月入百万】【Cook大军前来围观】【植物直播月入百万】【植物直播月入百万】【植物直播月入百万】【植物直播月入百万xN】

“谁他妈的是植物啊!”光凭弹幕里百年难得统一了一波的节奏,Zoro大致也能猜到敌台那个突击查房的祸害究竟是怎么评价了自己一番,原本还心说那人有些资质,和自己打配合也不错,正好小号刚开,正缺些强力的好友开个装甲车*1,没想到随手就加了个……冤家,被吸走了一堆直播间粉丝的事就更别提了,“你们怕不是那敌台主播请的水军吧……”

【我们怎么可能是水军呢植物主播】【藻少要被你们这些二五仔气死了hhhh】【666666】【*直播间观众Zorozorozo送出[刀鞘]x3*】【[房管]Zorozorozo:不是,我们都是植物粉】【月榜第一来了】【Niconiconi~Zorozorozo~】【月榜第一证明我们不是水军】【藻少!藻少!打call.jpg】【这波可以】【主播居然怀疑我们是水军!】【你见过送礼物的水军吗】【藻爷不去隔壁也查个房?】【举报主播(滑稽)】

眼见回访Cook直播间的呼声越发高了起来,怕是一时间拗不过,一进入OP世界便几乎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大剑士最终还是不情不愿退了游戏。好在刚一点开敌台的主页就在主播推荐区找到了目标,页面往下一拉左键一点,一气呵成,凡事都习惯性嫌个麻烦的Zoro这次倒乖乖收回了刚到嘴边的抱怨。

Cook……厨子?

没费心去想对方注册id的初衷,心里随随便便给对方安了个方便打字的称呼,直到随手一翻直播间页面的主播简介,才知道那人是个料理狂热分子的事。红轴键盘噼里啪啦响了几声,“厨子”两字就出现在了弹幕列表的最下方——最上方,然后飞快被666淹没,绿头发的这位主播瞟了一眼【欢迎查房】的弹幕,被那样的热情感染,不觉也扬起了嘴角。

早在刚接触到OP的时候就有意识地了解过该游的其他高分玩家及直播平台,直到现在也会去其他直播间观察他人打法的Zoro,不是第一次知道“Cook”这个人了。那时候的Sanji还没有常驻旋风tv的推荐版块,摄像头经常还爱开不开,给自己留下的印象也仅是“有个人风格的黑足玩家”这一点而已,不过这怪异的卷眉、说得上是和那笑容一样“灿烂”的金发——倒真是第一次见。

Zoro回想方才“人气主播”几个大字下边的小头像,认真地托腮开始思考起了那蚊香状眉毛的由来之类云云的事。平台主页上传的是特地给主播们拍的定妆照,所以相较直播界面的小窗口,五官看上去清晰了不止一点半点。就在这位天梯50强的大主播沉浸在无意义思索里的这会,毫不知情自己正被另一个男人盯着照片看的Sanji也悠悠道了声好:

“哟,绿藻头。”

也许是摄像头画面要灰上一些,因此那金发也没能更夺目的缘故,这一次Zoro终于注意到了那人少见的蓝色眼睛。金发男人的声音里带着明显的笑意,恐怕是还在为他自己想出来的这个绝佳形容而洋洋自得着,不过笑弯了的双眼里友善的意味还是要多上几分,看着他直播窗口里尚还挂着的自己的直播间,竟也笑着回应了对方:“切,圈圈眉。”

 

 

【你们这招呼打得……】【圈圈眉笑死】【gay里gay气】【主播查房不送波礼物?】【从隔壁回来,准备粉Cook了】【主播鼠标什么牌子的*2】【主播绿藻头什么牌子的】【是有点给】【[房管]三千烦恼风:问外设的去看简介】【大家好现在开始我是双担(捧脸)】【查房6666666】【[房管]Zorozorozo:双担+1,你们打游戏的都长那么好看的吗】【Zoro小心被超管抓现行】【神他妈绿藻头什么牌子的】【超管,不存在的】【主播绿藻头什么牌子的】【23333333】

弹幕依然是节奏不断,虽然也没到叫人烦心的程度,但眼下夏日的燥热才是更令人不得不频频皱眉的主要原因。Zoro扯了扯上身白T恤的领口,注意力没被套在竞技游戏的快节奏里,便慢慢重新感受到被闷热空气环绕的痛苦了。男人挠挠头,正想着起身去把寝室的风扇调到最高档,偏头看向窗户旁侧的墙,却失望地发现早已没了这个必要。

“绿藻头天生的,再问房管全禁言了!说起来你们这群家伙,一天到晚礼物不送,黑起我来还是挺来劲的啊!”

Zoro第二次怀疑这群人是真的水军,只是无奈自个直播间月榜第一的id在那,自己也只得坦然面对现实。常来给自己送礼物的Zorozorozo小姑娘是直播间老粉了,房管的工作也一直干得不错,加上偶尔还参与录播工作,看在他那么任劳任怨的份上,自己也懒得追究……小姑娘此时正在厨子直播间送海贼旗的事了。

这个五月的奇行种天气热得害人犯困,连粉丝也不让人省心。突然间意识到自己还挂着敌台主播的直播间,游戏倒是半天没进,Zoro鼠标一甩就准确点下了小红叉,这时那个怪眉毛正在朝摄像头喊着“混蛋谁是圈圈眉啊”“信不信老子宰了你”之类的话,最后的几个字就这样被截在了关闭的页面间。

看他那个张牙舞爪的样子总觉得有些好笑,一时间竟难以想象和方才游戏语音里拥有沉稳声线的居然是同一个人,再联系那柔顺金发和咬弯的香烟一同翘起的教科书式炸毛表演,越想越觉着有趣。Zoro不禁后悔着没有多同对方聊上几句,恰好这时游戏刚登陆进去便见着右下角那人的私信:

-

#好友聊天

旋风tv、Cook:我下播了 有空一起打排位

没麦只输出不交流:……

没麦只输出不交流:好

-

 

 

 

待正午的阳光透过窗帘空隙照到自己裹着的空调被上时,Sanji才顶着睡得乱糟糟的头发从床上爬起来。这个周日也毫无紧张感地睡到了11点,男人算了算昨晚自己从电脑前撤离的时间,怎么想都愣是觉得没睡够,踩着尚还有些晕乎的步子洗漱完毕才慢吞吞晃到直播房,眼熟的几个id已经在弹幕列表嚷嚷起了“Cook该上播了”之类的话。

粉丝群里的迷妹们也团团转着呼唤着自己,虽说是群可爱的lady,但粉丝毕竟是粉丝,只是玩笑般地花痴着向她们道早好,依然是属于自然得体的范围内。Sanji今日也将自己“素质主播”的信念贯彻得很好,只是在熟练地操作一番开播看到弹幕之后,他这会淡定的状态或许要有所变化了——

【Cook今天播得真早】【Sanji亲你终于来啦——】【毕竟主播还是学生,双休日补时长】【主播中午好】【厨子君我来看你直播啦!】【Sanji是主播真名?】【Cook快去看看昨天录播组投的视频】【问主播名字的是新粉吧】【主播全名叫Vinsmoke·Sanji】【昨天和Zoro匹配后突然来了好多新粉……】【主播我新来的,请问日男粉吗】【昨天的录播哈哈哈哈哈哈】【新来那位兄弟你很恐怖喔】【录播组诚意之作,欢迎主播来审阅】【录播标题xswl】

“录播啊……昨天有什么特别值得录的局吗?”

Sanji嘟囔着,不紧不慢点开录播组网页的一瞬间——昨天那一系列的场景幻灯片突然不受控制地在脑海里按下开关一般开始了播放。于是金发主播顿时额上冷汗冒着、握着鼠标的手颤着、原本尚还盯着屏幕专注非常的视线游移着,就这样等待手握自己黑历史之锤的来自自己录播组迷妹们的当头一棒——然后他终于看到了昨日视频的录播标题:

“【Cook录播组】震惊!旋风某主播和队友聊天竟突然脸红心跳,其间不为人知的秘密究竟是……”

妈的我说什么来着。

 

“你们……录播组找噱头的功力见长啊!”

【主播怒了】【对不起我不该笑的可是哈哈哈哈哈哈】【录播组666666】【*直播间观众Cook第一迷妹送出[恶魔果实]x1】【哈哈哈哈哈哈】【*直播间观众Cook第一迷妹送出[恶魔果实]x2】【*直播间观众Cook第一迷妹送出[恶魔果实]x4】【主谋来送礼物了666666】【录播组是干大事的】【xs】【目测主播马上要圈一波gay粉】【我们直播间gay粉还不多?】【66666666】【gay粉骄傲地举起了手】

“感谢迷妹小姑娘送的果实。”礼貌地谢过粉丝送的礼物后Sanji顺手拿起了桌边的烟盒,手指轻轻一敲,叼着烟随性而含糊地嘟囔了起来,“这样果然我还是……有些困扰啊……”

【[房管]Cook第一迷妹:抱歉qwq只是开玩笑】

“不不不,是我话说重了。没考虑到你们的心情,让女士感到难过是我的不对。”早先就知道录播组还是女士多一些,Sanji对此只是一笑便过,“平时也辛苦录播组了,想发什么就发吧,更多人看到标题感兴趣也挺好的。”

录播组这群lady们每每都等自己在直播间活跃之后第一时间准备好录播视频和封面,连偶尔出席平台活动的照片都会给自己修好图发到论坛,自己虽然不太懂他们聊天时谈到的什么饭圈常备技能之类的事,总也还会忍不住觉得她们都是群厉害的小姑娘。

【Cook这波可以】【是真的可以】【666】【[房管]Cook第一迷妹:嗯嗯qwq】【Cook有这么多粉果然和人品好非常有关系……】【给Sanji亲疯狂打call!】【主播快播OP】【和隔壁植物双排吗】【拉藻少!】【双击666】【*直播间观众花式抢人头送出[小旋风]x10*】【拉Zoro啊】

“那个绿藻头?他在线吗?”

正将烟灰敲进烟灰缸里的Cook主播还没察觉到自己几乎在刚被弹幕怂恿后就毫不犹豫地翻起了好友列表,因为自己打法多变的风格常常是习惯单排上分的Sanji平时也不怎么喜欢上线先拉好友一起开黑。在“最近添加”那一栏很快找到昨天还把自个气得半死的那个id时,身后突然传来的声音令他移动鼠标的动作瞬间停在了原处:

“怎么了臭小子?又给敌台主播涨人气?”

头都不用回就知道是那个管天管地的臭老头。

 

 

因为自己仍还坐在桌前,自背后传来的威严气压和自上而下的凌厉目光显得格外明显。Zeff这个人的存在感一向都高得叫人难以忽视,将父亲般的慈爱藏得完美无缺的表情里,透露出的好像就仅剩了严肃。Sanji幽幽地猛吸了一口手中的烟,慢条斯理地将烟圈吐出后才缓缓转着椅子转过了身:“我要和什么人玩游戏还不用你管,臭老头。”

不理会弹幕已经开始【赤足爷爷要拆散你们】【完了完了婚车*1翻了】开起玩笑来的节奏,金发男人起身离开了摆着一大一小两台电脑的桌前,拖鞋的脚步声再从厨房回到这个房间时,Zeff已经接过了自家别扭小孩端来的英式红茶。

房间的温度调得很低,拉上的百叶窗隔绝了屋外催生夏乏的阳炎,却令屋子里少了那么些柔和的氛围。红茶的温热尚还看得到,热气被小巧的茶匙搅拌着,也歪歪扭扭地乱跑了起来。今天本是个好天气,若是窗帘拉开,两人在披洒着和煦阳光的房间里这样面面相觑的话,也不至于会那么闷吧。

舒适的单人沙发在一边,见对方坐也不打算坐,金发男人倒没再多费神跟留着麻花状胡子的这位长辈客套,只是静静地站在一边待对方将第一口茶水饮完。余光扫到一旁的PC屏幕上,才想起直播间尚还挂在那儿,弹幕的主基调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刚才调侃嬉笑的氛围已经荡然无存了。

【赤足爷爷!】【Z董来了66666666】【赶紧刷屏666】【比超管更可怕的存在(。】【主播对旋风董事长这么没礼貌的?】【前面的水军?】【最近来了不少新粉,怕是什么人都有哦】【[房管]Cook第一小迷妹:我们厨子和Z董关系很好的,之前一直在他那边学习料理,小孩子叛逆啦】【叫人家老头也不太好吧】【还说什么素质主播,呵呵】【这些水军哪来的?】【大家刷666就好,别理】【就是那个id一串数字的人带节奏,屏蔽就好了】【主播跟Z董吵架?】

从容地将尼古丁吸进嘴里,早就习惯烟草苦涩的金发男人只是沉默不语。

“怎么突然想起来我这儿。”

明明是问句,平平的语调听上去却像是说话者本人在陈述般自问自答一样。其实一两个月偶尔一次这样看似彼此恶语相向的会面已经成为了一种常态,Zeff把Sanji当自己孩子般关心的事,早在两人刚见面聊起同是爱好的烹饪之后不久就开始了。

后者总是习惯性露出这样不冷不热的态度,有时候甚至觉得越是这样自己在Zeff面前就越像个孩子,只是想要控制住那少年般的别扭很难,甚至Sanji有时候甚至暗暗地、挺享受这样被给予难得关怀的感觉。从一开始被Zeff问着是否要去他的宅邸研究料理时毕恭毕敬的样子,到现在有恃无恐着偶尔显露出叛逆的一面,这些明显的变化连当事人自己恐怕都鲜少留意起吧。

“来看看你,哼,这么久不见还是个整天挂着苦瓜脸的小鬼。”Zeff夸张的胡子有时看起来像个魔力道具,挂在那副看上去对什么人都像是横眉竖眼的脸上,莫名地平添了几分和蔼,“下周台里有线下聚会,你熟悉的那些个主播都会去。”

“老子才不想去呢……”

就这么低声嘟囔着,倒像是异样的撒娇一般。

 

 

Zeff逗留的时间确真是不长。

——你个小鬼头,要想得到去All Blue的资格,还早得很。

偶尔想到臭老头跟自己说的话,总是不由自主地自内心深处冒出一股不可名状的不甘。越是知道那是激励,越是会想要让对方好好看看自己努力的身影最后所能达到的终点线,抱着不让那份居然是来自陌生人的父爱失望的目的也好,为了自己追寻的喜爱之事也罢,无论如何Sanji都会就这样往那个特定的目标不断前进。

世界最大的厨师盛会,只有得到邀请函的人才有资格参加,地点就在All Blue。虽说可以自己自费游,但是作为参观者和作为被邀请的厨师是不一样的。所谓“邀请”,其实也差不多意同“内定”了,尽管是如此不公平的规定,但是汇聚世界美食的梦想之海——“All Blue”这个字眼散发的光芒,依旧十分令人向往。

压力总也还是有的。

关于在认真考虑Luffy提及的事情这一点,Sanji大概是不打算向任何人说。也许性子就是这样,不会向老头子露出恃宠而骄的乖巧,也不会面对那些熟识的人就随随便便将心情都坦然地写在脸上。至于Luffy那小子……他懂得读人,就算平日只是只言片语的交谈,要说自己的想法和打算,和对方大概也是心照不宣吧。

敲敲键盘点点鼠标,一下午的直播时间过得很快,像平时那样随性地挑几个弹幕发表些感想,不时和他们聊聊天,说起来是很稀疏平常的人与事,这样的氛围却给人一种宁静的感觉。一旦关了电脑,没了游戏里战士沙场征战般的快感,真正闲下来又觉得被无聊的事挤满了脑袋,Sanji放下漱口杯,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又再度回到了直播房前。

One Piece的游戏登陆很快,据说相比刚开服时还有些土豆的服务器*4要好上不少。Sanji熟练地打开了排位界面,鼠标刚刚点下去,就收到了来自那八个字嚣张id的组队邀请,轻哼一声勾了勾嘴角,连烟也轻放在了烟灰缸的凹槽里。

-

#小队频道

没麦只输出不语音:晚上不睡觉?

旋风tv、Cook:睡不着

没麦只输出不语音:进语音

-

边念着为什么老子要听你的话之类的言辞,金发男人仍是毫不拖拉地戴上耳机,按下了游戏自设的语音快捷键。左上角的小喇叭已经开始传出了Zoro偶尔的有些低沉的咳嗽,听得出来他的麦收音不错,在自己的耳机也调到了合适的音量之后,紧接着耳边再次响起了那男人一贯冷静的声音:“怎么?关了直播偷偷来练英雄?”

“哈?谁偷偷来练英雄啊?我也是睡不着想着来玩两把,不可以?”

“你开心就好。”

也懒得理对方的敷衍专用套话,见提示游戏已经搜索完毕,Sanji直奔主题地安排起了这次双人自行车希望采用的打法。另一个男人附和地听着,和自己观点大多一致于是也没有过多干涉自己的指挥。虽然昨天还一直感觉得到两人之间打照面就要吵架的氛围,但真正需要配合的时候却是意外的默契无间。

“白天本来想拉你开黑的。都是因为那个臭老头!整天在老子耳边念念叨叨的,还非逼着我去参加什么活动。谁想去啊!那种商业互吹大会!还有那些个……呃……唉,算了,不谈了。”

Sanji突然怔住,摇摇头,察觉到自己居然在向第二次见面的人倒苦水的失态,抱怨的话最终还是被摁在了烟灰缸熄灭的烟头里。

“玩游戏,别想别的。”

别的……不开心的事情?虽然微妙地绕了山路十八弯,反应过来对方居然在安慰自己,Sanji着实有些难以平静。不知道对方是开着直播看着弹幕,听人说起才知道自己现在有些不佳的状态,又或者他原本就是个心思这么细的人,只是这种感觉很奇妙——现实生活中,你最亲近的那些人都不懂你,而现在屏幕那头素未谋面的人一句安慰,竟可以让你感到暖心。

“这把可别他妈拖老子后腿啊,绿藻头。”

“闭嘴赶紧选英雄吧,怪异卷眉。”

Sanji放回了刚刚才夹至指尖的下一根烟,电脑屏幕的光映射在带着笑意的双眼里,右手边黯淡桌灯灯光的衬托下,连神情都显得温和了许多。同对方这么你来我往地闹上几句,嘴上依旧是骂骂咧咧的话,只是——那份还无人察觉的不知名的躁动,慢慢地,也将要开始滋生发芽了。

 

TBC.

 

*1:游戏里说开车一般就是开黑的意思,装甲车队顾名思义是形容车队里玩家实力都很强,上分贼稳的队;同理结尾处的“自行车”是两人黑,三人的话“三轮车”的说法似乎比较多。

*2[主播鼠标什么牌子的]:直播间好像经常能看到这种问外设的弹幕hhhhh 一般后面老有人跟“主播喝的水什么牌子的”“主播抽的烟什么牌子的”这种调侃弹幕,十分有趣于是直接把这个现象拿来写了(喂)

*3:同注释*1,婚车基本就是被人民群众调侃cp的俩玩家组的队,通常是二人双排见佛杀佛,顺便给队友撒把狗粮。竞技游戏天梯毒瘤(滑稽)

*4[土豆服务器]:其实就是形容有些游戏的垃圾服务器,土豆发电,游戏三分钟登陆一小时。然后我没有在黑()碧。


BB两句:

我的好圈圈你还不懂吗你这是爱上了(突然鼓掌

你藻打游戏聊起天来绝对是一个字回应的直男风格!!pretty sure!!!感觉这种网上看上去有些冷漠现实中又很温柔的人……妈的苏力翻倍啊!!!!迫不及待想写他俩面基了!!!(搓手手)

下周一midterm的我不知道为啥现在居然在更文(ry

然后更新规律的话理应是周更,不过学习为主更新为辅,没更只是撞上考试并不是要弃坑……请读者姥爷们放心!

下章写两人开婚车天梯横行霸道,敬请期待!(没人期待)




评论(18)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