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深山老狗

【头像画师:Somilk】
写故事,自娱自乐。不混圈,产完就跑。

【OP】【索香】Mayday!Mayday!(01)【游戏主播paro】

标题:Mayday!Mayday!/网络一线牵珍惜这段缘

配对:Roronoa·Zoro x Vinsmoke·Sanji

分级:NC(后期有肉)

警告:剧情需要的轻虐有。HE确定。

简介:大约是发生在夏日的,有关难以抑制的心跳、年少轻狂的热血以及从另一只温暖掌心获得救赎的故事。

弃权声明:我不拥有他们及One Piece构筑的庞大世界,他们属于尾田给给。游戏世界观基于现实中直播平台(某猫及某鱼等),游戏原型则为Overwatch。

其他备注:↓↓↓

 

*长篇缓更,预计20章完结,主基调甜,后期有肉

*黄绿设定:敌台主播→战队队友

*索香only无副cp,索香路均为友情向,ZS二人花式宠船长注意

*游戏原型借鉴:OW(fps+moba),毕竟我本人并未接触这一行业,文中游戏的平衡性自然不值得考究,希望读者姥爷们包容(笔芯)

*AU世界观内私设有,尽可能不ooc


正文:


Chapter.01 敌台主播?!

 

不能骂人。

Sanji不断地向脑海里暴躁的卷眉小人重复着这句话,最终在怒气值直线拔高临近决堤,湮没自己一波精彩操作后看到满屏666好心情的前一秒,将其给镇压了下去。

留着遮眼金发的Sanji主播“呼”地长吁一口气,今天自己的形象依旧维持得非常完美——绅士地让天梯百年难遇的lady先选英雄、面对语音里唧唧喳喳的臭男人也不急不躁冷静指挥,最后即使是瞅见己方明显靠着代打上宗师段位*1的瓜皮队友一波接一波送得不亦乐乎,自己也仅仅是吞下那句mmp,心平气和地与人好生交流:“朋友换个奶带你躺好不好?”

人设没崩。由此自余光捕捉到的直播间弹幕?一片和谐。

一番争夺之后,电脑屏幕上终于出现了“获胜”两个大字,Sanji悠闲地点了一根烟,因过快的游戏节奏而波动的心情也稍许平复了些。现在他的身份除了N大在双休便整日吊儿郎当的大学生Vinsmoke·Sanji,更是最近游戏圈新人辈出的直播平台之一——旋风TV的游戏主播“旋风tv、Cook”。

因名字太过中二且直男趣味而惨遭平台粉丝嫌弃的直播平台“旋风”,台标的黑色小旋风标识让它早先便得了“圈圈tv”的可爱外号,尽管论坛上常年就想着gay主播们的男性用户整天“恶心恶心”地吐槽着这个称呼,“圈圈tv”的名号还是因为管理层自黑式的宣传而被发扬光大了。

虽说早先凭借精湛的操作技术和理智沉稳的交流风格一跃上了自家平台的人气榜首,在一拍即合签下合约,又经慧眼识人高层的大力推荐后,“Cook”主播那个寥寥回头客的观众统计区,总算是慢慢累积了醒目的五位数。而这万把人同时也成了自己作为一个主播理应负责的对象。Sanji看着屏幕里每日都要例行打照面的id,心里倒是有苦难言。

 

在第二回合开局*2的前一秒优雅地吐出最后一口烟圈,金发男人扯了一张手边的抽纸,将手中的汗及方才一时的浮躁扔进垃圾桶,调低空调的温度,最后终于是换上如同临战般的专注一手握上了鼠标。

这个夏天或许要比去年还更难以捉摸一些,今天不知怎么就又升了温,将冷气开到26°环保标准的习惯竟也有些不适用了。从初夏开始空调几乎从未关过的房间里,大号的鼠标垫难得地让手汗浸湿了一片,Sanji原先本还琢磨着抽空去厨房调上一杯加冰的苏打饮料,谁知刚要起身,系统就提示游戏已搜索完毕。

“我就知道搜这么快准没好事。”

上一把排到过的某个熟悉的ID再一次出现在了“己方队友”的阵营里,Sanji皱皱眉,平静的脸依旧没能对抗过住“咯噔”一下的心将自己微表情暴露无遗的狡黠。

本来呢,游戏是为娱乐,即使是竞技,“平心静气打到最后,冷静分析不甩锅”一直都是自己的信条,深知和队友互喷不能解决任何问题,Sanji本应是要将此信条贯彻,像平时那样自认倒霉就罢了算……但是在这个差最后一把就能升段位的关键时候,看到这个自进游戏以来屁都不放一句、还顶着这无比嚣张ID的剑士,真的莫名就气不打一处来啊?!

“没·麦·只·输·出·不·语·音……”一字一顿地念完这人ID的下一秒,紧跟着头上冒出的巨大井号后浮现在这位号称“圈圈tv第一素质主播”的男人脑子里的,只剩了他因情感发自内心而不由得脱口而出的一句话:

“我靠这人脑子里长草?”

 

 

 

这是Sanji接触“One Piece”这游戏的第三个月。

早在今年春天自己还在为大学课余安排太过空闲而发愁的那会,那位Nami-san称“熊孩子学弟”的小子挂着一张让人狠不下心拒绝的笑脸把手机屏幕伸到了自己面前。论坛的链接点开是游戏的宣传片,抱着闲来无事粗看一眼也无妨的心态点开,气势浩大的BGM和CG过后便接而出现了那猝不及防将自己推进坑的片段:

“想要我的财宝吗?去找吧,我把他们全部都放在那里!”

名为“Gol·D·Roger”的角色cv极具感染力的表演将自己的注意力牢牢锁在了Luffy裂了缝的手机屏幕上,跟着进度条跑过的每一个英雄介绍画面都叫自己不由得睁圆双眼,“能力者”“流浪剑士”“黑足骑士”“航海家”“狙击王”等等,每一个角色都有他们自己的英雄故事……就在Sanji正摸着下巴刚冒头不久的小胡须,沉浸在加了十个鸡腿的美工团队打造出来的视觉盛宴时,耳边不知何时传来了某禁忌的第二重存在跟念台词的声音:

“于是人们开始起航,趋之若鹜地奔向大海,世界开始迎来了大海贼时代——”

路飞的情绪随着宣传片趋向高潮的台词而越发高昂了起来,由此那不走心的棒读也被听得愈为明显,Sanji故作嫌弃地皱眉,从桌面下边的抽屉摸了根烟,点火入嘴,紧接着一口烟圈轻轻吹在黑发捣蛋鬼的脸上,见后者夸张地咳嗽两声,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海贼”……吗?说到底,自己还挺喜欢这样的世界观的。

“咳——然后呢?为什么给我看这个?”

“不是啦Sanji——”Luffy压了压他的帽沿,拖长了尾音继续催促着自己。Sanji发誓要不是因为这是和自己网上同台现实同校且被大家公认电竞美少女解说的Nami-san的学弟,自己绝对会一脚把这个缠着自己撒娇的臭男人一脚踢飞,假装不耐烦地偏头,结果还是在看到那家伙兴高采烈的样子时再次软了心,“你往下看!往下看!”

“All……All Blue?”

看到熟悉字眼的金发男人惊得口里的烟都掉到了地上,从Luffy手里一把夺过手机,手不受控制地微颤着往下翻,才发现视频页面的下方实际上是电竞战队的招募宣传。“海选为线上赛,进入前八强的队伍,于年底在‘传说之海’All Blue的海上游轮举行线下冠军争夺赛”——那里白纸黑字地这样写着,竟叫自己无法不动心。

“对了,就是这个!”草帽不离身的黑发小鬼“嘻嘻嘻”地笑了起来,现在Sanji终于明白对方面对自己的百般嫌弃仍不依不饶地安利这款游戏的理由了,这小子表面上大大咧咧的倒也不是不懂察言观色,见自己惊讶的样子立马就露出势在必得的表情,“赢得冠军的队伍,全队都能得到去All Blue的资格耶——”

 

没有明确地答应下来但还是向Luffy保证了会尝试接触这款游戏,结果在转身一离开Luffy寝室便迫不及待地去往游戏店挑走了货架上的最后一份豪华装的“One Piece”。三个月的探索让天赋异禀的Sanji很快便摸清游戏了机制熟练了操作技巧,最后在渡劫冲上宗师分段的第二周,还受贵人所邀开了直播。

平日忙于“磁鼓岛”、“阿拉巴斯坦”、“空岛”、“水之都”等等独具匠心的游戏地图里穿梭,有时甚至连厨也懒得下,现在又多了一份主播的工作,虽说源于兴趣,倒也没什么怨言,只是最近开始,自己有时便不得不在大二变得繁重些许的课业里苦苦挣扎了。

Sanji是少见的通读生,一个人住在家里人给他在大学所在城市买的房子里,原本怨声载道地抱怨过又被家里人用钱打发了,现在一想来,倒也好巧不巧地混得个绝佳的直播场所。于是19岁的金发大学生风风火火地换了一波新外设,电竞椅往摄像头前一摆,潇洒地开起了自己的直播间。

毫无头绪地在当时几乎无人问津的“北海tv直播平台”摸爬滚打了几天之后,一位自称“赤足”的男人私信了自己,直到懵懵懂懂地被挖来现在的常驻平台后,Sanji才终于得知了“赤足”就是近日人流量最大的直播平台“旋风tv”的董事长Zeff。

因游戏天赋而被伯乐相中一事偶尔会令Sanji尤为膨胀,但那感激之情嘴上不说不代表心里就荡然无存,为了报答Zeff董事长一手将自己推上这全台“OP专区”流量第一的宝座,总被对方叫着“不懂事小鬼”的Sanji每日准时开播认真游戏不混时长,半个月下来兢兢业业没有半点松懈。

然而时间过得飞快,眼见这都临近放暑假,自己在“One Piece”主播圈也已经混出些小名气了,三个月内自己从还未接触此款游戏的新手成了天梯路人王,高分段各种奇葩也都见识了不少,像这样明目张胆拒绝交流*3的队友,还真是第一次遇到。

 

“我靠这人脑子里长草?”

【主播请珍惜你的直播间】【第一次听到主播吐槽队友……】【不配合不交流,换我我也喷】【剑士没交流,你们眼瞎吗?】【这队友傻逼】【怎么又有人带节奏?】【说剑士傻逼的悬赏多少贝利?明明是其他队友意识跟不上ok?】【弹幕大神平均10000贝利,服】【玩得好又怎么样,不沟通输了难道不背锅?】【剑士圆盘报技能了,你们看不到吗…………】【这队友ID眼熟啊我上午好像还见过】

不能骂人……至少不能游戏里当面骂。

闷热夏日的疲倦加成给耐心造成的干扰总是有些说不清道不明,趁着游戏开始前瞟了一眼一旁笔记本上的弹幕,果然已经硝烟弥漫了。Sanji有些后悔自己的失态,但是怒气还憋在心里没处发泄,压根就没心情去细看撕逼内容,深呼吸了一口气,擦了擦手上的汗,立马便投身游戏中。

只是这位顶着“没麦只输出不语音”id的混蛋任凭自己怎么咒都还在“己方队友”这一栏里,时刻读条准备气死自己——

几乎就在屏幕上作为重生室*4的“海贼船”靠岸的同时,那个用着一身绿皮肤的剑士再一次一马当先冲到了最前面。两轮技能CD过后屏幕右上角不出意外地闪过了来自于这位队友的击杀提醒,只是战况并不如其他队友能看到的那样松弛,在所有技能均处于冷却状态的危机下,自己的黑足技能一个平A过去,才刚好保住了差点因残血死在对方海贼手下的己方剑士。

要是自己这个细节失误的话,自己和剑士这两个主力输出双双回城,这一波不仅打不下来,失去了先手优势更是血亏。终于脑子里耐不住怒火的卷眉小Sanji跳着脚,踢断了主播最后一根理智的弦:“剑士,对说你呢,想不想上分?”

团队游戏不交流还这么拽,你以为你是天王老子啊?

Sanji看着己方聊天频道在“我?”那一条下边慢吞吞跳出来的来自同一个id的六个点,顿时更加气不打一处来。

他妈的这混账是真的没麦吗?!

-

#队伍频道

旋风TV、Cook:进麦 交流

没麦只输出不语音:我交流了啊

-

日你妈你哪有交流,当老子小学生玩家作业不写来混天梯被你忽悠的?Sanji愤愤地想着,这时莫名地——或许能说成是高分段玩家特有的默契吧——对方就像是隔着屏幕读到了自己的想法一样,不出一秒,耳机里低沉而磁性的声音毫无预兆地幽幽响起:“圆盘交流*5还不够?”

“圆……”

像是黄粱梦正做着突然就被清脆的铃铛声惊醒了一般,Sanji即刻便翻起了左下角队伍频道的记录,看着来自自家剑士“终极技能准备释放”“一起行动”“需要治疗”的系统自带文本,一时间竟有些哑口无言。再一查看己方队友信息……只有自己和这个剑士是“One Piece”这游戏最高分段——7000贝利以上。

-

#队伍频道

没麦只输出不语音:太菜了

千颂伊:……

旋风TV、Cook:?

King、:……

请先打我队友:。。。。。

旋风TV、Cook:当真的?

没麦只输出不语音:没说你 

没麦只输出不语音:你拿个黑足,跟我打combo吧

旋风TV、Cook:。

-

刚察觉到自己似乎是误会了对方而准备乖乖闭嘴,只是被他这么一说,搞得好像是对号入座的自己有错了?虽然被这目中无人的家伙命令心里甚是不快,但心知要想赢下这一把,就必须得认真打自己的拿手英雄,Sanji重重地咬了咬口中的香烟,最终还是乖乖按下了换英雄的“H”键。

“One Piece”的世界观里,攻守双方的六位英雄均被称作“海贼”,虽然也有保留着其他游戏的习惯依旧称之为“英雄”的玩家,但此种设定毫无疑问提升了不少游戏用户的归属感。Sanji最擅长的海贼名为“黑足骑士”,是OP这个游戏里中规中矩的输出,在他们这场2输出2辅助2坦的标准阵容里,黑足和剑士几乎是不可或缺的center位。

只不过黑足虽是本命英雄,但一玩就是一个下午不带停倒也有感疲劳,这是Sanji心血来潮选了个“狙击王”的第三把,没想到这么快就被这个剑士看出自己身为一名黑足玩家的习惯了……

“本想练练狙的……失败了啊。”

Sanji话一出口,便猛地想了起来——其实这场对战里,自己也没用全力。

 

和这位萍水相逢的队友能打出对面都夸666的combo的确是过于出人意料了,那剑士的操作风格几乎可以说行云流水,看得出水平绝对比他们现在所处的分段要高,或许8000贝利以上也说不定。这倒是解释了为什么这人会使用一见面就开团的打法了,分析局势比其他队友要快,对战况理解也更上一层,会让另外4个队友甚至自己都有点难以适应也无可厚非。

随着自己的黑足一记旋风踢打开这最后一波的局面,剑士挺身一跃大招落地,紧跟着“Team Kill”的语音之后,是来之不易的“获胜”二字。见对面礼貌地打出了“GG”,Sanji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想着抬眼一看弹幕而的确也这么做了的下一秒,金发圈圈眉的Cook主播差点被气死在摄像头前——

【6666666】【这个队友声音好好听】【剑士有直播间吗】【6666666】【我还沉浸在剑士的声音里无法自拔wwww】【这把……厉害了】【让二追三,稳】【求剑士直播间】【你们这些二五仔……求直播间的带我一个】【*直播间观众King、送出[海贼旗]x3*】【666666】

这群人……真的是我直播间粉丝吗?

男人虽感无奈,嘴角却不自觉地扬起了弧度。

 

 

 

PC旁边的笔记本电脑跳到12的数字唤醒了自己下一秒就要开始咕咕叫的肚子,这会到了午时,自己也有机会试试昨天突发奇想的新菜单了。Sanji退出游戏界面,简洁的游览器页面上只有“旋风tv”一个窗口挂在那,或许是因为今天周末的关系,直播弹幕一条条跑得几乎没有间断。

“好了好了,主播该去做饭了。今天菜式比较简单,很快就回来,你们乖一点别搞事被超管抓了哈。”

【美食主播Cook】【主播不分享一下做菜经验吗】【真·Cook】【我们会假装是椅子在直播的】【椅子直播Cook】【椅子直播66666】【几天没来,主播多少分了?】【想看主播的料理】【主播是我见过打OP的人里料理最好的】【血书】【万人血书播料理】【我室友临死前想看主播做一次咖喱乌冬】【改分区不会被查】

“啊?料理啊?昨天不都给你们播过了吗?”Sanji点上一根烟,回想起昨天臭老头旁敲侧击地提醒自己美食相关不应播太多的事,一下子紧张感又升了上来;见自己面露难色这群家伙刷屏还刷这么欢,金发男人不禁思索起自己是不是太宠他们了,“你们可真难哄啊。”

【谁还不是宝宝呢】【不哄举报】【不哄举报】【想看料理】【我饿了急需云品尝Cook君的料理横扫饥饿】【[房管]橘子小姐:学料理的不如先来一波礼物?】【前面兄弟つ士力架】【送礼物还行】【橘子姐姐晚上不是要解说?】【有小姐姐!】【Nami来了,主播请开始你的表演】【血书料理的还有人吗】

“我说啊……分类写着‘OP专区’呢,我可不是美食主播啊……呀霍——Nami-suan好久不见您能为我说话真是感激不尽——”

上一秒还一本正经地摆出尽职工作好主播样的Sanji立马就眼泛桃心扭着身子花痴了起来。因一见小姐姐就极限大换脸的毛病而被直播间观众吐槽早已是Cook主播的常态,后者也懒于搭理他们的玩笑而继续专注地向lady表达爱意了——谁叫自己直播间大多是男粉呢?管他们干嘛。

电话铃适时响起,长着和台标一样黑圈圈样子眉毛的Cook主播终于是从观众姥爷们“万人血书”的呼声里脱了身:“接电话,吃饭,半小时内回来。你们看会椅子吧混小子们。”

不理会屏幕上【主播贼凶qwq】的反应,Sanji起身伸了个懒腰,拿起桌上的手机便转身出了房门。

 

“San——ji——#%…&*%()%*%&饭啊——”

好小子,才按下接听键就给本王子的耳朵来了一记暴击——金发男人反应迅速地将手机拿得远远的,即便这样Luffy口齿不清的抱怨还是自千里之外穿透了自己的双耳。前略,这世界上有一种焦虑症叫Luffy又饿了,而Sanji则是该症状的头号受害者。

“又怎么了,Luffy?”

Sanji不情愿地再度将听筒贴近耳边,咬牙切齿地应着,眼睛上边好动的卷眉毛因不便上来就发作而憋屈地一翘一翘。

“Sa-n-ji——我好想去你那儿吃饭啊——”Luffy拖长的尾音大概够唱一段副歌了,听上去委屈巴巴的,小孩子气的语调完全让人难以联想到这是One Piece排名全服前十的家伙会做出来的举动,“Ace说已经定了披萨,可是送披萨的还没来——”

“好好好知道了,你再等会就来了哈。”

金发男人叹了一口气,无奈地揉揉眉间,应付着安慰安慰显然是无聊到极点才会给自己打电话嚷嚷这屁大点事的Luffy,同时有些绝望——照这样下去,半个小时内自己说不定回不了直播房了。

“好饿啊好饿啊饿啊饿饿饿饿啊……啊对了!下次一起播那个节目吧Sanji!”

“节目……啊!”

想起上次和Luffy一起试播了大胃王吃播,没想到反响十分不错,连自己直播间观众姥爷们也偶尔会吵着要Luffy来做客。说起来能从肚饿跳到约自己一起直播,这熊小子到底是怎样的脑回路?

虽说自己被警告过播OP以外内容的时长的确有严格限制,不过偶尔明知故犯一下也没什么关系吧?Sanji倚靠着厨房工作台“嗤”地笑了笑,身后的恶魔尾巴晃地更为明目张胆了。一句“行啊”还没到嘴边,就被听筒里Luffy咋咋呼呼的声音为打断了:“Sanji你……OP玩得怎么样了?是个越玩越有趣的游戏吧,嘿嘿?”

“这倒……的确。”Sanji抬眼瞄了一眼客厅墙上的挂钟,换左手拿手机的同时熟练地架起了锅;Luffy特地打电话来果然还是别有目的,既然这小子已经自顾自地默认自己为他的队员了,那的确还是如实报告情况比较妥当,“我的话目前7000分守门员*6,操作够了经验可能……”

说到这里Sanji突然想起了今天遇到的那个剑士。

敏捷的操作,精准的判断力,要是好好语音交流的话说不定指挥也不会差……还真是综合素质很强的家伙啊。自己因为开始玩这游戏的时间比起其他高分段玩家稍短,经验方面的差距倒是连自己也清楚得不得了,在7000分段徘徊很少偶遇这样的强者,印象倒是深得很。

说起来离线这么一会了,待会估计也排不到他……这么想着竟觉得有些遗憾。

颠锅调火,接下来还要小小地等待三分钟。Sanji转过身懒散地将身子的重量靠上桌面,被施了五月特有魔法的阳光透过窗子照进来,在一尘不染的厨房地板上映出窗框的形状,于是站在那菱形光斑其中的自己突然地就有些犯困了。

“Sanji!!!你是不是把我搁在一边吃好吃的去了!!!!”

“谁像你一样就想着吃啊!”Sanji低头看了一眼锅中的料理,意识到刚才好像是真的把Luffy放置了自己在做午饭,将一闪而过的无谓歉意抛在脑后,不急不忙地想法子先止住Luffy的究极无敌皮皮饿鬼奥义之魔音穿耳,“抱歉,刚想别的。那你呢,找到满意的队友组一个战队了吗?”

“有一个很强的家伙。嘻嘻,下次介绍给你认识。”

思索的时间不过两秒,不知为何从那一如既往笃定的口吻中Sanji感觉得到,关于这整个问题,电话对面的那个小子心里早有答案。

 

不走心地打发完Luffy,Sanji才有些后知后觉自己站在这没有冷气结界庇护的厨房灶台前好一段时间了。额角的汗顺着耳侧滑下,锅中料理装盘,紧接着调了一杯简单的苏打饮料,考虑到开冷气改变温度或许会影响到小牛排的口感,犹豫一小会便也作罢。

“不用那么精致也没关系吧……反正只有我一个人吃。”

Sanji看了一眼空荡荡的长桌,这时候倒是有点希望Luffy和Ace他们来蹭饭了,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多少还是有些冷清的。

快速地扫完盘中料理,端着饮料准备赶紧投入直播房冷气的怀抱,厨房虽说是自己在这个房子里最偏爱的区域了,但在炎热的天里待上几十分钟还真叫人受不了。凶悍地一脚踢开房门,想到马上又会看到弹幕那些混蛋gay粉们吐槽【主播挂直播间凑时长,关注了】,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

【主播人呢】【主播挂直播间凑时长,关注了】【别等了主播不回来了我们组队吃鸡*7吧】【说起来那剑士好像是隔壁台Zoro的小号】【Zoro是谁啊】【Zoro?全服第一剑士?】【前面的朋友你要吃什么?】【666666】【隔壁看了一下是真的】【不要讨论敌台主播好吗】【排到了讨论有什么关系】【[房管]橘子小姐:好好看直播,不要带节奏】【Nami-chan说得对】【Nami-chan说得对】【Nami-chan说得对】【Nami-chan说得对】

弹幕现在的节奏还真是令自己没想到,别说那些变着花样调侃的吐槽了,竟连中午定番的【饭关摄】也没有,金发的Cook主播将饮料凑到嘴边,一不小心把半片柠檬片都贴上了右脸,半信半疑地点开“最近匹配”找到那个嚣张的ID,心里再一次猛地“咯噔”了一下。

全服第一剑士?

还未能收回难以置信的脸掩饰着惊讶向弹幕求证,几乎就在Sanji点开对方游戏数据的同时,屏幕顶端跳出了来自id“没麦只输出不语音”的好友请求。

 

TBC.

 

*1:设定里OP这款游戏第二高的段位是宗师——7000-9000贝利,9000贝利以上分段则为“海贼王”,10000分封顶。

*2:设定照办守望先锋的五局三胜制,“One Piece”所有地图均为抢点图,也就是“打得过笑嘻嘻打不过mmp”的简单规则,推车图细节估计还要设计一下,我懒(ntm

*3[交流]:即为游戏里和队友沟通互报信息的说法,通常是告诉队友敌人血量、方位、大致站位以及自己采取怎样的打法希望得到怎样的配合等等等等。以防有不接触这一类游戏的GN所以这里还是解释一下hhhhh

*4[重生室]:双方英雄交战前搞破坏的地方(不是),战场死亡会在重生室满血复活,其间有15秒的等(吃)待(零食)时间。这里OP这个游戏的重生室为两艘海贼船。

*5[圆盘交流]:就是你们懒得打字按的那个系统自带台词啦!“I need healing!”

*6[分段守门员]:在两个分段间无限上下徘徊的玩家,通常被队友坑很惨。

*7[吃鸡]:《绝地求生大逃杀》,一个送快递的游戏。


逼逼两句:

标题的“Mayday”应有三个,但是我嫌太长且不美观给改了(。 

因为AU私设比较多,发现了bug的读者姥爷们能赏脸私信告诉我就好了呀XD

一些私设文中有写出,后面的章节或许也会强调,备注给出来的还有不明白的细节欢迎来问!我很无聊希望小可爱们来找我玩55555555

最后讲骚话是我的习惯,希望(不)没有(爽)令您们(不)太过(要)出戏(看),脑补PDD也请忍住我十分感谢(惊恐无比的眼神.jpg

没有人看的话就当我什么也没说,哭泣


评论(14)

热度(77)